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在思量之间,就有一只灿烂星蝉从身躯之中飞出,双翼一展,就渡落去了内层之中,并往并云上洲北方那一片荒漠之中飞去。
而在此时,外间有神人值司来报,道:“廷执,玉素廷执来访。”
张御道:“快请。”
他自座上起身,到正殿阶前相迎,不多时,玉素道人自外而来,两人在殿前见礼之后,入了里殿坐下。
待神人奉上清茶之后,玉素道人便开门见山道:“对于此番浊潮之变,道友如何看待?”
张御知他问的并不是如何应对浊潮,而是对浊潮本身的看法,他略作思量,道:“御以为,浊潮每一次兴发,必是动化道机,这既是危局,又是变机,眼下虽是威胁,可未来若能为我所制,则便对我有大利。”
浊潮本身很复杂,无法一言以蔽之,但是现在较为看得清楚的是,浊潮到来无疑会使得天地道机为之变动。
而这一点对天夏来说其实并不陌生。
当初荒古之时,大妖大魔横行于世,前人就是靠着变转道机,才是一举将那些极度契合荒古天地的妖魔推翻的。
当然,天地道机对任何世生灵都是有影响的,只是越是契合道机的生灵所获益处越大,也越是依赖于此,同样也就经受不起一些变动,而本就获益较少的生灵,相对来说受到的影响也就来得少了。
所以这些妖魔也是以自身例子,告知了最早的求道之人,不可彻底借托天地,否则势必故步自封,所以后来求道之人都是一个个设法跳脱出天地,并以超脱世间为目标,以此摆脱道机之缚。
玉素道人对他这番话击掌赞同道:“道友说得好!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我辈求变修道人虽求根定,但却从不求满求全,有余方有转,此世过去数纪元之中,天地主宰之兴灭,正是此辈一力求壮,不留余地,方才遭致覆亡。
浊潮之动,是好是坏,只看我辈是如何看待了,若是视其为恶,则其每每破毁世间。覆亡生灵,便乃是至恶之物。
可若视其为善,此则便是我辈之磨砺。能使我若能于变中取定,则无疑可借此更近大道至真之理,那便是至善之物。”
说到这里,他一振袖,“我求道人本就是要求超脱,岂能被浊潮所制,漫说眼前这浊潮不过起得一瞬,就是前番那大潮再至,我天夏亦是无惧。”
张御微微点头,浊潮推动道机之转,变中亦有不变,若能把握到此中机玄,确实对探究大道大有好处。
只是有一点却需注意。
他在入道之前,擅长的是古代博物学,而在成就玄尊之后,他也是看到了更多东西,
他发现,过去六纪历中,其中有一纪历的天地主宰,很可能也是扛过了一次浊潮的,只是在第二次更为狂暴的浊潮之下崩塌了。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浊潮若是未能摧毁原先天地之主,那么下一次再来,可能就会强过前一次,天夏下来也可能面临这般局面。
但若换一个角度看,这方天地,仿似是在逼迫你前进一般,挺过一次,那么下次找来的对手会更为强大。这就像是两个敌手,在较量之中彼此都是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直到某一方彻底倒下去。
他略作思量,道:“此许是一场我与此世之争逐,我等需做好与之长久对抗之准备。”
就在他这里说话之际,玄浑蝉已然落入到了并云上洲之中,并往胞海下方沉浸下去,一瞬之后,便到了那一方空窟之中。
此时那道人元神仍在,其正在加固此间法台之外的道箓,以防备这些神异生灵再度醒来。
楚道人此时则是忽有所觉,抬头一看,便见一只灿烂星蝉飞入此中,整个洞窟都被其周外的璀璨光芒所照亮。
那道人元神则是神情一肃,打一个稽首,道:“并云上洲镇守俞让,见过张廷执。”
楚道人一听,才知来者居然是玄廷廷执,也是连忙躬礼拜下。
那星蝉光芒一长,张御一道化影分身就自里显现出来,他回有一礼,道:“俞玄首有礼。”
俞道人郑重问道:“廷执此来,可是为方才之异动么?”
张御道:“正是为此,此是权责所系。”
他往那三个神异生灵身上望了片刻,毫无疑问,这里原本是一处封禁之地,这里浮土有天生隔绝神异力量的作用,使得这三个生灵一直陷入自我沉眠之中。
方才浊潮起来那一瞬间,看着是将之唤醒,实际上只是令其摆脱了一瞬间的束缚,距离真正苏醒还差得远,问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但是浊潮若是再盛一些,那就说不定了。
俞道人看他不说话,便试着问道:“守正是要禁绝此处么?”
张御略一思索,道:“禁绝虽可一劳永逸,但是这么多人投入心力,这里至少二十载心血,还有投入如许多的物力,就是这么截断,那也是不妥当的。
再说这是并云上洲之外,不曾涉及到洲域之内,所以还不至于要如此,但是这里必须设立守正驻地,随时监察此间。”
俞道人打一个稽首,道:“若是如此,那俞某却要谢过廷执了。”
张御看了看他,道:“俞玄首如此着紧此地么?”
无上道火
俞道人道:“我并云上洲位于天夏北端,洲中人口在诸洲之中堪称稀少,廷执也来过我并云,当能见到,并云上洲如今依旧是浊潮之前的模样。
如今伊洛上洲依靠造物之用得了莫大好处,民生大为改善,短短十年时间,建起了十多座学宫,入道参修之人也比原先多了数倍不止。
既然靠着造物能得这些好处,那我并云为何不可?
虽我曾往玉京去书,让天工部派遣更多造物工匠来我并云,可他洲也在如此做,这里也总是有先有后的,而我并云对比其余各洲委实不占优势,故我唯有在此事之上支持,玉京天机总院才会往我这里投入更多人力物力,调遣来更多工匠。”
张御道:“俞玄首委实用心了。此地既是并云之地,亦是天夏之地,有利于天夏之事我自不会不予通融,只是生民为上,若是不得已时,有些东西该放弃时还是应当放弃的。”
俞道人认真道:“廷执放心,我会亲自看顾这边,若是当真不得已,我自会亲手将此间处理干净的。”
张御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妙皓道宫之内,钟廷执正隔着玉璧与崇廷执说话。
他道:“崇道兄,你方才恐是急切了一些。哪怕你不说这些,若是浊潮起来,凭眼下天夏修道人的数目,还是不足以应付全局的。待看到造物的好处后,玄廷自会扶持造物的,但是现在,你几次三番提及,众廷执知你着意于此,难免会对此更为慎重,反而于事不利。”
崇廷执道:“我也是为大局考量,若是各洲真能兴发造物,就算浊潮所引发的变机,又能拿我如何呢?
且近来我推算天机,玄修兴盛之势愈发明显,眼下唯有扶持造物与之抗衡,方能遏阻一二。既可借势而为,我又为何不用?”
钟廷执沉吟一下,崇廷执这条路也不能说不对,假若造物能兴盛起来,那么凡是有造物的地方的,那修道人必然退缩,如今中下层几乎都是以玄修为主,侵夺的也是本来属于玄修的存身空间,那么就达到了遏制的目的,但有一点他觉得其人忽略了。
他道:“可是道友,你莫要忘了,玄修有训天道章,只要这道章仍在那里,造物越是扩大,也越是离不开……嗯?”
说到这里,他忽然心中有感,算了算,讶然发现在这上面出现了一丝十分微小的转机。
崇廷执沉声道:“道兄想必也是看到了,造物当下也是有一线机缘寻到与训天道章可相比拟之物的,这个机会我不得不试着去抓住。”
钟廷执对此却并不看好,他摇头道:“虽有转机,可是后面空落渺茫,难有接续。”
训天道章可是能沟通内外层界的,以造物的能力,现在完全不可能做到这点,连造物直接攀至上境的可能都比这大。
而且他怀疑,这一线转机可能还是浊潮泛动所致,那是更不能用此为倚靠了。
崇廷执却是坚持道:“既有机缘,总要试上一试的,这又于我无损。”
钟廷执正要再说什么时候,却见一道金书飞来,他伸手拿入手中,打开看了看,抬头道:“方才传报,张廷执往并云上洲去了。”
崇廷执意识到了什么,道:“是为了那三个神异生灵?无碍,鉴察安危,是他守正之责,不过,那事并未违反天夏规序,他也没有道理阻止。”
钟廷执想了想,道:“其实我等不必太急,如今玄法之兴,至少有一半系于这位身上,可是道兄不要忘了,到了他这个功行境界,还有一个关劫要过,若他过去,那还好说,若是过不去,那玄法必会势衰下去。”
崇廷执似是想到什么,道:“那我等且拭目以待吧。”顿了一下,他又缓缓道:“我等与这位虽是有执理之争,可这位不失为天夏支柱,平心而论,我却也不希望这位过不去此关,那实是我天夏之损失。”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