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如果是第一次踏入此地的人,面对未知的前路,以及身体方面的负荷。
其人有很大的概率,就这样直接倒下去,永远被留在这热狱的第八层。
幸运的是,一行八人当中绝大多数,都不是第一次来到此地。
众人知道,无论如何也必须坚持下去。
抱着这样的信念不断前行,功夫不负有心人。
陈抱一等人终于在肉身达到极限之前,成功的抵达了阿鼻地狱的边界。
在看到边界之后,陈抱一等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欣喜之色。
对于肉身孱弱的五行修士而言,这第八层对于他们的威胁,甚至比前面一到七层加起来都要大。
一行人当中,也只有师弋这个体修,还能够一直保持从容。
八人当中,最迫切想要离开阿鼻地狱的,当属向云间了。
只见向云间咬着牙,强撑着身体第一个跨过了边界。
很显然,向云间哪怕一息都不想在这里呆了。
为此,他甚至甘愿第一个承受,接下来的地狱之力。
剩余七人见状,也连忙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脱离了阿鼻地狱,众人眼中的一切,不再是一成不变的灰色。
一切都逐渐变得生动了起来,所有人又重新“活”了过来。
被阿鼻地狱所剥夺的活的概念重新归位,原本早已经枯竭的肉身,又重新有天地元气开始不断凝聚了。
在天地元气这项本源力量的滋润下,来自身体方面的负担,也不禁为之一缓。
之前就已经提过了,在阿鼻地狱所流逝一切,都不会复还。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天地元气、体力这些都还好说,哪怕重新恢复,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而流失的寿元,可不是想补就能补的。
从修士的角度出发,魂力基本等同于寿元。
然而,寿元却不尽都是由魂力所构成的。
很早以前就提过,魂力只是维持,现世一切行动的燃料而已。
一般情况下,这方面的消耗是非常小的。
而绝大多数的魂力,都会被体内的阴魄给挥霍掉。
随着存活的时间变长,阴魄挥霍魂力的速度,也会逐渐加快增多。
正因为如此,越是活的长久,支撑活下去所需要的魂力也会越多。
这样的烦恼,凡人基本不会有。
因为,他们之中的大多数。
很难活的到魂力耗尽,就会因为疾病、战乱等等外部因素而死。
而在寿命悠长的修士群体当中,上述情况却很普遍。
阴魄与神魂一体两面,是很难消灭的。
所以,哪怕是鬼道这种可以补充魂力的流派。
在阴魄的作用下,也不可能一直存活下去。
总有一天,阴魄消耗魂力的速度,会超过他们的补充速度。
到了那是,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其实,向云间也是同理。
之前,耀罗宗他们在镜世界徘徊了百年之久,实体魂魄一定没少收取。
由此获得的可支配魂力,一定有一个相当可观的数量。
然而,向云间身为耀罗宗宗主,其人的寿数依旧快要接近极限。
这说明,他体内阴魄消耗魂力的速度,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尤其是这一次,阿鼻地狱消耗寿元,并不是消耗魂力那么简单。
而是从根本上,略微拨快了阴魄消耗魂力的速度。
这种情况下,对于向云间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就和上述所说的一样,在陈抱一等人从阿鼻地狱出来之后,面容都变得老气了不少。
只有师弋,因为螟虫的关系。
依旧是那一副少年的面庞,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变化。
而向云间的变化最是夸张,其人的须发在出来的一瞬间全部变白。
脸上深陷的皱纹,让他与之前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将之前那个壮年的他,与眼前的老叟联系在一起。
这个时候,向云间能够真切的感觉到,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最多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他的寿数就将走到尽头。
对于一个修士而言,再没有什么比等待死亡更折磨的了。
这个时候,向云间就好像是一个将要溺水的人。
他急于寻找到一把,可以救命的稻草。
一念及此,向云间将目光投向了师弋。
在他看来,只要能够拿回心协镜。
凭借心协镜全力制造实体魂魄,用大量的魂力做支撑,就能暂时维持性命。
只要能够撑下去,他就可以利用心协镜,尝试渡劫事宜。
想到这里,向云间的心中更加火热了一些。
而他看向师弋的眼神,也更加阴冷了一些。
看到向云间面容的变化,以及他看向师弋的目光。
陈抱一等人不用多问,也知道向云间的打算。
这个时候,陈抱一等人虽然尚未从阿鼻地狱的负担当中缓过来。
但是,他们还是与向云间站在了一起,隐隐对师弋展开了包夹之势。
全球论战 寡人未婚
圆觉境修士虚胎已成,哪怕体内天地元气尚未恢复完全。
一般烈度的战斗,也已经很难耗空了。
更何况他们一行共有五人,而且个个都是圆觉境存在。
无论人数还是境界,都稳压师弋一方。
除此之外,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
之前经过的八寒八热,一共十六层地狱,它们全部都被归类在了根本地狱之内。
同时,根本地狱也是铁围山所有地狱当中,层数最多的一类。
众人闯过了热狱第八层,根本地狱到此已经全部结束了。
如今,众人处在近边地狱的第一层。
而近边地狱的总层数,一共也不过只有五层而已。
也就是说,在近边地狱的人数需求,已经不需要八个了。
陈抱一他们五个圆觉境修士,就已经达到了要求。
很自然的,多出来的师弋和林傲二人,对他们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这种情况下,陈抱一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的。
站在向云间的身旁,帮着其人一同来对付师弋。
面对向云间他们的公然翻脸,师弋丝毫不显慌张。
毕竟,这种事情师弋从一开始就猜到了。
随着师弋心念一动,一声惨叫从陈抱一他们那个方向传来。
将视线转移到声源处,原来发出惨叫的,是那名才国胎神境修士。
只见,一只有着黑色毛发的巨犬。
正张着血盆大口,咬着这名才国高阶的上半身不放。
若你死了我会用全世界陪葬 修雪
原来,师弋一早就将自己的血液,藏在了这名才国高阶的身上。
如今,面对陈抱一等人的反水。
师弋自然也不会再和对方客气,直接发动了犬噬能力。
向云间等人见状,各自施展功法能力。
顷刻之间,就将犬噬给轰杀了。
然而,他们的动作还是晚了一些。
在犬噬的撕咬之下,那名才国高阶已然气绝身亡。
看到门下弟子横死,向云间转过头怒视师弋。
直接就想冲上去,将对方撕成碎片。
然而,这个时候陈抱一伸手。
一把按住了向云间的肩膀,示意对方冷静。
同时,陈抱一看向师弋,冷笑着问道:
“即便你杀掉我们一个人,又有什么用呢。
除了这名耀罗宗高阶之外,我们还剩下五个人。
接下来,通过五层的近边地狱,完全是够数的。
你这种行为除了泄愤之外,我看不出有什么其他意义。
而一旦你和你的同伴落到我们的手里,你将会为你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的。”
面对陈抱一的威胁,师弋不以为意的说道:
“我从来都不会对自己做下的事情后悔,况且你又怎么敢确信,我所做之事就是无意义的呢。”
师弋的话一出口,陈抱一的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不安。
然而,另一边的向云间可管不了这么多。
如今,他只想要杀了师弋。
并将心协镜给夺回来,以此延续他所剩无几的性命。
只见,向云间一个箭步朝着师弋冲了过去。
其人体内的天地元气,随着他的光道功法,不断在身体之内激荡。
一柄凝若实质的光剑,顷刻在向云间的手掌中汇聚。
其人手持巨大的光剑,当头朝着师弋劈了过来。
耀罗宗这一支光道势力,之所以能够在才国如日中天。
一定程度上,还要归功于他们所掌握的耀阳之力。
耀阳之力杀伤力强横,并且在侵入敌人身体之后,也不会轻易消散。
关于这一点,在之前向云间的偷袭当中。
师弋和林傲,都已经亲身领教过了。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耀阳之力不止能够侵蚀肉身,还能通过光道特性,使得攻击产生类似隔山打牛的效果。
这种特殊性,使得防御法器也好,防御符箓也罢。
在向云间的面前,全部都沦为了摆设。
甚至,就连无所不克的法华,耀阳之力都能产生一部分隔空效果。
此时,向云间正是打算利用。
敌人不熟悉耀阳之力的特性,隔空攻击要害,一举将师弋给杀死。
果然,面对向云间的攻击,师弋根本没有躲避。
似乎是打算仗着法华,硬接其人这一击。
看到这一幕,向云间在心中冷笑,誓要让师弋付出代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人影突然窜了出来,直接挡在了向云间与师弋之间。
那人袖袍一挥,直接将向云间这蓄谋已久的攻击给荡开了。
原来,师弋并非对向云间的攻击无动于衷。
向云间身为圆觉境修士,其人能不知道法华的五行免疫能力么。
然而,他却依旧对着自己的法华招呼。
师弋虽然不知道耀阳之力能够穿透法华,但是这种反常现象,师弋却是看在了眼里。
之所以不躲,完全是因为师弋知道有人会出面,帮自己挡下这一击的。
另一边,看着站在师弋一方的人。
不止是向云间面露惊讶之色,就连陈抱一等人,也都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这人正是隗鸿。
陈抱一脸色有些难看的盯着隗鸿,开口问道:
“隗道友,你这是何意。
难道你打算单方面撕毁,与我们之间的交易么。
我们原本有着很不错的合作基础,待这次秘境之行结束后。
我们也有意将才国,对你们尘堂开放。
然而,你现在的举动,实在是很没有诚意的表现。”
隗鸿闻言,毫不在意的轻笑了两声,并言道:
“既然是交易,那自然是要选择最优厚的报价。
相比于才国的诸位,我还是觉得与师道友交易,更符合我和尘堂的利益。
所以,我在此只能对才国的诸位说声抱歉了。”
隗鸿的倒戈让场上的局势,一下子变得急转直下。
这下子,陈抱一他们知道了。
师弋之前杀死耀罗宗高阶修士的举动,并不是无意义的。
原本一行八人,哪怕干掉师弋和林傲。
他们也还剩下六人,完全无伤大雅。
而今,耀罗宗高阶修士死去,隗鸿还加入到了师弋的阵营。
陈抱一他们直接变成了四个人,四个人是无法通过近边地狱的,这是在逼着他们投鼠忌器。
独宠麻雀大小姐 鱼仲子
一念及此,陈抱一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然而,更让他们想不通的是。
他们背靠一整个才国,能够提供给隗鸿和尘堂的,也是基于才国这个基本盘的。
而对面不过一介散修而已,能有什么资本与他们竞争,并让隗鸿心甘情愿的反水呢。
陈抱一他们又哪里知道,掌握螟虫能力的师弋。
修真技术人员 脚丫白白
所能提供给尘堂的支持,是隗鸿根本无法拒绝的。
鬼道兴衰与鬼伞有关,甚至鬼道修士实力的强弱,也与鬼伞肉身的多寡密不可分。
在鬼伞不断变少的当下,鬼道这一流派自然也是日薄西山。
如果鬼道兴盛的话,尘堂这个跨国势力。
又何至于四处碰壁,没有势力愿意让他们入驻本国。
说到底,还是鬼道衰落所导致的。
集合了整个修真界九成九的鬼道修士,可尘堂最终的影响力,也不过和一国顶尖势力差不多。
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能够让人畏服。
而在尘堂内部,仅仅只是维系鬼伞的延续,就已经让隗鸿等尘堂高层心力交瘁了。
而师弋的出现,让隗鸿看到了新的希望。
在师弋展示了,身上所存放的大量鬼伞之后。
隗鸿除了震惊,就是发自内心的激动。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鬼伞的来源,但是有师弋这个供应商的帮助,鬼道的崛起指日可待。
这样于公于私,都有好处的交易。
隗鸿选择倒向师弋,完全就是一个必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