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z8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815、 人王之弟看書-jj45h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怎么会这样?”
郑拓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虚空之上,五位巅峰传说级强者大乱斗,降下阵阵可怕威压。
整个东域被五人打到沦陷,万事万物,尽皆在五人手中摧毁。
郑拓深处仙之墓,乃七大绝地之一,有特殊力量保护。
纵然如此。
他仍旧感受到一股特殊的力量向自己涌来。
细细品来,那力量的感觉,竟然有一丝丝王级真谛。
传说级强者战斗,怎么会有王级真谛。
郑拓百般不解。
但此时此刻对他来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
他本身便曾窥探过一丝王级真谛,对那种感觉非常熟悉。
如今在遇到那种感觉,且比上一次深刻百倍不止,他如何会放过这等机会。
催动古铜宝镜,配合自身原始领域十方世界。
二者结合,让他能够更清晰感受到大战所散发的王级真谛。
他盘膝端坐镜中界仙宫之中,浑身散发祥瑞白光,细细感受王级真谛,将其收为己用。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简直如上天恩赐。
不敢分心,全力感受王级真谛,争取能够窥探王级奥秘,成为王级强者。
他安心于镜中界修行,外界的战斗愈演愈烈。
五位巅峰传说级强者大对决,神通盖世,法门撼天。
原本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东域疆土在五人的战斗中被全部摧毁。
东域彻底化为一片废墟。
其中生灵,更是因为无法承受五人的战斗余威,被全部震死。
无论是影魔还是修仙者,亦或者是凡人,无一生还。
太残酷了。
顶尖强者的厮杀,就是如此不讲道理,就是如此残酷。
五个人毁掉了整个东域。
“哈哈哈……爽,好几没有打的这般爽快。”
影魔之主大笑,整个人长发飞舞,状若神魔。
其左手混沌九天神雷打出,与老剑圣手中上锈仙剑硬碰硬不落下风。
其右手滔天烈焰翻滚,焚尽诸天,将老寿星笼罩,当场镇压。
而老毒物与老帝师的各种强大手段,都被其一一化解,无所损伤。
影魔之主单凭分身,一人大战人王座下四老不落下风,威势之强,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影魔之主,我说过,单凭你的分身,休想在我东域作威作福。”
老毒物叫嚣着开口。
顿时。
四老出手,组成四老天地阵,将影魔之主围困其中。
“你死期已经到,认命吧。”
老帝师言语低沉,降下审判。
四老齐刷出手,催动四老天地阵,镇压影魔之主。
四老天地阵中,四老分站四方天地,化天,化地,催动各自神通,将阵法之内化为一片小天地。
小天地中,天地重合,万物归于混沌。
“天地又如何,在我面前皆浮云,看我如何将你这天地撑爆,将你们四个老家伙斩杀。”
影魔之主出手,化法相真身。
双手撑天,双脚支地,周身影纹大胜,以此对抗天地重合。
双方角力,各不相让。
霎时间!
东域风云色变,有狂风肆虐,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席卷整个东域。
所过之处,废墟瓦砾,大山厚土,皆化为一片荒漠。
有烈焰从天而降,为天火,撞击在大地之上。
轰隆巨响,震人心神。
帝都之中,有生灵齐聚。
他们傻傻的站立于大街小巷,酒楼饭馆之中。
他们此时此刻,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巅峰对决。
他们看到的不是一场无与伦比精彩的战斗,而是一场毁灭世界的灾难。
当传说级强者的力量被解禁,不在承受天道力量压制后,在整个修仙界,他们将是神明,无敌的神明。
此时此刻。
有五位神明于东域对决,毁灭了整个东域。
“四老不亏是四老,手段不减当年啊!”
影魔之主被四老天地阵围困。
天地重合,万物尽灭。
纵然影魔之主手段通天,也难以对抗天地重合之势。
四老没有过多言语,全力催动阵法,将影魔之主当场镇压。
影魔之主被镇压,化为黑烟,消散于东域虚空之上。
“赢了,真的赢了!”
八仙山中,八大宗门弟子欢呼雀跃。
从影魔大军降临东域开始,他们便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
那无穷无尽的影魔大军带给他们的压力超乎想象。
特别是当影魔之主降临,施展大神通,降下神罚时。
他们自内心之中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如今。
四老出手,将影魔之主斩杀,让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
镜中界仙巅之上,郑拓缓缓睁开双眼,顿感一阵可惜。
王级真谛可遇而不可求。
若能够感悟的多一些,对他修行来说绝对事半功倍。
可惜。
真是可惜。
可惜同时,他也知道。
刚刚被斩杀的是影魔之主分身,真正的影魔之主非常谨慎。
当年其可是骗过人王而保得一命。
如今在攻打东域,影魔之主自然会加倍小心谨慎。
“真是个谨慎的家伙。”
东域虚空之上,一男一女,两尊黑衣人出现。
他们像是游离于修仙界之外的无上存在。
没有能够发现他们的身形,而他们,也没有任何干预此时此刻发生之事的想法。
“毕竟是影魔族,主人都要头疼的家伙们,谨慎是他们的天性。”
黑衣男子开口,对于此时此刻东域发生之事发表自身看法。
“事已至此,不如你我出手,若影魔之主坏了主人大事,怕罪责会由你我承担。”
黑衣女子开口,有帮衬东域干掉影魔之主的意思。
“不。”
黑衣男子摇头,“东域作为仙路起点,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就让影魔之主得逞,看吧,后面的剧情,定然会很有趣。”
黑衣二人组脚踏虚空,互相交流着意见。
反观东域四老,此刻皆面露严肃。
他们抬头,看向头顶那巨大,宛若深渊般的黑洞。
影魔之主真身的气息弥漫而出,笼罩整个东域。
“四个老家伙,你们以为我真身不敢降临,想以此给自己拖延时间。好,今日,我便真身降临,看你等有何手段与我争锋。”
黑洞之内,传来影魔之主隆隆之音。
影魔自主真身降临。
远远看去,倒是与刚刚的分身没有特殊差别。
同样的黑袍,同样的冷酷脸颊。
但实力却天差地别。
“你终于肯献身了!”
老毒物望着前方的影魔之主,言语中不在有丝毫玩笑之意。
作为人王座下四老之一,他曾随人王讨伐影魔之主。
那一战惊天地动,寰宇颤抖,震动整个修仙界。
纵然如此。
最后也仅仅只是依靠人王的光属性灵气才将影魔之主击败。
没有错,击败。
影魔之主不仅实力强大,头脑十分聪明,性格更是谨慎非常。
其留有后手躲过被斩命运。
而今卷土重来,人王已经不在,只剩下他们四个老家伙存活。
此刻。
面对比全盛时期还要强横的影魔之主,他们知道,这一战的结果早已注定。
“人王四老,好久不见。”
影魔之主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俊朗的模样分外妖邪。
“影魔之主,你敢真身降临就不怕我等有后手将你困杀至此。”
老毒物知道影魔之主生性多疑,此刻故意以如此言语绕圈其心神,让其无法全身心投入战斗之中。
“哈哈哈……”
影魔之主放声大笑,震动整个东域。
“无妨,就算今日人王在世我也无惧,你们以为,如此漫长岁月我仅仅只是躲藏不成。”
影魔之主言语自信。
他蛰伏如此多年,修为自是大有进步。
且针对光属性灵气多有准备,就算人王复活,他仍自信无惧,能一统东域。
“既然如此,各位就别藏着掖着,一起出来吧。”
老毒物话音刚落,虚空之上有八位传说级强者降临,将虚空之主包围其中。
八位传说,加上四老,共十二位传说级强者,此乃东域最强底蕴。
面对如此局面。
影魔之主依旧从容而淡定。
他看向将自己包围的十二位传说级强者,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有熟悉的老面孔,也有陌生的新面孔。
“就这?”
影魔之主最后看向四老。
“四老,你们不会以为,单凭你们十二人便能与我对决,甚至将我击败吧。”
面对影魔之主如此言语,四老表情严肃非常。
因为影魔之主说的没有错。
十二位传说级强者,如此恐怖底蕴,在整个修仙界都称得上仙朝。
但是如此十二人面对影魔之主,可以说毫无胜算。
他们四人曾亲眼见识过影魔之主究竟有多麽强大。
当年一战,他们四人实际上根本没有与影魔之主动手,他们只是在背后协助人王而已。
纵然如此。
他们四人还是差点被二者交战的余威震死。
影魔之主绝对是堪比人王的绝顶强者。
“少爷,该您出手了。”
老毒物对八位传说恭敬开口。
而八位传说级强者瞬间化为八道流光融为一体。
待得白光散去,原本八人已消失不见,场中只剩下一位身穿白袍的英俊男子。
“白曲?”
影魔之主见此人出现,言语稍稍有些变色。
白曲嘴角微微上扬,望着眼前的影魔之主。
“怎么,我的出现让感到恐惧了吗?”
白曲面对影魔之主丝毫不慌,甚至整个散发着灵力无匹的战意。
“哈哈哈……恐惧。”
影魔之主大笑,“当年你姐姐都没有让我感受到恐惧,凭你,让我感受到恐惧,真是可笑。”
白曲,人王亲弟弟。
作为上古人族第一战神,白曲的天赋,甚至比人王还要强大。
只是当年那一战,他去了另一个特殊的地方历练,并未参与其中。
待得他回来时,战斗已经结束。
不过后来人王离世,影魔之主卷土重来,他便在那一刻算计如何将影魔之主真身引出。
所以。
他化身八位传说,稀释自身力量,不让自己达到巅峰状态。
因为他怕自己若展现出巅峰状态,影魔之主真身不敢降临。
此时此刻。
影魔之主真身被引出,他便在无所顾忌,展现出属于他的巅峰力量。
“影魔之主,当年你被我姐踢屁股,灰溜溜如老鼠般躲起来不敢现身,如今我姐不在,你便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吃相未免太过难看。”
白曲言语犀利,直戳影魔之主痛处。
反观影魔之主并不恼怒。
“你姐的确为一代天骄,我自内心之中钦佩。但你应该明白,能活到最后者才是真正的赢家。”
影魔之主缓缓释放自身灵压。
“此话,我在同意不过。可怜我那老姐,非要追求什么心中理想,为此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当知道她离去的那一刻我便明白,人,为了理想而献出生命,太TM酷了。”
白曲嘴角微微上扬,对于老姐自内心之中佩服。
“所以!”
白曲手中一动,皓月亮银长枪出现手中。
“我老姐曾经守护的地方,在没有她守护之后,便由我来守护。”
白曲性格如此。
也许是受姐姐人王影响。
他想做什么,没有人能够拦住,而他不想做什么,也没有人能够拦住。
纵然已为修仙界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他性格仍旧如此,从来不曾改变,也从来不想改变。
“哈哈哈……姐弟二人,性格如此,好好好。”
影魔之主非常开心。
因为他从白曲身上看到了人王的影子。
他虽敬佩人王,但当年败给人王乃是他一生之耻。
人王已逝,耻辱难洗,让他道心始终有一道裂痕。
如今。
他从白曲身上看到当年人王的影子,也就是说,干掉白曲,他道心之上的裂痕便能复原。
“白曲,今日,让你我战个痛快。”
影魔之主抬手撕裂空间,进入黑虚空。
白曲见此,手持皓月亮银枪,大步踏足黑虚空所在。
“少爷小心,影魔之主诡计多端,莫要上当。”
老毒物忍不住叫住提醒白曲。
“无妨,你们四人看好家,待得将影魔之主斩杀便会归来。”
白曲自信非常,抬脚进入黑虚空与影魔之主大战。
四老望着离去的白曲,忍不住一阵摇头。
白曲少爷实力已如此强大,却还是如此性格。
四老对此也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安静等待结果,希望少爷能够战胜影魔之主,护佑整个东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