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没有瞒着你的了。”李恒宇颇为无奈。
“你分明就有!”郭子衿得理不饶人,实际她也清楚,她也想不到李恒宇还能瞒着自己什么,可话虽如此,就冲他今天没少跟武清欢一起欺负自己这点,就不可能轻易饶恕!
本来还不清楚该怎么出这口恶气,谁知道他居然自己主动送上门,这郭子衿要是不抓住机会好好谋划一下,等事后她自己回想起来都会想打死自己。
“那你说怎么办。”李恒宇倒也光棍。都这么长时间了,他还能不知道郭子衿实际意思。
看上去是愤慨至极,一副受到多大委屈,绝对不能原谅他的模样,可实际上不就是为了多加点钱么。
李恒宇别的不多,钱还是不缺的,她想要什么都没问题。
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
果不其然,郭子衿就是在等这句话,听到立即就满意的点头。
但具体要加什么,她还真没想好,毕竟前两天才趁机又从李恒宇靠卖惨得来的要求还没兑现,现在再要这,还不知道等猴年马月才能轮到自己!
“额,我要,我要……”
就这样,郭子衿纠结地走了几十米路,终于是眼睛一亮。
送妳壹匹馬 三毛
“我要知道你还有没有东西瞒着我!”
“都说没有了。”
“不行,我不信!”
这回饶是李恒宇都不清楚郭子衿究竟是想干什么,但看她这狡黠窃喜、像是偷吃到蜜糖的小狐狸模样,又显然不大对劲。
“你要怎么才信?”
“我要你告诉我一件事的真相,我才相信。”
“什么事?”李恒宇看着她,略有些警惕。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想到什么,白白嫩嫩的脸蛋上不断有红晕浮现,仔细一看,居然比起那傍晚的夕阳还要娇艳动人。
“咳咳,”郭子衿清清嗓子,看眼前面还在说话,没有管后方的林落雪二人,又用余光瞥眼后面像幽灵般跟着自己的酆茔灵,伸出手,将李恒宇拽到自己跟前,盯着他平静如水的眸子,低声道。
“我要你告诉我,你有多、多……”话说一半,郭子衿难得面色越来越红,口中的话也越来越结巴。
“多?”李恒宇侧过头,眼中闪过一抹稀罕。
只见郭子衿满脸赤红,像个熟透的甜柿子,甚至就连黑发遮掩下那晶莹如玉的耳垂也变得格外滚烫。
她平日分明十分大方大胆,以至于都有些到肆意妄为的程度,但此刻若只看脸色神态,居然十分像被她无情调戏到羞怯的姚可馨!
“多,多喜欢……呀!”
她不依地低声喊了一句,随即松开抓着李恒宇手臂的手,别过脸,一阵深呼吸,在“完美女神”的作用下,脸上如霞的红晕快速消失。
紧接着,她用一种比起嗔怪,却更像是风情万种的撒娇般的眼神看眼李恒宇,也不再继续跟他说话,反而是一路小跑着来到姚可馨跟林落雪身边。
“小雪,小可馨,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啊,子衿姐,我在跟林落雪说上次和恒宇哥一起买的仓鼠呢!她们俩最近又吃胖了!也不去跑轮上锻炼,肉呼呼的,妈妈威胁她们说要是再胖下去,就要把她们都炖了吃!”
什么鬼?
后面突然被抛下的李恒宇眉头微皱,满心莫名其妙,他看着前面已经与姚可馨二人聊在一起的郭子衿的背影,不知道她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而身后,见郭子衿离去,酆茔灵眼神闪烁,默不作声的加快步伐,来到李恒宇另一侧与其同行。
等五人到旅馆,将提着的东西全部放下,并冲了个澡后出来,已经能够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甜的姜汤的味道。
可以想象得到,为了让武清欢能够更好的喝下去,孙长瑛绝对是没少往里面加糖,她应该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在为武清欢熬制的超甜美姜汤。
“小宇,你们回来了。”武清欢坐在餐桌旁,双手抱着个不小的洋瓷碗,正一小口一小口地边吹边喝。
“嗯。”李恒宇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在他眼里,武清欢分明就是没有到生理期,因为她身上并没有散发出独特的血腥味。
知道她情况的几人里,也就只有天真的姚可馨会被她骗到,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或者是武清欢生理期时间出现问题。
“你们等下,晚饭马上就好!”孙长瑛听到门口的话,连忙道,她手下还在有条不絮的切着土豆丝。
看到后,郭子衿连忙上前帮忙,索性她家厨房够大,就算几个人一起操作也不是问题。
等吃完饭,几位女生一起合力收拾完毕,恰巧遇到孙长瑛父母提着袋水产回来。
“爸妈,你们回来了?”
“东西我来处理吧,你们先吃饭。”
暧昧无限 明日也好
“刚做好的稀饭跟菜我都有剩着,还没凉,正好一吃。”孙长瑛一边说着,一边从父母手里接过东西,直接将其倒在自己厨房的大水盆里养着。
接下来,他们打算接着之前晚上的内容,继续讲恐怖故事。
虽然郭子衿等人的目的已经达到,前几天讲故事时还发生过孙长玲意外出现的事情,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挡住几人旺盛的兴致。
再加上当初郭子衿为增加真实性,可是把这活动说是他们社团的惯例,在孙长瑛正式参加前,也举办了好几次,现在若突然取消也不太好。
最重要的是,几人也从中获得不少乐趣,商量后,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便当做项娱乐活动一直保留下来了。
傾聽歲月逝去的聲音 姈媤
可是,孙长瑛父母这次回来,显然是有事情要讲。
她父亲还好,但她母亲脸上,却能明显看出欲言又止的神色。这神态不止是针对武清欢,甚至还包括他们的女儿孙长瑛在内。
“好,待会再吃,现在有点事。”她父亲答应声,随后便集中注意力望向武清欢。
“武小姐,我跟瑛子她妈有点事想问下你,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闻言,武清欢神色一动,从两人出现后便在不动声色观察的她大致猜到些什么,当即就痛快地答应下来。
“好。”
“小宇,小子衿,你们先玩,我结束后就过去。”
这边郭子衿也不是傻子,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的她摇摇头,“没事,我们先去房间,一会你完了过来找我们,咱们再开始吧。”
说完,她便招呼着其他几人转身上楼。
自从回到旅馆后,郭子衿便能若无其事的跟李恒宇说话,好像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就连前不久还死命纠缠的条件,现在也绝口不提。
此刻,跟着李恒宇一行人一同上楼去的孙长瑛还不知道自己父母已经发现她私自寻找孙长玲会面的事,更不清楚接下来他们几人之间的谈话会对自己以及自己一家产生多大影响。
而其余几人中,刻意走到队伍末端,同时好奇心也是最旺盛的林落雪在临离去前,没忍住又朝厨房看了一眼。多亏孙长瑛父母的出现,才得以让她回想起自己之前差点忘记的事。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楼梯处,趁着还没等上楼进入房间,林落雪看看几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对姚可馨小声开口道,“那个,能不能陪我去下洗手间,待会大家都在房间,我有点不好意思上厕所。”
姚可馨看看她,一下就明白过来。
李恒宇、郭子衿、酆茔灵这几人,个个都耳聪目明,再加上屋子里卧室与厕所之间隔音效果也不是特别好,说不定就会被听见。
她也还记得前几次几乎每天晚上举办这种活动前,林落雪都会抽空去趟卫生间,不然到半途再去,就好像看电影看到一半,却被打断一样,难免有些遗憾。
“好。”她立即答应下来,女生之间,就算有人实际并不想上厕所,但只要好闺蜜开口让陪着,基本上也会跟过去。
“子衿姐,我跟林落雪去下卫生间,待会再上去。”
“好。”郭子衿也没多想,林落雪性格相对她们害羞内敛得多,想的也复杂,所以不愿意在一群人面前用李恒宇房间内的卫生间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
见自己计划得逞,林落雪长舒一口气,她牵着姚可馨的手,转身便向着一楼的公共卫生间走去。
“谢谢你,姚可馨,不然我一个人还有点害怕,前几天清欢姐讲的厕所的故事,真的是朝吓人。”
“没事,咱们一起就不害怕了。”姚可馨朝她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天真灿烂的模样倒是让心怀不轨的林落雪稍微有些内疚。
一楼卫生间距离楼梯并不算很远,所以很快便到了。
她先是进去解决掉自身问题后,估摸李恒宇几人已经回到他房间,便趁着出来洗手的功夫,装作随意闲聊对外面一墙之隔等待的姚可馨问道。
“也不知道孙长瑛父母想要跟清欢姐谈什么,居然这么着急,一回来就说。”
闻言,姚可馨摇摇头。“不太清楚,不过,应该跟孙长玲姐姐有很大关系。”
“他们都是好人,为了女儿,什么事都愿意做。”
“是啊,可惜世事无常,”林落雪关掉水龙头,随意甩了甩手上的水。她跟姚可馨不一样,过的没那么精致,往日里也基本都是这么就过去了,不会专门拿手帕或纸巾之类的东西擦拭。
“对了,姚可馨,我突然想到,昨天清欢姐说孙长玲可能会杀人的时候,你好像并不是很惊讶啊?”
“我当时听清欢姐那意思,还以为孙长玲杀过不少人,会很危险,没想到最后她是靠动物来平息自己作为鬼的怨念与冲动。”
“嗯,因为,”姚可馨话语间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能够感受到,孙长玲姐姐身上并没有那种令人身体发寒的感觉。”
“不对,她也有,只不过是鬼怪独有会让靠近者浑身阴寒的诡异感觉,而不是那种杀人后阴冷肃杀的感觉。”
她似乎也有点说不清楚,表达的很是模糊不清,但林落雪依然从中提取到某个关键信息,她走出卫生间,一眼便看到站在门口一脸纠结的姚可馨。
“难道你可以区分杀气吗?”林落雪来到她面前,惊异地盯着她看。
当然,杀气什么也都是她自己按照经验推测出来的东西,据她看动漫所知,刽子手或屠夫之类的职业因为经常杀生,久而久之,生灵的怨念会附着在他们身上,在面对普通人或者是鬼魂之类的东西时,便会产生极大的震慑作用。
其效果,主要表现为恐惧、战栗以及阴寒等。
蓝领教皇
不止如此,就连杀生的器具时间长了以后,也会有类似的能力,老人常说,这种器具能够威慑鬼怪。
“杀气?”姚可馨看上去有些懵懂,显然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是种很厉害的东西,杀生极多的人一眼瞪过去,甚至能够把胆子小的人吓死!”
“就好像是精神威慑一样,只不过没它效果明显。”
“也有点像老鼠见到猫,心底会不自觉害怕的那种感觉。”她努力解释,试图让姚可馨明白。
“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说到这,姚可馨看眼林落雪,显然很是犹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能不能说。
“怎么了?”林落雪注意到这点。
“有不方便说的吗?”
“没,”她抿着嘴唇,看眼林落雪,似乎有些恍然,随后便终于下定决心。
“我,我跟你说,但你千万不要告诉跟别人说。”
“好!”林落雪心底一喜,她拍着胸脯答应下来。
听到回复,姚可馨先是朝周围看看,发现确实是没什么人在,这才低声缓慢地对林落雪开口讲道:“最开始,我是从清欢姐身上发现的。”
“那次是她消失很久回来后我才在她身上感受到的。还记得是一种极其森寒、令人害怕、似乎只要看一眼,就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浑身止不住打颤的感觉。”
“就好像,清欢姐随时随地都可能对周围任何人出手,并毫不留情地结束掉他们性命一样!”
“据叔叔阿姨说,她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我们,这才主动去很远很远的地方锻炼回来。”
“当时我不清楚清欢姐究竟去了哪里,只知道,那绝对是很危险很危险的地方,因为重新见到她以后,我发现她精神绷得很紧,似乎周围都是危险,一片叶子,一只蚂蚁都可能会伤害到她,而这样的状态,一直过了一个月才慢慢缓解下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