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将那个女人从他身边赶走……从他身边赶走……”解朝露怔怔地重复着这句话,她将脸埋进手心里。
可她该怎么做呢?
箐玉问道:“小姐还联系得到邢公子吗?”
解朝露顿了一下,明白了箐玉要做什么,但如今,好像她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他了。
“你去将红绳挂在府外的第二棵树上,他若还在京城便会来的。”
箐玉点了点头,“是,小姐。”
虽然邢公子之前对小姐不敬过,但眼下她们唯一可以依仗的,也只有邢章了。
解朝露的红绳接近午时挂出去,直到晚上邢章都没来。
“看来今天他是不会来了,过两天再等等吧。”解朝露秀眉不展,心下有些不满邢章在她需要他的时候没有及时过来,在她不想看见他的时候却日日来烦扰她。
wom
果然男人都是这个德性,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重生,啊人生
箐玉点了点头,“嗯,这么晚了,箐玉先伺候小姐休息吧?”
箐玉正要为解朝露更衣,屋里的窗子却忽地被小石子弹了一下。
解朝露眉眼浮上喜色,低声道:“他来了!”
箐玉急忙上去将窗户打开,只见一道人影如同鬼魅般翻了进来,再看清时,那人已好整以暇地站在了房间里。
“谁说我不会来?”邢章身上带着外头的寒意,站在离解朝露几步之远的地方,眼带笑意地挑眉道:“卿卿在外头挂了红绳,可是想我了?”
“谁会想你?!”解朝露眼中带了几分恼怒,如果不是无计可施,她又怎么会有求于他?她觉得邢章这是在蹬鼻子上脸。
邢章表情未变,看了一眼一边站着的箐玉,问道:“不是想我,那卿卿挂红绳做什么?”
“自然是有事让你做。”解朝露给箐玉使了个眼色箐玉会意地点点头,走出去,带上了门。
抗日之暗杀之王
“哦?”邢章坐在桌前,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问说:“什么事劳得卿卿如此烦忧呢?”
“我想让你杀个人。”
“什么人?”
“穆习容。”
邢章吞下口中在舌尖蔓出涩意的茶水,眸色暗了暗,“如若我记得不错,这穆习容应当就是你那宁王哥哥的正室,现在的宁王妃,你要杀她,是想争宠?”
“什么叫争宠?”解朝露恨恨地盯住眼前的一片虚空,“王爷本来就是我的,他心中有我,才会心甘情愿地照顾我这么多年,只不过被那个女人一时迷了心智罢了。”
邢章哪怕是心里极喜爱着解朝露,听到她这一番话,心里都不禁暗暗摇了摇头,她怕是已看不清彼此的感情了,才拿这些虚无的话来骗自己。
“朝露,你可曾想过,宁嵇玉若真对你有意,又怎么可能将你放在这院子里不闻不问。”邢章起身,一步步走过来,不容她抗拒地坐在她身边,摄住她的下巴,在解朝露的唇上重重碾了一下。
“他可曾想我这般控制不住地想亲近你么?”
解朝露浑身僵住了,双手抵在他的胸前,想推开他,口中辩驳道:“王爷才没有你这般爱女色!”
“哈哈哈哈!”邢章忽地笑了,“爱女色?我又可曾这般亲近过别的女子?倘若人真心喜欢上一人,心里眼里便都是那个人,哪里肯在别人身上将就,这道理,朝露不懂吗?”
说再见,不再见 由宝儿
邢章知道,解朝露恐怕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懂。
她不愿相信宁嵇玉心里没有她,而和另一个比她后来这么多年的女人恩恩爱爱,这叫她无法面对、无法承认也无法看清。
解朝露用力咬住下唇,攥着的拳几乎要将手中的衣布绞烂了,“你不用管这么多,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
“好吧。”邢章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我替你杀。”
“不过事成之后想要什么你都给我的话,可是你说的,我记住了,若是……”邢章突然欺近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若是你反悔的话,卿卿是知道的,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
明日便是出发之日。
妳調香,我調心 桃心然
这日,穆习容和春知理了些需要用的东西出来,行军从简,因此她们二人带的东西并不多。
秋风的情况已经比起当初好上很多了,只不过吐字尚不清楚,写字时手多颤抖,点不成线,线不成字,还需好好将养着,不便与她们一同离京。
“秋风,你别急,我和娘娘还会回来的,你在王府里好好养病,等我回来了,我们再一起伺候娘娘。”春知握着秋风的手安抚她。
秋风也知她这个情况不可能和穆习容一同前去边关,便从一开始就止了这个念头,只是不能陪在娘娘身边,仍旧叫她有些难过。
她不是大恶之人,只是那时确实做错了事,也付出了她承担不起的代价,如今幡然醒悟,自然是一心向着予她重生的穆习容的。
穆习容对她来说,已不单单只是主子这样简单的定义了。
秋风抿着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不用担心。
穆习容已将将近一年的药都给了她,如果不够就去药房去取。
然而现在秋风只觉得她好不好都不重要了,她现在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已经觉得足矣,只要能让她家娘娘平安回来便好。
春知中途有事出去了,从外头回来时,告诉穆习容道:“娘娘,之前我们常买药材的药房老板派人来告诉我们,今日又新进了一批好药材,问娘娘要不要去挑选一下?”
穆习容制丹药的材料大部分出自于那个药房,药房老板也与她见过几面,她特意交代过如果进了好药便让人来通知她,她亲自去挑选。
她在药材的品相上要求极为严苛,别人选的她不放心,药材都是她亲手挑选的,若是选差了,做出来的药药效只会事半功倍,不异于一种浪费。
而且不论在什么时候,药材都是一种必需品,有时能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穆习容没多想便说,“可以,过一会儿我们便去瞧瞧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