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当天,一群人就吃住在山能寺。
到了第二天,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带着和服灰原哀上街炫萝莉之后,柯南也拉着池非迟出门了,直奔五条大桥去。
临走前,还把那幅画的复印件也顺走了。
“池哥哥,你应该听说最近发生在东京、京都、大阪的五起连续杀人案了吧?”柯南走在五条大桥上,一边走,一边看复印件,解释到这里的原因,“警方怀疑跟盗贼团伙‘源氏萤’有关,而山能寺八年前被偷走的药师如来佛像,应该也是‘源氏萤’做的,说到义经和弁庆,我想到的就是传说中义经和弁庆第一见面的五条大桥,所以想来看看……”
池非迟已经换了便服,跟在一旁往前走,转头看了看流经桥下的鸭川河。
景色不错。
后方,某个黑皮看到桥上的两个人,愣了一下,嘴角露出恶作剧般的笑,拿了身旁路过的小孩子的竹刀,脚步放得轻而稳,握紧竹剑,慢慢靠近前方慢悠悠走着的两人,嘴里还喃喃低语着,“在京都的五条大桥上,身形壮硕的大汉弁庆,举起长刀……”
柯南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如果能知道这幅图的意思的话,说不定能找到佛像,还能知道那五宗命案是怎么回事,不过这里好像没有跟画有关的东西。”
非赤打着盹,突然察觉有生物异常靠近,用热眼观察了一下,有些激动道,“主人!是……”
服部平次摸到池非迟身后,终于抑制不住心里遇到小伙伴、能吓唬小伙伴的激动,也再不压着声音,中二之魂熊熊燃烧,挥起手中竹刀,朝池非迟快速砍去,喝道,“朝牛若丸砍去!”
池非迟侧头躲开劈下来的竹刀,转身的同时一个回身踢下意识地就踢出去了。
竹刀劈空,离着池非迟头侧因快速闪躲飞起的发丝边缘还有一段距离。
服部平次正惊讶着劈空的偷袭,突然感觉肩侧有力道袭来,视线就从桥上转到了桥外。
“扑通!”
黑皮飞出护栏,飞到桥外,扑通落水。
“嗯?”
柯南茫然回头,看着背对着他、刚放下腿的池非迟。
什么情况?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好像听到有人喊源义经的乳名‘牛若丸’,是幻听吗?
“服部……”非赤呆呆把剩下的话说完。
……
二十分钟后,五条大桥附近的河岸边。
“阿嚏!”
一身湿淋淋的服部平次坐在地上,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脱下外套。
“喂,你没事吧?”柯南同情又无语地表示关心。
居然偷袭池非迟,这不是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吗?
也怪他,没有跟服部说过池非迟这家伙能和某个全国空手道大赛冠军在森林里徒手劈大树,也没有跟服部说过池非迟锤坏一根水泥电线杆只要一拳,更没有跟服部说过,池非迟的条件反射很离谱。
不过有服部尝试一次,也算是解答了他一直以来的好奇:面对朝向自己的袭击,池非迟的条件反射会是什么样的。
“你说我有没有事?”服部平次脱下外套后,拉起T恤左边袖子,疼得呲牙咧嘴,“已经肿了耶,非迟哥,你下手是不是太重了点?”
站在一旁盯着河水的池非迟转头看,发现服部平次左臂上青肿了一片,转身在服部平次身旁蹲下,一只手拉起服部平次的左手,一只手按了按肿起的地方。
声明一点,他没下手,只是动了脚。
区别就是,打击程度是不同的。
“疼!疼!疼!”服部平次泪花都飙出来了。
“忍着,别动!”池非迟低喝一声。
“呃,”服部平次垂头,低声喃喃,“我都受伤了,就不能让我喊两句吗……嗷呜!”
池非迟按住要蹦起来的服部平次,放下服部平次的手臂,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盒,“骨头没事,有一点瘀血,消肿活血就可以了。”
“服部哥哥老是需要池哥哥治伤哦!”柯南笑眯眯调侃。
爹地只值两块钱
池非迟这家伙可是兽医~
服部平次在柯南头上敲了一个包,一脸理所当然道,“这次是被非迟哥踢伤的,他当然要帮忙治伤喽!”
柯南无语抱着头,一侧头看见池非迟手里分隔成一格格的药盒,总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阿笠博士家见过,“这个药盒是……”
“小哀给的,说是这样带药会方便一点。”池非迟从其中一格拿了两颗黑色圆药丸递给服部平次,又从口袋里翻出一小瓶药酒,拧开盖子,往服部平次胳膊上涂,“一会儿吃一颗,晚上再吃一颗,用开水或者白干酒送服。”
柯南:“……”
再次怀疑老白干是不是有什么药用价值。
“喝酒就算了吧……”服部平次打量着手心里黑漆漆的丸子,有点不确定这东西能不能吃,闻了闻,“中药啊。”
池非迟收起药酒瓶子,这瓶药酒才是宝贝。
治跌打损伤,他是专业的。
服部平次将两颗黑漆漆的药丸收好,“不过,非迟哥,你每次出门都带这么多药吗?”
“有一些是小哀送的。”池非迟解释着,想合上药盒,发现被一只黑手拦下了。
“啊,没事,”服部平次见池非迟看他,连忙挤出笑脸,“有的药我没有见过耶,也不像感冒药,所以我有点好奇……”
居然是那位大小姐送的药,说不定有奇效呢?再说不定有工藤变回去的临时解药呢?
柯南猜到服部平次的用意,心里觉得不可能,灰原哀怎么可能把临时解药放到池非迟这里,池非迟也用不上啊,不过眼睛还是很现实地盯着药盒。
期待还是要有一点的,万一灰原的药盒坏了,让非迟哥暂时帮忙保管药物呢?有的话,他可以悄悄截留一颗备用嘛……
“好像是阿笠博士研究的,给不能喝酒的人研究的吃下会脸红的药,给想请假的人研究的吃下就有感冒症状的药,还有控制肚子饿得叫的药,”池非迟搬出了灰原哀的说法,关上药盒,“她帮了忙,所以博士就送了她几颗,剩下的是感冒药、止泻药、晕车药之类的常用药物。”
柯南干笑,他就知道没希望,不过博士和灰原真够无聊的,居然研究这些东西。
“原来是这样啊。”服部平次一看没有柯南的临时解药,也就不再关注,说起自己来京都的来意。
那五起连续杀人案中,在大阪遇害的章鱼丸店老板是服部平次认识的人,虽然对方是盗贼团伙的成员,但他在国中时期就会那家店吃东西,对方也很照顾他,他才来京都,想把这次的命案调查清楚。
偵探 小說 推薦
蘇 行樂
柯南也给服部平次看了那幅画的复印件。
服部平次没什么头绪,挠了挠头,“非迟哥也还不知道答案吗?那我们就去跟义经、弁庆有关的地方看看吧,说不定能从那些地方找到线索。”
“可是我对京都完全不熟悉啊。”柯南有些头疼。
“那就交给我吧!”服部平次干劲满满地笑道,“我有骑摩托车过来,可以带你们沿路去看看。”
“太挤了,你带柯南去,”池非迟起身朝河岸边的台阶上走,“我自己解决。”
“哎?”服部平次拎着柯南站起身,转头道,“非迟哥,这个小鬼又不占多少空间……”
柯南:“……”
别说得像是顺便带他一样好不好。
池非迟没有回头,摆了摆手,上台阶离开。
服部平次无奈,拎着柯南去停摩托车的地方,丢了一个头盔给柯南,骑车前往五条天神。
在转过街角时,后方突然传来轰鸣声,一辆黑色机车飞速行驶,在路过两人身侧时,车上穿着白色T恤、黑色外套的人转头看了一眼,从头盔露出那双眼睛,服部平次和柯南就认出了来人。
亚兰神门
柯南:“……”
池哥哥说的‘自己解决’就是找辆机车?
服部平次:“……”
比他还帅,简直不能忍!
池非迟没有停留,见两人认出了自己,又拧了油门,加快速度驶过两人身边,一个急转转过街角。
“哼!”服部平次微微低头,眼睛被帽子投下的阴影挡住,嘴角扬起笑意,“骑车我可没怕过任何人!坐好了啊,工藤!”
“喂……”柯南刚出声,见服部平次已经拧油门疯狂加速,连忙抱紧服部平次。
两辆车前后到了五条天神前,池非迟下车后,等着服部平次停车。
三人在五条天神转了一圈,服部平次介绍着,“《义经记》上说,义经和弁庆不是在五条大桥相遇,而是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看起来跟这幅画没什么联系。”柯南拿着画的复印件。
泪妆皇后
服部平次转头看池非迟,见池非迟点头,打气道,“好吧,那就去下一个地方,弁庆石!”
京都街上惊现超速行驶、惊扰民众、行为极其恶劣的暴走族。
池非迟先一步赶到弁庆石,等着服部平次。
服部平次到了之后,有些无奈,硬件受限,摩托是真的跑不过池非迟啊,“非迟哥,你对京都也很了解嘛。”
“热情的京都人告诉过我。”池非迟看向那块石头。
景点很小,就只是一块被围起来保护的石头。
服部平次挠头,“京都人……热情吗?”
在三人看弁庆石的时候,窝在衣服下再次昏昏欲睡的非赤又精神了,“主人!有……”
池非迟转头,看着朝他们走来的吊眼尾男人。
柯南和服部平次也立刻转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