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nyw有口皆碑的小說 劍仙在此 亂世狂刀-第六百九十七章 人選鑒賞-2relq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高胜寒也因为这句话,陷入到了巨大的错愕之中。
自从北海帝国立朝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提起过‘割地’这两个字。
一时之间,高胜寒百感交集。
对于任何一个东道真洲的王朝来说,一旦将‘割地’、‘求和’等字眼提到官面上,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那是一个王朝由胜转衰的标志之一。
帝国的局势,竟已经颓废至此了吗?
“割地求和,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林北辰叹了一口气。
他对北海帝国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割地求和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到最后,可能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这句话,瞬间就击中了高胜寒、楼山关等人的心脏,只觉得说的简直不要更贴切形象。
“此次和谈,由谁来主持?”
高胜寒问道。
国与国之间的和谈,牵涉众多。
飞雪一刹三人的官位不能说低,但显然并不足以到能够代表北海帝国与海族和谈,屈辱割地求和的地步。
那只有一个可能。
这一次的钦差团之中,还有地位更高者,未曾现身。
飞雪一刹显然是猜到了高胜寒的想法,摇摇头,道:“我这里还有一份圣旨,乃是赐给凌府的。”
高胜寒面色一变。
他立刻意识到,在朝晖大城之中,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帝国重臣。
虽然这位老人,一直都表现的非常低调,自从来到了朝晖大城,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样, 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但很显然,只要皇帝陛下愿意,便可以立刻让这位老人瞬间成为整个帝国再度光辉璀璨万众瞩目的焦点——只是,飞雪一刹口中的那份圣旨,分量可就太重了。
高胜寒有点儿寒心了。
帝都中各方势力博弈的结果,是要让这位老人,以自己的一世盛名,为这次丧权辱国的和谈背书吗?
对于一位曾经的功勋来说,这也太残忍了。
林北辰却是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道:“凌府,是给凌城主的吗?何事?”
高胜寒叹了一口气,大概解释了几句。
“让凌老爷子主持和谈?”
林北辰终于反应过来。
凌太虚老爷子,自从来到朝晖大城之后,几乎就不再现身了。
极端没有存在感。
林大少忙里忙外,几乎都要将老人家忘掉了。
没想到……
“帝都这些狗东西,吃人饭不干人事啊,这不是让凌老仙背黑锅吗?”
林北辰顿时就不满了。
郑相龙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缓缓地道:“话不能这么说,这也是为了帝国存亡,个人的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呵呵……”
啪。
林北辰一鞭子就抽了过去。
郑相龙毕竟是七级武道宗师,反应倒也算是快,仓促间闪身,避开了脸,背上却是挨了一鞭子,顿时一闪破碎,皮开肉绽,疼的额头直冒冷汗,怒吼道:“你干什么,你……”
“不会说话人话就给老子闭嘴。”
林北辰把鞭子拍在桌上,眸光如剑般瞪过去,道:“看你不爽很久了,刚才这一鞭子是警告……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要你的命。”
郑相龙气的几乎昏死过去。
他何曾被人如此欺辱过?
换做是其他人,哪怕是官秩地位在自己之上的大佬,他也会怒而反抗。
毕竟郑家的底蕴,也不是吃素的。
但眼前这个人,却偏偏是个天人。
还是个脑残天人。
郑相龙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敢多说一个字,林北辰真的是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他是真的敢。
气的双眼发黑的郑相龙,忍着身上的鞭伤,冷哼一声,转身就朝着大殿外走去。
“谁让你走了?”
林北辰拍了拍桌子,道:“给老子座下,老老实实地捧哏听着。”
郑相龙几乎咬碎一口牙齿,不得不又走回来,换了个距离远点的椅子坐了下来。
他一生之中,从未有如此时这般屈辱过。
在一边,钦差飞雪一刹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也不说话。
楼山关则是歪着脑袋,仿佛是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切。
两人心中,都如三伏天吃了冰镇大西瓜一样爽。
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
郑相龙在京城中也是出了名的手段阴狠的小魔王,来时一路上也没有少恶心他们两人,结果遇到林北辰这样不讲道理的奇葩,却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活该。
林北辰借口发泄了一鞭子,感觉爽一点了,这才继续思考起来。
狗皇帝要割地了。
那自己辛辛苦苦在朝晖大城中建造的一切,岂不是都要打水漂?
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稳定家园的云梦人,岂不是又要颠沛流离?
如今正值寒冬,冻杀万物,滴水成冰,千万人从大城之中撤离,退出风语行省的话,一路上要受多少罪,又要死多少人?
尤其是那些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流民,又有几个可以活着走出风语行省?
不能忍。
毁我韭菜,就是坏我根基。
不论如何,这朝晖大城绝对不能丢。
可是,该怎么解决呢?
他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思考了起来。
“事不宜迟,高天人,林天人,两位是否可以随我一起,前往凌府,传达圣旨?”
见气氛有些沉默,飞雪一刹缓缓起身道。
皇命在身,他只能勉强行事了。
高胜寒点头。
林北辰道:“好,同去,看看热闹。”
几人起身,走了几步,林北辰脚步一顿,看向还坐在椅子上的郑相龙,道:“你他娘的屁股被粘住了?还不一起走?”
郑相龙像是受尽了恶婆婆略带的小媳妇一样,瑟瑟缩缩地连忙跟着。
“哈哈哈哈……”
楼山关忍不住大笑出声。
出了大殿,有阵师操控着小型飞舟过来。
林北辰没有上飞舟。
而是骑着自己的白马,在银白卫的簇拥之下,哒哒哒地策马在地面上出发。
一炷香之后。
他到了凌府外面时。
乘坐飞舟的高胜寒几人,已经提前到了,正在等他。
凌府显然是也得到了钦差大人驾临的消息,凌君玄夫妻,以及府中其他十多人,还有一些不知道是朝晖城大佬还是钦差团成员的人,都已经侯在了大门口。
林北辰将缰绳丢给龚工,快步上前。
“呵呵,你就是林北辰?好大的架子啊,让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等你一个罪臣之子。”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是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皮肤白皙,面容清秀,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傲气,看着林北辰的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和厌恶,显然是故意说出这样挑衅的话。
从衣着风格来看,不是风语行省的人。
“这人谁?”
林北辰看向飞雪一刹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