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陈生闻言也没跟楚云争论什么。
鳳 亦
他不是不屑一顾。而是相信楚云所说的话,必定会实现。
这是陈生这些年来总结的经验。
也是楚云身上非常鲜明的个性。
把车开往市区后。
陈生很大方地邀请楚云吃宵夜。后者也没拒绝。
主仆二人找了一家大排档,酒水管够的那种。
楚云的内心很复杂,也很低落。
他喝了不少。
喝到连坐在椅子上,人都有些发飘。
“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憋着一口气。见到仇人却不能报仇,这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陈生灌了一杯酒,说道。“但我知道,你一定撑得住。这些年来,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妖魔鬼怪没经历过?我从没见过任何困难可以打倒你。可以让你楚云偃旗息鼓。”
说罢,陈生放下酒杯,当着楚云的面又点了一支烟:“区区一个李北牧,又算什么?”
楚云瞪了陈生一眼:“你倒是看的比我开。”
“不是看的开。而是你现在当局者迷。容易思想出问题。”陈生耸肩道。
“我只是有点苦闷。”楚云饮尽杯中酒,吐出口浊气。“就像你说的,明明杀父仇人就在面前,可我却拿他没办法。我是谁?我是楚云。楚家后人。我明明拥有如此强大的家世背景。不仅二叔牛,老妈更牛。”
“可我竟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那些牛气哄哄的后台。也一个个劝说我,让我不要过早的和他打交道。怕我吃亏,怕我身败名裂。”楚云眯眼说道。“这一切,让我感到很不痛快。”
“其实反过来说。这又何尝不是对你的一种保护呢?”陈生说道。“更是对你的认可。希望你不要过早的曝光。不要太早的泄露自己的底牌。毕竟,如果不是对你充满希望,又怎么会过分的保护你呢?”
陈生说道:“我相信,不论是楚老板还是你母亲,都已经把打败李北牧的重担,交托给你了。不是吗?”
楚云苦涩地笑了笑。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我楚云的任务。我也必须去完成。”
“喝完这杯酒。回去好好睡一觉。”陈生举杯道。“明天太阳出来,又是崭新的一天。先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好。凡事一步步来,总会走到你向往的那片天空。”
楚云笑了。
他觉得陈生跟自己相处久了。
某些方面跟自己竟有些类似了。
“来根烟?”陈生怂恿道。
“滚。”楚云一巴掌推开。“你想引诱老子犯罪?”
“这有什么。”陈生耸肩。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根烟。“我给阿离送宵夜去了。拜拜。”
主仆二人在大排档分手。
这孙子临走前也没给钱,最终还是狠狠地宰了楚云一笔。
最离谱的是,他俩除了喝酒,压根没点什么菜。反倒是给阿离带的宵夜,全是大龙虾,山珍海味。
狗男人。没一个嘴巴有把门的。吹起来就天花乱坠。实则一点不靠谱。
楚云买单后,坐车回家。
回到家中时,已经是后半夜。
英雄已经睡了。
顶梁则还在工作。
官路鸿途
书房内灯火通明,丝毫没有结束战斗的意思。
楚云见状,进厨房煮了一锅汤。先给顶梁送上一碗,笑道:“暖暖胃。别熬太深了。明儿你还得早起上班。”
“未来几天,我拒绝工作。”苏明月抬眸看了楚云一眼。“你想去哪儿玩?我陪你去散散心,过几天二人世界。”
“怎么忽然舍得离开英雄了?”楚云愣了愣,觉得事有蹊跷。
“二叔跟我说,你最近几天的心情可能不太好。”顶梁没有撒谎的习惯。
楚云问了。她就摊牌了。
也顺道把楚中堂给出卖了。
楚云撇嘴道:“倒也不至于心情不好。就是有点憋屈。”
“是谁惹了你吗?”苏明月很谦虚地说道。“我有能力帮你出头吗?”
“没有。”楚云摇摇头。握住顶梁的手心说道。“不过你提出去散散心倒是不错的选择。咱俩的确很久没过二人世界了。说说,你想去哪儿?”
“去哪儿都行。”苏明月说道。
“之前你不是说想去江南采风吗?就去江南吧。”楚云擅自做主道。
“好的。”苏明月喝完汤,起身道。“我去收拾一下行李,明天咱们一早就出发。”
楚云点头。也在苏明月的催促下去洗了个澡。
喝了一肚子酒,身上的味道也挺大。
楚云冲了个澡。抢先霸占了柔软的大床。
待得顶梁上来时,他已经把被窝捂热乎了。
二人相拥而眠。楚云的心情仍没能彻底恢复。
“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多问。”苏明月主动说道。“但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当一个倾听者。”
“没什么不能说的。”楚云吐出口浊气。“我今晚见了我的杀父仇人。”
苏明月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但她没有多问。
她不确定这件事对楚云的伤害有多大。
她也不确定自己该说什么,是宽慰,还是激励。
“但我暂时还没有能力报仇。”楚云口吻凝重地说道。“我需要不断地强大自己。强大到有资格站在他的面前。有资格向他发起挑战的那一天。我才有能力去报仇。去给我老子报仇雪恨。”
苏明月微微点头:“公公不会怪你。”
“但我有点怪我自己。”楚云说道。“当儿子的,连杀父之仇都报不了。我很不痛快。”
“婆婆对这件事的态度。我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可以缓解你内心的不痛快。”苏明月说道。“能害死公公的存在,必定是强大的,是无坚不摧的。连婆婆都将这份仇恨拉长了时间线。你给自己留一些时间去成长,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楚云闻言,轻轻握住顶梁的手心。呢喃道:“我知道你在宽慰我。”
“不。”苏明月摇头说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而在阐述这个事实的时候。
她甚至没有过问为什么婆婆这么多年都没有复仇成功。
以萧如是的强大。这世上又有什么仇人,是她没能力去报复的?
哪怕是李北牧,萧如是就真的没手段可以与他一战吗?
为什么。
这段恩怨可以一直延续到现在?
老妈究竟在盘算什么?
这其中,又究竟还隐藏着怎样的阴谋和内幕?
楚云陷入了沉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