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首座道人看着孤阳子的身影缓缓消散,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声。
作为坐镇清穹之人,他称得上是天夏最后一道屏障,他需确保在任何意外变故发生之前能够出手阻止。
他所面对的威胁不止是有眼前的,更有虚空深处的,也可能有来自内层的。
所以在不到最后关头的时候,他是不会亲身入场的,但是哪怕他不动身,也能从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看着这场斗战,并在关键时刻挽回危局。
陈廷执这时上前几步,持诀感应了一番,确认孤阳子果真已亡,便转看向另外两处战场,沉声道:“当需清理此辈了。”
张御向外扫视了一眼,微微点头。
这时他忽感训天道章之内有传意到来,顾落上去,便听得风道人传言道:“廷上有令,你可先回万曜大阵之中镇守,以保稳妥。”
他一转念,点了下头。下来之战有无他参与的确已经不重要了,有陈廷执在,足以对抗余下二人。
现在倒是需防备寰阳,神昭两派在看到没有希望之后,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天夏的疯狂举动。而且关朝昇说不准什么时候便会回来,还是要提防一下的。
他对着陈廷执一点头,随着一道金光从天降下,便从场中消失不见。
孤阳子一亡,天鸿和灵都二人也都是有所察觉,他们知道自己是无有胜算了,因为天夏势必能有更多人手用到他们这里。
孤阳子原本还想以自身爆裂的力量顺带冲开制约二人的法器,但结果全被首座道人送去了虚空之中,没有半分沉落下来,所以局面不曾有任何改观,两人依旧被困在那里。
天鸿道人这边,因为外间金网之束缚,他的遁法之威难以完全施展出来,如今已是被正清道人逼落入了下风,正处于极为被动的境况之中。
他与正清道人以往从未论过法,但也是见过其人出手的,原本以为正清被天夏驱逐数百载,没了玄粮补益,还要受天地消磨,功行即便不曾衰退,也当无有什么进步。
可是这一番交手下来,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位法力变化之上自不用说,早至炉火纯青之境,法力之深厚,更是远在他预料之上。
这要么就是他以往所见并不是正清全部实力,要么就是这三百多年中其人道法功行非但未有下降,反而更进一步。
联想到正清的功行特点,他不禁隐有所悟。
这时他见上空一道阴影浮现,而后金光一闪,陈廷执从空降落了下来,到了此间,见他没有任何犹豫,法力一长,裹挟着清穹之气就往天鸿道人所在冲去。
在方才与张御一同联手对付孤阳子,他也是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比起运用法力神通的袭扰攻击,这般直接用清穹之气冲击之法最是有用,故是一上来就是施展了这等手段。
正清道人没有得到通传,可是见到陈廷执的出手,根本不必言语,他便是知晓该是如何配合。也是一引法力,挪动清穹之气,一同往天鸿道人处压去。
老大 是 女郎
天鸿道人与孤阳子这等擅长守御之人不同,他长处在于挪遁化影,其实哪怕没有足够宽广的天地,他也能在咫尺之地用法,各种神通道法都能设法回避开来,使之落不到他正身之上。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不利境地之下抵抗正清这么长久,可是此刻再加上一个陈廷执那便不同了。
他躲得了一人攻势,却回避不了另一人,几乎是在数个呼吸之间就迫落了绝对劣势中,若是没有任何外来助力,那么结局已是可以注定。
而另一处,龙淮在常道人帮助之下又是劝降了一人,他很是满意,对于常道人也有了更高期待,他问道:“常道友,赢冲可能劝降么?”
常道人道:“赢长老心思太深,他若选择投顺,那么一定是他自己愿降,而不是因为我等缘故。”
龙淮道:“不妨试一试?”
常道人道:“那不妨先去别处,若是赢长老不同意,说不定还会有一场好斗,那就错失劝降其余同道的机会也。”
龙淮深以为然道:“有道理。”
正说话之时,忽然远空之中爆发出了一阵强烈光亮,四周围骤然一黯,随即就是一场剧烈的震爆传来,隆隆之声在大地天穹之中滚动着,巨大的烟尘云冲向了高空之上,那冲击余波轰然推来,从他们身上冲拂过去,可见周围一切都是被化成了急剧飞驰而过的浓黑烟尘,他们身上用于护持的法力灵光竟也是由此晃荡了起来。
薛道人惊疑不定道:“那是……天鸿上尊?”
天鸿道人在尝试了几次之后,见无法突破陈廷执和正清道人二人的围攻,就知道自己是没有机会了,再加上孤阳子已亡,显然上宸天今回势必覆灭,他不愿意死在两人手中,故是果断选择了耗绝神气,轰爆自身。
不过他不似孤阳,并没有特殊的神通玄异配合,爆发出来的威能远远不及方才,被正清、陈廷执联手挡了下来,而后方众玄尊则是依靠阵力遮住了那分散出来的余力。
灵都道人此刻正与武倾墟斗战,他察觉到天鸿道人气机断绝,暗叹了一声,转运法力,将自己所能驾驭的全部青灵生机向外一荡。
武倾墟顿时警惕,往后退避。
然则灵都道人将他迫退之后,却并没有再动手,而是打一个稽首,道:“武道友,可容我说一句话么?此言说过,我任凭贵派处置。”
武倾墟看了看他,点了下头。
灵都道人缓缓纵身向上,而后利用青灵天枝传声道:“所有上宸天同道听着,孤阳、天鸿两位道友已去,如今我为上宸天执掌,我以执掌身份宣谕,因你等抵抗不力,故自今日起,将你等逐出上宸天,往后再非是我上宸天门下。”
实际上对于一个宗派而言,一般弟子可以随意驱逐,但是涉及到门中长老,那却还是需祭告祖师,还需召聚同门论定罪责,并将之载录在册,总之是有一定仪法要走的。
可是他今次如此说,实际只是给余下之人一个脱离宗门的理由,让他们可以多一个选择,无论此后众人如何做,那都是可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一语说完之后,他落身在地,撤去了环护周身的道法,盘膝坐了下来,对武倾墟言道:“一如此前之言,我当任由贵派处置。”
他倒不是舍不得自决,而是既然答应了武倾墟任由其处置,那么自当应诺。
而且他也想看看,与上宸天有别的天夏,到底能走多远。
若是走不远,那么天夏这一战虽是胜了,可也未必就真的赢了,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未必是一直往前走的,也可能是会倒退回去的。
两界通道另一端,寰阳派几位长老正聚在一处,申姓长老神情凝重道:“上宸天情形不对,我们也要想想退路了。
那房姓长老则神情狠戾道:“不能就这么走,至少也留下一些东西,给天夏找一些麻烦,不然天夏随后就能追来。”
叔孙道人言道:“此事还需和李上尊商议一下,他们神昭的镇道之宝若能出力,那也无需我们去费力气了。”
他们正说话之间,一道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人影忽然越过两界通道,出现在了远空之中,众长老见状都是一惊,莫非是天夏那边上修杀过来了?
那人影并未上前,而是立定不动,随即便见一层层金砂从其人身上蜕落而下,一个立身在煜煜曜光之中的年轻道人,他笑了笑,道:“几位道友,许久未见了。”
叔孙道人神情微缓,不过仍是心下带着戒备,道:“原来是显定上尊。”
其余长老俱是惊疑不定,此前他们听闻上宸天传信,说幽城立身在外,不参与这场斗战,可显定这个时候却出现这里,尽管来的只是一道虚影,可着实难说其抱有什么目的。
显定道人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一边,道:“李道友,何不过来一叙?“
飘忽光芒一闪,披发老道一道化影也是出现在了场中,他打一个稽首,道:“显定道友有礼了,上宸天传言说,道友承祖师之命另立一脉,不参与我几家之斗战,现下却是到此,可是有什么指教么?”
寰阳派几位长老都是目光死死盯到了显定道人身上。
显定道人一笑,他先对披发老道还有一礼,而后看向诸人道:“无他,我幽城愿意与诸位一同撤离,不知可愿接纳?”
房姓长老哼了一声,道:“谁言我们要离开了?”
显定道人朝其随意投去了一眼,房姓长老一见其眸中冷光,心中不由一惊,顿时不敢再多言。
披发老道缓声道:“这倒奇了,别处哪有此世好,我们要想尽办法回去那里,道友却要离开?”
显定道人悠悠言道:“此世虽好,却无我等之份,而上宸天一亡,天夏必拿我幽城开刀,我这也是逼不得已。”
这话很有说服力。
众人心下稍松,只要显定不是来与他们作对的,那么余下之事倒是好商量了。
显定道人又言:“如今孤阳、天鸿两位道友已亡,灵都道友一人独木难支,待上宸天一亡,天夏随后必来攻伐诸位,我幽城如今也是炼成了镇道之宝,我等合力,必可叫天夏有所顾忌,如此便可从容退走。”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