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青衣楼内外,一片死寂,空气在这一刻似乎凝固。
不一样的青春路 烈清风
随即靠近宅邸的几名青衣帮众冲到院内,看到蒋千行被摔得粉身碎骨,趴在地上,青石板裂开,而血水顺着那些裂纹向四周蔓延开去。
青衣堂坐堂大爷死了!
他怎可能会死?
众人目瞪口呆。
小侯爷站在栏杆边上,扭头向楼下望过去,看着蒋千行的尸身,整个人已经僵住,直到自己手中的大刀被人拿过去,他才回过神来,条件翻身般想要握住刀,但对方趁他发愣之际,迅速夺刀,等回过神来,手上已经是空空如也。
这把刀本来架在秋娘的脖子边上,而秋娘是淮阳小侯爷最后的底气,此时大刀被夺,小侯爷心知不妙,秦逍却已经伸手过来,一把将秋娘拽到自己的身后。
便是那两名押着秋娘的青衣壮汉也没回过神。
他们只觉得一切宛若梦幻。
“你们还要留下?”秦逍看着那两人问道。
怪物传说
逆靈筆記 老黑熊
两名壮汉脸色惨白,根本不说一句话,如同丧家之犬,飞奔而去。
淮阳小侯爷见状,本也要跟在那两人身后跑开,却觉得脖子上一凉,一把刀已经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淮阳小侯爷全身一僵,顿时便不敢动,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小侯爷就这样走了?”秦逍唇角带着一丝冷笑:“就没有什么话要说?”
“秦…..秦逍,你…..你不能杀我!”淮阳小侯爷急道:“我…..我是国相的儿子,圣人…..圣人是我姑姑,你若杀我,一定…..一定要被碎尸万段。”
秦逍叹道:“我杀不杀你,你都要报复我,既然如此,我干脆拉你垫背,有小侯爷陪着一起死,也不算亏。”
“不会。”淮阳小侯爷毫不怀疑秦逍敢对自己下手,惊恐道:“秦逍,我…..我不会报复,说话……说话算话,只要…..只要你放过我,我绝不会…..绝不会再找你麻烦。”
秦逍摇头道:“我信不过你。”作势便要动手,小侯爷魂飞魄散,尖声道:“倾城……你记不记得倾城,我…..我是倾城的哥哥……1”
秦逍有些疑惑,皱眉道:“倾城?什么倾城?”
重生之混在修真界 孟家小少爺
“你不认识倾城?”小侯爷反倒诧异道:“我…..我妹妹,你认不认得我妹妹?夏侯倾城,她…..她是我妹妹!”
秦逍只觉得这个名字十分陌生,可又似乎略有一丝丝印象,想了一想,实在记不起此人,摇头道:“你妹妹与我何干?你说的倾城,我从未见过。”
小侯爷急道:“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她?你帮过她,而且……而且你留在京都,也是我妹妹帮忙,否则……否则你进不了兵部。”
秦逍身体一震。
其实他一直在奇怪,自己和韩雨农一起进京,范文正一案了结后,韩雨农被调往裴孝恭麾下,常理而言,自己也应该跟着韩雨农一起被调过去,但结果却是被留在了京都,而且直接进入兵部,成了七品令吏。
窦蚡对自己绝不可能有什么好印象,秦逍很难相信这是窦蚡做出的决定。
他一直感到蹊跷,却也不好多问。
此时听得小侯爷所言,自然是颇为吃惊,问道:“你说什么?你妹妹帮我进了兵部?她……为何帮我?”
誤惹邪王:王妃千千歲
“你真的记不起她?”淮阳小侯爷狐疑道:“可她说过,在西陵的时候,是你帮她解围,她在店铺吃面,没有银子付账,是你帮她付了面钱,有……有没有这回事?”
秦逍顿时愕然。
網遊之極品教師 夢知寒
盛世王妃,神医七公主
吻上不良嬌妻
淮阳小侯爷这样一提,他立时便想起当初在龟城时候,一名姑娘女扮男装吃霸王餐,无银子付账,被店家拦住,最终是自己出面帮那姑娘解了围,依稀记得那姑娘确实对自己提及过姓名,自己也没有太在意,萍水相逢,秦逍在龟城帮过不少人,这点事儿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这时候却终于明白,那姑娘竟然是夏侯家的小姐。
他只觉得匪夷所思。
自己当初不过是帮夏侯倾城付了一碗面钱,想不到她却一直记在心中,甚至帮着自己留在京都进入户部当差。
如果夏侯倾城当真是国相家的小姐,要安排一个人进入兵部当差,那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是你妹妹?”秦逍神情冷峻。
淮阳小侯爷忙道:“是,倾城……倾城是我亲妹妹,我们……我们兄妹感情极好,看在…..看在倾城的份上,你……你便饶我这一次。”
“你妹妹要帮我,你却要杀我,还说你们兄妹感情好?”秦逍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
淮阳小侯爷命悬一线,只能道:“我…..我本来也不想杀你,可是…..可是我们夏侯家帮你进了兵部,你却恩将仇报,背后…..背后对我捅刀子,我…..我一时气不过,才想教训你一番……!”
“是你想杀我,还是另有高人想杀我?”秦逍冷声问道。
淮阳小侯爷道:“我……我没想杀你,只是想教训……!”还没说完,便觉得脖子上刀一紧,心下一凛,无奈道:“我…..我是想杀你,可你不还活着吗?你放心,以后我再不找你麻烦,我说话算话。”
秦逍淡淡道:“既然你妹妹帮过我,我要杀你,你心里肯定觉得我忘恩负义。可是你若想活命,却必须做一件事情。”
金闺玉堂 红豆
緋色寵溺:渣男老公別太猛
“别说一件,十件我都答应。”淮阳小侯爷一想到楼下蒋千行那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尸首,心里就发寒,毫不犹豫道:“你说,要我做什么?”
秦逍收回刀,先不理会小侯爷,转身看向秋娘,见秋娘也正看着自己,眼圈泛红,温和一笑,从她口中取出东西,随即转到秋娘身后,解开了绳子。
“别怕,没事了。”秦逍柔声道:“待会儿就带你回家。”
秋娘鼻子一酸,却是点点头,见得秦逍身上有血渍,关切问道:“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紧?”
“别担心,这些乌合之众还没本事伤我。”秦逍见秋娘身体晃动,摇摇欲倒,知道先前完全是凭着毅力在支撑,此时没了危险,精神一松,身体反倒有些支撑不住,扶着秋娘进了屋,扶她坐下,感觉秋娘娇躯轻轻颤抖,知道这次这美娇娘还真是被吓得不轻。
“休息一下。”秦逍温言道。
秋娘乖顺地点点头,秦逍微微一笑,这才回到淮阳小侯爷面前,笑容敛去,问道:“小侯爷,三司主事官听从你的吩咐,以次充好,贪墨军费,这事儿有多久了?”
淮阳小侯爷嘴唇微动,欲言又止。
“我问你话,你就老老实实回答。”秦逍冷着脸:“我要杀你,就没人可以救你。”
“不到……不到三年。”淮阳小侯爷无可奈何,只能交待:“其实一年也弄不了多少银子,除了中间的各项开支,一年下来也不过剩下十几万两银子,可是这十几万两银子也不是全都落进我手里,我只能其中五成,其他的都是三司主事官和下面那些人分了。”
秦逍“哦”了一声,上下打量淮阳小侯爷一番,道:“小侯爷是国相家的公子,国相又是群臣之首,你们夏侯家怎会缺银子?我听说国相的食邑便有万户之多,再加上上上下下官员的孝敬,夏侯家一年的收益恐怕有百万之巨,你是国相的公子,银子是用之不尽,为何还要铤而走险,干起这等祸国殃民的勾当?”
淮阳小侯爷犹豫了一下,随即见到秦逍的目光如同刀子般盯着自己,只能道:“夏侯家每年的收入确实不少,可是支出也大,而且…..而且家父从来不让我经手,每个月只有区区二十两例银。虽然在户部当了个狗屁巡管的差使,那也只是徒有虚名,挂着个虚职,户部里的银子我也不能调用,一个月只有十几两银子的俸禄,这加起来,一个月手里不过几十两银子……!”
“你在户部当差?”秦逍一愣。
淮阳小侯爷点头道:“本来父亲将我送到裴孝恭麾下当兵,可是当兵多苦,我在那边待了几个月,就实在撑不住,大病一场,裴大将军派人将我送回京都,病好之后,我就没有再回军中,父亲将我打发到户部当了个巡官。”说到这里,眼眸中显出气氛之色,握拳道:“要不是他处事不公,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家里无论有什么大事,他都只会和轩辕宁说,当我不存在……!”
“轩辕宁又是何方神圣?”秦逍问道。
淮阳小侯爷没好气道:“神圣个屁,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仗着自己是夏侯家的嫡长子,眼高于顶,和我说话从来都不正眼看我,他还没有继承夏侯家的家业就如此狂傲,真要是有天被他继承了夏侯家,哪里还有我的活路……!”口中抱怨,显然对夏侯宁大是不满。
秦逍瞬间也明白过来,那位夏侯宁,应该就是淮阳小侯爷的兄长了,只不过这兄弟二人的关系明显十分紧张,至少这位小侯爷对夏侯宁充满反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