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在齐腰深的雪地里跋涉不是件容易事,但他好歹能稳步前进。先前的冰河把他折磨了个够,他每走一步,就会在寒风中往后滑三步。更别提埋在雪里的岩石和树枝了。尤利尔不禁怀念起去冰地领时的坐骑了。只要小心使用『灵视』,他甚至不担心马儿在路上绊倒。
他总算穿过树林,找到一处平整的空地。作为密林间难得一见的空旷地带,猎人和冒险者们当然不会放过。学徒是后来者。一间造型颇具创意的木屋坐落在两棵杉树上,依靠绳索和藤蔓形成通道。
不管它看起来有多脆弱,总比在外面受冻强得多。尤利尔记得莫尔图斯临近热土丘陵,后者在伊士曼几乎属于热带。这么大的雪他只在四叶城和冰地领见识过。就连和约克追踪车轮帮时,他们遇到的也是晴天。这鬼地方究竟是哪儿?他攥紧手中的徽章,思量是否要立刻回去。
“谁在那儿?”某人警惕地发问。这是个不寻常的主人家,尽管对方有意隐藏自己,尤利尔还是发现得很轻易。在神秘的感知中,此人的火种比天上的月亮还显眼。
“需要帮助的路人。”他抬头高声回答,雪花灌进嘴里。“我是个修士,不伤害别人。”
“那得看是什么神的修士。”木屋的主人没放松警惕。“邪神免谈,奥雷尼亚的露西亚也不行。这两种人和土匪没两样。”
“盖亚。愿祂保佑你,先生。”
绳梯垂落在学徒面前,眨眼间被风吹上了天。尤利尔好容易抓住它,爬进温暖的木屋里。一个长耳朵的神秘生物在里面全副武装地等着他,见他上来,迅速收回绳梯。
“盖亚慈悲。我发誓,下次出门一定挑个好时候。”学徒抖掉肩上的雪花。“低温比土匪的刀子厉害多了。”
主人家赞同地点点头,但没放下手里的十字弩。“有道理。不过盖亚修士来这儿干嘛?”
“说实话,先生,我对自然灾害擅自给我更改的目的地全无了解。这是哪儿?”
“你的意思是,你迷路了?”
“都怪大雪。”
精灵盯着他半晌,接受了这个解释。“也对。正常人去堡城可不会走这条路。”
“堡城?”尤利尔卡住了,“阿兰沃的堡城?”
“对。”主人说,“很不幸,你越过了边境。”
阿兰沃。这里不是奥雷尼亚。尤利尔觉得脑子都被冻僵了。他正身处那个消失在千年前的精灵国度,由尼克勒斯·提密尔·西诺德尔皇帝和水妖精奥萝拉统治的月之王国。在这个古老的梦境里,卡玛瑞娅尚未被龙祸覆灭,奥雷尼亚与苍之森的战争也没影响到南方……时空错位,季节倒转,尤利尔一时半会儿无法适应。
我真的回到了故乡,他心想。千年后,堡城所处的位置正属于伊士曼。只是这次并非通过浮云列车。尤利尔很想伸手摸索口袋里的徽章,但在木屋主人面前,他不好这么做。
阿兰沃精灵与雾精灵相差无几。他们有同样特征:类人形体,长耳朵,细长的浅淡眉毛。学徒在铁爪城见过法夫坦纳的使节,两者无疑有明显区别。贵族与平民的区别。他套着层层毛皮,外束一件胸甲,帽子连着围巾,拉起时能将半张脸和耳朵完全包住,边缘以钉扣系牢。这很像斗篷的雏形。在整个伊士曼,冰地领人的衣柜里或许还保存着类似的外套,作为猎人装备的一部分。
然而越过奥雷尼亚边境到达的可不是冰地领。尤利尔不知道热土丘陵怎么会冷成这样,但他知道现在提出疑问毫无意义。
風雨 戀
猎人多点了一支蜡烛,木屋更明亮了。尤利尔看见四周凌乱的杂物,包括香肠、干肉、防风罩灯、锤子和长钉、湿毯子、水壶……以及各式手弩。他转过身,发现刀子和长矛都在猎人脚边,只需低下腰就能拿到手。“报上名来,不速之客。”猎人精灵说。
“尤利尔。”他慢慢抬手,将厚重的斗篷揭开。由于天气原因,这次他没选择换回本来的装扮。“你呢?”
“本人‘褐耳’,这片森林的守护者。”
“守护者?”
“你们奥雷尼亚人不在乎森林,对不?在阿兰沃,没有守护者的森林不能建城。”猎人“褐耳”不悦地解释,“月光不止照耀秩序之地,混乱疆土也受贝尔蒂的余荫。吾等守卫森林,驱逐邪恶的爪牙,以遵行神谕。”他顿了顿。“没有守护者,你们早晚会遭受侵袭。”
他提到了秩序。学徒暗忖,发现自己或许了解内幕。指环索伦告诉他,微光森林是森林女神希瑟的足迹,为封印秩序的缺口存在……不对,雾气才是弥补缺口的根本,和森林没有直接联系。这片雪林里没有雾。老实说,这里全是雪,树木河流反而是点缀。不过“褐耳”没撒谎,这足够了。学徒也不用非得在一个名词上较真。
“奥雷尼亚的森林都是微光森林,我想银歌骑士团已经将它们一一推平了。”尤利尔坦言,猎人锁紧眉头。“帝国信仰三神,不接受希瑟。其中露西亚宣扬除恶务尽,但要是盖亚做主,大概皇帝陛下会对森林采纳守护者制度。我是这么认为,褐耳先生。不过在这冰天雪地里,我的话没什么意义。”
猎人露出微笑,放下弩。“你不会是因为说这话才来这儿的,尤利尔?”
“你完全不了解帝国的做派,守护者先生。”学徒咕哝,“会说话的人和什么都说的人得以留在玛朗代诺。”只不过两者的存留方式有差别。“什么都不说的人才被赶来边境。”
“边境在你身后二十里。”
尤利尔想了想,“那条河?”
“那是堡城的第一道防线,墨水河。几乎没有船能从上面安全通过,水妖精会掀翻它们。”“褐耳”在周围的铁器里选了根长钩,用来给炉子添柴。“但它现在八成已经冻得足以让巨人在上面赛跑了。”
别说防线,结冻的墨水河简直就是森林中难得的行军通道。“那万一银歌骑士团决定进军堡城,要怎么办呢?”
“破碎之月的祝福会阻拦他们。当然,听说银歌骑士团最低也要高环级别的神秘生物,微末的祝福多半没用……”
尤利尔没想到褐耳居然真的给他解释。“我想你们肯定有其他手段。”他赶紧打断对方,“还好我不是帝国军官。”
“我也不是阿兰沃人。堡城怎样与我无关。”
着实意外。“阿兰沃边境森林的守护者不是阿兰沃人?”难怪他毫不在意透露出战略情报。“怎么回事?”
“就那么回事。堡城人不待见我。”
“他们清楚守护者的作用吗?”
“没几个人不清楚。”水壶发出尖锐的鸣叫,猎人裸手去提,被烫了一下。学徒帮忙拎起铁壶,往半透明的玻璃杯杯里倒开水。
“在我看来,得罪你很不明智。”
“得罪谁都不明智,可惜我们不能总示弱。我是个初源。”
“在奥雷尼亚,这话等同于自荐。”
褐耳哈哈大笑。“在阿兰沃,这种自荐只可能给监狱。”他撒了点刺鼻的粉末到自己的杯子里。轮到尤利尔时,学徒伸手挡了一下,表示拒绝。“堡城是个例外。当地人不喜欢我,但也没法做什么。黄昏之幕控制了整座城,他们打发贵族去端茶倒水,还没东西犒劳自己。”他给尤利尔展示粉末里的大块碎片。“五叶冬的药粉,你不要?”
“这么说,你是其中的一员喽。”
“千真万确。奥雷尼亚欢迎初源,是吧?”
“最近不太欢迎。”尤利尔想起莫尔图斯庄园里的头颅。“你的同伴们在边境河后大闹一场,惹恼了许多人。”他告诉猎人莫尔图斯的冲突,但终究没提巫师和地下室的实验。
“那些家伙干得出来这类事。初源是神秘眷顾的生灵,力量使他们能轻易摆脱往日的束缚,获得自由。而自由会令人头脑发热,更会上瘾。”
“你与他们不大一样,先生。”
“褐耳。”猎人纠正。“因为我有职责在身,根本得不到真正的自由。不管是不是初源,这片该死的森林都得有人守卫。没人能取代我。我的祖先向破碎之月发过誓。说实话,我还挺习惯有东西约束自己的。”
尤利尔不禁赞同。他发现自己与这个先民精灵实在有共同语言。恐怕对方也有同感。森林守护者一杯接一杯地灌下加了料的热水,还极力邀请学徒一起。这玩意的效果等同于烟草和酒精。木屋外,寒风狂挥乱打,也无法干扰内里热火朝天的交谈。蜡烛亮到深夜,柴火差不多用完了,后来壁炉里燃烧的是神术火焰。
话题中止于凌晨时分。当褐耳说到他在山洞里发现一具尸骨时,门前铃声大作。猎人迅速转过身,扑到上了弦的手弩边。尤利尔也赶快拔出剑,企图弥补重大失误——他竟然没发现有人已经爬上门口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