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谷婆家主连续好几天都是有些神魂颠倒的感觉。
他对大衍学令的贪婪之心没有告诉家中其他人,所以至今为止谷婆家的其他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生死之间走了一个来回。
而谷婆家主则是在愧疚心之下什么都不敢多说,怀着一种自己随身都会暴毙的心思战战兢兢地过日子。
他知道自己被苏礼种下了一枚所谓‘魔种’,只是他不清楚那魔种究竟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想也知道那不会是好事。
所以他在这段时间交代好了一切,然后就直接闭入死关之中。
哪怕或许是徒劳的,但他也要尝试着是否能用自己的手段来解决那个‘魔种’。
静室闭关之中,他内视己身……
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的异状。
那么神魂呢?
他进入更深层次的定中,意识沉入识海,检查自己的神魂状态……
然后他懵了。
因为他的识海竟然变成了一片光海,然后在这光海之中又有无数的祈祷与感激声。
这些祈祷与感激都是指向着识海正中的一尊神明……那仿佛是这世上至圣至贤之尊,神圣不可侵犯。
谷婆家主懵圈了啊,他的识海里怎么会有这玩意儿?这就是魔种吗?
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啊……
面团启示录
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于是他是一丁点也不敢怠慢,一直处于闭关状态想要搞清楚自己识海中的状况。
可惜这仿佛是他识海中的一个幻影,无论他如何尝试都无法将这一片充满了祈祷与感激的光海消除,也无法屏蔽掉那个身影……
而随着他一直将全部心神沉浸于识海中,他都没发现自己都有些神神叨叨地了……毕竟那些祈祷、感激之辞听了那么多遍了,他都自己会背了!
于是他一边顺着那光海中的声音念念有词,一边则是开始琢磨那个神圣的身影究竟是谁……
……
“妾身好想看看那个谷婆家主究竟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啊。”海棠抱着苏礼的耳郭充满了惊叹的感慨着……哪怕是他们已经走出好远了,她依然在为苏礼的骚操作震惊着。
“这有什么好看的?左右都是失去自我。”苏礼无所谓地答道:“你不是说了吗?信仰与祈祷会令神灵都失去自我,所以我就以部分愿力代替分魂来作为魔种的核心……让他渐渐成为毫无自我意识的存在,这就是我给他的惩罚。”
“不不不,失去自我可不等于是没有自我意识……”海棠则是做出另一种猜想:“你就没想过,你会因此而造就一个自己的狂信徒吗?”
苏礼愕然,连忙将意识沉入赤老那边让他筛选信徒祈祷……果然,在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就看到了那谷婆家主断断续续的祈祷声。
看其来并不虔诚,只是那种人云亦云式的随口念叨……但这还只是刚开始啊!
想想自己留在谷婆家主脑海中的那枚魔种……苏礼就觉得可能海棠说的还真不糊错。
这个时候海棠对于苏礼的‘鬼才’真的是无话可说……这算是‘宗教洗脑’了吧?
硬是将一门魔道邪法给变成了传教神术……不,是他将传教这么神圣的事情变成了一种很邪魔外道的样子……
总之,对于苏礼的骚操作海棠只能是心服口服。她就觉得跟着苏礼的这段时间并不是她在指引苏礼修行,而是苏礼一直在给她打开新世界大门啊!
这小子还没上界呢,神道就已经被他玩出花来了,要是飞升上界正经开始经营神道之后那还得了?
谷婆城中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众人西行路上的一道小插曲,最终没人再提起了。
但是众人的心情却是沉重的,苏礼那心魔之主的形态却是彻底地烙印在了众人的心中。
如云小梅、初荷还有月剑这样的外人或是尚未完全融入剑崖的,她们是绝对不想再看到一次那个样子的苏礼,那种一个眼神就能将她们七情六欲全部勾起的恐怖感觉实在不甚美妙。
但是对于北光、景晨、持穗还有常福这样的剑崖门徒来说,他们却是只能从那样的苏礼身上看到亲切与心疼。
他们只觉得苏礼完全是为了剑崖教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才会变成那样,而那心魔之主的苏礼,反倒是能够令他们感受到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虽然如何利用心魔剑崖界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程,但此时这个由剑崖教众门徒共同构筑的心灵世界却还没有到开放的时候。
所以哪怕是景晨也只是对心魔之主苏礼莫名地感到熟悉和可靠,却不知道自己在渡劫元婴的时候还曾经见过这位……
众人又走了几天,苏礼倒是一如往常地继续收集这中洲大地的风土信息,但是整支队伍中的许多人却都显得心事重重。
看起来还在因为先前那谷婆家的事情而心情低落。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匪我思存
这天夜晚众人照例露宿的时候,苏礼干脆叫起了北光道:“来,给为师练一遍《元灵剑舞》看看,这门剑法可不能丢下。”
北光有些意外,他知道这门剑法很特殊,是属于不能外传的那种,就这么当众演练真的好吗?
苏礼看懂了他的目光,随后带着中关爱的表情道:“这剑法若是有人偷学你的,我觉得大概率人家会走火入魔吧。”
贫道混初唐 开罗咖啡
北光捏着鼻子忍了……不就是他一直练不好嘛,犯得着说这种话来嘲讽他?
于是北光只能屈从于自家师父的‘淫威’之下,拿起佩剑‘舞’了起来。
说实话,北光的动作倒是没错,也很到位,只是终究缺少了那一丝神韵。
而且这《元灵剑舞》最关键的其实还是随着这剑舞动作时体内真气、真元乃至法力的流动,使得原本只是在四肢与躯干中正常了流动的力量通过不同的剑舞动作而产生遥相呼应。
这种呼应就不是靠动作练习就能够完成的了,是需要符道修为,也需要自己感悟然后以意识引导。
北光有最好的资源,他知道自己每个动作所要表达的意思,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呼应。
只可惜他只是死记硬背却没有办法有自己的理解,所以他的这套《元灵剑舞》就变得很机械死板。
虽然在剑舞的过程中因为自己的死记硬背也还能够发挥一些作用,但也只是令他身体热一下,然后头脑清醒那么一些而已。
但是他的《元灵剑舞》在众人看来就显得莫名其妙了……这么一套剑舞有许多动作好像就是为了特立独行的好看,没有丝毫的实战价值,看得除了景晨之外的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但是景晨却是看出了一些意思来……事实上他作为传法殿住是有权限翻阅《元灵剑舞》的,只是因为这套剑舞中涉及了许多符道知识令他进展缓慢。
如今看到苏礼似乎要教徒弟,他立刻站起身来全神贯注地盯着场中……
果然,在北光一遍舞完之后,苏礼就站起了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动作你已经都熟练了,接下来就跟我一同舞一遍吧,希望你会有所收获。”
景晨见状连忙沉声对身边的人说道:“都仔细看好了,这是我剑崖教的至高绝学之一,能够有圣子在此演武,乃是难得的机会。”
月剑从来没见景晨如此慎重地对待一门剑法过,那种神情,简直就像是去朝圣的信徒一般。
其他人也是连忙一个激灵更加专注地看向场中……尤其是云小梅,她孤身携带着四门顶尖传承追随苏礼众人,她倒是很好奇这剑崖教的至高绝学与她携带的那些顶尖传承比起来又是如何?
然后她看到了……
苏礼只是第一个抬剑的动作,就已经散发出了一种闲适中带着些空灵的感觉。
周围仿佛霎时寂静,花鸟虫鱼声也仿佛一下子融入了周围的自然中再也不见……或者说随着苏礼那仿佛饱含着道韵的剑舞,这周围一个区域之中都好像自成一界。
众人的目光随着苏礼的舞动,也是从心底开始透出一种空灵寂静的感悟。
他们的身体渐渐地温热了起来,竟然好像是斗法前的热身一般,将他们的身体状态一下就调整到了最佳。
而他们的心灵去是无比地平静,甚至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去思考一些平时修炼中的难题,都会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于是伴随着周围的天地元气汇聚,他们下意识地真的开始了一种仿若顿悟式的修炼……
沉迷之中浑然忘我,直到苏礼停下了剑舞之后众人才是愕然惊觉自己的修为竟然又扎实或者进步了一些。
可是这种进步却让他们怅然若失……因为他们竟然因为这忽然的沉迷而忘了要看清楚苏礼的剑舞了!
我的绝美女神老婆 一笔烟云
苏礼已经收剑,留下了北光呆立当场似乎在参悟着什么……为了给这个弟子打好基础而不是一心陷于杀戮,苏礼真的是煞费苦心了。
而景晨则是唯一一个强忍着那种沉迷顿悟的感觉看完苏礼剑舞的,这时候他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这就是《元灵剑舞》,我剑崖教的至高绝学……”
月剑神色惊叹又是复杂,她觉得这种剑法简直不该存在于人世之中……又对一生都在追求最顶尖剑法的师父虚谷子感到不值……若是早知剑崖教有这种剑法,那虚谷子还犯得着远行中洲吗?
云小梅则是忍不住惊叹地问:“这门剑法究竟是什么级别的传承……我感觉……”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她举得自己加收集的那四门所谓顶尖传承在这《元灵剑舞》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也不知这是什么级别的……”景晨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看了看苏礼肩头的海棠没有多说。
超级修仙系统 江宇01
若说有人能够知道这《元灵剑舞》的真正分级,大约也就只有这位女神了吧……只不过海棠显然是不愿多说了。
不过苏礼的目的终究是达到了。
这一场剑舞过后,众人果然不会再将谷婆城中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了……《元灵剑舞》的神奇覆盖了一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