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漆黑符篆震颤,黑色在陈错的手臂上蔓延,无数负面念头从中涌出,朝青莲化身内部侵染!
转眼之间,那漆黑之色就从手掌处扩展到整条手臂,又朝着身躯各处蔓延!
陈错却不慌乱,收敛心神,观想庙龙王。
顿时,泥塑神像坐于他的心中,释放莹莹光辉,辐射周身各处。
正在蔓延的漆黑停滞了一下,速度放缓了许多,却依旧朝着化身各处蔓延,负面而混乱的念头像附骨之疽般,与构成化身的意念法力结合在了一起!
陈错的这具化身为书山推演、三生化圣道投影、玄珠中的纯白念头供养,才能长存于世,从根本上而言,就是承载着陈错念头的长生之力。
眼下,这长生之力既被符篆中的负面念头侵染,就像是污水渗透进了白纸,无法分割开来,更是难分彼此,如同不设防一般,任其长驱直入!
转眼间,小半个化身都一片漆黑!
“有意思……”
陈错感受着化身体内那宛如翻江倒海的变化,生出了探究的兴趣——那漆黑的念头中不断渗透出的种种意境、情绪。
陈错借此溯源,要探查那枚漆黑符篆的根底。
方才他心中观想庙龙王,虽然时间短暂,但借着两者之间的关系,还是窥得了一点虚实。
“这枚漆黑符篆也是残缺的,或者说,本也是一枚残缺符篆,却被另外一股力量补全,也就是这漆黑之念了,一枚符篆,结合了两种力量,单纯观想庙龙王,当然不能掌握,而且就算能够完全掌控,也会存有隐患,甚至引来背后黑手,得提前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一念至此,他屈指一弹,就有五色光辉激射而出,融入那漆黑符篆。
就在这时。
“如何,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这神灵符篆却是个陷阱……”
前方,传来了微弱声音。
笑声中有着嘲讽之意,亦有着悲凉。
陈错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大河水君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浑身上下都已干瘪,满脸蜡黄之色,之前的气度和气势更是只剩一点余韵。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各处还布满裂痕,像是陶瓷制品上的裂纹,一点点的蔓延,已有半张脸被裂痕覆盖。
这人一笑,脸上像是掉粉一样,有淅淅沥沥的碎片落下。
他一边笑,一边咳嗽,嘴里道:“这枚符篆就算是你的前世带出来的,但你想要收服,也没那么容易!要得此物,要付出代价!更要被人奴役!”
说到这,他猛烈的咳嗽起来,一道道黑光从口鼻中喷出,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多,碎片不断落下。
过了好一会,他的情况缓解,看着半个身子已被染黑的陈错,露出畅快笑容:“你毁了我的根基,但也得不到好来,你这具化身一旦被侵染,同样要沦为尊者走狗……”
一宠成瘾,腹黑boss轻点爱 幺幺儿
“这枚符篆,是被那位尊者腐化?他到底是何方神圣?”陈错神色如常,反而试图探究消息。
那人摇了摇头,苦笑道:“何必问我?我本就不会告诉你!何况,失了符篆,没了立足根本,更没了权柄位格,我若开口说出隐秘,触动了禁制,立刻便要神魂俱灭!”
独家侦爱 恣歌
说话间,他的身躯开始崩溃,浑身的气息都趋于衰败。
陈错听到这,心中一动,笑道:“你的故事结束了,不会存于人间,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归于湮灭……”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人面露诧异。
陈错却不多说,先是一掌斩开身躯,将被漆黑侵染的部分分离出去,这青莲化身近乎崩溃,但旋即佛光一转,残缺的化身躯体中涌出金色光辉,一瞬间又变成了完整的金莲化身。
被分离出去的漆黑残躯则彻底崩溃,急速扭曲之后成了团漆黑云雾,聚散不定。
那枚符篆在其中若隐若现。
最强民工 郭小鉳
“……”
眼睁睁的看着陈错在自己面前气度大变,从渺渺仙家,化作慈悲佛家,那水君在惊讶过后,反而平静下来,也不去探究其中根源了。
毕竟,已是将死之人。
但马上,他就见陈错凌空一抓,拿到了个葫芦,跟着便将那葫芦嘴对准了自己,随着一个“收”字,吸扯之力爆发,自己连同诸多碎片便被一股脑的被收了进去!
眼前一黑,待得再次看清周围,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怎么回事?这里是哪?”
一阵迷惑,他复又摇头失笑。
“无论在哪,结局都已注定,那陈方庆以为自身前世不凡,乃特殊之人,觉得能将我这残躯保留下来,殊不知,无论天涯海角,乃至部分世外之地,都逃不出尊者的掌控……”
感慨中,他神色一变,见周遭的身体碎片倒飞过来,重新附着在自己身上。
随即,一道道裂痕愈合,转眼恢复如初。
几息过后,除了皮包骨头、干瘪枯瘦之外,他的身子骨竟是恢复完整,连不断衰败的生命气息,也慢慢平静下来!
整个人虽说依旧很是虚弱,但那宛如风中残烛一般的生命火苗,竟是重新稳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惊讶莫名之中,他忽然听到一点声响,抬头循声望去,正好见到天上的一片云雾中,有黑光闪烁。
很快,黑光破开云雾,露出了一轮明月!
“敖定的龙珠?”
念头落下,他又见到一道血光在云层中穿过。
.
.
“尔朱荣虽褪去了符篆权柄,其余下的身躯乃是魂体,所以能够顺利收入葫芦,这也是本命法宝的妙处了,能在虚实之间转变,在心中神手上蕴养。”
看着葫芦,陈错回忆方才的情景。
“如今已经有了三道人念共识,加上建木生息和三光重水,足以给葫芦再加上两层禁制,令我这本命法宝更上一层楼,衍生出更多神异,不知到时能否直接收了活物,再配合青莲化身的五色之光,能更上一层楼……”
想着想着,他一晃葫芦,便收入念中。
“不过,化身的五光终是虚的,待得五行根基打下,该试着真正凝练五色之光,方才那人的黑光就值得借鉴。”
这般想着,陈错朝长河虚影看了过去。
他隐约能看到两道人影沉沦其中,像是溺水之人,想要从水中浮起来一样。
但不同于溺水的凡俗之人,这两个到底是长生久视,本身经历了岁月风霜,不可能被久困。
“这两个人到底长生久视,之前是突然出手,借此处权柄将他们困住,若二人脱困出来,还是要小心应对的。毕竟,我能击败尔朱荣,实乃取巧,是知晓了其身份,加上其他布置,才能一鼓作气成事!即便如此,以‘因果之间’镇压尔朱荣时,也被他抵挡住了一瞬,兴许是神灵权柄的关系,说明这道神通终有极限,和我本身境界道行相关……”
他正想着,突然心有所感,感到那冥冥之中,有四股沉重气息正在呼唤自身!
“那四尊镇压北方气运的铜人,果然是尔朱荣所铸,这也是他刚才业力反噬的根源,毕竟其中一个铜铸金人因我有损!看来,晋州城中的那座金人,还是要走上一遭的!”
忽然,陈错心中一动,将这些暂且抛之脑后,目光转动,视线又落到了那团漆黑扭曲的云雾之上。
在云雾的中央,漆黑符篆若隐若现,周围空间扭曲起来,那符篆竟是要遁走!
“还有这枚符篆,不能拖延,不知能否钓到大鱼……”
一念至此,陈错再次伸手抓住了符篆!
忽的,那符篆震颤了一下!
漆黑物质蜂拥而出,缠绕陈错右手!
他眯起眼睛,目光扫向一边。
虚空中,一道力量落下!
薄情王爷:倾城妃子笑
霎时间,长河虚影流转起来,宛如时间加速,那敖定与龙女自其中一跃而出!
陈错见状,眉头一皱,摊开手掌,若有若无的玄珠被重新投影出来,只是玄珠之中的残缺符篆明显暗淡了许多,明显还未从方才的炸裂中恢复过来。
但陈错并不迟疑,张口一吸!
那珠子化作金光,落入口中!
下一刻,淡淡的金光,在陈错全身各处绽放开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