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x8m精彩都市言情 《大明墨客》-第0930章 傳旨-le812

大明墨客
小說推薦大明墨客
小七进去了,顺便把门也从里面反插上了。
格云朵甩着酸麻的手臂一脸羡慕的道:“琪姐姐不亏是鲁神仙的关门女弟子,我想她的手法肯定是极好的。
而且我知道凡是秘技都是不外传,不能让第三人知晓的。琪姐姐肯定是怕我们偷学了去,你说对吧婉儿姐姐?”
吕婉容倒掉盆里的水,放下盆在门口,一把拉住格云朵的手:“外面冷,到你屋说。告诉你,小七的本事可大了,对于针灸刺穴,都不在话下。
就不用说这小小的按摩、艾灸了。
以后,我跟小七商量一下,让她把按摩手法和怎么熏艾灸的法子传授给我们,这样她不在家的时候,我们也可以给夫君帮忙了。”
两女边说边笑的离开去格云朵的房间取暖暂且不说,单说小七。
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里准备,甚至还有些不服的心理,一头扎进里屋。
“夫君,我来了,让我……”
小七愣住了,满屋子艾叶的清香,夫君郑长生直挺挺的爬在床上,裸露着上半身,可裤子穿的好好的,哪里是她想象的场景哦……
郑长生露着的后背上红红的一片,分明就是揉捏的痕迹。
原来是在按摩、艾灸,小七深深的为自己想歪了婉儿姐姐和朵朵妹妹而内疚。
不过她随即释然。
“小七,你来的正好,婉儿和朵朵那两个笨女人怎么教都教不会,还是你来吧。按摩、艾灸可是你的长项。”
“嗯,后背都红了,这一看就是手法不对嘛!”
小七赶紧给自己错误的思想解围,来到床边坐了下来。
搓热了手掌心,轻轻的按了上去……
“舒服……”
~~
~~
“皇上突然下旨不允许各藩王回京给太子奔丧,你说这是何意?”小七一边给郑长生按摩,一边叨叨着从太子妃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我靠,老朱的反应这么快?
郑长生惊了一下,不过他立刻靠着强大的自控能力,又恢复了正常。
看来老朱也是想到了朱小四吧?要不然不会这么堤防的。
他心里暗暗的为朱小四捏了一把汗,“不是兄弟我不帮你,而是这件事太大,根本就不是兄弟我能玩的起的。
为了一家老小计,只能选择明哲保身,希望不要怪罪我。”
郑长生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了……
皇上自有皇上的用意,既然下了旨意不许他们回来,我想肯定是皇上在想着国内的大局。
这个节骨眼上藩王离位,无人管封地,是会出大乱子的,封地是需要皇子们坐镇的。
还有,你以后没事的话,多进宫陪陪皇后娘娘。
她老人家痛失爱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肯定很伤心很难过。
另外,她老人家知心得意的孩子又都远在封地就藩,不能回来。
你还算是皇后娘娘宠爱的,你不多陪她谁来陪她?”
小七:“嗯,夫君,我知道了。对了,锦衣卫你说了还算不算?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下的命令?”
郑长生一头雾水:“怎么了?”
“那些人也太过分了,一大早的就把前来吊唁太子殿下的大臣抓了好几个。都惊扰到太子妃了。”
郑长生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什么?抓了谁?”
小七被郑长生吓了一大跳,手捂着胸口嗔怒道:“你干嘛呀!吓死人家了。”
郑长生一把拉住小七的手,脸色严肃的有点吓人:“快说啊,抓的都是谁?”
小七:“人家也不认识,听说是刑部的几个大人。
那抓捕的场面着实吓人呢,不容分说堵了嘴,铁链锁上就带走了。”
“刑部?看来是没错了,皇上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郑长生惴惴不安起来。
“夫君,你怎么了?”小七看着脸色煞白的郑长生,抬手就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探试着。
“呃,我没事,放心好了。
记住,以后我跟锦衣卫没有关系了,不要什么事情都往你老公身上想。”
“那你的金牌还在?”一边说着,小七指了指仍在床头的老朱赐给他的那面锦衣卫指挥使的金牌。
郑长生一把拿起金牌,凝视了片刻:“若楠刚才拿着玩了,随手就扔在床头。看来,这面金牌我要上缴了。”
小七附和道:“既然不做锦衣卫的差事了,那这牌子留着也没用,还给父皇也好。免得生出乱子,人家往你的头上泼脏水。
今天就有不少命妇私下里议论你呢,看到我过来就赶紧收声,还以为人家没听到怎么的。
哼,她们竟然说你是父皇的走狗鹰犬,一辈子都入不了大雅之堂,就是一个在背地里使坏,阴沟里放冷箭的心狠手辣的人。
我当时真想撕烂她们的嘴。”
小七这火爆脾气还真是不好舞弄。
看着小七生气的样子,郑长生一把搂过如怀,狠狠的在她白嫩的面颊上香了一口“啵”的一声。
“家有辣妻夫不遭横祸,古人诚不我欺也!”
“去你的,人家就是看不惯别人非议你的不是。”小七娇嗔着,粉拳轻轻的捶了一下郑长生的健硕的胸膛。
就在两人浓情蜜意,有点要擦枪走火的时候,敲门声响了:“少爷,宫里的王公公来访。”
是小厮郑和的声音。
小厮郑和作为小七房里的下人,自然是熟悉府中所有情况。
当然王德用对于郑府的人说,也不是外人。
都是老熟人了,其实一般的对外传旨的宫里的太监,那到了被传旨人的府上,那是牛逼哄哄的。
稍微有点伺候不好,回去就给你打小报告,使坏。
是以,对于传旨的公公,无论是王公大臣,还是九卿六部大员,谁敢慢待?
可是在永和伯爵府上,貌似前来传旨的公公,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人敢挑刺。
尤其是御前大太监王德用,这在皇宫所有的太监中也算是顶尖的,出类拔萃的了吧。
但是来到郑府,从来都不摆架子,就算是按照顶级贵宾来接待,他也不让。
反而是客客气气的,从不拿大。
就拿今天来说,来永和伯爵府上传旨。
来到府门前,没有擅闯,也没有丝毫的拿捏架子。
而是通传后而进,进来后客客气气的对出来接待的吕婉容道:“郑夫人,皇上命咱家传旨给郑伯爷,还劳烦请郑伯爷出来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