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摄政王府里里外外看守得十分严实,顾临晏打听不到一丁点沈落的消息,只是知道那日自苏执抱着沈落回去之后,她便再也没有露过面,大抵是病得不轻。
虽是心急如焚,但顾临晏打心底里不相信苏执,若是他贸然溜进王府里头被逮着正着,兴许还见不到沈落,自己便被那苏执杀了。
是以顾临晏跟着苏执从冰窖一路到了王府,又在摄政王府外头守了一天一夜,始终没打听到消息,他便百般无奈地回了仙子楼,想法子去联系芙兰。
可是摄政王府却是铁桶一般,里头的人出不来,外头的人也进不去,每日能从府中进出的,只有苏执自己信得过的人。
顾临晏自然见不到芙兰,而芙兰一心担心着沈落,成日地哭,眼睛哭得都肿了,也压根没心思想顾临晏那头。
苏执派人到处找顾临晏,顾临晏想进王府却是进不去。
因摄政王妃始终病着,自平鲁王之乱以来,朝中便议论起摄政王接连几日不上朝的事。
上殷皇城刚发生了兵乱和时疫两件大事,虽时疫是假的,但之前封禁街市却是真的,如今恢复市集,朝堂上苏景佑那么久不上朝,也是堆积了许多政事。
在这样的关口,摄政王本应是日日忙着,偏苏执自那日晚上回了王府,便再也没出过府门,即便朝上告假,他也未曾亲自说过一句话,遑论露面解释了。
大家皆是猜到摄政王妃的情况应是很不好,有人只当茶余饭后的议论,有人挂念,自是也有人幸灾乐祸。
真论起来,高门中,自然是幸灾乐祸的人要更多些。
皇城里头,利益勾连,便是平日里面子上的功夫做得再好,彼此看着再是投契,到了这样的关口,还是落井下石的多些。
叶倾城便是一个。
七月十九一大早,苏执正随意用了些吃食便又守在朝露殿里头了,这时半夏来禀,说是外头建安侯府的马车已经在府门外停下了,建安侯夫人正下马车呢。
“不见。”苏执毫不犹豫便拒了。
江湖之亦然
“来的…”半夏顿了一下:“来的不只是建安侯夫人和叶小姐,还有建安侯。”
“侯爷也来了?”苏执皱眉:“可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半夏只见着人在府门口下了马车,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来的,便摇了摇头。
若是只有建安侯夫人和叶倾城来了,那苏执自然猜得到是为了什么,但叶衮却不是一个会为了闺阁后宅争斗而出力的老顽固。
若不是要紧事,他何必亲自登门呢?
稍一思量,苏执看了殿外一眼:“你叫芙兰进来守着吧,本王去见见侯爷。”
“是。”半夏应声后便出去叫芙兰了。
一心想照顾沈落的芙兰虽是被苏执拒绝了,但她心中不安,除了每晚是在西院里头睡觉,白日便一直是守在朝露殿外头的。
苏执因为沈落一直不醒,每日不仅是无心政事,便是梳洗也懒得支弄,横竖是不见人的。
他此刻也是一脸疲态,虽是每晚守在沈落的身边睡着,但他已经几日未曾宽衣躺下,若不是之前的衣裳沾了些血迹,他只怕是今日也不打算换下了。
农女吉祥
一念 天堂 一念 地獄
到底他还是去换了身衣裳,洗了把脸。
等换好了衣裳,苏执正预备从长廊往外头走,便见华懿已经又站在廊上了,芙兰大约是已经进了朝露殿。
见着苏执走过来,不等他问,华懿道:“属下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属下就在这里守着王妃,任何人也别想靠近。”
苏执微微显白的嘴唇只无声阖动了一下,最后没说什么,径直朝着东院外头去了。
只刚走出了东院没多远,叶衮和郑玉华,还有叶倾城,便已经被府中的下人们领着走了进来,正与苏执撞见。
“苏哥哥~”最先抢着开口的自然是叶倾城。
她今日穿得甚是明艳,一袭靛青色镂金丝牡丹花纹长裙,头上簪着十分招摇的镶金流苏簪。
明知道沈落最近病着,如此艳丽的打扮,她的那点小心思却是被苏执一览无余了。
瞧见苏执看着叶倾城的神色略微有些不满,郑玉华连忙赔笑开口。
“实在是叨扰王爷了。原本今日是侯爷有事前来,但我又想着,平素倾城这丫头与摄政王妃也还是有些交情,听说王妃病了,我们娘俩儿便也跟着来看看了。”
这一番话说得十分恳切,若不是叶倾城那一身衣裳将她的心思表现得太过明显,只怕苏执便要信了。
“是吗?”苏执皮笑肉不笑:“本王的王妃身子是有些不适,不宜见人,但也不是多么大不了的病,原也不必劳烦侯夫人和叶小姐亲自过来。”
以苏执和叶衮的交情,这话算是过于生疏了,但叶衮是武人,倒没注意到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只是略有些不耐烦地朝着郑玉华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现在不是扯这些的时候,我还有正事,夫人和倾城既是要探望王妃,你们便自去吧。”
说着叶衮便径自往朝安殿偏殿去了,而听他的话,显然他方才也没认真听郑玉华和苏执的交谈。
叶衮此前与苏执便经常因军务上的事往来,来摄政王府的次数自是不少,他性子直爽,也不用苏执领路便自己快步往里走了,反是郑玉华站在原地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看着叶衮走远的背影,郑玉华脸上犹自挂着得体的笑,只是眼睛里头闪过了一丝恼怒。
不等郑玉华开口,叶倾城却是十分高兴的样子:“既然爹爹这么说了,那娘,我们便去看看摄政王妃吧!”
郑玉华瞪叶倾城一眼,随即两人便听苏执道:“半夏,你领着侯夫人和叶小姐在府里头到处转转吧,东院那边就别过去了,免得扰了王妃养病。”
叶倾城脸色一变,半夏瞟她一眼:“是。”
叶衮刚直,在建安侯府里头虽是郑玉华宠着这个宝贝女儿,但叶倾城十分敬畏叶衮,是以通常只要搞定了父亲,别的人便不会多说什么,可今日,她们是在摄政王府。
“侯夫人,叶小姐,请吧。”半夏躬着身子,礼仪周全。
叶倾城看着苏执兀自走开的身影,方要开口说话,却是被郑玉华扯了扯袖子阻止了。
“请。”半夏又道。
两人便只能跟着半夏在王府里头闲逛了。
不仅想打听摄政王妃的情况没打听到,且茶水也未喝一口,两人便在府里头四处逛了小半个时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