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清平会每月一次例会,上次例会还在玉虚斗剑开始之前,那时候的李玄都还未真正跻身长生境,可这次例会的时候,李玄都已经真正踏足了长生境,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同,当然不是李玄都直接显露真容,而是李玄都与七宝宫更为融洽,似乎已经真正融为一体,李玄都是此方天地的枢机核心,以至于李玄都已经无法被感知,或者是处处都是李玄都的气息。
这次清平会例会,除了“临江仙”张海石、“清平调”周淑宁缺席,其余人全部到齐。
秦素也在与会之人的行列之中,她先是看向李玄都,见李玄都无恙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新成员“女冠子”的身上。无论是词牌名的选择,还是隐约可见的体态,都说明这位新成员是一名女子,这让秦素有些好奇,李玄都去了一趟岭南,又从哪里找了一位新成员?她倒是听说过岭南冯家有一位大小姐,可那位大小姐一则是年龄不大,影响力有限,二则是她与周淑宁之事有着直接的联系。以她对李玄都的了解,是不会在这个时候与冯家之人有什么牵扯的,除非李玄都想要让这位冯家小姐去云锦山作证,可就算如此,也不至于让她加入清平会,所以秦素猜测这位新成员应该不是冯家之人。
于是秦素又着重观察了下这位新成员,立时发现了不同,这位女子成员的发髻样式明显是妇人的盘发,与未婚嫁的女子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如果未婚女子梳了已婚妇人的发髻,是要闹笑话的,那么可以肯定,这是一位可以称之为“夫人”的妇人。
秦素不由开始联想江湖上有名的“夫人”们,首先是圣君澹台云,然后就是牝女宗的冷夫人,“鬼母阴姬”罗夫人,后两位都与地师有着夫妻之实,总不能李玄都继承了地师的衣钵,也把这两位给请回来了吧。
第 一 寵 婚
很快,秦素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已经知道宫官就在清平会中,宫官是冷夫人的弟子,也应该认识罗夫人,虽说众人在七宝宫中都被隐藏了相貌,但熟悉之人还是能通过一些细节判断身份。从宫官的反应来看,她并不认识这位新人,甚至没有半点熟悉的感觉,宫官的反应更像是见到了一个陌生人,那么就可以排除冷夫人和罗夫人的猜测。
至于澹台云,更不可能,秦素虽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夫君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不觉得现在的李玄都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轻动那位圣君。
会是谁呢?
惊魂医学院
笑看红尘多少爱 公子无德
秦素虽然知道李玄都迟早会告诉自己,但还是想自己先猜一猜。
就在秦素观察打量兰玄霜的时候,兰玄霜也感受到了秦素的目光,在打量四周的时候,看似漫不经心地扫过秦素。然后她发现了一点有意思的事情,在清平会中,女子不少,甚至有点阴盛阳衰,其中有三位已经嫁人妇人,三位没有嫁人的女子,一位似乎是奉道的道姑装扮,打量自己的就是三位未嫁女子之一。
便在这时,李玄都说道:“有新成员加入,大家就报下名号吧。”
兰玄霜立刻收回了所有的思绪,开始专心观察清平会的成员。
“浣溪沙”,三位未嫁的女子之一,应该是个小美人。
“玉蝴蝶”,三位未嫁的女子之一,年纪不大,小丫头一个。
再见不见之如梦沉雪
“金错刀”,不仅是三位未嫁的女子之一,而且也是观察自己的那人,周围的人对待她的态度有些不同。除此之外,金错刀的意思是钱币,很有钱,会是太平宗的人吗?
“剑器近”,五位已经嫁人的女子之一,顾名思义,应该是个用剑的女子,难道是出自身清微宗?
“如梦令”,五位已经嫁人的女子之一,态度有些散漫,暂时看不出什么。
“卜算子”,五位已经嫁人的女子之一,从词牌名来看,精通占卜,是阴阳宗?浑天宗?还是太平宗?
“撼庭秋”,奉道的道姑装扮,应是道门中人,不能婚嫁的只有全真道,是东华宗?妙真宗?还是神霄宗?
“佛霓裳”,五位已经嫁人的女子之一,词牌名中有一个“佛”字,会是佛门中人吗?佛门中有女子又能嫁人的,只有慈航宗和真言宗了,不过真言宗是双修之道,并非真正的夫妻,似乎慈航宗的可能更大。
“钗头凤”,五位已经嫁人的女子之一,暂时看不出什么。
八位女子之后,就是男子,只有两位。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柯南·道尔
“醉太平”,说话言简意赅,气态成熟稳重,很是可靠的样子。
“青玉案”,说话时字斟句酌,有些书生气,又有些师爷幕僚的感觉。
兰玄霜自己算了下,发现清平会最大的特点就是阴盛阳衰,算上李玄都,男子也只有三人,算上她自己的话,三个没嫁人的,五个已经嫁人的,再算上一个道姑,女子足有九人。虽然还缺席两人,但就算是一男一女,那也是十位女子和四位男子的格局。
如果不是李玄都一直恭谨守礼,兰玄霜都要怀疑李玄都是不是那种喜欢到处留情的人物,这偌大的清平会其实就是他的后宫。
其实李玄都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决定改变一下清平会的男女比例,如果他能安然度过正一宗这一关,那么他会邀请颜飞卿和张鸾山加入清平会,这样就是十位女子和六位男子,虽然差距仍旧不小,但已经不是那么悬殊。
就在兰玄霜胡思乱想的时候,李玄都开口道:“大天师张静沉邀请我于八月十五中秋节去云锦山大真人府,与他面谈解决关于我的义妹周淑宁失手打杀了他的族孙张世水一事,我已经答应下来,不知诸位有什么看法?”
关于此事,在座众人已经或多或少知道了经过,更有几人参与了其中,比如说宫官,她就做了一回中人,替李玄都向张鸾山询问了关于正一宗张氏和岭南冯氏的事情。
于是宫官第一个开口道:“这无疑是一场鸿门宴。”
李玄都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说道:“可是不能不去。”
秦素直接道:“据我所知,此事与岭南冯家脱不开干系,冯家那边总要给个交代。”
李玄都因为行程匆忙,还没来得及把岭南之行的结果告知秦素,正好借着清平会这个机会说出来,“我去了冯家,也见到了冯家的本代家主冯神通,他承认此事是张家在背后指使,但不肯出来作证,并且以死谢罪,这就是他的交代。其实就算没有冯家,张静沉等人也会从其他地方着手发难,冯家不过是张静沉手中的一把刀罢了,既然冯神通已经死了,那么我决定不再追究冯家。”
听到李玄都的回答,秦素和白绣裳对视了一眼,各自叹了口气。
李非烟沉声道:“张静沉此举,也在意料之中,当断不断,必遭其乱。对于道门而言,张静沉就是个脓疮,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将这个道门身上的脓疮给挤了,免得日后病入骨隨,难以处置。”
石无月附和道:“我赞同,必须镇压张静沉。”然后她又看了宁忆一眼。
宁忆轻声道:“我可以在八月十五当天赶到上清府。”
兰玄霜一直在观察众人之间的细微动作,秦素和白绣裳的对视,石无月对待李非烟、宁忆的态度,都让她意识到一个事实,这些人之间其实是有联系的,甚至是相识熟悉的,这从某方面印证了她先前的猜测,也许清平会真的只是一个“太虚幻境”,在“太虚幻境”后面还有一座“玄都紫府”。
在宁忆直接表态之后,其他人也陆续表态,全部支持李玄都的决定。
玉盈法师欲言又止,李玄都抬手打断她,微笑道:“江湖事江湖了。”
玉盈法师顿时安下心来,继续保持沉默。
兰玄霜立刻察觉出不对,并作出了猜测和分析。江湖事江湖了,难道这位“撼庭秋”并非江湖中人,而是庙堂中人?能在庙堂上居于高位,又是女子,还是道姑,那么其身份就很好猜测了,不会是嫁入皇室的妃子之流,更像是出身于皇室的女子,而且不是县君、郡主之流,应该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公主,才有资格奉道不嫁,如果与皇帝关系不错,还能影响朝局。没想到在清平会中还有一位公主。
宫官忽然望了秦素一眼,问道:“需要我传话吗?”
李玄都沉吟了一下,说道:“不必劳烦了。”
宫官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宫官的这一眼同样落在了兰玄霜的眼中,兰玄霜这个百岁老人品味出些许不同的意味,“浣溪沙”对于“金错刀”有几分淡淡的敌意,“金错刀”似乎也知道“浣溪沙”的敌意,不过更多还是警惕和防备。这难免让兰玄霜想到了争风吃醋上面,那么为了谁争风吃醋呢?兰玄霜立刻有了答案。
李玄都最后说道:“既然大家都赞成我的决定,那么我们八月十五,在上清府相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