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黄昏的声音很大,殿外群臣听到黄昏这句话之后纷纷交头接耳,大部分人都不明白,黄昏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说出这样的话。
但有人看了出来。
黑衣宰相姚广孝,姚广孝二话不说转身就这么离开了乾清殿,除了姚广孝还有人也看了出来,比如内阁首府黄淮,黄淮拉了拉吴浦,说,“走了。”
吴浦有些不解,但也没问为什么,跟着黄淮离去。
内阁辅臣杨士奇轻笑了一声,也转身离去。
神情兴奋。
作为名传后世的三样之一,杨士奇和姚广孝一样,品味了一丝意味。
就在众人愕然之际,內侍康宁被陛下宣召进去,片刻之后康宁出来对众人说:“陛下有旨,没事的话大家都退了吧。”
一时间众人哗然。
但谁也不敢忤逆朱棣的旨意,于是纷纷退去各回公事衙门。
纪纲在离开之前看了一眼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示意该你俩上场了,可一定要抓住机会弄死黄昏,否则后患无穷。
朱高勋和朱高燧只得留下。
片刻之后,黄昏出来带着卞玉楼和阿如温查斯离去,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大声喊道:“儿臣求见父皇。”
两兄弟进去之后,朱棣的目光落在章折上,头也不抬,说:“你们还有什么事情。”
朱高遂看向朱高煦。
朱高煦只得上前一步,略有不接的对朱棣说:“父皇,儿臣有一事不明。”
朱棣点点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朱高煦问道:“父皇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放黄昏就这么离开,难道他不是谋害儿臣和皇弟的最大嫌疑人吗?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
朱棣依然没有抬头,哦了一声,“那你说应该怎么着?”
朱高煦道:“昨日之事,当时三元楼上只有北镇抚司的人,太子殿下说儿臣长兄,他自然不会对儿臣和皇弟有谋害之一,而北镇抚司素来都是父皇最精锐的力量,更不会有叛逆之举,那么谋害儿臣和皇弟的人是谁已经昭然若揭,父皇难道不应该彻查此事吗?若是不查,以后天下群起效之,我天家皇室在世间行走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朱棣放下手中的章折,盯着朱高煦,许久才缓缓的道:“汉王,你真以为朕老糊涂了么,昨日三元能发生的事情,朕就算不查也知道真相是什么!”
朱高煦愣了一下,死猪不怕开水烫,继续道:“真相难道不是黄昏设计谋害儿臣和皇弟吗,还能有什么其他的真相?!”
朱棣默默的盯着两兄弟,一言不发。
朱高煦和朱高燧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久,朱棣才缓缓的说,“昨日三元楼发生的事情,朕不想再去查,但朕现在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为何这几日五军都督府那边会出现一些异常的人事调动,不要告诉朕,这和你们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朱高煦和朱高燧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但是这种事情谁敢承认?
朱高雄桀骜的扬起头,“父皇,你认为是儿臣们在操纵五军都督府,别说五军都督府的都督们对您忠贞不二,儿臣也不敢行如此形同谋逆之举阿!”
朱棣冷笑一声,“需要朕找人来和你们对质吗?”
两兄弟默然无语。
许久,朱高燧才第一次说话,“父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儿臣对你忠心耿耿,岂敢做这种谋逆之事,此事若是儿臣所为,天打雷劈人尽可诛阿!”
又继续说道:“就算五军都督府那边有一些人事调动是儿臣作为,那也是儿臣为了父皇的千秋大业,为将来的征讨番邦培养将才。”
朱棣冷笑一声,“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们。”
朱高燧摇头,“儿臣们为父皇做事,不敢邀功。”
朱棣不想在此事上纠结,说:“没事都退了吧。”
朱高煦死猪不怕开水烫,态度强硬点大声说道:“父皇,难道昨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吗,以后儿臣们出行如履薄冰,还怎么去为父皇的千秋大业奔走谋算,又如何赶上沙场厮杀敌人,随时都有可能被人从背后捅刀子啊!”
这句话意味深长。
表面上看是朱高煦在叫苦,实际上其实是在威胁朱棣,如果此事不处理,他们就不愿意再为朱棣上沙场杀敌。
朱棣猛然抬头,目怒凶光,咬牙切齿,“你是在威胁朕,嗯?!”
朱高煦怂了。
啪的一下跪下,“儿臣不敢。”
朱高燧也不敢怠慢,急忙跪下说:“父皇息怒,黄兄没有威胁您的意思,只是儿子们担心此事不处理,以后儿臣们确实寸步难行。”
朱棣的神情缓和起来,点头道:“这事我自会处理,你们不用操心。”
确实要处理。
否则天家皇室的威严何存。
朱高煦和朱高燧两兄弟只好失望的退下。
两兄弟并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后,朱棣伸手扫过书桌,将桌上东西全部扫翻在地,咆哮的吼道:“两个蠢货,被人当枪使了还不自知!”
内侍康灵和众多宫女内侍吓得惶然下跪,齐声喊着陛下息怒。
朱棣颓然坐下。
混斩天地
是啊,现在发怒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再怎么迁怒两个儿子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自己一手造就出来的问题。
什么问题?
当然是纪纲这条疯狗已经超脱了掌控。
朱棣心知肚明,所有的事情都是黄昏是在设计对付纪纲,从先前薛禄和记纲之间的冲突,到昨天三元楼的事情,所有一切都是黄昏的计谋。
但是在两件事上,黄昏没有对自己诉说纪纲的任何罪状,他只是把事实摆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去发现纪纲的失控。
这才是最强的阴谋。
或者说这是一桩阳谋,无可破解的阳谋。
黄昏用事实来揭露了纪纲的不可掌控,既敢无视侯爷的地位将薛禄开瓢,又敢利用王爷设计,谋害朝堂重臣,保不准还有其他朱棣不知道的更疯狂的事情。
其野心之大,行为之狂,已经不在君王的掌控之中。
朱棣起了杀意。
这条疯狗再不处理,只怕真会咬伤主人了。
但是这十年朱棣一直重用纪纲,重用锦衣卫,现在纪纲牢牢掌控桌锦衣卫,在文武大臣之中也有众多的支持者,要杀纪纲谈何容易。
但朱棣根本不担心这点事情,纪纲的势力再大,他再疯狂,也只是一个臣子,他掌控的锦衣卫再怎么着也是天子直辖,何况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跟着纪纲送死。
杀纪纲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但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需要防止事态扩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