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可他左看右看觉得似乎不是那么回事,结合其它几份文件,他推测元老院的意图应该是在南洋公司下面建一个子公司,以子公司的名义公开募股,这样可以避免土著持股对母公司的影响,还有利于以子公司的名义搞各种幺蛾子,之后还可以接着搞子公司比如什么南亚公司,东罗马公司之类的。可是这文件写的也太模糊了,51%+5%+5%是南洋公司的股份还是东南亚开发的股份?东南亚开发是作为南洋公司的子公司以其39%的股份去公开募股?还是说东南亚开发持股南洋公司子公司的39%?楚河试图画一画股份架构图,连画了三四个方案,感觉哪一个都有可能是元老院想要的。
有一种宠物叫大尾巴狼 一个小橙
他觉得这份“指导意见”可能出自某个并非金融口的大佬之手,且不说这莫名其妙的计算错误,就是含糊其辞的提法也充分说明他是一个门外汉。
“到了17世纪还是外行领导内行”他心里吐槽者。脑子已经成了一团浆糊,他站起身走向窗前,天已经黑了,夜幕下的珠江上泛着点点渔灯,时不时远远的传来一声汽笛的声音,码头上值夜班的工人们蹲在路灯下面抽烟,偶尔爆发出一阵哄笑。楚河深吸了一口初冬江边清冽的空气,又坐回到桌前,心想:算了,我也不去猜到底元老院的意图到底是哪个方案,我把我认为合理的方案交给周围,让他发愁去吧,他愿意定哪个方案定哪个。反正南洋公司估值定了,总共200万股,一股一元,自己的方案总共发行8万股,也就4%,付出这么点股票南洋公司就能起步,股权架构再怎么变化也不大影响。
全神器大师 基巴舍维奇
想到这里,他豁然开朗,开始动手撰写股权结构。
第二天,市政府内继续召开相关的会议。
这次的会议其实就是一个筹款会议。到场者不多。除了刘翔之外,多是财政金融部门的元老。
新的方案其实和楚河的老方案并无太大的差别。不过按照昨天刘翔的“精神”,作了言辞上的修改,把意图“赖账”的种种“技术手段”都给删去了――不仅如此,还专门增加了相关的收益预期。
“……先期准备发行很少一批债券,初步预备是2万银元。利率嘛,暂定为年收益10%,当然这个具体还可以跟德隆谈……”周围说得很兴奋,
“期限三年,每年底付息一次。利息肯定不算高,但是凭这群人的觉悟绝对不会不买,毕竟不多嘛,每人都分不到几千。关键是要画大饼,说元老院即将发行南洋公司股票,公司前景大大的好,分红又多,股价又涨,以后大大的赚,可凭债券购买份额以2:1的比例购买南洋公司股票。这些人既了解元老院的实力、政策,也很可能亲自参与南洋公司的开发活动,又很早就上了元老院的船,从元老院身上赚的盆满钵满,元老院私下特意请他们来申购,他们是不可能不接受的……”周围继续介绍着,刘翔听着听着眉头都皱了起来。
“这样就有了10000元的股票和20000元的债券,然后在临高时报上宣布南洋股份在一个星期内涨了20%,之前的股东可以自由买卖,也可以卖给元老院。然后利用元老院掌握的舆论力量把这件事放大,要用各种渠道把此事传达给其它非核心的乡绅大户,闹得人尽皆知最好。利用赚钱效应吸引他们参与债券第二期的发行,这一轮可以还是定向,还是发给各大商会,宗族大户等,但是这期债券发行的利息和股票配售比例变了,利息8%,期限四年,股票配售比例5:2,总额五万元。这样,我们两轮就完成了10万的配售……”
“……最后我们再重复这一过程,在第三周按3:1和8%的利息配售最后10万的债股额度,以此完成30天筹款20万的任务。”周围得意扬扬地结束了“尽量通俗”的“金融操作”解释,却发现刘翔面色并不太好。
这是……利益还不到位?周围赶紧拿出了预想好的“利益输送方案”说:“等前期融资进入运转阶段了,我们就可以启动再一轮融资,这一次我看可以搭售‘广州市政城建基金’一类的公债,大家可以摊薄发行成本嘛,啊哈哈哈哈……”
刘翔赶紧抬手阻止了周围恶意卖萌。
“小周啊,我先问几个问题啊!”
“刘大府你说。”周围顺口就把平时调侃的“刘大府”给喊了出来,却浑然未觉。
刘翔也不在意这个,直指核心地问道:“先期发行……两万债券,对吧。”他特意看了看自己做的记录,又见周围点了头,才接着问道:“那,抵押物呢?”
“才两万,要什么抵押物……”周围心里这么想着,却也是有底气的——他手头东南亚公司的资产虽然还没整清楚,但区区两万银元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同时他也真不觉得,偌大一个广州府,区区两万,还需要抵押物?脑内剧场默默过着“要圣旨?来人呐,咱家给他写一张!”的名场景,口中试探道:“这才两万的第一期,用不着什么抵押物吧……”
“确实,区区两万,真用不着抵押物。我把‘进步人士’召集起来开个酒会,把你一介绍,两万的任务轻轻松松。”刘翔突然转换了话题,问道:“小周啊,这些天你处处考察,一会儋州一会佛山的,广州城内城外,你好像只考察了三四天吧!”
周围闻言微微羞赧,正要作答时,刘翔第二问也到了:“郑局那边,你好像还没跟她聊过?”
还没来得及……但话不能这么答。
“郑局大忙人,我时间也不凑巧……”
刘翔又一抬手,拦住了周围的话头,说道:“那太可惜了。你最近的调研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心得。我跟郑局她们刚刚来广州跟郭逸交接的时候那一段经历,我记得是让小张主笔写了个文章投到启明星了的,题目好像是《广州当代商人的行事逻辑略考》,你可能也没读过?”
嘿,张允幂一作,后面一溜排的广府常驻元老,通信作者是您老人家,谁不以为这就是你用来宠人的啊,还真去细看啊!怎么里面还真有料不成?
“哎呀那可能真错过了,等会我去咱市政府的图书室借阅一下?好好拜读?”周围立刻赔着小心。
“那倒不用。里面主要是讲,这个时空,现在这个年代的商人,在他们心中,‘官府’其实是没什么狗屁信用的,甚至可以说,大明的官府信用直接就是个负无穷。咱们进广州城搞了那么多事,包括这次抗击鼠疫,才算建立了那么一点点微薄的信用。”
“但咱们……”刘翔指了指周围,又指了指自己:“不能把这么点微薄的信用太当回事。这个年代的商人,大部分,认可的信用单位,还是,个人。”
“现在,你说,我这酒会一开,这两万银元,是他们借给了谁,又是谁借给了你?”这句话,刘翔是越说越慢,语气也是越说越重。
周围闻言,只好双手抱拳拱了拱,说:“是老哥你!”心里在想:这是刘翔他找我要个人利益啦?那配股里面给他几个点也行……
“那,我刘某人,就只值这两万元?”刘翔继续说道:“当年那何如宾要广州的豪商‘襄助军饷’,开口就是三十万两,空口无凭还就办成了。我刘某人配合着一群小伙伴们在广州兢兢业业好几年,大灾大难都闯过来了,不如一个空降的军头么?”
嗯?这是觉得我看不起他?您这防守范围有点奇怪哈……还有,你这样说话到底几个意思?你这是要用个人信用帮我把20万包圆了?不过也是,请他老刘出面,就折腾个两三万,确实干的不太地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那我再问你,你觉得,我这广州市长的位置如何?”刘翔并不在意周围的回答,继续压迫性地问话。
周围一时没闹明白刘翔到底要表达个啥,只能含糊地回应道:“呃……好……”
“好,是好。只要坐上来,随便抄点旧时空的点子,就能刷出成就来,是不是?”
“对。”
“那么可想而知,按我干满一届5年来算,至少往后还有四届,都是咱们元老来坐这个位置了,对不对?”
错爱冷情首席
混在海贼世界的日子
“对。”
“再往后,很大概率就是咱们的娃里面出挑的,来坐这个位置了,对不对?”
重生在南宋 楚地浮云
我的娃估计赶不上你说的这一趟……周围心里吐槽着,嘴里却只能回应道:“对。”
“那我应该不应该开这个头,用个人信用和身份去为投资项目搞无抵押融资呢?”刘翔接着说:“就比如说吧,假如我明年自请交州牧,推荐你老婆来接任广州市长,你南洋公司又因为过渡扩张无法兑现第一年的还款,你觉得你老婆是坐了个好刷成就的位置,还是进了个烂菜园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