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千鸟界,界壁外的星河。
一艘艘造价昂贵的星河古舰,如庞大的异兽群,分散地停泊着。
暗灵族,星族,明光族,银鳞族,等等强大异族的族人,出没在战舰之上,时而以炽烈的目光,看一眼千鸟界。
这些异族族人的血脉等级,大多在六级和七级间,身份也不够尊贵。
因此,他们没有被首领,被族内的权贵人物带往千鸟界,只能在战舰内等候。
在内心深处,他们也渴望着参与这场,星空中最浩大的盛会。
一艘残破且窄小的战舰,慢吞吞地接近,忽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闪来的暖婚
这艘战舰,比当初在涅灵界出现的黑铁古舰,还要破旧,速度缓慢的,恐怕能够让耐心不好者吐血。
几个影族的族人,穿着花花绿绿的服饰,在战舰之上哭丧着脸。
等他们注意到,那些庞大战舰上的各族族人,向他们投来关注的目光,更加是欲哭无泪了。
以往,他们在星河的别处,一旦看到此等规模的战舰,会立即落荒而逃。
因为他们清楚,那是各族的正规军,里面都有强大的血脉战士坐镇。
而他们的身份是流寇……
“哎,我们也没办法啊。”
一个身形消瘦的影族七级战士,唉声叹息,“我们的领袖,据说已经死了,只有帕丁森大人还在。可通天商会的那只白鹤,非要让我们把这人送来,我们也不敢不从啊。”
话罢,他瞥了一眼,那位枯瘦如柴,气血衰竭的人族女性。
那位,被影族秘密关押多年,不给蕴含气血的食物,不提供有灵力和别的异能的晶石,日积月累的下来,就虚弱成这样了。
女子年轻时,应该英气十足,有着刚毅男儿般的剑眉,浑身透着硬朗的气势。
只是,现在着实太虚弱……
“你们是不是应该,将我送达那什么千鸟界?”
虞瑛一开口,声音都有些苍白无力,“又不肯给我充沛的食物,又没灵石,和特殊晶石,我现在没恢复过来,无法以自己的力量,破空进入千鸟界。”
她被关多年,早就不知道外界的情况。
只知道,这些影族的流寇,突然得到一个命令,要他们把自己平安送达千鸟界,参加一场通天商会举办的盛会。
通天商会,不是一直在浩漭吗?何时光明正大地,在天外活动,还举办盛会?
虞瑛很困惑。
“你看,连星族的战舰,都不被允许进入千鸟界,何况是我们?”影族的那位,指了指远方的战舰,苦着脸,才要辩解两句,猛地看到了“灰暗乐土”,他神情振奋了,“灰暗乐土!我族的帕丁森大人,果然也来了!”
其余的那些影族族人,闻言也激动起来。
罗尼死了,他们听说了,但帕丁森是首领罗尼的弟弟,同样天赋非凡,以后有希望突破九级血脉,继续率领他们。
呼!
一叶轻舟飞逝而来,直朝千鸟界飞去。
竹子编造的轻舟上方,站着一袭白衣的男子,他在即将驶过时,注意到了影族流寇中的虞瑛,眉头一动,就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于是心念微动,轻舟顺势停下。
“可是暗月城,虞家的虞瑛?”君宸轻喝。
船舰之上的虞瑛,抬头看了他一下,脸色微变,“是我。”
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白衣男子,可能是她这辈子接触过的最强者!
比她师傅,比以前追杀她,甚至比她在外域星河,见过的任何存在都强大!
“是你就好。”
君宸点了点头,抬手隔空一抓,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罩住了虞瑛,将她凌空带走,直接落在轻舟。
“你们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或者在灰暗乐土上继续等候。”
对流寇们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小小的竹舟,迅速飞向千鸟界。
“阁下是?”
坐在竹舟中的虞瑛,神色谨慎,心中颇为不安。
“呵,别担心,我就是传唤那些流寇,送你来的幕后人。”君宸洒然一笑,心道也的确有点凑巧,回来的途中,正好碰到了虞瑛,“因为你,和一个很重要的人相关,而我又无意间,听说了你的事,所以就让那只白鹤吩咐罗尼,把你给弄来了。”
“一个,很重要的人?”
虞瑛低着头,皱眉苦思。
师傅,早已战死在外域星河,在浩漭内部,还有什么人,有力量帮到我?
天邪宗的背后,是魔宫的竺桢嶙,是五大至高势力!
而古荒宗的宗主韩樾,和师傅也不对路,岂会在意我的死活?
虞瑛百思不得其解,不由仰头询问,“是谁?”
“你被关押太久了,不太清楚外界的局势,更加不知道如今的浩漭大世界,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譬如说,古荒宗的现任宗主,不再是你所知的韩樾,而是钟离大磐。”君宸微笑道。
“钟离师伯?他,他不是一直被关在天外剑狱吗?”虞瑛震惊道。
“果然是被关太久了。”君宸摇了摇头。
“是他,让我得救的吗?”虞瑛不断求证。
“不是他,而是……”君宸想了一下,说道:“等到了千鸟界,你自己去求证,只要你接触人族的修行者,多聊几句,自然就会什么都明白。”
虞瑛一头雾水,又暗暗地期待起来。
……
费尔南德,帕丁森和艾莲娜所在的石楼前。
虚空灵魅一族的长老费雪,白发披散着,身后站着气质宁静如水,容貌出众的学生贝宁。
以前,费雪虽然教导过贝宁,却因为贝宁天赋不算突出,只当她为半个学生。
现在,随着贝宁的血脉进阶到八级,又因为涅灵界和“灰暗乐土”的经历,立下了大功,她就特意传告族内,她收下贝宁为正式的学生了。
为此,她还赐下了几样小玩意,做为两者亲密关系的见证。
“我是费雪,希望能参拜一下开天神石!”
见屋内没回应,她略微弯腰,并没有不满,而是再一次轻呼请求。
一缕心声,以血脉的秘法,隐蔽传递向贝宁:“那小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好美色,还是珍宝?美食,或是权势?”
她想弄清楚虞渊的喜好,然后对症下药。
贝宁面色古怪,犹豫了一下,同样以血脉之术回应,“我也说不好,如果说好美色,我自问……不比艾莲娜差。可他,对我从始至终没任何无礼举动,而且在涅灵界时,几乎杀了我,还有,他对逝去的格蕾丝也没兴趣。”
月夜族和虚空灵魅,盛产美貌的女子,贝宁认为自己和格蕾丝,都在水准之上。
然而,涅灵界的时候,虞渊差点就不耐烦地,让她和格蕾丝惨死。
她和虞渊相处至今,也没有看出,虞渊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可“灰暗乐土”上,虞渊和艾莲娜,又莫名其妙地……
绝宠evil伪公主 菟兔琳
贝宁摇了摇头,觉得看不透,然后说:“别的珍宝,美食,我就更看不太出了。”
费雪愕然。
楼阁内部。
煞魔鼎朝上浮起,将费尔南德,艾莲娜和帕丁森显现,虞渊本体落于地面,大鼎则在迅速缩小后,逸入他紫宫穴。
手中,还握着斩龙台。
他的阴神已回归,虞依依和寒妃,依旧留在斩龙台中,那埋藏冰霜巨龙的世界。
“进来吧。”
调整了一下心境,虞渊咳嗽一声,允许了费雪和贝宁的进入。
很快,这两个虚空灵魅的老少,就站在了他面前。
费雪一进来,看到斩龙台的那一霎,眼睛立即亮的吓人。
她的血脉,她身上秘藏的族内圣物,第一时间生出了强烈反应,让她知道虞渊手中灰白色的棱形长条石头,就是那块开天神石!
“虞,虞渊……”
一开口,她就发现因太过激动,讲话都不利落了。
虞渊哑然。
他知道,眼前虚空灵魅一族的长老,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这块斩龙台,我刚刚恰巧参悟里面的奇妙,并不是特意拿出来,给你端详参拜。”虞渊先解释了一句,然后在费雪失落至极的注视下,重新把斩龙台收回。
寒妃和虞依依,如今都在里面,他就算给费雪参拜斩龙台,也不是这时候。
“我不奢望,能够从你手中要回斩龙台,我只希望,能够参悟一番开天神石!”费雪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挨宰的准备,“你说说看吧,到底需要我们怎样,或者需要什么东西,来换取我来感悟开天神石?”
“最近一阵子,都不行。”虞渊态度坚决,“以后的话,再说。”
费雪还要讲话时,虞渊勃然变色。
这一刻,他惊恐地感知出,擎天之剑的气息,离他极近极近!
等他反应过来,和剑魂一起全力去捕捉时,发现再次无影无踪。
一口“暗域寒井”,只有敞开来,和暗域连系的那一霎,他和剑魂,才能嗅到一丝动静,一旦关闭起来,就什么也无法捕捉。
可刚刚那一下,不止是剑魂,连他都有了感觉!
这意味着,有一口连接暗域的“寒井”就在附近,离他绝对不远。
“麻烦大了!”
再也没心思,和费雪说别的,他匆匆离去。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