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那是一片无比璀璨的星空,透露着迷人的色彩,四周的漆黑都在它的面前退散……它们纠缠在一起,光芒缓慢地起伏着,就像有生命一样呼吸着……”
威廉轻声说着,就像在吟诗一样,目光开始迷离。
“这可不是什么有用的情报啊!威廉!”
梅林大声呵斥着,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威廉的幻觉而已,虽然他也说了什么直觉之类的东西,但这在威廉的身上根本不靠谱。
是的,威廉的侵蚀正在加重,他不是在吟诗,这只是由于意识模糊而发出的呜咽而已。
“它很像……就像我们的神经纤维一样。”
寻找宿命 雪诺
威廉继续说着,就像疯子的胡言乱语。
“一个又一个的星辰,它们的光芒连接在了一起,迸发出了雄伟的辉光,铸就成了炫目的星团。”
他缓缓地伸出手,仿佛这星团就在自己眼前一样。
“来了,它们来了,群星来了。”
威廉突然大声地吼叫了起来,他狼狈地爬向前方,可在前方等待他的不是什么星辰,而是一只白皙精致的手掌,上面沾染着污血,它抓住了平台的边缘,然后拖着残破的羽翼爬了上来。
“真美啊……”
威廉停住了,天使那平静的面孔倒映在他的眼瞳之中,在他的视线里,这是一团释放着光与热的星辰,这数不清的星辰构成了这片璀璨的星空。
“回来!威廉!”
梅林甩起折刀,一把抓住了威廉的后领,将他用力地拖向后方,同时挥起折刀,和天使的铁羽撞击在了一起,迸发出了阵阵的火花。
身影一个踉跄,梅林和威廉都摔倒在了地上,说到底梅林也只是一个凡人,在力量上对比,他根本没有抵抗天使的能力。
只见它完全地爬了上来,站立在平台的边缘,士兵们疯狂开火,铝热弹一重又一重地洗礼在它的身上,熔化的铁水沿着皮肤流下,破碎的钢铁切开血肉,转眼间便均匀地铺盖在了天使的身上,就像从燃烧的熔炉中走出一般。
天使挥动着手臂,锐利的螺旋长钉从手心之中刺出,震开了铁水,落起赤红的水花。
梅林只感到一阵滚烫的剧痛,铁水溅射到了他的腿,他费力地站起来,用力地拖着威廉后退,这个老家伙已经开始支撑不住了,意识浑浊,身体也出现了种种的畸变,他朝着深渊滑落。
“坚持住啊,威廉!”
梅林说着又给了威廉一针弗洛伦德药剂,紧接着阴影笼罩住了他。
残破的天使举起了螺旋的长钉,动作很僵硬,但没有人会质疑其中的力量,梅林来不及躲闪了,士兵们的攻击也只是暂时地阻碍而已,根本无法杀死他。
理智的悬崖开始崩塌,在这种死亡的威胁下,梅林很清楚自己所有的愿望与目的都将崩塌。
还不能死在这里,无论是他,还是威廉,都不能这样死在这里。
臥榻之郎
梅林愤而挥起折刀,他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了天使,但他不想就这样毫不反抗地倒下。
折刀与螺旋长钉撞在了一起,不出所料,一瞬间冲击带来的力量令梅林握刀的手臂直接失去了知觉,随后他才感到了剧烈的疼痛,整个就像失去支撑一样再度摔倒在地。
螺旋的长钉没有因此而被击退,它按照原先的轨迹下落着,先是击溃了梅林的折刀,随即落向了他的脖颈,这一击可以直接连同骨骼与血肉斩断,梅林必死无疑。
痛楚清晰地从脖颈间传来,梅林能感受到自己血肉被撕开,不过很快痛楚便消失了,如此近距离下,侵蚀就像重锤一样砸在了脑海里,梅林的意识也沉重了起来,眼前浮现了数不清的幻觉。
“梅林!”
吼声响起,令梅林清醒了些许,他猛地抬起头,有鲜血落入他的眼中。
锐利的金属贯穿了天使的胸口,洛伦佐抓紧钉剑,缓缓地转动着剑柄,将其贯穿的心脏彻底搅碎,而在上方,天使的头颅早已消失不见,在刚刚的那一瞬间里,洛伦佐对它进行了致命的打击。
抽出钉剑,就像拔出酒桶的酒塞一样,鲜血止不住地涌出,天使的身影摇摇晃晃,最后跌入了工坊的下方,消失于升腾的雾气之中。
“时间不多了,梅林,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
洛伦佐擦了擦溅在脸上的鲜血,严肃地说道。
工坊将天使囚禁于此,同样也将他们困在里面,侵蚀的强度在不断地提高,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变成妖魔。
“它们的目标是威廉……至少优先级上来讲是他,他死了的话,它们或许会离开,也可能继续与我们作战,但无论是哪个结果,都好过现在。”
洛伦佐深呼吸,看向工坊底部,能看到剑舞者搅动着雾气,如同钢铁的野兽般行进着,来自穹顶的枪击依旧,枪骑兵支援着伯劳。
看似占据优势,但实际上对抗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了,洛伦佐看向四周的平台上,有很多的士兵已经倒了下去,他们精神紧张地看着四周,说不定下一秒自己身边的战友,就会异化成另一头狰狞的妖魔。
“再给我些时间,洛伦佐。”
梅林拖起威廉,再度说道,威廉是最接近黑暗的人,也是最有可能看到帷幕之后秘密的人,梅林不想就这么放弃这一切。
新的雷团凭空激发,它们从井壁的中段降临,四散的漆黑雷霆下,瞬间摧毁了四周的物质,有的直接出现在了升降平台上,整个平台都被数不清的雷团所吞食,留下一个又一个巨大燃烧的凹口,随后断裂的金属开始下坠,落入下方的战场中。
异能王妃:王爷太妖孽
更糟糕的是那些出现在人群中的雷团,士兵们来不及逃跑便被雷团所捕获,球状的闪电轻而易举地撕裂了一具又一具的血肉之躯,更为诡异的是没有鲜血的涌出,所有的鲜血还未等下落便被另一股力量所捕获,裂解消散,凝聚在雷团的中心,铸就出新的躯壳。
“我努努力吧,梅林。”
洛伦佐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感到了些许的压力。
死去的天使们再度归来,重塑的躯体下,强健有力。
这一次洛伦佐没有直接投身于战斗之中,他站在平台的边缘守护着梅林,同时目光也在敏锐地窥视着。
“真是没完没了啊!”
珀西瓦尔忍不住地吼道,从她的位置可以直接观测到全局的动向,只看到一个又一个雷团涌现,密密麻麻,布满了战场。
她能做的就是在天使们脱离雷团的一瞬间,在它们尚处于脆弱、还没开始移动的状态时,进行枪击,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消耗着它们的力量。
光轨一道接着一道,落在了天使们的身上,猛烈的爆炸中将血肉之躯摧残的支离破碎。
威廉似乎回过了神,他有些震撼地看着这一切,这些怪物空有着神圣的外形,但却像恶鬼一样,从浓雾的井坑之中爬出,天穹之上落下圣裁的光辉,将它们一一击退。
如果当年威廉他们也有着这样的防御力量,或许一切都会有所不同,在红讯事件时,威廉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虽然说实验室内部也有着士兵们保护,但那时他们的装备比起现在相差太多,天使们轻而易举地杀死了所有人,将疯狂投入每个人的意识之中。
纨绔保镖俏总裁
珀西瓦尔再度扣动扳机,但这一次没有轰鸣的声响作为回应。子弹打空了。
就像之前一样,枪骑兵的手伸向身后,但这一次它抓了个空,只见堆积起来的弹药都已被消耗完毕,只剩下了空荡荡的铁箱。
在实验开始后整个工坊都被封闭了起来,就连上方的导轨也是,虽然说这东西是用来运输货物,但以它的空间来看,足以让妖魔沿着轨道入侵整个永动之泵。
“糟了。”
珀西瓦尔心想。
这个位置还算得上安全,处于工坊的最高处,天使们还没有波及到这里,现在它们大部分集中在底部和中段的位置。
“啊……真是的!”
珀西瓦尔短暂地思考了一下,随后做出了决断,她丢掉沉重的骑枪,从支立起的武器架上抽出一把战刃,它并没有剑舞者的剑刃那样巨大,因此不需要装置的连接便可以直接握在手中。
枪骑兵猛地跃出高台,与此同时它身上的燃料罐开始燃烧,熊熊的烈火从甲胄的背部喷发。
这种高度直接摔下去,即使没有天使的围攻,以三代甲胄的强度也会摔个半死,但与预想中的不太一样,轻骑兵直接撞在了井壁的边缘上,凭借着燃料罐的巨大推力,它环绕着井壁向下疾驰了起来,并且在这行进中挥起战刃。
珀西瓦尔的在近战操控方面显然不如伯劳优秀,不过这也有可能和甲胄类别有关,枪骑兵本身的定位便是具有一定高机动性的自走火炮发射器,而剑舞者才是冲锋陷阵的猛士。
阴阳界·生死河
枪骑兵滑落的过程中并没有用战刃斩击到多少敌人,反而是凭借着坚固的自身撞翻了不少从雷团从脱出的天使。
“不错啊!”
珀西瓦尔欢声道,这种感觉就像在开船,她用力地掀翻了一个又一个挡路的家伙。
“小心!珀西瓦尔!”
欢声笑语里,伯劳大声喊道。
“怎么……了?”
珀西瓦尔将视线挪向一边,不等得到回答,她便知晓了发生了什么。
起初那是一个漆黑的原点,它落在枪骑兵的身侧,此刻枪骑兵的移动速度很快,身后的燃料罐熊熊燃烧,可以说枪骑兵只需要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能越过这漆黑的原点,可是原点增殖的速度远超想象。
一瞬间漆黑的原点扩张成了涌动的雷团,坚固的外置装甲与甲胄都在瞬息间崩塌,炽白的光映亮了珀西瓦尔的脸,如此近距离下,她才看清楚这雷团的模样,它并不是纯粹的漆黑,在深渊之中有炽白的微光,只是它太微弱了,只有这样必死的距离才得以窥见一角。
在那微光之中有无尽的尘埃汇聚在了一起,它们拼凑起了圣洁的躯壳,先是白骨与血肉,紧接着皮肤将它们包裹,与之对应的则是不断崩塌的枪骑兵,金属外壳破碎了之后露出其下的线缆与中枢框架,它被不断地拆分、裂解。
珀西瓦尔看到了,白色的骨架上布满血肉,将可憎的骷髅填满后,在血肉的搅合下,一双无神的眼瞳从漆黑的雷团里睁开,看向了自己。
那脸庞开始变得狰狞,最后化为绝对的梦魇。
高强度的侵蚀近距离下降临在了珀西瓦尔的意识之上,就在这危急关头锋利的巨刃斩下,剑舞者切断了枪骑兵的躯体,令它从雷团的吞食中挣脱开来。
破碎的钢铁从高空之中坠落,其身上还燃烧着燃料罐,在落入底部后激起一阵爆炸的焰火,将浓重的雾气冲散。
“还活着吗?珀西瓦尔!”
剑舞者在一击之后便迅速撤离,凭借着天使们留下的伤疤,光滑的井壁变得坑坑洼洼,让剑舞者有了借力移动的余地。
“还活着……但大概没什么用了。”
珀西瓦尔的呻吟声响起,只见剑舞者的胸甲上正挂在鲜血淋漓的珀西瓦尔,在关键时刻剑舞者沿着雷团造成的伤口斩了下去,将两者分开的同时,一把将珀西瓦尔从其中拽了出来。
这种粗暴的行为为珀西瓦尔带来了很多伤口,她的身上有着多处钢铁留下的伤口,就像被剑刃斩击过一样,并且身上还挂着一些断掉的输液管和电极,但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珀西瓦尔的侧腹。
雷团出现的一瞬间它不仅吞食了钢铁,还有钢铁之下的血肉之躯,大概是要感谢燃料罐的急速推进,如果珀西瓦尔再慢那么一瞬,或许现在她的躯干就已经完全被雷团所吞食了,而现在伯劳所营救到的也只不过是半截身子。
侧腹的血肉连同布料完全消失了,伤口的创面巨大,珀西瓦尔忍着痛,一只手牢牢地抓紧剑舞者的胸甲,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伤口,以免什么内脏流了出来。
“照看好她。”
剑舞者落在一处临近的平台之上,将珀西瓦尔放了下来。
“啊,我这算不算太倒霉了呢?之前行动都好好的,就最近每次行动都会丢半条命。”
医护人员把珀西瓦尔团团围住,而她就像感觉不到死亡的恐惧一样,仰着头慢悠悠地说道。
“大概吧……”
伯劳说着摇了摇头,剑舞者看向下方,随着枪骑兵的倒下,防线的溃败已经无法逆转了……其实一开始就不存在逆转的可能,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拖延失败的到来。
重生萌夫追妻
“真糟糕啊……我们到底在和什么东西作战啊……”
从战斗的狂怒中清醒过来,伯劳只觉得后脊一凉。
不死的恶鬼们再度归来了,它们从未真正地死去,死去的只有这些可笑的凡人而已。
“十三个……”
这时洛伦佐轻声说道,他站在高台的边缘,好像下一刻就要坠下一样。
至始至终,无论杀死多少,又归来多少,天使们总维持在十三个,也就是说现在降临于此的意志,只有这十三个,这让洛伦佐联想到了很多,往久远的过去来思考,当初在枯井之中,和尚达俸猎魔人作战的远远不止这十三个天使,在玛鲁里港口时也是这样,它们的数量远不止这些,可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只有这些。
为什么只有这些呢?是因为我们的信息阈值不够,并不具备更高的优先性?
还是说……有别的什么东西也越过了【围栏】,它们的优先级远超我们,导致了更多的天使去清除它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些东西又是什么呢?
饿狼们……
洛伦佐思索着,一跃而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