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o1s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慈雲寺前殺機現相伴-9mi34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暗面黑水。”
弥勒梵主眉心垂珠,上观日月,轩吞宇宙,他眸子中激射光芒,堂皇大气,巍峨厚重,落在小雷音寺下幽幽深深的黑水里,见波动粼粼,水花轻摇,难以形容的莫名激荡,是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沉淀。
在黑水中,有人间界自封神后不计其数生灵所积累的因果,有西牛贺洲纪元里的罪孽沉渣泛起,有幽冥最深处的死亡横浸有小雷音寺兴替的照影,等等等等,交匝一起,不断汇聚,从而形成这样一个吞吐黑色云气的新时空。
能够看到,每时每刻,小雷音寺都有梵芒折射入内,在同时,这一片新生的时空也有虚无缥缈之气融入到小雷音寺时空里,一种阴阳混元的味道,经久不散。
孔雀大明王菩萨站起身来,他身披锦衣,手持玉尺,先天五色神光往下一落,晕轮高悬,绕着金丝,何止千百,不断变化,照出黑水,想了想,道,“有点恶念渊海,有点幽冥地狱,再加上阳面照影,甚至纪元之力,此时空很有意思啊。”
弥勒梵主点点头,用手一指,发浩大之音,有七宝玲珑,佛香袅袅,道,“真天赐也。只要我们梵门能够炼化此水,天上地下,纪元之中,不可匹敌。”
要是能够真正炼化暗面黑水,就能够凭借其中积累的经验,染指恶念渊海,幽冥地狱,以及其他所在。要知道,无论是恶念渊海也好,或者幽冥地狱,全是在纪元中大放异彩所在,能够完善梵门道经义不说,还可以提升梵门道战斗力。
孔雀大明王菩萨对此心知肚明,只是他眼瞳中金黄弥漫,现出八宝功德,七珍妙树,梵门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可不会太容易的。
这个时候,弥勒梵主把目光从小雷音寺下的暗面黑水上移开,放之于整个西牛贺洲,见万劫千番,紫青云集,惊虹贯空而下,地气氤氲则生,千般色彩,万种变化,剪不断,理还乱。整个部洲,劫气和大运交替,变化层出不穷,乱如麻花。即使是以他梵门大能都无上境界,都无法洞彻所有。
“收网吧。”
弥勒梵主看到这里,收回自己的目光,人间界的这个界空上浮融入西牛贺洲,对西牛贺洲的冲击要比想象的更大,以防万一,需要尽快收网。
“好。”
孔雀大明王菩萨答应一声,眼瞳竖起金黄,不含任何杂色,他背后的先天五色神光散开,若开屏一样,再是一闪,就消失不见,没了踪影。
西牛贺洲,金平府。
府城不小,满地繁华,抬头可见,青楼画阁,玉门朱户,又有花船行于水,管弦之乐,声声入耳。走在宽敞的大街上,装饰华丽的宝车被雪白如霜的大马拉着,马蹄声踏着落花。真的是一副盛世好景,风采入画。
正在此时,从外面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个身披妙玉法衣,裙裾摇摆,眉目如画,气质胜莲,光洁额头上三道横纹;另一个银白长发垂到脚踝,眸子空空,不见眼瞳。两个人身具异相,本来招摇过市,肯定会引得众人围观,可不知为何,周围的人人来人往,可都是穿影而过,仿佛两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即将出世的两位魔主妄心和白念的投影化身,他们自从潜入西牛贺洲后,就兴风作浪,积蓄资粮,只看他们身上粼粼的光晕,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们收获很大,很有一点乐不思蜀的味道了。
两个人如今正兴致勃勃地看着城池,在常人看不到的视野里,城池之中,不知何时,丝丝缕缕的莫名之气浮上来,随着众人的吞吐,似乎染上了斑斓的色彩,不小万千种,交匝在一起,不但没有让人觉得美丽,反而给人一种极其变化的眼花缭乱。
妄心魔主伸出手,捉来一缕气机,在手指上把玩,她嫣然一笑,若石青色枕头上的烟雨,弥漫着一种青后的美丽,开口道,“本来西牛贺洲的辛秘就让人如痴如醉,没有想到,现在又有了新的变化。”
妄心魔主光洁额头上的三道横纹熠熠生辉,照耀四下,却偏偏有大片大片的阴霾,有一种说不出的独特,道,“在这样的西牛贺洲,我们很快就能够完成积累,准备出世了。”
“出世。”
白念魔主眼瞳空空,听到这两个字,似乎两个漩涡凭空产生,纠缠所有。他们来到西牛贺洲后,越是见识到纪元下的变化,越是对出世有迫切和期待。对于能够展现的力量来说,不出世和出世差别很大,而在波澜壮阔的纪元里,力量太重要了。只有足够强的力量,才能够分润足够多的好处。
两个魔主一边说着话,一边循着气机,随意乱走,他们感应到自己真身出世在即,都是非常高兴,面上有着笑容。
就这样,不知不觉,两个人突然走到一地,见有一座山门,门上有“慈云寺”三字。打眼一看,真是好一座寺庙:珍楼壮丽,宝座峥嵘。佛阁高云外,僧房静月中。丹霞缥缈浮屠挺,碧树阴森轮藏清。真净土,假龙宫,大雄殿上紫云笼。两廊不绝闲人戏,一塔常开有客登。炉中香火时时爇,台上灯花夜夜荧。忽闻方丈金钟韵,应佛僧人朗诵经。
“寺庙,僧人。”
两个魔主看着眼前的古刹,怔了怔后,脸色大变。因为他们两个人是知道梵门的不怀好意,所以都是有意识地避开和梵门有关的东西。以两个人的境界修为,有意识避开的,不可能再撞到。而现在撞到了,只能说是出大事了!
“走。”
两个魔主当机立断,马上运转神通,他们身上冒出莫可名状的火焰,自下而上,扭曲变形,真虚之间,穿梭时空,拨开乾坤,快到不可思议。隐隐的,能够从时空裂缝上,见到恶念渊海的虚影。他们不只是想要离开此地,而是要彻底离开西牛贺洲,回转恶念渊海。
叮咚,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轻响,两位魔主的脚下,刹那间,浮现出复杂而又玄妙的梵纹,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从四面八方来,汇聚到中央。每一个,都有着不计其数的变化,金灿灿,明晃晃,若佛陀端坐,如如来说经,光耀千古。
叮咚,叮咚,
诸般梵音里,无量的光芒化生,若硕大的莲花盛开,浮在两位魔主的脚下。这一下,两个魔主能够撕裂时空的力量顿时一个停滞,身形居然无法动弹。
叮咚,叮咚,叮咚,
梵音越响,金光越多,玄妙的梵门力量不但阻止了两位魔主回归恶念渊海,而且有得寸进尺的姿态,居然沿着两个人有形无质的身子向上,结成锁链之相,要把两位魔主束缚住,牢牢锁住。
妄心和白念两位魔主感应到脚下越来越强势的禁锢之力,目光却看向前面,因为这个时候,庙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英武的青年人,其佛姿神骨,俊美非凡,背后先天五行之气升腾,凝成孔雀开屏相,似乎只看一眼,就会坠入其中,难以挣脱。
“梵门的孔雀大明王菩萨。”
妄心和白念魔主在西牛贺洲可不是白待的,两个魔主一下子认出来人,正是孔雀大明王菩萨,在现世中有着大罗伟力。
“两位魔主,随我去小雷音寺吧。”
出来的孔雀大明王菩萨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他伸出手,背后的先天五色神光一耀,五彩的光华中,缀着白金般的梵文真咒,囊括时空,包罗乾坤,向妄心和白念扫去。
“我们,”
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两个人面对这铺天盖地的先天五色神光,目光闪烁不定,在闪烁中,他们两个人身上的气机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流逝,就好像一条大河打开了缺口,正在泄洪澎湃。在两个人这么做的同时,在西牛贺洲上,不知道多少的生灵心中,隐隐有波澜色彩流转,眸中浮现出幽幽深深的黑色。
“这是魔主的手段?”
孔雀大明王菩萨看在眼中,先天五色神光再往下压,上面的梵文真咒响彻,组合出一种非凡的力量,在不可能地情况下,落到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身上,让两人身上的气机没有完全脱身出去,还剩下了一部分。
“这,”
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两个人面色很难看,本来他们两个认为能够把所有力量散去,归于众生之心,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孔雀大明王菩萨如此之恐怖,竟然化不可能为可能,让他们俩没有全功。
“可恨啊。”
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看了眼不远处的慈云寺,恨得牙根都痒痒,要不是对方提前做了布置,把这一片时空都做了手脚,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咦,魔主的手段,果然有点意思。”
孔雀大明王菩萨把剩下不多力量和神念的妄心魔主和白念魔主困在背后的五色神光里,他微微眯起眼,淡金色的眼瞳中晕着光彩,他和弥勒梵主精心谋划,小心翼翼地等着这两个魔主,果然没有错。要是真的提前捉拿的话,说不得可能会扑了一场空。
“魔主,”
孔雀大明王菩萨看向落在自己先天五行神光中的两个魔主,感应着他们身上不同于现世的丝丝缕缕的规则之力,那是来自于宇宙阴域,天道暗面的规则,眸子中光芒闪耀。正是这样的魔主本质,不枉费自己和弥勒梵主两个人花费的精力啊。
要知道,为了围猎这两个魔主妄心和白念,以弥勒梵主和孔雀大明王菩萨之尊,都很是花费了不少精力和时间。在其中,不但要在西牛贺洲中搜寻两个魔主的痕迹,还得时不时送上一点好处,吊住两个人的胃口,不能让两个狡猾的魔主离开。这里面的东西,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非常难,因为两个魔主太狡诈,太诡异,又身负大运,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察觉,逃之夭夭。
这样的事儿做起来,比之修炼都要困难。幸好的是,弥勒梵主和孔雀大明王菩萨都是厉害人物,又占据地势之利,最后接着人间界的一个界空上浮融入西牛贺洲,引动西牛贺洲大变化,两个魔主放松警惕之时,骤然收网,才获全功!
“还没有全功。”
孔雀大明王菩萨扫过两个挣扎的魔主,他金黄的眼瞳睁大,看向西牛贺洲,刚才让两个人逃走了许多的力量和神念,都得一一寻回来。
想到这,孔雀大明王菩萨取来两位被束缚魔主的气机,眸子中闪过无数的卦象,进行推演,然后脚下闪过一道五色雷光,骤然消失不见。
在西牛贺洲的一个地方,丝丝缕缕的黑气浮现出来,向上一跃,化为一男一女,男的俊美,女的纤丽,正是白念和妄心两个魔主之相。只是此时此刻,两个魔主面上满是怒意,无形的心火降临,如果有修士看到,就会引动心魔,沉沦不已。
“可恨。”
两个魔主咬着牙,面容扭曲,他们小心翼翼,千避万避,没有想到,还是着了梵门的道儿。要不是他们魔主自有神通,恐怕现在已经被全部禁锢,落入那个可怕的孔雀大明王菩萨的手中了。
“不好。”
白念和妄心魔主刚咒骂了早不坏好心的梵门几句,脸色又变,因为他们感应到孔雀大明王菩萨循着莫名追赶过来的伟岸之力,灿然若金,不可阻挡。而在之前,他们留下的不少种子已经被对方灭掉。看这个样子,对方气势汹汹而来,不把他们一网打尽不罢休的。
“我们走。”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此时此刻不由得想到他们以前的准备,现在暗自庆幸,马上向之发出求救的信号。
在同时,在竹节山时空中力量越来越强势的李元丰眸光一动,背后十个鬼车鸟首攒起,绕之若圆环,惨绿大盛,白念和妄心的狼狈超乎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