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fae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愛下-508 指導你兒子?沒空展示-10p57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咱们这条件,都是根据实际情况来评估的。看起来虽然高,实际上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生产规模,都比蓬县的好很多。另外,长丰的麻纺车间,也包含在内。当初承包出去,本来就是有着很大的优惠力度……”
秦峰解释着。
谁能想到,刘春来承包之后,长丰的麻纺车间能这么快发展起来?
比原来业务最饱满的时候,还更加繁忙。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后面再讨论吧。”谭林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开口说到。
其他人并不想降低条件,看到麻纺车间业务繁忙,厂里就觉得当初刘春来给得很高的承包费低了。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情。
谭林经过跟刘春来的深入沟通,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
各种产业都是相互配套,一起发展的。
长丰没有后续的服装厂,仅仅只是纺织领域,甚至连自己的技术研究所都没有,能提供的产品,其他的纺织厂同样也可以提供,没有多少的优势。
可现在,无论是纺织工业局还是长丰纺织厂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谭林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也就没了问题。
“爸,你怎么帮着刘春来说话了?纺织厂属于国家的,获得的利润,也应该上交国家,他现在一个人拿走了大部分利润……”谭建中问自己父亲。
之前谭林也认为刘春来赚得太多了。
所以才愿意出面,想要说服刘春来。
“你还没明白问题?他手里的服装厂才是关键,没有这些服装厂,长丰麻纺车间生产出来的麻布,又能卖到哪里?”谭林对自己儿子越来越失望。
这上了大学的啊。
眼光这么差么?
谭建中其实也明白,只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而已。
刘春来的眼光,确实比他强很多。
尤其是看问题的角度,结合那么多看似不相干的领域来分析各种问题。
他已经知道自己跟刘春来之间的差距在什么地方了。
“刘春来为什么这么了解苏联的情况?”谭建中突然问到。
这问题,让谭林也愣了。
是啊,刘春来从什么渠道这么了解苏联的?
就连他们,了解的也不是特别清楚。
到现在,中苏之间都还没有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
只有了解各种信息,对比分析,才能得到更真实的结果。
平时报纸上,只有一些国际大事,才会只言片语地报道一些。
连谭林得到的资料,都很少,也都是通过从国外同学朋友寄回来的一些杂志书籍才能了解。
“走,去他们办事处。”谭林对谭建中说道。
到了办事处,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刘春来已经睡着了。
谭林阻止了刘志强去叫醒刘春来,让他等刘春来醒了后告诉他,自己明天一早过来拜访。
第二天一大早,谭林就来了。
刘春来还在站桩。
没了刘九娃在一边监督,他自己也到了那个时间就醒了过来。
果然,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每天早上四点,自己就醒过来了。
曾经,很多时候四点甚至都还没睡。
压力太大,即使躺在床上,身体疲惫不堪,大脑却在高速运转,想睡都睡不着。
现在这样挺好,脑袋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自然就醒过来了。
一天精神状态都非常好。
“家传的?”谭林有些意外。
平时看起来,刘春来根本就不是一个练武的人。
“算是吧,不过也才开始练两个月……”刘春来蹲着马步开口。
谭林看着刘春来双腿在路灯下微微颤抖,却依然坚持着,不由更是暗赞。
光有聪明的头脑不行,还得有强健的体魄来支持。
看来,眼前这年轻人的成长,还是有着有眼光的人士培养的。
不由开始好奇,这个最开始自称生产队队长的年轻人,看来来头不小啊。
“聪明的头脑再加强健的身体,才是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的资本……”
“谭教授,你这一大早来,不会就是为了夸奖我的吧?我承认我还是比较聪明的,身体呢,现在正在锻炼……不过这真没得什么值得称赞的。在咱们农村,因为天天干体力活,都有一副强健的好身体!”刘春来恬不知耻地说道。
旁边同样在蹲马步的刘志强听到刘春来这话,就想一口唾沫给刘春来吐去,结果一口劲松了,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刘春来何其不要脸。
农村人天天干体力活,这话没错。
可刘春来从小到大,锄头都没摸过……不对,上次修大队部的时候,刘春来拿着锄头,假巴意思(假意)挖了几出头。
可体力活,刘春来长这么大,最多估计也就是读小学时候背书包……
就连谭林,也差点喷了。
果然,商人都是脸皮厚的。
一点都不谦虚。
“我想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苏联的消息的。昨晚上你说的很多东西,报纸上根本就看不到……”谭林懒得跟这种不要脸的人多说。
多夸几句,就怕他膨胀得厉害,最后飘起来。
那可要不得。
直接说明来意。
刘春来一个趔趄,最后索性就收了桩,心中直打鼓,昨晚上忘记了情况,不是苏联已经解体很多年的互联网时代,除了国家最核心的机密,大多数消息都能从网上找到。
现在信息不畅通!
心思电转,思索着对策。
高中课本,那是根本没有这些消息的,根本没法用来应付,谭林虽然是大学教授,可这年头的教授,治学严谨,要是瞎扯,指不定去翻高中的教材呢。
报纸?
人家都说了,报纸上基本上看不到。
何况,刘春来也就最近才看那几份报纸。
唯独就是听广播。
可同样没法解释。
看着谭林盯着自己的目光,虽然不是特别犀利,一时间却让刘春来也有些发憷。
“范萍,给谭教授泡杯茶啊。谭教授,你先坐下,我擦把身体,一会儿咱们聊。”外面天还没亮开,刘春来只能先借着擦洗身体来拖延时间思索政策。
谭林倒不疑有他。
等着刘春来。
之前刘春来浑身是汗珠,他是亲眼看到的。
只是有些好奇,浑身冒汗,按理来说是不能洗澡的,至少得等到汗水干了,全身张开的毛孔闭合起来,洗了才不容易感冒。
刘春来在洗澡间里至少磨蹭了二十分钟,才从里面出来。
想了不少方案,都觉得不太可行。
可没法继续磨蹭下去了。
“如果有什么不能说的,就不说吧。”谭林见着刘春来一脸难为情,开口说道。
刘春来摇头,“谭教授,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基于我自己的想象推测出来的。”
谭林愕然地看着刘春来。
这是啥意思?
基于想象推测出来的!
“我们对苏联的了解,其实很有限。大多数都是停留在六十年代之前……不过,之前跟港商接触的时间比较多,因为处于竞争关系,所以西方媒体是乐于报道对手不好的新闻……”
这是刘春来想来想去,觉得唯一合理的。
把一切推给港商。
无论是郑天佑,还是柯尔特,都是一直生活在香江。
从理论上讲,他们是能了解到苏联各种情况的。
毕竟,刘春来跟他们有合作,私下也没少接触,能通过他们口中知道这些,也算是正常。
谭林甚至都没法去问这些。
“原来如此。我就好奇了,你是如何推断出你的结论的。”
“对比。用历史的一些数据来对比现在的。苏联在军事科技投入方面没有具体数据,但是从规模上能大概推断出来……同时,其他领域更容易。毕竟,在目前,无论是消费电子还是其他的什么产品,国际上,基本上没有苏联的产品,我们国内倒是有不少,不如苏联生产的汽车、电视机,用这些来对比国际上这方面技术的发展……”
撒谎这事儿,只要开了头,后面的一切都变得容易了起来。
编瞎话,永远都是越来越顺嘴。
开了头,剩下的就是接着去填补这些就是了。
只要逻辑上没问题就行。
“你真的没上过大学?”谭林听完刘春来说的,完全不相信刘春来只是一个高中生。
刘春来忍住了嘴角想要抽搐的冲动,一脸懊恼,“我们那地方不是穷嘛,我爹从抗美援朝回来就开始带领全大队的父老乡亲各种折腾,想要解决贫困问题,过上好日子,一直都没成功。每次回去,都听着我爹唉声叹气……”
于是,刘大队长又把这事情推给了他爹。
说的话,有至少九分是真的,可关键的都是假的。
比如,刘大队长说过他解决不了贫困问题,就由他儿子刘春来接着来,一直到脱贫为止。
就如同当年愚公要挖门口的两座山一样,哪辈人挖完,到哪辈人为止。
问题是,刘福旺之前从来没对刘春来说过。
在刘春来的口中,这就是他爹不断给他施加压力,让他觉得,无论是否考上大学当上国家干部,他的宿命就是要解决整个大队的贫困问题……
于是,各种琢磨如何解决贫困。
从土地上做文章,他爹带着乡亲们搞了几十年,各种能折腾不能折腾的,都搞了,没有效果。
刘春来只能从根源上去分析,为什么会穷……
然后就发现了,穷的根源是人多地少,地里那点活路根本就没法让所有人填饱肚子的同时还能挣点钱。
怎么解决?
办工厂。
可办工厂之后呢?
产品怎么才能卖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就开始琢磨国际上能学习的了,苏联美国为什么强大……
最终,发现了这些问题。
整个解释,让谭林根本没法反驳。
甚至一点怀疑都没有。
“你是个天才,你应该接受更系统的教育。如果你参加高考,我可以向学校申请,特招你进入我们学校学经济学,跟我一起研究这些课题……”
“谭教授,你这可是扎煞我了。我这是狗肚子里装不了二两猪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我们整个大队现在都指望着我呢!要不然,我爹以后……”刘春来吓了一跳。
他知道这年头虽然考大学很难。
但是大学校园可以提供一些名额给特招生。
这个不在国家的招生计划内。
甚至,也可以走委培的路线。
谭林看着刘春来,如同想看透一样,“你不是为了考大学都坚持了六年吗?”
“坚持不下去了……”刘春来苦笑。
坚持高考六年,确实不容易。
很多农村同龄人,孩子都上小学了。
“你在这方面确实很有天赋,之前贺炎钧说的甚至还有些保守。”谭林对刘春来的评价很高。
他不相信刘春来有海外关系,更不会认为刘春来家里有何很强大的背景。
从极其有限的消息分析出这样多的东西,除了天才,还有什么来解释?
“我这可是搞工厂等来实践我的理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刘春来不知道这句话出来没有。
反正他曾经上高中时候,政治课本里就有这个。
“我期待你的实践,以后我如果有什么理论,也可以交给你帮我实践……”
“这可不行。谭教授,我们是一个穷大队,经不起任何风险……我们自己现在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刘春来急忙摇头。
天色早就亮了。
这会儿,范萍已经做好了早饭,端出来。
早上煮的面条。
谭林并没留在这里吃饭,告辞离开了。
“对了,谭建中是我儿子,以后还希望你能多指导一下他……虽然有时候他说话不太招人待见,本质上还是不坏的。”
“谭教授,我哪里能指导他……”刘春来没想到,谭建中居然是谭林的儿子。
指导谭建中?
以刘大队长的水平,那是绰绰有余的。
没看到现在连谭林这样的教授,刘大队长指导起来也不费力么。
甚至给了谭林研究这些课题的方向。
问题是,谭建中这人,一上来就是龙傲天,瞧不起人。
有这空,不如睡会儿瞌睡呢。
谭林倒也没有强求,只是琢磨着回去跟自己儿子多沟通一下,让他找个机会跟刘春来道个歉。
有些时候,人容易因为自己的习惯问题导致考虑问题时候受到思维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