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跟他们打!”
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的林方,也不愧城北年轻一代大哥之一的名头,将车门打开后,猫着腰依靠车门作为掩体,举枪对射。
“包上去,反抗的全部整死!”
曾锐一声大喝后,手里举着一把大黑-星,头一个朝前方摸了过去。
“踏踏!”
身后众人,很快跟上。
除开两台GS8车上袁承的嫡系偶尔开枪反击外,以周哥为首的职业杀团队连一个敢下车的都没有。
“咔咔!”
林方手中的仿六四子弹打空,他一边往弹-匣一边命令道:“以我为中心,向我靠拢!”
不得不承认,虽说林方身边的七人已经是袁承最后的人马,但他们爆发出的能量以及展现出的心理素质,是其他小混子完全不能比较的。
也正是靠着他们手里的这几把仿六四的零星回应,才使得光年集团的战士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将他们给击退。
为了不增加不必要的伤亡,曾锐和东子并没有和对伙靠的太近,两伙人中间还留着二三十米的缓冲。
“方子,我们试一试选一边往外冲?”
说话的是一名光头大汉,此刻他正舔着嘴唇,警惕的四处张望,似乎是在观察哪一边的火力稍微薄弱些,以便自己突围。
作为袁承豢养的死士他不缺和对伙搏命的魄力,但如果说有机会逃生,谁还不想活着呢?
林方摇了摇头说道:“突不了,对伙身上穿了避弹衣,手里也不缺重火力。咱能够耗在这儿,是因为有车子作为掩体,真要把身子暴露,分分钟就得死!”
“那我们怎么办?来的路上,一人就带了四个弹-匣的子弹,按这么打下去,我们能坚持十分钟都算是祖坟冒烟了!”
随着子弹的不断减少,以及两名弟兄中弹倒地,也让光头大汉心里头愈发焦虑,以至于说话的语气也是格外生硬。
“对啊,方哥,打也打不过,跑又跑不了!要不然我们报治保吧,就说我们被伏击了,最多也就是打上个故意伤人和持枪,至少也没死罪!”
林方的小兄弟哭丧着脸,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口袋里把手机给掏了出来,直接拨通了治保的号码。
在路上跑的,都信奉着一句话,叫做江湖事江湖了。
如果说因为某一方干不过了,选择找治保寻求救援,那和打架打不过了,叫爸妈来主持公道的稚童又有何异?
这简直比老婆偷人,还让人瞧不起。
要是放在其他时候,林方的小兄弟说出这样的话绝对会被在场的其他人嗤之以鼻。
但眼下,众人似乎都极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啪!”
只见林方的小兄弟将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整个手机被砸的四分五裂。
“我艹他屋里娘!关键时候就踏马没信号了!”
林方闻言,眼神明显变得暗淡无光,他缓缓回道:“对方肯定是准备了信号屏蔽的装备,没机会的…”
林方的话也成了压垮众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孤立无援的他们已经连唯一的希望都已经丧失,心如死灰。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还不如直接干死他们得了!”
早就想着要突围的光头大汉吼了一嗓子后,站起身子对着东子那一侧抬枪就打。
“亢亢!”
连打两枪之后的光头大汉彻底暴露在了东子的射程范围之内,他脚下生风,试图猛冲过去。
“嘭!”
结果还没能往前跑出五步,眉心就被东子击中,整个人如同筛糠般一怔,仰面而倒。
“亢!”
“亢!”
“亢!”
见光头壮汉倒地,林方忽然起立朝着东子一方连开数枪,瞬间将一个弹-匣完全打空。
眼下包括林方的小兄弟和他自己在内,袁承的嫡系就仅剩下最后五个人,其中还有两个身上都在刚刚这轮冲刺中受了枪伤。
心里头已经万念俱灰的小兄弟,目光都变得有些呆滞和漠然,除了时不时看也不看的举着枪往外头瞎打两下以外,仿佛整个人都已经被抽干了灵魂。
原因无他,实在是窝囊呐!
原以为自己一方已经准备的足够充分了,没想到到头来,才发现原来自己一行人早已经成了人家的瓮中之鳖。
打,打不过。跑,跑不了。
敢在刀口上舔血的悍匪,虽少但并非没有。
可即便是像他们那种可以坦然直面死亡的选手,面临林方等人目前的局面,同样也是一种煎熬。
“我要搏一把了!”
林方用眼睛余光撇了一眼手里端着UMP8时刻不放的东子,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刚刚将弹-匣里的子弹打完,就是为了做一次试探,而现在他觉得已经到时候了。
律师之回到清朝
自己一方的弹药眼瞅着就要全部消耗完了,等到连反抗的能力都彻底失去后,他们能做的除了自杀以外,别无他法。
意志力都快磨尽了,林方知道时间不能再等了。
他在还击的同时,始终在观察东子等人的攻击节奏,经过他的预判,位于自己后方的火力网中,几乎每一分钟半就会因为前面的人更换弹-匣,让后面的人进行补位时,造成差不多三秒钟的空档期。
那是关键性的三秒,自己能不能留住一条狗命,就看那三秒钟了。
“听着,待会看我的动作,大家一块儿往悬崖边上冲,冲的时候一边往对方压枪,尽量做到自己掩护自己。”
已经下定决心要搏一把的林方,语速很快,但是条理说的异常清晰。
“……”
林方的小兄弟闻言呆愣,立马扭过头去:“大哥,那悬崖底下最少得有二三十米,五六层楼高,你打算让我们跳下去啊?”
林方想也没想,直接回道:“跳下去还有机会把命保住,留在这儿,你还能活吗?”
“……”
众人陷入了沉默,林方说的话虽然略显难听,但也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可道理大家都懂,真要奔着一个在黑夜里深不见底的悬崖,往底下跳,人一时半会儿确实有些难以接受。
袁承家一名穿着战术背心迷彩裤的职业杀,张口打破了沉默:“方子,我和老杨就不和你们一起跳了。”
“为什么?”
迷彩裤用手里的仿六四指了指自己大腿上一个不断往外渗血的伤口,笑了笑说道:“我和老杨身上都中枪了,即便是能跳下去,我们就是爬也爬不走了,更何况,你们想冲过去,也需要有人掩护的。”
林方几乎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回道:“行,那我们能否冲过去,就全靠你们了。”
抛开袁承的关系,林方这段时间虽然和这群职业杀吃住都在一块儿,但交流并不是很多。
职业杀团队有些排外,即便林方表现的人畜无害,却还是有些受到对方的排挤。
而林方没想到这群心高气傲的职业杀,竟然在最后还会选择留下,给他做掩护。
迷彩裤职业杀冲他扬了扬手中的家伙,示意尽管放心。
“艹,就是现在,干了!”
林方大吼一声后,忽然身子往前一扑,整个人宛若俯冲的猎豹一般对着悬崖边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
“亢亢!”
在看到林方动身的瞬间,小兄弟以及另外一名袁承的嫡系同样脚步很快的往林方身后跑去。
而两名已经中枪行动不便的同伴,则是举着枪对东子等人进行压制,以此达到掩护林方等人的目的。
只不过他们错估了东子这伙儿南峰山战犯的狠辣程度。
身上穿着避弹衣的东子寸步不让,即便胸前被打出了好几个白点,仍旧举着UMP9对着对伙一顿扫射。
“哒哒哒!”
UMP9枪口激荡,宛若怒龙般咆哮,子弹仿佛不要钱一般的对着林方等人倾倒而去。
子弹打在水泥公路上,溅起火星点点,林方三人不断采用S型跑位试图躲过对方的狙击。
最远不过三米,可这三米偏偏就是要命的距离!
“噗呲!”
跑在最后面的那名袁承嫡系,小腿中弹溅起一朵血花。原本正处于高速奔跑状态下的他,身子一倾往地上栽倒。
“呼呼!”
大口喘着粗气的林方则是顺利的跑到了悬崖旁边,看着底下的万丈深渊,他数次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哥!我们真往地下跳吗?”
林方那名小兄弟因为剧烈运动导致脸色有些红润,可眼中又带着惊恐的目光,格外不协调。
“跳!”
林方见自己的小兄弟已经赶了过来,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把拽住对方,并将他抱在身下,纵身一跃飞下了悬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