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辽东平原土地肥沃,水网纵横,无旱涝之灾,经过几年的发展,已是大隋王朝的产粮重要,其潜在价值终为天下所知,加上长白山上各种珍贵药材遍布,一些嗅觉敏锐的商人纷纷前来这里寻找商机。农业、商业相继兴起,使辽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商业的繁荣,带动了很多地方兴盛了起来,尤其是一些大河的入海口,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比如说白狼水入海口,由于靠近大海,所以被人们称之为望海屯。原先它只是白狼水泥沙冲积而成的伸入渤海之中的沙洲,杳无人烟,直到杨广远征高句丽之年,才为朝廷所用,不过望海屯在当初也只是工部的造船所而已。但随着辽东农业暴发,占了水陆之便的望海屯慢慢热闹了起来,人口的聚焦,促使朝廷以此为中心,设立了望海县,人口已近五万户,一部分人家造船为生的工匠,另一部分是务农百姓;还有一部分是经营粮食的商人,他们从各地百姓手中买来粮食,然后卖给等候在此的南方粮商,赚取微薄的差价,还有一些人,则是专门跑船的船员以及他们的家眷。
望海城是这个已经成为上县的新县之首,欣欣向荣、文风鼎盛是它的主题,但就在不足县城十里之遥的望海镇码头,却是阳光也照不到的阴暗之所、法外之地。
这座由水运兴盛而兴起的城镇,常年保持数万名青壮的人口之数,青壮数量之多,便是一些小县加起来也不足。
这里,朝廷只派税官和税丁入驻于市署,暂时还没有维护治安的郡兵。
也因此,无法无天就是望海镇的律法,弱肉强食就是望海镇的法则、打架斗殴就是望海镇的日常。
也许是地方官府认为,让这里的人在弱肉强食中优胜劣汰就是最好的规则,这样就使人潮络绎不绝、来来去去的望海镇形成一套自己的法则,然后经由这套远比朝廷律法还要严峻的法则强力约束,终使望海镇成为一个个行之有效的高效团体,这样就能维护镇外的和平。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也使望海镇的一切都由这里的人自行解决。
这不是遭到遗弃的法外之地,而是当地官府划出来的斗兽场。
只不过,望海镇有个地下势力不敢招惹禁忌,那就是英雄楼,它的背景是皇帝、是军方;在任何一个地方,英雄楼都代表着绝对安全,这也使它在任何一个地方都生意兴隆。
殺 豬 刀
是夜!望海镇下起了毛毛细雨,英雄楼客舍上的乔师望默默地望着远方的码头,点点火把多如繁星,仔细观之,可以看到一片忙碌的景象。
客舍院里开着一丛丛山茶花,叶片深绿,如皮革般厚实,狭圆的叶片被雨水淋湿,灯光照得莹莹生辉,锯齿般的叶片边缘微微泛着一抹白。一朵朵红花耀眼夺目,晶莹油润,仿佛涂上一层蜡,给人一种透明的质感。
杯状、壶状、碗状花朵娇艳多姿,秀丽雅致,就像美丽的少女一样动人。
乔师望是冯翊郡人士,是关陇贵族群中不入流的小世家,受到李秀宁忽悠,反了大隋,结果李秀宁和亲给了杨侗,当了隋朝亲王的小老婆,这支由李秀宁一手带出的军队惨遭李渊肢解,一个个盗贼出身的将领全被打发去看门,乔师望也是在那时,跟着何潘仁镇守蒲津关,后来何潘仁被扮着商人的沈光生擒,他在唐朝郁郁不得志,索性带着大部队降了大隋,于是乔师望也稀里糊涂的从叛军成了朝廷之兵,那时候天天有军务司的人去给他们洗脑,结果一洗之下,乔师望也成了军务司的人,然后他又去洗别人的洗脑,别人如何他不知道,反正本人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洗下去,把自己陷得越深,结果成了杨侗最忠实的门徒。
在军中任职一年之后,朝廷地盘暴涨,处于无人可用困境的杨侗便打起了军务司的主意,鼓励他们弃武从政,乔师望是第一批响应号召的人,并得到英明神武的圣武大帝亲自接见和鼓励,激动得眼泪汪汪,跑去极弱极贫极复杂的伊吾郡当两年郡御,因为表现出色;又一次得到圣武大帝接见褒奖,又激动得眼泪汪汪的当了御部郎中之职。
如今乔师望是刘燕客的两大助手之一,在他们进入双辽郡之后,几人便分头行事,他带着几名部属随从负责调查双辽郡南部,这其中,身为双辽郡重要之地的望海镇码头便是重中之重,只要弄清楚矗立在白狼水滨的各大仓库的主人、仓内之物、出入船只,便能取到破局之证。
乔师望到了望海县境便偃旗息鼓,同刘燕客一样,他也想用微服私访的办法先对这边加以调查。
这倒不是心有灵犀,实是刑部、御部、大理寺的官员天生就与其他官员不对付,是相互对立角色,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算不是查办当地官员,当地官员也会视作洪水猛兽、戒备重重,同为官员的朋友也因此会跟他们和和气气、无声无息的绝交。
这种事遇多了,所以刑部、御部、大理寺官员到地方上查办案件的时候,几乎无一例外都会选择微服私访,虽然侧面打探到的消息有道听途说之嫌,很难作为确凿实据来办案,但多少要比地方官员的汇报解释客观一些,甚至还能以之作为案件的突破口,所以微服私访也算是兼听则明的好办法。
乔师望虽然扮作商客,‘悄无声息’地住进了望海镇,一行人安顿下来以来;他容貌方正,温文尔雅,言谈之间很有一股谦逊温和的气质,令人容易心生好感,而且他是冯翊郡人士,不仅有武艺在身,脾性里还有军人的豪迈气质;入住望海镇后,便以自身特有的豪气、健谈、大方,结识了一些常年往返于望海镇的商人,也认识了一些力丁,当他把‘忆苦思甜’之类的洗脑良方套用,很快就与这些憨厚的底层人士称兄道弟。
在与这些人的闲谈当中,乔师望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像望海镇这种弱肉强食的法外之地,一般会打打杀杀的形成几个实力均衡的大势力,每个势力下面又有一帮小势力追随;由于实力相差不大,所以每逢利益纠葛之时,往往是先礼后兵,实在解决不了下才会武力解决,这是为免二虎相争,白白便宜第三、第四方,这种均衡的存在也符合地方官府的利益,一般不会插手他们的争斗,若是某个人想要一统‘天下’,官府是绝对不不允许的,甚至会出动官方力量将其打压下去。
望海镇五大势力并存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很符合法外之地的规则;然而他打探到了一个不寻常的消息——那就是五大势力太好斗了,隔三岔五便会干上一场大架,并且不是小盟对干,而是彼此都在打着,搞得好像谁也容不下谁似的。
这就不合规则了,毕竟大家立足在此,都是为了钱财,即便有纷争,但打着打着终究会形成一个个表面上的联盟,可这里显然不是。
怀抱 一凡风雨
四天前正巧遇到以范姜、陆燕为首的两个势力发生争执,谈判解决不了,双方最后约好晚上在镇郊干架,以武力决出雌雄。
这种架,一般不许闲杂人等观看,否则被杀了也是活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别人约架,无外人观看的规则。但乔师望却不在此例,他和三人随从悄悄去蹲点,发现这些人玩命的打,但他们并非打乱仗,而是以军阵之势在搏斗,相互之间配合默契,跟军队对决毫无区别,最终陆燕的兵赢了这场决战,败了的范姜给了他一本册子,双方就散了。
这让乔师望大感惊奇,正常来说,占有绝对优势的陆燕应该捅范姜一刀,使其势力陷入群龙无首的困境,然后再联合另外三家瓜分范姜的产业,但陆燕没有。
好吧。
这或许是望海镇的规则。
到了前天清晨,他便听人说,范姜输了三条海船、两座仓库、一栋青楼。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想到前天又有人约架。
却是另一方势力成侯约陆燕干架,结果成侯的兵也以军阵之势去打,然而打下来的结果是成侯输了三条海船、两座仓库、一栋青楼。
到昨天,良乡为首的势力,又约了陆燕打,还是输了三条海船、两个仓库、一栋青楼。
今天,是元钦和陆燕打,又输了。
也就是说,连胜四场的陆燕赢了十二条海船、八座仓库、四栋青楼。
但乔师望发现连战四场的陆燕军也打得相当惨烈,在他和良乡打的时候,已经用上了伤兵,到今天的时候,凡是能动的都用上了,结果赢得相当惨。
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范姜、成侯、元钦、良乡竟然没有趁他病要他命。而是自己打起来了,据说是范姜明天和成侯打。这给乔师望的感觉是他们要决出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
果真是这样的话。
背后明显是有一个人、或一方势力在掌控着这五支势力,否则的话,这些过着刀子舔血的汉子,哪会这么文明?
也许是地方官员,也许是未知势力。
慢慢地,他又从这五个首领的名字悟出了一个惊人的猜测。
范姜、陆燕、良乡、成侯、元钦代表着五个与范阳卢氏息息相关的符号。
卢氏原姓姜,范姜,有可能代指范卢,范阳卢氏。
陆燕通卢燕,可以解为燕地之卢氏。
良乡,是卢氏先祖卢植的封号——良乡伯。
成侯,则是卢植幼子卢毓的谥号。
元钦,则与卢毓的儿子卢钦有关,此人死后谥号为“元”,谥、名一合,便成了‘元钦’。
范阳卢氏家族世居涿郡,因涿县属范阳郡管辖,士族称郡望,故得名“范阳卢氏”,涿郡原为燕国之涿邑,在春秋战国时代便是“富冠海内”的天下名都之一,这里一马平川,良田沃野,是有名的膏腴之地,荆轲刺秦王时献的燕国“督亢”地图就位于这一带。范阳卢氏在这里世代耕读,子子孙孙繁衍生息,成为举世闻名的望族。
他们自汉末魏晋以来,便是幽州、辽东无冕之王,直到隋朝出现了卢明月这个直接造反的反贼,受到一定牵连的卢氏势力略减,却依旧稳坐在北方第一家的位置上,可卢明月不争气,哪怕有卢氏暗中支持的武器装备、钱粮奴仆,可他盛极一时之后,败得太过彻底,远遁南方,与他争锋的各支反王便对卢氏庄园下手,而这时候的卢氏因为支持卢明月而陷入一个衰弱期,因此被杀得荡然无存。
当然,“荡然无存”只是卢氏表面上的实力,并不代表卢氏彻底完蛋。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卢氏经营幽州千多年,在这里的影响力,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得到。只是为了避开乱世风头,活下来的卢氏子弟都由当地无所不在的势力隐入地下。想让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千年士族彻底毁灭,绝非数十年之功。而以朝廷现行政策,卢氏至少在本朝是龟缩到底了。
由此及彼,乔师望又想到柳城卢县令、望海崔县令,从这两人间的姓氏,敏锐的察觉到某种关联。他不知道这场风浪究竟会有多大,却知道一定不会太小,不过不管怎样,都有必要上报朝廷。
只是……
一想到迟迟没有露面的正使刘燕客,乔师望眉头不禁深锁,心中大感不愤。
虽已弃武修文,但乔师望始终怀念自己短暂的军旅生涯,也始终以军人的风骨来要求自己,以军纪严于律己,为人处事也是如此。可他的上司,却在办案期间跟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勾三搭四,这不仅让他看不顺眼,还相当担心,生怕因此而坏了大事,怎么向圣上、向朝廷交差?但是刘燕客却沉溺其中,而无法自拔,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向圣上说明情况,以铁一般的军纪来要求三法官员,早已制止这种不良风气,若不然,以后他们还没到达目的地,说不定行程已被地方官员知道得一清二楚,这如何破得了案?
更何况,执法队伍都如此散漫,岂能以身作则,镇压宵小?
不行。
必须得让圣上知道。
念头及此,乔师望仿佛又恢复了政委的身份,充满了激昂的斗志,不过以前是抓军纪,这一回,他打算抓官员见习。
“夺,夺夺!夺夺夺,夺!”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这是随从的暗号。
“谁?”虽然暗号是对的,但乔师望不敢大意,那把看似饰品,实乃是杀人利器的横刀,被他放到了瞬间可以出鞘伤人的距离。
“使君,是我。”这是随从胡民的声音。
“进来。”乔师望坐正身子,
门开了,胡民快步而入,其后跟着一名风尘仆仆、相貌堂堂的年轻汉子。
乔师望双眼为之一亮,起身拱手:“薛将军。”
来人正是薛万备,作为杨侗的亲信大将军,认识他的人不少。
这其中就包括乔师望。
乔师望是知道朝廷会有人与他们汇合,但想不到是在东郡抗洪的薛万备。
“乔郎中。”薛万备还了一礼,他是看了刘燕客、乔师望分别留在驿站里的信,便一路找到了这里。
“薛将军,你不是在东郡抗洪么?”待薛万备坐下,乔师望将胡民打发了出去,为薛万备斟了一杯茶。
薛万备喝了一口茶,苦笑道:“这轰轰烈烈的查粮案,便是我们惹出来的。”
风尘仆仆的薛万备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啊?”乔师望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薛万备。
这些仓鼠太嚣张了吧!不仅想出了挖地道的办法,还盗走了两百多万石粮食?这得多么的贪婪啊。
待他消化完这个惊人的消息,薛万备问道:“这个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乔师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么说来,七宗五姓都有参与了?”
“正是。”薛万备将一封信递给了他,说道:“这是朝廷给我的急件,七宗五姓皆有参与,仅这几年时间,就倒卖无数违禁之物给突厥、高句丽、百济等国,乱世之中,更是多不计数,而且他们还成立了一个‘春秋堂’在暗中行事。”
一目十行的看过书信,乔师望面色阴沉,咬牙切齿的说道:“什么狗屁千年士族、名门高第?简直就是一帮里通外国的乱臣贼子!”
可恶。
越想,乔师望就越不是滋味。
圣上带着将士们出生入死,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了大隋的安宁,而这一帮高高在上的家伙,却不断将威胁到大隋、威胁到将士们安全的违禁之物卖给敌国,不断在暗地里捅刀子,这种感觉,实在让人不太好受。
薛万备冷笑道:“盛世谋权、乱世谋财,是他们一惯的伎俩,这不很正常吗?”
“薛将军,这个望海镇的几方势力,很不寻常,他们行事之风,完全不像地方上的地痞流氓,跟军队几无二致。经过分析,我有八成把握这是卢氏的一个据点,这里的所有势力都听从卢氏的号令,甚至这几个势力的首领,恐怕都是卢氏子弟。”乔师望也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以及根据“范姜”、“陆燕”、“良乡”、“成侯”、“元钦”推断出来的事情通通都说了一遍。
“是不是卢氏,我也不好说,不过从这五个势力的处事方式来看,肯定是不正常的存在。”薛万备笑着说道:“毕竟‘趁你病要你命’是地方恶霸的生存法则,自古以来,哪有这么讲规矩的地方恶霸?”
“我也是这么想的。”乔师望也是笑了起来,问道:“我们要不要去跟刘少卿汇合?”
薛万备一听这话,脸都黑了,怒道:“休说那混蛋东西,幸好我没有与他见面。”
“这是为何?”
“那混乱已经跟柳城县令卢茂之混到一块去了,是否投敌,我们无法下定断,但他公然露面,并与地方官吏打成一片,这就说明他是一个变数,就目前而言,他已经不可信了。”
“薛将军,不是我背后说人坏事,落井下石,而是刘少卿实在,实在有些轻浮……”乔师望觉得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于是便将刘燕客的“艳遇”说了。
沉默半晌。
薛万备说道:“我会让人密切关注此人,倒要看他是真投敌,还是打入敌人内部,了解更多内幕。”
乔师望又说道:“薛将军,我偷偷看了望海镇这几个势力,发现这些人不仅以军阵之势对打,且都是真打,打得十分残酷;从他们异于地痞流氓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受人控制,我认为他们之所以天天打,一是掩人耳目,二是训练强兵。这些人十分凶悍,若是给他们武器装备,战力不亚于正规的军队,若是光靠郡兵恐怕不能一战而定。”
“不要紧,圣上已授命第四军,让他们秘密分批南下,区区望海镇的私军,不异于螳臂当车。”
“如此就好。”
乔师望松了口气,又说道:“我们要不要向圣上汇报?”
“不必了!御部刘尚书已经受命统筹全局,军事行动则归家兄负责,我们的任务是挖掘更多、更深的不法分子,以便军队一网打尽。”说到这里,薛万备又问道:“乔郎中,你有没有其他计划?”
“就目前来说,望海镇五大势力可以定为敌人,接下来,我打算去辽水入海口的营口县看看,说不定那又是另一个望海镇。”乔师望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我看这样好了。”
薛万备说道:“官场上的事情我不懂,也不知从何查起,这些就继续由你负责…至于营口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势力几乎都浮于表面,由我负责好了…”
“行。”乔师望应了下来,“那这里怎么办?”
“我会让人继续监视这五大势力,我军斥候这擅长做这种事情了。”
“这我知道。”乔师望笑了起来,自豪道:“我以前也是一个兵。”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