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这天晚上,狩猎队一边吃着烤肉,林朔顺便给自家八哥定了一门亲事。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鸟,林小八如今,也算是妻妾成群了。
狄兰体内的林小九,那是林小八的原配,孩子都替它生了一个了,可惜互相见不着面。
致命火焰 易昕
另外有一只海鸥,是林小八的二夫人,同时也是林小十养母。
这只鸟其实也算聪明,但跟小八父子比不了,据说慢慢地就过不到一块儿去了。
林朔从西王母那儿回来之后就没看到过它,听说是天性使然,飞回东南沿海去了。
弹道无痕 严七官
林小八这趟带着林小十满世界到处飞,林朔其实心里有数,这是林小八在替自己儿子找媳妇呢。
毕竟山阎王林小九是小八的老婆,以后再替小十生孩子,这就不像话了。
这回巨兽山脉之行,碰上了大鹏姐,那林家黑凤繁衍的事儿,就算暂时解决了,林朔心里头很高兴。
当然结婚这个事儿,无论在哪儿都是终身大事,牵一发而动全身。
“我这儿呢,有三十个山头的地盘,这是我这么年多南征北战,在这强手如林的巨兽帝国之中打下来的公国,来之不易。我跟你兄弟成亲可以,可这儿的基业不能扔下不管。”大鹏姐站在营地中央,对林朔说道,“你兄弟既然已经改名叫大鹏哥了,在我们巨兽帝国,大哥不是随便能叫的,必须要有地盘。所以它得来我这儿入赘,我这个公爵之位给它,它才算名副其实。”
我可以无限升级 针虾
林朔一听这话是眼前一黑,心想这只鸟未免也太灵了。
搞半天,给小八改名这事儿,人家不是平白无故那么说的,而是有让林小八入赘的意图在里面。
猎门总魁首嘬了个牙花子,瞟了一旁的米亚女公爵阿尔忒弥斯一眼,说道:“你们大西洲的雌性生物,家族事业心都这么强吗?”
阿尔忒弥斯一下就听懂了,这是指桑骂槐呢,一下子凤目圆睁:“女人的家族事业,最后还不是便宜了你们男人?”
“就是。”苗成云说道,“林朔你不能这么说话,这都是为了孩子。”
“还是这位大哥讲理。”大鹏姐看了苗成云一眼,眼中有赞许之色,随后对林朔说道,“我孤身一鸟这么多年了,也想找一个如意郎君共渡余生,既然你家里有合适的,那我自然不会矫情。
只是成家立业这是一套的,我以后的老公是你兄弟,你们这辈兄弟俩不分家可以,那我们的下一代呢,总得置办些产业吧?
我这儿三十个山头,就算以后我不管了,那也得我和它孩子继承,这是家族产业。
这个事情要是不说明白,那这门亲事我就推了,宁可孤身一鸟一辈子。”
“嚯。”林朔挠了挠头,这事儿一时三刻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因为林小八是他兄弟,这个天地可鉴,这么多年感情在里面。
可实际上,林家黑凤是林家的豢灵,也就是战宠。
以后林小八就算跟大鹏姐有了后代,那也是林家黑凤,跟林家传人是绑在一块儿的,不可能分家。
这话要是直接说出来,林朔心里有数,这婚事兴许就要黄了。
大鹏姐在这儿是有头有脸的,堂堂一个女公爵,自我身份认同那是很高的。
让它的后辈子孙以后代代成为林家的战宠,这事儿不能明说,搞不好就鸡飞蛋打。
于是林朔这就僵住了,心里在寻思应该怎么措辞。
一旁的阿尔忒弥斯看不下去了,出谋划策道:“这还不简单嘛,既然男方有产业,女方也有产业,那多生几个孩子分别继承不就好了吗?”
“对对对。”苗成云点点头,指了指林朔,“你们家不就这么干的嘛,我小师妹的孩子不就姓苏吗?还有狄兰的孩子,以后不得是北欧女王吗?一样的道理,小八和大鹏姐以后多生几个,在几个孩子里找个合适的继承这儿的山头。”
苏冬冬翻了翻白眼,对阿尔忒弥斯说道:“你就是这么打算的对吧?”
“我说大鹏姐的事儿,你提我干嘛。”阿尔忒弥斯低下头去,轻声抗议道。
当局者迷,林朔一听这个主意,心里一下就豁然开朗了。
没错,以后小八和大鹏姐的孩子,就分两拨,一拨在林家继续做黑凤,另一拨就在大西洲当山大王。
这叫重建野外种群,短时间看不到什么好处,可长远来看是好的。
当然一公一母两只鸟想办到这个事情有难度,因为基因库太小。
不过没事,让狄兰和杨拓他们多帮忙,可以人工干预,用基因编辑的方式扩充基因库。
如今有了一对种鸟,这事儿的难度至少比只有一对父子小多了。
一念及此,猎门总魁首点了点头:“大鹏姐,你说得没错,不过入赘这事儿吧,我不能替我兄弟拿主意,答不答应那是它的事儿。所以我觉得,你们先见上一面,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林朔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男人心里不由得直挑大拇哥。
不愧是猎门总魁首,太损了。
林家这位八爷,别的事儿灵不灵那得看它心情,可要说泡妞,那是当今一绝。
就没听说过八爷泡妞有失手的时候,那是飞到哪儿祸害到哪儿。
这只大鹏姐,看上去也非常聪明,智慧应该不在八爷之下,可有一点吃亏,它是雌的。
但凡是雌鸟,就没有八爷搞不定的。
所以林朔这句话,看似极为合理,其实包藏祸心,这是要把大鹏姐往沟里带。
大鹏姐再聪明,也不了解小八的情况,一听林朔这么说,还觉得挺在理的,同时,它也听出林朔对小八很尊重。
这个细节,让它觉得很舒服,说明面前这个人类,对自己这种异种飞禽没什么偏见。
“那行,我就先叫你一声哥。”大鹏姐点点头,“要是那只浑鸟不答应跟我成亲,那咱再另论。”
“弟妹敞亮。”林朔赶紧赞道,“我就喜欢你这种办事痛快的。”
“那什么。”大鹏姐微微低头,声音又娇羞起来,“它现在在哪儿呢?”
林朔实话实说道:“我也不知道,它这会儿正满世界到处飞呢,根据之前的约定,到了今年夏天,会回到家里来。”
“现在已经五月份了,那没几个月呀。”大鹏姐说道。
“可不是嘛。”林朔笑了笑。
“那你家在哪儿呢?”大鹏姐又问道。
“我家在昆仑山,就在这儿的正东面,以弟妹的速度,飞过去也就三四天的事儿。”林朔说道,“不过我兄弟跟我很亲近,它最近可能会来找我,所以我建议,大鹏姐就在跟在我身边,万一能提前碰上呢,反正到了夏天,我这儿买卖做完也回家了,弟妹跟我一块儿回去也一样。”
林朔这番话说出来,苗成云在一旁是直翻白眼。
诡公交
在精通话术的苗校长眼里,这番话拐带的意图就太明显了。而且有些强人所难,人家在这儿是有地盘的,怎么可能跟着你这个今晚刚认识的人类到处跑嘛。
于是苗成云就盯着大鹏姐看,想看到林朔吃瘪。
结果大鹏姐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挥了挥翅膀:“大狰,小猴儿,你们过来。”
大狰哥和小黄这一大一小两头异种,这会儿就在旁边,一听这话赶紧凑过来,继续把脑袋贴在地上。
大鹏姐在它们面前踱来踱去,吩咐道:“你们也听见了,大鹏姐我要出去相个亲。
这事儿你们得体谅,我这个品种在巨兽帝国只剩下我这只了,要找个相好的不容易。
我这要是一走,长则一年短则三个月,这三十个山头不能没人管。
大狰,你跟我南征北战这么多年,我信得过你。
我这块地盘,就暂时委托给你了。
以后你巡山,连我这块地盘一块儿巡,谁要是寻衅滋事,你替我收拾它们。
还有小猴儿,你平时就在我地盘待着,有什么事儿你压不住的话,就去找大狰帮忙。”
大狰和小黄两人听着,然后都眼泪汪汪的,似是舍不得。
“瞧你们这出息。”大鹏姐说道,“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哭什么呀?怪丧气的。”
说完这句话大鹏姐再一指小黄:“小猴儿,你现在先回大狰地盘里,给我调头白骆驼过来。”
小黄愣了一下,然后一指营地边上白骆驼死尸,意思是这儿有现成的,本来就是大狰哥打算孝敬您的。
“蠢货。我要死的干嘛?”大鹏姐说道,“我要活的,白骆驼能负重,我让它替大狰驮着这些货物。明天一早,我跟他们走,你们就别跟着了,替我好好看家,明白了吗?”
小黄一听点点头,很快,“歘”一下就没影了。
苗成云愣了一会儿,脸色垮了。
林朔在一旁还给他伤口上撒盐:“这只猴儿,看样子是跟苗家没缘分了。”
“闭嘴。”苗成云脸上肌肉抖了抖。
许家猫女初长成
“没事儿。”林朔安慰道,“正好白兄最近有些想家了,你这么喜欢猴儿,我可以让它去婆罗洲住一阵子。”
“滚蛋。”苗成云一脸嫌弃,“它一天吃多少,我那点零花钱,怎么可能养得起它?”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