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一曲乱江山,吾辈岂是池中物!
林云直接就暴走了,他醇厚如水般的琴音,在破掉对方雷电漩涡的刹那,几乎一眨眼就冲到了无霜公子近前。
总裁夺爱:囚宠佳人
轰隆隆!
可怕的琴音化作千军万马,奔腾而至,数不尽的剑客们骑着荒古战马,踏着滚滚尘埃随着琴音暴走。
神道阁诸多弟子,脸色哗然巨变,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
这怎么可能?
无霜公子的琴音竟然被破掉了,这是他们无法想象的事实,一个个头皮发麻,惊愕不已。
聂无霜同样震惊,差点惊呼出来,可他终究是神乐世家出来的。
一瞬间就做出了临场反应,他动用聂家独有的指法,一息之间同时弹奏出数百个音符。
嗡!
琴音在重叠之际,将曲中意境衍化到极致,他浑身血光暴走,长发乱舞,恍若癫狂般怒吼道:“杀!无!赦!”
砰!
两股恐怖的异象轰然撞在一起,整个殿前广场都震颤起来,一股股可怕的气息席卷而出,好些人不由自主就被震飞了出去。
“音律对抗竟然这么可怕?”
“聂无霜挡住了吗?”
“司乐,不可小觑啊!”
众人又是惊讶又是好奇,夜倾天让他们大吃一惊,这聂无霜也足够惊艳。
竟然在最后关头,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异象,让这琴音之争再生悬念。
轰隆隆!
两股异象不断对撞,聂无霜所处之地,早已化成一片漩涡。
周围木桌尽数绞碎,荡出一道道可怕的涟漪,神道阁圣传弟子也皆退了出去。
砰!
半响之后,等到异象消散,众人连忙看去。
只见无霜公子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古琴琴弦尽数断裂。
砰!
还未完,那断了琴弦的古琴,竟然再度炸裂一分为二蹦了出去。
“输了!”
这不可思议的结果,将神道阁众人当场就吓傻了,一众天道宗圣传也是张大了嘴。
夜倾天赢了?
可不是赢了嘛,看那夜倾天端坐在古琴前,嘴角带着得意之笑,脸上尽是嚣张之色。
那是夜倾天的招牌“贱笑”,狂傲不羁,张扬得意,就差没将嚣张两字写在脸上。
与平日张扬狂傲一模一样,看的人又气又怒,偏偏又无可奈何。
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这次他是御外敌,打的是无霜公子。
众人不仅不气,反而痛快无比,酣畅淋漓。
“神乐世家,就这?就这还想给幽兰圣女弹琴!”
“无霜公子不太行啊,我们家叶师兄可只是略懂音律而已。”
“哈哈哈,聂无霜,你刚才不是很狂吗?”
“天道宗内岂容你嚣张,赶紧给夜师弟磕头认错!”
寂静过后,天道宗弟子纷纷狂笑起来。
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茬,平日都高高在上在东荒横着走,今日被聂无霜压的踹不过气来。
还在那扬言,近他三十步就算他输,脸都快被打肿了,早就憋着一股子气了。
也不管聂无霜是否还有一战之力,先过过嘴硬再说,实在是憋的太久。
神道阁弟子气的脸色都绿了,无霜公子也是狼狈不已,脸色阴晴变幻再无之前儒雅气度。
“取奚琴!”
聂无霜冷冷的说完一句,而后伸手一招,接住了其他人递过来的琴弓,琴身!
当琴声重新响起的刹那,一股悲伤婉转的曲调随之而起,湖水蔓延出去,月光在他身上一点点绽放。
“二泉映月!”
白疏影脸色微变,立刻就听出来了,这是葬花公子的成名曲。
“真是奚琴!”
“这不是葬花公子在琅琊盛宴上的成名曲嘛?”
“这下遭了,传说竟然是真的,他真的会奚琴。”
氪命得分王
众人议论纷纷,脸色都起了变化,变得极为凝重起来。
奚琴是古昆仑乐器,早已在上古失传,经过葬花公子的无双妙手,得以在琅琊盛宴上重现。
传闻神乐世家在此之后,立刻搜寻古籍,寻找关于奚琴的只言片语,竟然真被他们找到了。
曲调方起,林云就异象就被破了,他浑身软绵绵一片,琴音随之错乱走掉。
“哼。”
长发掩盖之下,无霜公子看向林云,冷哼一声,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看的出来,他的确下了苦功夫,这门二泉映月的意境居然无懈可击。
神乐世家中有高人啊!
林云一眼就看出,这应该是拥有帝君之音的强者,将曲谱给推衍了出来。
而后又在古籍中找到了些特殊手法,这二泉映月弹得居然不比他差,甚至还要好上一些。
那把奚琴!
林云双眼微眯,立刻看出,那把奚琴极为不凡,不比天香宫扶桑神木打造的奚琴差多少。
砰!
就在电光火石间,林云的琴弦断掉一根,他的手指旋即被劲气割破。
好家伙,居然反客为主了。
林云双手同时弹了起来,咔咔咔,琴弦根根断裂,劲气爆炸,差点将十指都给斩断。
“和我斗?”
聂无霜冷笑,他琴弓缓缓拉着,湖中有泉水喷出,在他极为缓慢的拉动下。
化为厚重延绵的音波,宛若龙尾一般横扫而至,同时意境未减,悲伤之意侵袭林云,让他情绪低落,身体都软绵绵的。
一时间战力大减,动作都僵硬了,他腾空而起,勉强避开了这一击。
砰!
他原先所坐之地,却是被拦腰斩断,连地面都被扫出一道痕迹。
泉水喷涌的愈发厉害,无形的音波笼罩八方,一道道厚重连绵的劲气,来回交错,朝着林云不断扫去。
林云人在空中,顿时变得惊险无比,好几次来不及避开,结结实实挨了几次重击。
“好!”
“不愧是无霜公子,这家伙就该好好教训。”夜青鸿拍手叫好,引来一众天道宗弟子怒目而视,一群玄女院的女弟子,恨不得直接将他杀了。
“呵呵。”
他讪讪笑了笑,与白奕洲对视一眼,皆不以为意。
“敢在无霜公子面前玩音律,就是这下场!”神道阁圣传弟子尾巴顿时翘了起来。
王子岳等人咬牙切齿,神情紧张之极。
砰!
忽然,一声巨响凭空传出,却是半空中的林云,五指紧握直接和那无形的龙尾狠狠拼了一击。
“总算恢复点力气了,这曲太柔了,差点就陷进去。”
林云随意擦干嘴角血渍,神色并未有所慌乱,他方才几次重击都是故意挨的。
让自己血气活泛起来,利用痛楚,将自己从情绪从悲伤之中拉了出来。
还真小瞧神乐世家了,瞧着有模有样的无霜公子,这家伙也确实有两把刷子。
“夜倾天,能进我十步,算你赢。”聂无霜恢复自信,咧嘴一笑,尽显张扬。
林云忍俊不禁,你这丫的可真能装,不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
“实不相瞒,在下也略懂一些奚琴。”
林云人在空中闪躲,回眸一笑,朝玄女院的弟子道:“哪位姐姐借我一把奚琴。”
这一笑顿时迷住了不少玄女,可一个个娇滴滴的美貌玄女,却是急的团团转。
“你有奚琴吗?”
“我没有啊,奚琴太难了,没有人教根本不会。”
“呜呜呜,我也没有,这怎么办?”
“夜师弟要奚琴!”
一群玄女急的脸色泛红,看着空中还在躲闪的林云,都快哭出来了,心疼无比。
奚琴刚刚现世不久,除非真正的音律世家,一般势力甚少拥有。
“没有吗?”
林云嘴角微抽,这下似乎装大了。
呼呼!
他身体朝后下腰,一道音波贴面而过,而后凭空一转,险之又险的避开几道音波。
低头看去,湖面之下月光正在冉冉升起,似乎要破水而出一般。
“就你,也会奚琴?”一群神道阁圣传弟子,面露嘲弄之色,根本就不信。
“夜倾天你就别装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聂无霜大笑一声,手中琴弓速度陡然加快,二泉映月的意境忽然变快。
就在此时,一把奚琴,一张琴弓忽然出现,犹如两道惊鸿朝着林云飞了过去。
林云顺势接住,回头看去,目光刚好与幽兰圣女对上。
“用我的吧。”白疏影面色波澜不惊,淡淡的道。
林云心中一顿,万没料到,白疏影居然会在这时候帮他。
“多谢圣女送琴。”
林云顾不得许多,握住琴弓和琴身,脸上露出抹笑意。
奚琴在手,那就不慌了。
唰!
聂无霜瞧到这一幕,却是直接呆住了,下一刻眼中露出浓浓嫉妒之色,几欲发狂。
“你也配用奚琴?给我滚!”聂无霜暴怒之下,二泉映月的意境随之暴走,湖中明月破水而出。
砰!
狂暴的气流裹挟着音波,呼啸而至,那等威势看的人都惊呼出来。
那是一股毁灭之气,是悲伤到极致,愤怒到极点的灭世之意。
索爱爱意流年 醉荷衣
很难想象,一把奚琴会有如此威力,天道宗诸多弟子,全都目瞪口呆惊诧不已。
他们即便隔着很远,也被曲调影响,情绪变得极其低落,有不堪者甚至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这究竟怎么做到的?”
王子岳摸了摸无声无息留下的泪水,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以往也接触过一些司乐高手。
但真没见过这般,悄然之间情绪就受到了影响。
比起异象骇人无比的威势,情绪的变化,更让他毛骨悚然。
林云撑得住吗?
他心揪了起来,就见那恐怖的异象中,腾飞而起的明月直接朝林云砸了过来。
可比起众人一脸惊慌,林云丝毫无惧,甚至还有点想笑:“我不配碰奚琴?”
你配?
呵!
林云任由那轮明月朝他砸下,从容不迫拉起琴弓,当琴弓动起来的刹那。
一首众人从未听过的欢快曲调,从琴弦中迸发出来,曲调悠扬,节奏轻快。
正是二胡名曲,赛马!
二泉映月中无限悲伤,竟如冰雪般融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前一刻还无比可怕的毁灭气息,荡然无存,那明月轰然消散,砸在林云身上时,已彻底不存在。
明月消散,化为一阵风呼啦啦,从林云身上吹了过去。
他的长发如波浪般涌动,俊朗的五官无死角的展露出来,脸上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这一幕,震惊众人!
方才还眼泪飘飘的众人,居然感受到了一股欢快的气息,身体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所有悲伤一扫而空,脸上不由自主就露出了柔和的笑意,简直神乎其神。
聂无霜当即傻眼,张大了嘴,手中琴弓都为之一顿。
这什么鬼?
谁能告诉他,这什么鬼?
“奚琴……你竟然真的懂奚琴。”聂无霜感觉自己的骄傲被直接击碎了,看向林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略懂,略懂。”
林云眨了眨眼,他面露笑意,手中琴弓速度陡然加快,那欢快的曲调回荡全场。
嘶嘶!
林云勾住琴头上的琴弦,琴弓摩挲嘶鸣,这一刻,奔腾在四方的马驹似乎活过来了一般。
太真实了!
众人仿佛置身草原,挎着高头大马,纵马狂奔,四方都是友人欢快的笑声。
现实中,他们的身体都忍不住摇晃起来,方才的悲伤彻底不存,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该死!
无霜公子慌了,他咒骂一声,手中琴弓拼命拉动起来,想将二泉映月的意境重现。
可哪有这般容易!
林云的曲调欢快悠扬,越拉越轻松,他还故意炫技,让某段曲调不断以倍速重复。
反观聂无霜,他只觉得手中琴弓重大万钧,琴弦纹丝有着巨大的阻力,手臂在演奏之间变得极为吃力。
一张俊脸都憋红了,硬是奏出半个音符。
他心中明明悲伤到了极致,那份悲伤和憋屈半点都不作假。
可一抬头看见林云脸上的笑意,听到赛马欢快的曲调,曲调就无法悲伤起来。
别说二泉映月,连正常的奚琴演奏都无法成功,一张脸直接成了苦瓜色。
这一刻,肖邦也弹奏不出他的悲伤。
全场都在笑,只有他想哭哭不出来。
砰!
不消片刻,他手中奚琴直接分开,整个人被音波震飞出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林云招牌似的笑容重现,他张扬不羁,却又漫不经心的笑道:“能进我十步,算你赢!”
“你,欺人太甚!”
聂无霜怒了,整个人彻底破防,不顾旁人阻拦直接朝林云冲了过去。
“哈哈哈,来得好。”
林云大笑一声,眼中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
呼哧!
破空声暴起,聂无霜靠近十步之后,直接被一股无形音波扯了下来。
糟糕!
他刚刚落地,脸色就哗然巨变,瞬间明白林云想干什么了。
对方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之前林云受到意境影响,情绪悲伤,身体软绵绵的可结结实实挨了几次重击。
聂无霜抬头看去,瞧见林云眼中笑意,心猛的一沉,立刻就想退去。
“此为天上曲,应有仙人舞!”
林云哈哈一笑,奚琴之音变得极端欢快起来,聂无霜身处其中,顿时不能自拔。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摆起来,情绪莫名吭奋,双手舞动,脚步有节奏的挪动。
竟然真的舞了起来,像是给林云伴舞一般。
若不是他脸上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这一歌一舞也算相得益彰。
瞧见堂堂无霜公子这般滑稽模样,众人本就沉静在欢快的气氛,立刻哄堂大笑起来。
“聂师兄!”
神道阁圣传弟子,脸色羞愧,实在看不下去。
一行人咬咬牙,眼中闪过抹决断之色,不能让聂无霜再丢脸了。
呼哧!
惊鸿闪烁,几道身影快起快落,想要将聂无霜强行扯出来。
可下一刻惊恐的发现,他们即便没有落地,也被音波强行扯了下来。
“诸位,一起吧。”
不等几人后悔,林云拉着奚琴,长发轻舞中大笑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接着奏乐,接着舞!”
【云哥算是彻底放肆张扬了一次吧,之前都有些压抑了,另外,赛马确实是很欢乐的二胡名曲,如火强烈推荐大家听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