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夜幕才降临不久。
西长安街外的喧嚣透过大院飘了进来。
方年上回来这地儿,前前后后守了好几天,都不凑巧到饭点。
走走停停,很快苗为就把方年带进了食堂。
虽然名字叫食堂,不过用餐环境跟通俗意义上的食堂不大一样,有雅间。
“家常便饭,委屈方总。”苗为先行落座。
方年看了眼桌台上精致的四菜一汤,弱弱的道:“苗部,那个,部里这食堂给管饱不?”
“啊哈?”苗为拿起筷子的手顿在了半空,人傻了。
下意识说了句:“你不够吃?”
方年赶紧点头,一脸认真的解释:“来得急,也没时间先吃两口,我这……还长身体。”
苗为:“你……”
他真想说一句这玩意是专门来折磨老子的吧?
“小陈,加几个菜,量大一些。”
还真不是方年事儿。
要是正经家常四菜一汤当然能够两个人吃,他又不是饭桶。
可这桌台的四菜一汤那是真比饭店还要精致,怎么看都只有三口的分量。
委不委屈先不说,总不能好不容易在这种大部里吃食堂,连口饱饭都不给吃了吧?
好在虽然是食堂,效率极高,不到分把钟,就又多了几个菜。
方年同学这才好意思敞开来吃。
看起来还颇有些文雅。
就是苗为能明显看到饭菜的分量在减少。
连带着他的胃口都变好了,感觉有点香,索性就也没开口说话,正经来了波食不言。
“……”
看着几乎餐桌上几乎光盘的碗碟,苗为情不自禁的说了句:“真羡慕方总,能吃是福啊。”
他也五十六了,比方正国要年长十四岁,身体各方面早就大不如壮年时期了。
更别说跟方年这种永远年方二八还曾进行过‘惨绝人寰’训练强度的青少年比素质。
吃饱喝足的方年同学乐呵呵回了句:“那是自然,我才十八。”
“……”
食堂服务人员撤掉餐盘,奉上了热茶。
苗为喝了两口茶,看了眼方年,忽然意味深长道:“方总很会挑专业。”
听着苗为耐人寻味的话语,方年不是很敢吱声,但还是得说:“苗部,坦白说,我不喜欢高帽子。”
见苗为吹拂着茶叶慢悠悠的喝着。
方年接着说了下去:“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我是普通商人,逐利且重利;
就像你说的影响力俱乐部,今年才成立,至今为止净利润好像近百亿了;
往深里说,这些钱不可能是我们做几单生意产生的,其根源都来自老百姓们创造出的财富。”
“前沿会涉足金融行业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事实上,当初成立前沿时,我的想法是做简单的基础科技行业,大不了多花些钱,将来吃饱些,没什么稀奇的。”
听方年说完,苗为双手捧着茶杯,不紧不慢道:“你继续说,我听你讲道理。”
方年轻咳两声,腼腆道:“还请苗部不吝指教。”
“呵呵……”苗为呵呵笑了两声。
然后面色一正,平和道:“上个月见了你两次,怎么只字未提前沿内部有光刻机项目计划?”
方年目光轻动,冷静道:“你也没问。”
“苗部,你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还多,前沿牵头做光刻机不是什么稀奇的吧?”
“不稀奇?”苗为瞥了眼方年,“来,你说说怎么个不稀奇!”
说是这么说,其实苗为根本没给方年开口的机会。
直接说了下去:“我以为你只是要庐州前沿做半导体全程制造商。”
始于婚,终于爱
“现在你冷不丁跑到长春,大手一挥今年先投十个亿美元,开口就是极紫外、深紫外光刻机项目双管齐下,就要协调上百个单位齐心协力从头做到尾?”
“这就是我跟平校提醒过你,有重大事情记得及时汇报的结果?”
方年:“……”
他都被苗为给说懵了。
眨巴了几下眼睛,方年试探着说:“0,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技术及成套工艺不就是主要进行高端光刻机产品化?
这人尽皆知的事情,怎么……”
话说一半,方年立马承认错误:“我的我的。”
然后方年念头转动,硬着头皮问:“苗部,我好奇问一下,重大事情的范围是什么?”
“或者,要不我们前沿每次有重大规划时都提交一份备案给您?”
听到这里,苗为气不打一处来:“滚你的蛋!”
“少跟这里挤兑我!”
方年:“……”
不,不敢吱声!
看着方年这逼样,苗为在心里叹了口气。
怎么偏偏是这么个玩意领导前沿?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捣鼓捣鼓出来这么多石破天惊的东西。
基础科技?
那叫尖端核心科技!
真正涉及到国家强盛之基的基础科技!
哪怕是现在,苗为回顾前沿的发展历程也是有点迷茫。
一个前沿社团建立高校根基,一个前沿学术进一步拉进与高校里面教授、院士的距离。
一个前沿院带动高校联盟。
几个实验室……
望着方年,苗为淡声开口:“高端光刻机是很重要的核心工业产品,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你怎么就冷不丁搞起来了?”
闻言,方年耸耸肩,轻松道:“基础科技产业是这样的,循规蹈矩的做,比谁做出来的更好;
ASML这玩意就太不是个东西了,居然不把它家的沉浸式高端光刻机卖给前沿,那总不能被尿给憋死,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出来了。”
说着说着,方年就回过神来,赶紧道:“我的,苗部您继续。”
见状,苗为再一次在心里叹了口气。
学哲学的……就是会讲道理!
面上,苗为平和道:“除了光刻机项目,前沿还有哪些已经开始部署的规划?”
闻言,方年赶紧老老实实道:“集成电路上下游制造设备算吗,嗯……长春的梼杌除了EUV以外还兼职搞点别的。”
苗为不吱声。
方年只好一五一十的汇报:“已经进入了前沿院的自研eda软件?”
“神龙纯自研系列?”
“覆盖半导体行业的各类材料?”
“服务器操作系统?”
“自研桌面GPU?”
“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
“5G通信标准?”
“……”
苗为忽然问了句:“4G都还没出来,你们前沿就做5G了?”
方年解释道:“全球范围内4G标准已经基本成熟,前沿也掌握了一部分,主要精力还是在5G标准技术储备上,这也没有藏着掖着。”
说着,方年连忙道:“也对,您工作繁忙,不会关注这点小事,前沿学术和前沿胜遇实验室已经联合申请了上千项5G相关专利。”
苗为也没纠结细节,又问:“还有吗?”
方年言辞恳切道:“没了,真没了,一滴都不剩了。”
见状,苗为眼睑轻动,故意问:“载人航天之类的没想过?”
迎着苗为的目光,方年还是点了下头:“想过的,不过……”
“我国在这方面积累很深,而且还特别省钱,单个工程一般能控制在50亿人民币内,好像不太有挑战性。”
一听这话,苗为不信邪的追问了句:“数控机床?”
“这个真没有,想过载人航天纯粹是出于男人天然对星辰大海的征服欲。”方年坦然道。
苗为:“……”
他其实不想再问了,起身做了个手势:“行,你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早上七点赶过来。”
“好的,一定提前到。”方年点头应了下来。
心里有一丢丢好奇,怎么会那么早。
从食堂出来,苗为把方年送到了大门口,挥手道别。
方年快走两步离开工信部。
不一会儿,村长开了辆奥迪过来——是盘古实验室的常备公用车。
再次住进了银泰的柏悦府。
这一晃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
关秋荷早都顺利回到了君庭,方年跟陆薇语通电话时,她刚好在旁边。
简单一商量,关总又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安排去了京城首都国际机场,顺便还送去了方总的换洗衣物——
谁也不知道还有这种插曲,方年同学这次出差还真啥也没带。
现买……
方总虽然完全能做到不在意品牌,但他还是有自己的习惯:
贴身衣物购买后,没下水洗涤之前不直接穿。
这还真跟有没有钱没关系,大概是从第一次穿这类衣裤时就被林凤女士灌输下来的。
纯粹是为了卫生。
只不过负责处理这件事情的空乘小姐相当的想说话:
这就是大户人家吗?
私人飞机运送换洗衣物?
航空燃油不要钱是吧?
…………
次日,方年照例五点就起了床。
在京城也没有那院子溜达,方年用上了健身器材,在跑步机上速跑了十公里。
洗漱洗漱,吃了个并不地道的早餐。
他可不爱豆汁儿~
稍晚些时候,方年拾掇拾掇出了门。
大早上的京城依然可见繁忙,像是西长安街这种地方是很难见到烟火气的。
六点四十五分,方年提前进了工信部的院子。
坐在车上安静的等着。
六点五十五分,苗为西装笔挺的出现。
又把方年带到了另一辆奥迪A6,内里基本一样,平平无奇,但方年知道这辆车能进隔壁府右的院子里。
还是跟上次一样,遵守交规,兜了个大圈子,七点二十才进院。
至于苗为怎么没有直接让方年去院子门口等。
怎么怎么样,反正总归是有原因的。
跟上次一样,沿着里面的小道大道左转右转的再次到了堤坝上的房子里。
再次见到了平校。
“早上好。”平校微微笑着。
方年恭谨的打招呼:“平校好。”
“……”
这次不同的是,房间里还坐了几个人,基本都是熟面孔。
像是隔壁科技部的万刚等。
一同坐在会客沙发上。
“小方跟苗部長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平校不紧不慢的开口。
“耽搁小方特地跑了这趟。”
方年面上挂着微笑,不敢吱声。
平校接着说了下去:“我们嘴上经常喊着科技科技;
实际对关键核心技术掌握相当薄弱,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
“小方,你说说你的想法。”
方年:“……”
也是提前有准备的方年并未多思索,条理分明道:“现在是全球化时代,我个人认为已经不存在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地区完全掌握所有科学技术的可能;
原来多数时候是通过购买获得使用权;
一开始前沿并没想要所涉及的行业全部自己做,不过既然别人不卖也不合作,我们只好抛弃一切幻想,用尽一切办法自己做出来;
市场不是靠别人让出来的,是靠自己争取来的!”
最后,方年坦然道:“我的思想觉悟不高,请各位领导见谅。”
方年说完后,平校微微一笑:“我看你的觉悟一点都不低。”
“像女娲的手机系统,像是白泽的神龙芯片、白龙处理器,这就是你们前沿的优秀成果嘛。”
说着,平校望了眼大家:“小方说得有道理,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必须抛弃一切幻想,用尽一切办法,将‘命门’掌握在自己手上!”
闻言,苗为立马接过话头:“平校说得对,我们对一些企业的关心不够多,有些优秀企业比较孤单。”
“昨天还听方总提到,为了能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做成事,前沿拿出100亿去入股国内相关行业关键性企业,我觉得我们这些部里应该给予一定支持。”
万刚也跟着开口:“我看我们可以下去视察这些企业嘛。”
“……”
最后,平校从善如流:“那今天就先去前沿看看。”
“……”
旁观着这一切的发生,方年心里忍不住哔哔:“牛!真牛!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太复杂,领导连个眼神都不用,下面就得心领神会!”
他是个傻子也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苗为他们自己的想法。
不过除了哔哔外,方年心里更多的是受宠若惊。
“……”
然后……
双十年华的方年同学经历了一次难以忘记的乘机体验。
先是沾着光坐了一回完全畅通无阻的考斯特。
再然后就是一路开到了南苑内一架民航飞机底下的红毯上。
航司老总等列队亲自迎接。
对方年这个跟苗为等人齐头行走的陌生年轻人,也是有点茫然。
直到听到苗为他们喊方总。
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整个人都惊得吖匹。
然后又看到方年居然坐在平校旁边,服务这架飞机的所有人都有点傻眼。
尤其是年轻的空乘小姐们心中直呼大佬。
方年:“……其实我也想说我牛逼。”
这是方年头次坐到真正从上了飞机开始,就一分钟没耽搁直接推出起飞的航班。
比私人飞机要夸张得多。
机长特地跑了出来,航司老总一路跟着,只能坐个经济舱。
起飞后还能看到旁边有小飞机跟随。
一分钟没耽搁,直接插队降落。
方年同学还见到了个比较大的阵仗,有好多辆车停在飞机边边上。
沾光,方总再次坐上了考斯特,还见到了韩㱏。
韩㱏也是很茫然。
现在这视察都自己去那府右的院子里带人来的吗?

======
PS:是不是看着要完结了都不订阅了啊~每天还是两更,偶尔两更有一万字的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