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那被称为管事的男人并没有理睬她,而是目光在船坊之内转了一圈,眼神逐渐露出猥琐之态,落到了半卧在榻上的那抱猫女人的身上来。
女人被他盯中,眼中露出既怕且厌的神色,僵硬着身体却并没有站起身来。
男人眯了下双眼,往她走了过去。
‘咚咚咚’的脚步声响里,船坊微微的抖动,除了卧伏在榻上的女人之外,其他的女人都露出松了口气的神色。
朦胧的红光下,匍匐在长榻之上的女人的脸色逐渐发白,眼中的不安迅速扩大,但嘴角却已经勾了起来,露出一副媚态。
“管事大人——”
“起开!”
男人毫不怜香惜玉,重重推了她一把,将她宛如水蛇般的身体一把从榻上推开,露出了被她藏在身下的那只白猫来。
那白猫受了惊吓,拱起后背,发出‘哈’的声响,转身想溜——
但男人却伸手将它尾巴揪住,倒提了起来:
“哈哈,没想到今日倒找到了一个好东西……”
猫尾被倒提而起,凄厉的叫声之中,当即露出利爪,用力往那男人脸上抓打了过去。
‘嗤——’
爪子勾破皮肉,留下数道深深的印痕来。
男人发出一声惨叫,下意识的将手松开。
白猫趁此机会,灵活的翻身跳落到床榻之上,飞快的逃遁蹿上横梁,发出‘呜呜’的威胁声来。
“畜生!胆敢抓我!”
“大人饶命——”
那被踹下长榻的女人顾不得疼痛,坐立起身去抱男人的腿,凄厉的哭喊:
“奴家替它向您陪罪——”
“滚开!”
暴怒之下的男人用力往她胸口之上踹了一脚,一手捂脸,恶狠狠的道:
“我要将你们这一船的人送入红营之中,将那畜生剥皮剔骨!”
“大人饶命。”
船坊之中其他女人听闻这话,都露出恐慌之色,看着那抱猫的女人,露出怨恨的神情来。
“乔姐姐私自养猫,与我们可没有什么相干。”
“这猫伤了大人,我们愿意亲自替大人剥皮,并制成皮具,献于大人手上。”
几人女人争先恐后的哀求讨饶,那跪坐在地上的少女四肢着地,摇摆着身体往男人的方向跪爬而去,十分讨好的道:
“大人若要出气,多的是方法,还请大人饶命哪。”
其余几人站起了身,像是想要拿东西去捉已经上了梁的猫。
“不许伤害我的猫!”
那先前还哭泣哀求的女人此时却强忍伤痛,急白了脸站起身来,一副要与众人相斗的架势。
几个女人很快打成了一团,衣服抓撕之间,几女的身上很快都带了伤。
正在这个时候,那捂着脸的男人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他其实从进入船坊的时候就看到了她,也隐约感到了她与其他几个女人都不一样。
拳镇九霄 就是想成神
从他进船之后,其余几人或多或少表现出害怕、慌乱之色。
而唯独宋青小,一直平静的在看他,仿佛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一样。
他发火之后,大家都竞相讨好,唯独她坐在床榻上,目光与他对望。
“过来。”
重生在香江 月夜蒼狼
见到男人的视线后,宋青小勾了勾手指,平静的冲他说道。
男人一听这话,笑着露出一口黄牙:“我过去了,你可别逃。”
这船坊之中的女人模样长相都不差,年岁也刚好,可惜上船多时,却已经不再是原本的样子了。
与这一船女人相比,宋青小的气质太独特了。
她就像是一抹清冽的冰雪,往那一坐,便很难再让男人忽视她。
这会儿听到她的召唤,使他连脸上先前被猫抓痛后所带来的愤怒都消失不见了,如受到了蛊惑般,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容,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喵呜——’
梁上受到刺激的白猫发出不安的低叫,男人走到离宋青小还有半步远时,正想伸手去按她的肩头——
但在他手掌还没有碰到她身体的刹那,她已经抬腿往他小腿一踹。
‘砰’的踹击声中,伴随着‘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
这一下疼痛远胜于被猫抓,男人的面色一白,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身体失去支撑直往下倒。
宋青小揪住他的头发,另一手捧住他的下巴,指掌一握,力量透过她掌心而出。
冰雪瞬间将他的脑袋冻住,把他的惨叫声封在他的喉中。
她双手轻轻一拧,便如拧转螺钉,‘喀嚓’的响声里,那冻为冰晶的脑袋一下便被她拧了下来提在手里。
‘突突——’
断颈处血花像喷泉一样涌出,但很快被残余的冰系灵力冻住。
无头的尸体失去支撑,缓缓滑落在她脚边处,‘砰’的摔落到脚踏上,将船坊之内的几个正在打斗不休的女人顿时慑住。
宋青小将手一松,人头‘哐铛’落地,滚下脚踏。
船坊之中的女人瑟瑟发抖,顿时不敢再出声。
就连屋梁上的白猫也收紧了四足,极力想将自己的身体躲进阴影之内。
“说吧,这些船是来自什么地方,你们又是来自哪里。”
她将那还在抽搐的无头尸身踩住,问了一句。
几个女人面无人色,看她的表情中带着惊恐之意。
直到好半晌后,那被几个女人撕打的抱猫女子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头发、衣裳,挤出一丝笑意:
—————
“说来倒是话长……”
“我有的是时间,你好好讲清楚就是。”宋青小将她的话打断,女子顿了顿,推开瘫在她身上的女人,看了房梁上一眼:
“我能先把我的猫找到再说吗?”
“可以。”
宋青小点了点头。
她进入了百年之前,恰逢李国朝围城。
看样子这会儿的张守义还没有发疯,也就是说还没有造成沈庄被屠,以致百年之后阴煞之气弥漫的悲剧。
此时的宋青小心中有不少疑惑,需要找到线索去一一理清。
她进入百年之前,应该跟先前江上看到的那盏点了红灯的女鬼脱不了干系。
女鬼口中所唱的歌,又像是与姻缘情感有关。
而这女鬼把她弄进了百年之前,不知其中是不是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咪咪,快下来。”
女人得到她应允,很快镇定了下来,冲着屋梁上的猫唤了几声。
‘喵呜……’
白猫听到主人的召唤,露出一个脑袋,怯生生的叫了一声。
女子又唤了数下,但受到惊吓之后的猫却趴在梁上,不知是吓到了,还是因为太高不敢往下跃,只能不停发出叫声。
其他几个女人一听这一声接一声的猫叫,面露不安之色,不时转头往船坊的方向看去,像是深怕再惊动了旁人。
那唤猫的女子却像是极有耐心,并不在意身外之事,反倒一心唤猫,同时走到那白猫躲藏之处,高高伸出了双臂:
“下来……”
最终那白猫像是听从了主人的召唤,在试了数下之后,鼓足勇气纵身一跃,跳进了女子的怀里。
女子的脸上露出温柔欢喜的笑意,十分爱怜的摸了数下猫头,又以脸贴它,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命根子般,好半晌后,才抬头深深的看了宋青小一眼,说道:
“您想从哪里听起呢?”
“就从李国朝追击张守义说起吧。”
沈庄的鬼祸是百年前张守义退守沈庄时屠城而起,而张守义屠城,又与遭到了李国朝围攻有很大的关系。
宋青小之前就想从吴婶的口中了解详情,可惜经过了百年的时间,当年的事件传到后来,已经不清不楚,吴婶根本说不大分明。
如今既然回到了百年之前,正好趁此时机,弄清事情前因。
兴许是她之前突然杀人的举动震住了众女,所以她在直呼李国朝姓名的时候,也并没有令几女吃惊。
那抱猫的女人低头沉吟了片刻,像是在组织自己的思绪,好一阵后才重新抬起头来:
“半个月前,张将军攻打聊城失败,率部渡江,退守沈庄。”
她的目光变得幽暗,像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
“那时李国朝在聊城才刚称王,打了一场胜仗,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便号率手下兵丁,强召商船,追至此地。”
宋青小听到这里,露出淡淡的笑意。
那抱猫的女子见她神情,像是知道她对于自己的这一番话并不如何满意,当即也微微一笑,以脸颊贴了贴爱猫的脑袋,又接着说道:
“我跟您说说李国朝此人吧。”
她声音很轻,像是怕惊到了猫咪:
“李国朝此人是个读书人,出身贫苦,但出生之时,据说天降异象。”
帝国霸主 龙灵骑士
“他家中种了一些古怪的植物,据说是一神秘女子所赠,种下之后数年都没动静,而他出生之时,那些种子却一夜之间生根发芽,开出一朵朵碗口大的血莲。”
血莲花开,天降异星,天王出世!
这是李国朝自号天王的原因。
他出生后,晚金政府已经呈现出龙脉枯竭之势,各地灾情不断,贪官污吏横行,朝廷却有心无力。
李国朝数次赴考,却都名落孙山,自此恨上朝廷,心生反意。
“此人很有心机,一直寻找机会,在四年前旱灾之际,自称天降皇星,揭竿起义。”
他号称不上贡、不纳税,“有田大家种,有粮众人分。”
所以,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加入进他的队伍里。
加入他的人都是走投无路的穷苦百姓,在苛捐杂税的逼迫下,只求有口饭吃,全家有条活路而已。
随着投奔的百姓增多,李国朝的队伍逐渐扩大,最终一路挥军南下,很快占领了聊城。
“你怎么知道这些?”宋青小听到这里,心中倒是有些玩味,不由问了她一句。
“我怎么不知道呢?”那抱猫的女子听闻她这问话,当即笑了一声:
“我就是当初父母带领,一起投奔李国朝的人之一。”
她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更大了些,但这丝笑意却并不到她眼睛。
说话的同时,她抱着猫,那双眼珠也像是猫眼儿似的转了一圈,在红光映照之下,眼中像是带着讥讽之意:
“您看看周围的这些人,又有哪个不是投奔李国朝的人?”
这话倒是有些出乎了宋青小意料之外,她挑了下眉角,还没问出口,就见那女子笑弯了眼睛:
“大王号称不上贡、不纳税,有田大家种,有粮众人分,但除此之外,家中男子入伍为兵,女子无用,则也需要平分。”
“李国朝在聊城自号九天王,设黄白红三营,用以关押女子。”
其中黄营为重,里面所住的是聊城当年一些达官显贵的妻女,样貌娇美动人,颇受他的宠爱,约有五六十人。
而白营次之,营中挑选长相秀丽,年华正盛的女子,作为他的备用奴妾,将来填充进他的黄营之内。
而红营之中,则是一些年老色衰,亦或犯了错的女人,被打入其中,被当作军需。
“什么是军需?”
宋青小听到这里,皱了下眉。
“军需您也不知道吗?”抱猫的女人愣了一下,紧接着笑着解释道:“军需,自然是要满足军中所需为先。”
应天真龙决 扶蝶
“大军征战,粮草先行。”
她的一句话,包含了不少意思,令得宋青小面色一冷。
“除此之外,”那抱猫的女子却像是没有意识到她这一刻神色不善般,又低头贴了贴猫的脑袋,轻声的道:
“也供大王军队宣泄,若命好,说不定从红营之中脱身,若命不好,便作了刀下鬼,被人洗剥下锅,作了那盘中餐、肚中食。”
她笑了一声,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样可怕的话语:
“乱世女子,性命如浮萍,不过是生也随人,死也随人,哪里由得了自己?”
“……”
哪怕是宋青小经历过不少恐怖试炼,也见识过厉鬼、恶人,但听到这抱猫女子说出的这番话时,依旧目光冰冷,脚用力的往那尸身之上踩了下去。
‘轰隆!’
力量透过尸身,踩塌了那脚踏,发出一声重响,使得船身晃荡不停。
原本提起‘黄白红’三营面不改色的女人,这会儿见到她弄出的动静,却骇得浑身一抖。
那女子勒紧了怀中的白猫,猫受到刺激,发出一声‘喵’的大叫声。
“别怕,别怕。”
抱猫的女子惊扰了爱猫,忙不迭的伸手去抚弄猫的脖子,嘴里发出安抚之声,只是不知这话究竟是在让自己别怕,还是哄着想让猫平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