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a07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笔趣-第三百二十章 罕見的爭執-eqo6t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抱歉,这几天身体不适,头晕目眩,浑身酸痛,断更了,之后会补回来的——今天还有更新,下午六点和晚上十一点可以刷新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
——————
王太子病倒了。
这不奇怪,王太子小路易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亲政,巴黎也早就成为了路易十四的一言堂,一些残酷的刑罚虽然还在法律书上写着,但早就不再执行,无论多么严重的罪行,至多不过砍头或是绞死,他对于酷刑的了解也只在书本上——现在突然让他看到两百多人,两百多条活生生的躯体被穿刺在木矛上们,扭动着哀嚎上好几天才能死——简直比宴会上的烤羊还要来得痛苦,烤羊就算是要被剥皮切肉,也是在被割断喉咙的事儿。
只能说长时间地跟随在路易十四身边,耳渲目染以及受了老师的教育,小路易才能勉强不在鞑靼人与外国人面前露出懦弱的姿态来,在林地里遇到袭击的时候,他看着与自己日夜相随的侍从们死去,就是一个大打击,等鞑靼人将木矛如同密林一般地竖立起来,就又是一个大打击,他在晚间就发热了。
幸而路易十四料到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让儿子与自己同寝,他也只是闭目养神而已,听到身边的小路易发出不安的声音,他伸手一摸,就摸到了滚热的皮肤,再一看,王太子已经烧到面孔绯红,他一边叫来了御医,用物理方法为小路易降温,一边将小路易抱在怀里,虽然小路易也成年了,但在父亲的怀抱里,即便神智模糊,他还在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小路易再次清醒过来,恢复了力气,是在一周之后了,城堡外的长矛已经撤去——因为路易十四绝对不会允许腐烂的身体带来瘟疫,虽然鞑靼人的首领更希望它们在上面悬挂到变成白森森的骨头,这些尸体在第三天就被奴隶卸了下来,堆在一起烧掉,他们的骨灰被安沃要去,抛洒在沼泽里。
小路易也没有见到安沃和他的父亲,因为战争已经可以说开始了,零星的遭遇战与针对后勤与附庸的偷袭都在不断地发生,向来作为哨探与前锋的鞑靼人不可能留在这里,安沃也早已跃跃欲试,要向新主人展示自己的力量——之前的挫败让他十分气恼和沮丧,如果不是有巫师的魔药,他就死了,因为鞑靼人绝对不会允许一个脊骨断裂,站也站不起来的族人浪费食物和床铺的,他父亲最仁慈的行为也不过是给他干脆利落的一刀。
一个人若是受到了致命的打击,那么结局往往有两个,要么更怯懦,要么更无畏,安沃可以说两者皆有,在他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胆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战场,要用敌人的血肉来抹去这种令他作呕的本能。
所以他只在王太子门外站了站,感谢了他对自己的庇护,就急不可待地上战场去了,他倒不认为王太子会和他出现在一个地方,毕竟法兰西人和鞑靼人不同,他们的首领凭借的可不单单是个人的勇武,这点他的的父亲在他来到卡姆尼可之后就解释过了——他的父亲依然穿着粗陋肮脏的老羊皮衣,但解开腰带,拉开长袍后,匍匐在红褐色皮肤上的是锋锐的刀子,连发火枪和金属榴弹:“并不止这些,”鞑靼人首领说:“一个部落的战士,每个人都有,”他注视着安沃的眼睛:“他还有更多,多到可以武装数以万计的士兵。”
他的父亲带他去看了法兰西人的军营,帐篷如同云层那样覆盖在高地的碧荫上——如果只论数量,西班牙人与奥地利人也有这样多的士兵,但法兰西人的帐篷,武器和服装都是统一的,与周围驳杂的队伍一比,他们就像是一个庞大的巨人。安沃顿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毕竟他的父亲是首领,他虽然是幺子,但也能看到父亲是如何管理部落的,他们的部落加起来也只有一千人,甚至更少,但要让他们只听从一个声音,别说有多难了。
所以即便父亲要让他去服侍一个如同羔羊一般温顺的孩子,他也接受了,因为这个孩子将来能够继承他父亲所有的资产,包括他们。但这个孩子和他的兄长是不一样的,安沃发现了,他身边的大部分人,似乎都希望他能够保持现在的温厚与纯洁,他们似乎——并不希望他与他冷静但残酷的父亲想象——安沃能够得到首领的爱护,就因为他除了勇武之外还擅长思考,他也想过,对鞑靼人来说,他们需要怎样的一个主人呢
毫无疑问,任何奴隶都会需要一个和善的主人,他们可以从这个主人身上汲取血液充盈自身,甚至改换一下彼此的位置也说不定,但就在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也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能够想到的事情,那位大苏丹(路易十四)也应该能够想到,在他无法选择自己的继承人的时候,他会允许王太子继续这么懦弱下去吗?如果是,他又何必让安沃成为王太子的侍从?
安沃知道王太子的侍从都是大部落首领的儿子,他们不但都是长子,次子,还有领地与封号,最卑微的一个也要胜过他千百倍。
国王选中他,一定是因为安沃身上有着他们没有的东西。
安沃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就在思考这件事情,不过国王身边的人都是心思机敏之人,他们也担心鞑靼人会给王太子造成“不好”的影响,于是他们就提出建议说,安沃的脊骨折断过,虽然有巫师的治疗,但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让他继续成为王太子的侍从……也许会有一些问题。
安沃的父亲没说什么,他直接让安沃和自己一起去了卢布尔雅那。
卢布尔雅那是联军预定的第一道防线。
卢布尔雅那是一座比卡姆尼可更重要的城市,与卡姆尼可间隔着一条萨瓦河,周围是群山,城市位于一座洼地之间,连接着四条大路,可以说是商人与军队的必争之地,这个城市中央有一座山丘,山丘上有一座原本属于当地家族的土木堡垒,在哈布斯堡控制了这里之后,又在原址筑起了一座砖石城堡,沃邦将军跟随着国王来到这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自己的工兵军队去破坏奥斯曼土耳其人必经的桥梁与土壤,第二件事情就是加固与改造这座城堡。
所以在安沃来到这里之后,已经完全认不出这个他曾经经过的地方了,卢布尔雅那城堡已经从原先的长方形变成了六角形,棱堡之外是壕沟,壕沟之外又是低矮的地堡,地堡之外还有一层层的壕沟,一个山丘简直就如同鼹鼠的地穴,山丘下的城市已经被清空,几乎所有的路口都被建了简易工事。
不过鞑靼人在开战前,多半要作为斥候行动,安沃跟随父亲和兄长游荡在奥斯曼土耳其的大军周边时,也时常被他们的克里米亚鞑靼人与西帕奇骑兵追击甚至围剿,他受了几次伤,但没有在卡姆尼可那次严重。这天他才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就被父亲召去,当他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让他和沃邦将军一起去迎接法兰西的王太子时,他别说有多惊讶了。
之前才说过,安沃不认为法兰西人的王太子会和他一起出现在战场上,毕竟这里太危险了,战场上的局势千变万化,谁也猜不到会发生些什么。那位沃邦将军也一直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让小路易亲至卢布尔雅那也是路易十四的一意孤行,天晓得法兰西的国王现在与王后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并且也已经成年,但小路易的一些特性让路易担忧,这不是说小路易不好——在宫廷里无忧无虑地长大的孩子总是这个样子,如果不是路易有着一个成人的灵魂,又经过了两次朝不保夕的投石党人叛乱,他也大概脱不了小路易现在的样子。
仁慈,宽容,温柔——但最致命的就是小路易只有这些。路易可以保证在他去见上帝之前,他可以牢牢地握住法兰西这艘大船的船舵,不让它脱离设定的路线,但一双软弱的手是做不到,不,应该说,一颗软弱的心是做不到的,小路易虽然成年了,但他对一个国王可能遭到的威胁与必须忍受的痛苦一无所知,他甚至不能深刻地理解真正的屈辱与死亡。
那些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死亡只是一个小小的开端而已,对任何一个国王,甚至大臣,都只是一件随手都可以处理掉的小事——不是说尊重生命是件坏事,但有些时候命运就是如此戏谑,如果掌握权力的人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那么他会发现,也许不过一时犹疑,却会造成更可怕的后果。
伴随着王太子而来的人竟然是波兰国王的长子亨利伯爵,他的脸上还带着苦笑,因为路易十四坚持要将王太子派往卢布尔雅那,他麾下所有的大臣和将军都和他吵了一架——当然,也许不那么激烈,但至少可以用争执来形容。甚至他的父亲波兰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听闻了这个消息,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匆匆赶来,将路易十四从床榻上拖了起来,强烈要求他收回这个可笑的主意。
亨利伯爵有点羡慕,不不不,他羡慕的不是王太子小路易,他自小跟随父亲颠沛流离,在军队中而不是在宫廷中长大,但与人们的想象不同,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虽然辛苦但十分充实,而且他也要比王太子更有自信,他不单是父亲的继承人,也是他得力的左膀右臂,不可或缺。
他羡慕的是路易十四。亨利伯爵与他的父亲,先前的孔代亲王,现在的路德维希一世在波兰的这段时间里,可算是受够了波兰大贵族与施拉赤塔们的阴阳怪气与推脱塞责,在看到路易十四高居王座的时候,亨利是多么地羡慕啊,可当孔代亲王真正成为一个国王后,他们才意识到一顶王冠能够沉重到什么程度——也深刻地理解了路易十四为什么会如此不择手段地就为了消减国内大贵族的势力,尽可能地将所有的权力掌握在手里。
路易十四也曾经众叛亲离,或者说,那段时间,除了他的王弟菲利普之外,没人站在他身边,包括他的母亲和马扎然主教——但他现在已经有了一群可信的大臣与将军,他们或许也有自己的私心,但一心谋求陆军大臣之位的卢瓦斯侯爵与身为意大利人的绍姆贝格元帅也在冒着触怒国王的危险下一再谏言的时候,他们对路易十四也是有着几分真情实感的,卢瓦斯侯爵甚至说,如果国王认为王太子应该亲临战场,那么也请不要在此时此地——至少不要在卢布尔雅那。
就连一向只爱袖手旁观置身事外的御医兼巫师,瓦罗.维萨里也说,他们大可以用巫师的手段来弥补王太子缺失的课程。
他们应该知道,在国王已经开始怀疑他们的时候,他们的阻止很有可能让他们陷入糟糕的境地,在太阳王的威势已经覆盖了大半个欧罗巴的时候,就算是元帅或是陆军大臣,要被投入监牢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他们还是说了。
虽然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说服国王。
王太子小路易在沃邦元帅与近卫军的护卫下进入城堡,在这段不短的路程里,他是迷惑而不安,不是因为父亲坚持要他到这个危险的地方来,而是因为,他看到的一切都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那些是平民吗?”他问。
安沃转头看了一眼被近卫军们阻挡在远处的人群:“不,那是我们的前锋。”他说。
“但如果我没看错,”王太子说:“他们甚至没有武器。”就不说火枪了,这些人几乎个个赤手空拳,连根木棍都没有。
“这要等到开战之前才会给他们。”安沃说,然后他看了一眼沃邦将军:“殿下,他们都是高地牧民,您的父亲饶恕了他们的罪过——然后他们就接受了我们的招募,他们都是勇敢的人,您会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