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李闻对水神说:“那东西,也未必是宝贝,被我打破了。也未必是坏事。”
水神淡淡的说:“我好心让你看宝贝,你却把它打破了。现在宝贝失灵,我已经感觉不到这里生生不息的念力了。”
“这里的念力变成了一潭死水,从此时候,只会慢慢消耗,这个世界的生灵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亡。”
“所以……你不能走,你得为此负责。”
李闻看着水神,问:“你刚才说,我把那块石头打破之后,这里的宝贝失灵,感觉不到生生不息的念力了?”
水神嗯了一声:“是啊。”
李闻哦了一声,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来:“这么说,你们其实一直在抽取这里外界的念力,填补这个地方?”
水神愣了一下,幽幽的说道:“是又怎么样?念力不断被消耗,如果没有外界的补充,任何人都坚持不下去。”
李闻缓缓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就明白了。”
“原来你们没有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们也在吸别人的血。”
水神看着李闻,淡淡的说:“看你的样子,你很鄙视我?”
李闻嗯了一声:“可以说是相当鄙视。”
水神哈哈大笑:“你居然鄙视我?你有什么资格鄙视我?”
他盯着李闻,幽幽的说道:“你们比我们好到哪去了吗?”
“你们的食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是杀的动物和植物吗?”
“你们穿的衣服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甚至于你们用的一切器具,桌椅板凳,你们使用的电力,为了制造这些东西,又残害了多少生灵?”
“你们人类活在世上,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有数以亿万计的生命死去。你如果真的这么有羞耻心,这么有同情心,就应该现在自杀,一刻都不要耽搁。”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的你好像多高尚似的。”
水神嗯了一声:“至少我们比你要高尚多了。我们吸收的是念力,而念力这东西,不会伤害任何生灵,我们不需要吃饭喝水。”
李闻指了指水神身上的衣服。
水神淡淡的说道:“这也是用念力幻化而成的。”
李闻向水神拱了拱手:“你厉害,我先走了。”
水神拦住李闻:“我刚才说了,你得为此负责。”
李闻有点无奈的说:“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水神淡淡的说道:“你要解决这件事,让我们重新感受到念力,否则的话,今天你走不了。”
李闻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点头疼。
他对水神说道:“我怎么让你们重新感受到念力?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吗?”
水神说道:“那我不管,在想出办法来之前,你都得留下。”
李闻有点懵逼。这还被碰瓷了吗?
不过仔细想想,水神的要求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弄成这样,确实李闻要负责。
只是……李闻现在也办不到了。
难道要把吴能留下,让吴能研究出一个东西来,可以帮着这里收集念力?
吴能有可以改变时间的实验室,如果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也许吴能真的鼓捣出来。
但是这就有一个问题了。
这段时间,究竟是多久?等吴能鼓捣出来,人间还撑不撑得住?
紧接着,李闻又想到,就算吴能研究出来了这种东西,念力要从哪抽取?
要从人间抽取吗?可是现在的人间要抵抗那片云,同样需要大量的念力。
如果都给了这个世界,人间的力量无形之中不就被削弱了吗?
想到这里,李闻就对水神说道:“我好奇问一句,如果我真的把念力给了你们,你们会帮忙抵抗那片云吗?”
水神说道:“我们为什么要抵抗那片云?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太好了,那我就没有道德包袱了。”
随后,他握着板砖,猛地向水神拍过去。
水神惨叫了一声,疯狂的向后退去。
李闻发现,水神的身体已经少了一半,看来板砖吸收念力的速度很快。
李闻对水神说道:“还要来吗?”
水神犹豫了一下,转身跑了。
縱是無情偏難休 竹夭陌
李闻则握着板砖,开始寻找回到人间的通道。
以前想要找到这个通道很简单,只要朝着念力涌来的方向找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李闻的板砖已经阻止了那块石头吸收念力。
所以,现在的李闻,还真的不知道人间在什么地方。
他正在漫无目的的寻找的时候,忽然发现水神去而复返。
水神回来了,他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不仅如此,还变得更为强大。
在水神身后,跟着不知道多少这个世界的人。
这些人指着李闻,个个义愤填膺,有不少人都在咒骂不休。
李闻很快听明白了他们在骂什么,这些人认为,李闻是偷了他们念力的贼,要他把念力还回来。
他们有多痛恨李闻,就有多爱戴水神,于是这些人的念力大量涌入到了水神身上。
水神自信茫茫,昂首阔步的走向李闻。
李闻也没客气,直接一板砖砸下去。
水神的身体立刻减少了一大块。
但是紧接着,他的身体又被补充好了,而且变得更为强大。
李闻发现,自己每次用板砖砸了水神之后,水神都能收到一波同情,他已经是这个世界的悲情英雄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免费领!
对此,李闻有点头疼。
水神幽幽的说:“你确实实力很强,而且很怪异。但是你能对抗整个世界吗?今天除非你将我们杀光,否则的话,你走不了。”
杀光这些人,李闻其实也能做到,无非是用板砖吸光他们的念力罢了。
这些人都是用念力做成的,板砖吸走他们的念力,他们自然也就死了。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为难的地方,那就是板砖只能吸收,不能储存。
必须要李闻自己储存这些念力。
李闻的内心世界已经快要被塞满了,而他自己也吸收不了这么多念力。
实力增长的过快,很容易被撑爆。
如果任由这些念力散落在这个世界,又很有可能被这些人吸收掉。
到头来,那李闻做的就全都是无用功了。
李闻想到这里,对水神说:“你别把老实人逼急了啊。”
水神冷笑了一声,显然对李闻自称老实人不是太认同。
李闻点了点头:“好,那咱们后会有期。”
随后,李闻逃走了。
以他的实力,想要在这个世界藏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至于通往人间的入口,那么就慢慢调查呗。
水神看见李闻直接走了,也有点惊讶,毕竟这样的大能,是绝无仅有的。
大能在这个世界上,是近乎于神仙的存在了。
哪个神仙能这么不要神格?打不过也得打啊。就算打的精疲力尽,奄奄一息,那也能得到一个英雄的名号。
就算一时落败,也得重生旗鼓,迅速的找回场子,就像自己一样。
誅仙神尊 深海浮冰
但是李闻这家伙,竟然逃走了?
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逃走了?
脸都不要了吗?
水神叹了口气,对身后的人说道:“都散了吧。”
于是众人欢呼着走了。
在他们看来,他们达标了入侵者。
在兴奋之余,他们给水神贡献了一波念力。
水神知道李闻在想什么,无非是偷偷找到入口,然后逃离这个世界。
对此,水神并不着急。
他是水神,而水这个世界的主宰者,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只要有水的地方,都有水神的感知。
当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水神开始悄悄感知李闻的藏身之处。
但是几秒种后,水神愣住了。
他发现他失去了李闻的位置。
这……这不可能啊。
氣運之異戰場
水神一脸懵逼:这家伙怎么可能消失了?难道这个世界还存在没有水的地方?
就算是最干燥的沙漠,也是有水存在的。
只要有一点点水气,水神就能感知到方圆数百里的情况。
所以,李闻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可是……李闻现在在哪?怎么完全没有影子了?
水神有些懵逼。
难道这个世界还存在完全没有水气的地方?
水神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其实,李闻并没有藏到什么地方去。他就住在一户农家小院里面,他只是按照当地人的模样和气息进行了改变和易容。
而这个策略显然很成功,李闻的伪装没有被任何人发觉,包括水神。
现在李闻正在走访这里的百姓,想要看看他们知不知道入口的事情。
但是李闻问了一阵就发现,这里的人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对这个世界很不了解,基本上就是在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李闻惋惜的摇了摇头:这些人啊……可惜了。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李闻就换了另一条路。
他摇身一变,变成了水神的模样……
…………
水稻是念力世界的一个普通人。
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是没有姓氏的,只有功勋卓著的人才有姓。
平时大家就阿猫阿狗,阿美阿丑的胡乱起一个外号,分得清谁是谁就好了。
而水稻的祖上不一样。
水稻祖上曾经出过一个修行人,这修行人吸收念力的速度很快,引起了这个世界大能的主意。
因此,这个修行人被赐姓为水。
后来这个修行人虽然早早的就死了。但是水这个姓氏被水稻一家继承下来了,并且作为传家宝,代代相传。
只要这个姓氏还在,家族的荣耀就还在。
现在水稻家中供奉着两个塑像。
其中一个是先祖水军的,就是那位修行人。
另外一副是水神的。就是接见水军的水神。
能和水神这位超级上古大能姓同一个姓,想起来都自豪啊。
今天水稻又早早地起床了,然后去上香。
结果他上香上到一半的时候,听到身后有动静。
水稻一转身,立刻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他看着身后的人,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但是水稻知道,自己的眼睛其实没有毛病。
他没有看错,那位大人物来了,那位大人物真的来了。
他就站在自己身后,亲切的注视着自己。
这个气息,这个感觉,绝对没有错,他就是水神,那个接见了自己先祖的人。
水稻连忙要行礼。
水神却伸手扶住了他,微笑着说道:“淡定,淡定。你这么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
流金时代 坤华
水稻连连点头:“是是是,是我太慌张了。”
水神又微笑着说道:“你在这里供奉着我的塑像?”
联盟一姐的生活手册 援气少女结衣
水稻嗯了一声:“您是我最敬仰的人。”
水神说道:“这是真的假的?你可不要骗我啊。我这个人最是真成了。”
水稻说道:“我绝不骗你,你真的是我最敬仰的人。”
水神思索了一番,说道:“我可否验证一番?”
水稻愣了一下,好奇的问道:“这怎么验证?”
水神忽然扬起手来,重重的打了水稻一个耳光。
水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打得有点懵逼。
“废物,你也配敬仰我?”水神指着水稻大骂。
月影令 鳶尾竹
水稻心中又是恐惧,又是愤怒。
没想到这时候,水神又换了一副脸色,他微笑着说道:“刚才,你有没有很生气,有没有很想杀了我?”
水稻没有说话。
水神幽幽的说道:“看来,你是有了。看来,你所谓的敬仰都是假的。”
“我若对你好,你就觉得我好。我若对你不好,你就觉得我不好,是不是?那你这根本不是敬仰,你这是交易。”
水稻咬了咬牙,说道:“我……我依然很敬仰您。”
“是吗?”水神扬起手来,啪的一声,又打了水稻一个耳光。
这一天,水稻的脸几乎被抽成了猪头。
而水神似乎终于满意了,笑眯眯的走了。
水神走了,水稻坐在自己家中,越想越不是滋味,觉得自己有点太下贱了。
忽然间,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对水神有了那么一丝丝的不满。
水稻吓了一跳:水神可是自己顶礼膜拜的人啊。
可是紧接着,这一丝丝不满正在迅速的扩大,水稻忽然觉得,就算水神给自己的先祖赐姓为水又怎么样?
难道自己就必须要感激吗?自己也可以姓水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