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玄霆古域,因临近妖域,常年妖祸不断,民不聊生,十室九空。
但即便如此,仍有不少人在此定居,各大州府甚至尝尝往此间迁移百姓。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并非仅仅是人族高层不作为,亦或此地官府和掌权者,只会向妖族委曲求全。
究其根本,在于皇天大陆自古以来的规矩。
以人族为例,如今是玄霆古域的主人,即便妖族再是强盛跋扈,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只能在暗地里做些小动作,行那钝刀子割肉之举,一点点蚕食人族疆域。
只要某一地域,常年无人居住,失去了人气,妖族便可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占据这一方土地。
正如,人族武者尝尝进入深山老林,狩猎猛兽凶物,亦或妖族灵兽一般。
在妖族眼中,人族同样是血食,人族武者更是大补之物,这是天性使然,也是无数年的仇怨,化入骨子里的仇恨。
若妖族进入人族疆域,除了有背景身份,亦或实力强横之辈,人族也可以自行镇压或打杀。
反之,人族进入妖族疆域,同样如此。
只不过,妖族势大已久,时常进犯边疆古域,甚至偶有大妖肆虐一地,当地又无强力手段抵挡。
久而久之,便使得人族在边疆,越发势弱。
甚至于,在某些地方,人族会供奉妖族,献上童男童女,换取一时平安。
这还算好的,更有那心志不坚者,崇拜妖族,以为上帮,专伺刺探人族机密,以获取妖主宠信。
似这等之事,实在不胜枚举。
而在这种情形之下,玄霆古域中,依旧有多方势力,坚持在抵御妖族的前线,多年来付出了不知多少鲜血和生命。
其中最出名者,便是白马庄、烂陀寺、寒剑阁、十三大寇峰!
并非说,偌大的玄霆古域,只剩下这几方势力,还能秉持人心公道,抵御妖族,实在是妖族势大,更多的势力,早已被妖族所灭。
这四大势力之所以能坚持下来,除了在过往之时,吸纳了不少其余覆灭势力的余荫之外,本身实力也是极强,都有能够抗衡妖圣的实力底蕴,亦或本身具备灵寂显圣境大修士坐镇。
除此之外,据小道消息传闻,这这四家势力背后,可能存在人族顶级势力的影子。
换言之,这四家势力,极可能是人族顶级势力扶持,用来稳定边疆,不至于让妖族肆虐,坏了人族气运,深深扎根于此的钉子。
至于真假,四大势力从未解释,也从未显露过,当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而其中的烂陀寺,便是离坤丰城最近的武道势力,坐落于妖域延伸而出的小明峰外,颇有几分镇守门户的气势。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三国之天下无双
玄霆古域乃是人族疆域,有人族气运镇压,即便是妖族再嚣张跋扈,胆敢无端进犯,也会受到气运波及。
也就是这些蔓延而出的山峦地脉,才能让妖族减压,否则的话,一身实力,至少会被削弱三成。
当然,只有那些没有根脚的小妖或散妖,才会受此困厄。
如此前在天仓古域现身,偷袭瑛雨圣者的鈎齿妖圣,作为在妖庭受封的强者,自然受妖族气运庇护,更有随身携带的妖庭官职印信,相当于一份免死金牌。
即便是在人族疆域,犯下了滔天罪孽,被抓之后,也可凭此活命,只等妖族专使降临,将之待会妖族受审。
至于结果会如何,往常那些犯下滔天罪孽,至今仍活蹦乱跳,时不时来人族疆域打野食的妖族,早已证明了一切。
不是人族不想崛起,而是相较于妖族,弱了太多太多。
有时候,当真不是凭一腔血勇,便能成事。
古往今来,不是有武者受不得这般委屈,愤而反抗,杀死了来历不凡的大妖。
奈何,最终受累的,还是普通无辜百姓!
英雄含恨而死,仇寇饮酒作乐,当真是呜呼哀哉,为之奈何!
而这烂陀寺,自创建以来,便有数代主持,皆亡于大妖之手,与妖族可谓有着仇深似海,时而便有护寺武僧巡视周边,降妖除魔,保一方平安。
只不过,妖族尝尝以普通百姓为质,令烂陀寺佛众束手束脚,空有降妖佛法,却不得施展,以至于如今,只能固守一地,近乎坐困愁城。
“这帮和尚虽然修佛修的偏了路,至少没有丢了根本,广绣老和尚欠了因果,我也不为难你们,就看看佛经吧!”
陆川身化流光,落在了小明峰外,看着半山腰上,若隐若现的古朴禅院,化作一游山玩水的书生,径直向山上走去。
虽然烂陀寺有抗衡大妖的底蕴,甚至可能存在罗汉菩萨这等显圣境 大修士,但陆川经数年闭关,已然完全吸收了此前所得。
再加上,精心炼制的九重尸塔,得益于那一城数十座传送阵的蕴养,终于成就了一张保命底牌,让陆川也不再那么忌惮于这等存在了。
当然,真要对上的话,还是十死无生。
认真算的话,陆川现在的修为,已是神藏中期,但境界却远远超出,甚至触及了灵寂显圣境大修士的范畴。
实在是,数百年死劫磨砺,令他的底蕴太过雄厚,即便走了邪路,放弃了血肉之躯,成就不化骨,依旧处于飞速上升期。
“嗯?有些不对劲啊!”
上得上来,陆川出于礼数,没有肆无忌惮的用神识查看,离得近了才发现,烂陀寺竟然大门紧闭,连守山门的武僧都不在。
再往上走去,即便没有动用神识,自我感知中,依稀出现了不同的气机波动。
“咦,真是有意思,竟然似佛非佛,难怪瞒过了我的感知!”
仔细分辨之后,陆川便发现,感知之中,赫然有极为隐晦的异常波动,使得烂陀寺上空,那圆润一体的佛光,出现了异样反应。
命守
到得此时,若还不知道烂陀寺出了问题,那就太对不起这些年的修行了。
“是佛门自家的问题,还是有外敌来犯?”
由于那佛光中的异样,与佛意实在太过相似,即便是陆川的感知无比敏锐,没有亲身感受之下,竟也无法分辨出虚实来。
虽然来到上界,已有四五年,但陆川对于佛法的理解,大多都依赖于民间广传的普通佛经,还有不少野史典故。
若非曾经‘近距离’接触过广绣禅师师徒,陆川怕是也不会对佛意有多少了解,能察觉到其中异常之处,已是实属不易了。
“奇哉怪哉!”
陆川眉峰微扬,一脚踏空,须臾之间,已是到了佛寺大门前。
“阿弥陀佛,来客止步!”
身形方显,便有四尊身着玄黄袈裟,面容刚毅,高矮不一的大和尚,口宣佛号,拦住了去路。
“这位施主,鄙寺今日有贵客临门,不便待客,还请施主速速下山!”
虽然其中一名大和尚说的客气,但话中之意,却透着不容置喙,大有陆川不答应,便会驱逐一般。
“大师,在下素闻烂陀寺佛意昌盛,不远千里,慕名而来,若贵寺实有不便,在下可否在客院小居几日,绝不会打扰贵寺接待客人!”
陆川彬彬有礼道。
“寺中客院已满,施主还是下山去吧!”
大和尚微微摇头道。
“这样啊!”
陆川眉峰微扬,笑容敛去,淡淡道,“几位大师,怕不是烂陀寺的武僧吧?”
“施主请回!”
大和尚眸光微闪,双手合十,一身僧袍劲装,无风自动,仿若金身罗汉,威风凛凛。
其余三人,已是呈一字型,位列山门前。
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
大和尚已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劝陆川下山,已是尽了佛门慈悲之意,如今陆川依旧选择进山,面对的自然会是金刚怒目,打将出去。
“啧啧,一个罗汉,三个尊者守门,烂陀寺可没有家大业大到这份上!”
陆川失笑摇头,脚下已是一步迈出。
“阿弥陀佛,施主既冥顽不灵,请恕贫僧得罪了!”
话音未落,大和尚已是一手探出,如鹰爪搏空,又似云龙探爪,隐约间,更有龙吟激荡,浩荡佛光隐现,颇有几分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意。
但在那龙爪探出之际,更伴随着佛吟禅唱,古钟铮鸣,发人深省,引人向善,似要替人复顶受戒一般。
这就是佛门绝学,即便是杀伤力极强的功法,在佛门高僧手中使来,却自有慈悲之意。
那龙爪搏空,不像是是要杀敌,却更像是佛门龙众护法,拱卫佛国,抵御外敌。
“大龙爪手!”
陆川不闪不避,一掌凌空,白玉古拙石门浩荡当空,巍峨如山,绝顶横亘于天际,似有遮天蔽日之意。
咔嚓!
龙爪震颤嗡鸣,火星迸溅,竟是瞬间崩折,哀鸣溃散,引得天际隆隆作响。
“阿弥陀佛!”
大和尚豁然变色,眸中金光如焰,玄黄袈裟猎猎作响,身形骤然拔高数尺,与身后三名半步神藏的佛门尊者气息相连,威势瞬间递增倍余。
“金身禅意?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插手我佛门之事,当真不怕我佛降罪吗?”
隐约间,大和尚身后似有千丈大佛俯视苍生,无边佛意恢弘浩荡,竟是引得天地齐齐震动,与之交相辉映。
“莫非,你也是佛敌八难之一?”
大和尚做怒目金刚,威凌喝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