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掏空帝釋天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讓林陌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得是帝釋天·徐福被系統判定為六星級,而他所創的《聖心訣》卻被判定為六星半。
《聖心訣》由帝釋天花千年時間集萬家武學和鳳血特性所創無上神功。
若把聖心訣練到大成巔峰境界就能獲得諸多異能例:不死、青春永駐、不會衰老並且還能變成金剛不壞之軀,修為越深異能越多也就越強。
配套招式:
絕世輕功“縱意登仙步”,行進之時看上去閒庭信步飄飄欲仙,旁人看著不覺得有多快,實際上幾如縮地成寸一般,甚至快過音速,只是周身真氣環繞,排開空氣,因此不會出現音障,甚至不會掠起罡風。
“納海聖心咒”,這門心法以聖心訣內力為基礎,無論是本身的其他內功還是從別人身上吸取的內力,都能化為自己心法的一部分。
“納海聖心咒”的本質在於吞噬,其手法卻不是吞噬,而是同化,仔細說來,這門心法會先將部分聖心訣的內力轉變成與目標類似的真氣,融入其中,再從內部控制,最後帶著目標一起轉化成聖心訣的一部分,同時依舊保持原本真氣的精要珍奇之處。
“天宮幻影”,能以精神力牽引人心,在其心中幻化出一個仙境一般的虛假世界,將人困入其中,這幻影世界能整合人的幻想,並加以昇華,發自人心,卻又高於人心,讓人覺得那正是自己夢中的仙境,卻又美得連夢中也想象不出來。
聖心四決:
『寒天絕』
『玄冰絕』
『萬仞穿雲』化冰為刃,直衝雲霄,能穿雲而出。
『帝天狂雷』化冰為雷,攻至敵身,如雷般爆炸。
聖心四劫:
眼『驚目劫』以冰寒目光攝人心魄。
以眼神發力,一個眼神就秒掉自己的徒弟冰皇。
血『邪血劫』以血引血,令對手血盡而亡。
在原作中並無體現。
心『天心劫』以己之心帶敵之心,令對手心腑劇裂。
帝釋天用此招輕易牽制住五黃山所有正道人士,試圖將所有人捏心折磨致死。步驚雲抱著必死決心同歸於盡也僅僅對帝釋天造成一剎那的疼痛。
神『殛神劫』以元神做武器,四劫之中最強一式。
結局:帝釋天還來不及使用就中了五雷化亟手,千年功力毀於一旦,直至被斷浪殺死也未曾使用過。
林陌看到系統對《聖心訣》的詳解還是極其滿意的,雖說什麼不死的特性估計在這方世界不太可能實現,但這門功法主要還是足夠全面。
無論是輕功《縱意登仙步》,幻術《天宮幻影》,殺招《聖心四訣》和《聖心四劫》都對目前的林陌是一個全方位的補充。
隨著他境界的提高,之前很多功法和招式都已被漸漸淘汰,現在拿得出手的恐怕只有他原創的《無相刀式》了。
第一次抽獎就中了《聖心訣》,這算是一個開門紅了。
系統的轉盤再一次在精神海中浮現。
現在的林陌心情就很平和,就算下面兩次轉到些垃圾,自己也已經回本了,更何況六星級的物品再垃圾也有可取之處。
果然這次轉盤指標最後停在了其他這一欄上。
這次浮現的五個黑影都是一團一團的,僅從模糊的輪廓,林陌還真無法判斷都是什麼東西。
不過其他這一欄要麼大賺要麼大虧。
最後轉盤指標停在了一團看上去散發強烈的能量而有些粘稠的液體上。
林陌:“????”
【叮,恭喜宿主抽中六星半特殊物品鳳血!】
林陌:“!!!!!”
自己還真是把帝釋天給扒空了。
鳳血出自《風雲》漫畫。
帝釋天本是秦朝術士徐福,始皇派他去尋找長生不老之藥。
他偶然發現鳳凰之血可以練就不死之藥,便四處尋找鳳凰,當他找到鳳凰的洞穴之後,他就率領精兵在鳳凰的洞穴之內擊殺了神獸鳳凰,並且取得了全部鳳血,煉製成一顆金丹。
系統這時說道:
【鳳血已祛除其中的獸性,可用於改善宿主的血脈,提高武道資質,亦可吸收其中全部能量,用於提高境界。】
【此外,在此方世界服用鳳血並不具有不死特性,但會加強宿主的自愈能力。】
【若提高資質,可將手腕劃破,將鳳血灌入。】
【若提高境界,直接吞服即可。】
對於系統的回答,林陌並不失望,畢竟這方世界就有鳳族的存在,若鳳血真的擁有不死特性,恐怕早被各方給滅族了。
隨即他果斷劃開手腕,將剛得到的鳳血灌入其中。
自己的武學資質一直是一大弱點,或許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自己已屬於天才的行列之中。
可是要是跟身邊一群非人類比,自己就屬於庸才了。
對於這點林陌還很費解,其父林逍然作為大墨皇室,其血脈資質必然不差,其母又是天庭的南極長生大帝,這資質更不用說的。
怎麼兩者一融合,自己的天資卻只能淪為中等,這還是在《九陰真經》的《易筋鍛骨章》的幫助下才提升到上等。
鳳血灌入手腕後,林陌除了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液有些沸騰之外,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痛楚,不過不一會自己的境界就由陰陽境中期提升至後期了。
很顯然鳳血中龐大的能量中,只是小小的一部分殘餘就讓自己提升了一個小境界。
隨即他看到手腕處的劃痕已開始癒合,這算是血脈改善完了吧。
林陌起身活動了下全身,並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但他開始修煉時,卻發覺到進度比以往快了三成。
這種肉眼可見的提升效果,已經讓林陌感到很滿意了。
兩次六星轉盤都是大賺,果然沒有空格的轉盤才是好轉盤。
想到這,他不由覺得帝釋天真是個好人,也不枉費自己在人界會中的代號也是帝釋天。
果然世間的帝釋天都是一家親。
隨即他看向精神海中再次出現的轉盤。
目前來看帝釋天·徐福被他掏空了,已經大賺的他很滿意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殺局!(推薦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早在三方人馬出現時,系統就又蹦躂了出來,並適時釋出了支線任務!
【叮,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殺局!】
【任務描述:果然,宿主又被人堵了,不想殺宿主的龍套不是好龍套!這次明顯是有三方人都想搞死宿主!宿主該怎麼辦?怎麼辦?】
【任務說明:宿主可選擇逃離戰場或者反殺所有龍套!】
【任務獎勵:成功逃離殺局獎勵五星級抽獎一次!
反殺面前的三方不懷好意之人則獎勵七星級抽獎一次!】
林陌原本確實想先撤再說,自己畢竟還有個七星級的附身,至少也能把自己暫時提升到天人合一中期。
不過文玉堂此人確實算是一個意外之喜,林陌也沒想到還能把這人嘴炮成功了,隨即果斷選擇都宰了,主要他也想能清楚那陸仁賈到底是誰派來的。
時間回到現實,玄哀正一臉複雜的看著林陌,雖然那隱殺所的帶頭人在他之前那種玩命打法下,已近乎重傷。
但最後還是被林陌一套連招給果斷收人頭了,問題還是用的佛門武學。
那好似焚烤一切的火焰,就讓他都有幾分心悸。
林陌拍了拍還在發愣的玄哀道:“還愣著呢,你去幫文大俠,我去把那兩方剩下的人都處理了。”
玄哀點點頭後,仰天大吼一聲,好似要把心中一切鬱悶釋放出來,然後直接圍著陸仁賈就開始暴打!
雖說天下間隱藏的天人合一境高手不少,但能踏上地榜的文玉堂和玄哀顯然都是佼佼者。
就憑玄哀這抗揍能力,先被林陌給差點廢掉,還能短時間恢復過來,差點還單殺了一個天人合一境的強者,可見其實力!
在離開了玄哀的領域後,林陌體內的三分歸元氣自行運轉,察覺到原本耗空的真氣又慢慢補足。
林陌心道:‘這三元歸一真是個BUG技能,特別是搭配上自己這種修煉了《九霄真經》,體內真氣的儲存量本就是同境界高手好幾倍的人。’
隨即他看向只剩下不到十人的圍殺者,嘴角不由輕蔑的一笑,風神腿在此施展!
開始了他接下來的單方面屠殺!
陸仁賈這時也深感不妙,怎麼一轉眼的功夫自己的同盟就死乾淨了,更麻煩的是這玄哀,和文玉堂不同。
玄哀極具攻擊性,招式威力也極為強悍,而文玉堂更側重於騷擾和纏鬥!
兩人這麼配合下,反而把自己這邊給打的節節敗退。
陸仁賈下意識看了眼林陌的方向,只見最後一個可憐的娃子被林陌一頓連踹直接帶走,不由愈來愈焦急。
隨即他和身旁的美婦對視一眼後,尋一破綻藉機發出一道響箭!
文玉堂和玄哀不知其意,但也猜到了恐怕對方是要藉此聯絡其他的高手前來,因此下手更重三分。
林陌顯然也注意到了這點,連忙一個閃身加入到圍毆的隊伍中!
那陸仁賈一身硬功極為不俗,特別是在其領域的加持下,硬挨玄哀一拳而面不改色,那美婦使用的一手好鞭法,適時幫助陸仁賈抵擋下來部分傷害。
兩人目前改變了戰術,已拖延為主!
林陌深吸一口氣後,單手雙指豎起飄忽不定間,隱隱的瞄準印堂、檀中、氣海等緊要穴竅,以指分上中下三路攻敵!
此乃三分神指·三分天下!
大凡硬功雖然身堅如剛刀劍難傷,但正所謂物極必反!一旦被硬功被攻破罩門所在,立刻就會功破人亡!
為了應對江湖上修煉硬功的高手們,雄霸的三分神指中更是專門為其,創造出一招專攻下上中下的招式——三分天下!
只見那陸仁賈整個人好似撒了氣一般,玄哀見狀手呈拈花狀,一道強橫且柔綿的指勁,僅在剎那間便擊中其眉心!
而文玉堂以指化劍,沖霄凌然的劍意直接沒入陸仁賈的胸膛!
林陌看其還有一口氣,再次使出一指!
三分神指·斷玉分金!
只留下陸仁賈那一雙不甘的眼神,最後他伸出雙手好似想要抓住什麼,但還是就此徹底倒下!
最後的一美婦自然更沒有還手的餘地,在三人的合擊下,抵擋力度越來越弱,而且因為陸仁賈的死,她顯然陷入了一種瘋狂!
近乎完全放棄防禦,拼著以傷換傷也要將林陌擊殺!
結果也很明顯,林陌硬抗了她一鞭後,一拳將其頭顱打碎,直至殺局已解!
而此時無論是林陌還是文玉堂,甚至玄哀,都沒有放鬆警惕,因為他們清楚之前那陸仁賈發出的響箭必然是在召集援軍!
可是左等右等,一個時辰後,天色已暗,還是沒有人出現。
在某處依舊在觀察林陌的鬼尊·無魂,一邊上下拋著一個人頭一邊對任月軒道:“你還是挺心疼你家少教主的嘛。
不過這個真武境的武者確實也不適合現在出現,可惜了,可惜了。
我倒是挺想看看你家少教主吃癟的。”
任月軒撇了撇嘴道:“挫折教育是要有限度的,陰陽境打真武境,這哪是什麼挫折,這叫找死,不過這個真武境的面容極其陌生,我查探了下他的記憶。
發現也已被人下了一種奇特的封印,以至於大腦裡的東西全都被毀。
現在有用的只有這張臉了,你回去查出什麼記得告訴我聲。”
無魂依舊一邊拋著人頭道:“知道了,不過我更好奇下面的事情了。”
林陌三人此時也察覺到了所謂的援軍應該不會再來,紛紛長舒一口氣。
而文玉堂說道:“林少教主,我和你的約定已經達成,現在我希望你幫我一件事,此事事關正義。”
林陌挑了挑眉道:“哦?文大俠不妨詳細說說,能幫的我一定幫,畢竟我已經發下了武道之誓,遇到正義之事,怎能不出手相助!”
文玉堂滿意的點點頭:“是這樣的,最近天魔殿與血魔教來往頻繁,並經常進行一些血祭活動,不知要搞什麼么蛾子。
我希望林少教主能夠派遣無憂九賢前來相助,這兩派的實力並不算強,滅除他們也算是為江湖除害。”
“文大俠說的不錯,我認為…….”話還沒說完,林陌的左手化爪便已破開文玉堂的胸口,緊緊地握住了他的心臟。
在其極度不解和恐懼的目光中,直接捏爆。
隨即好似沒事人一樣甩了甩手上的血漬。
而玄哀則是一臉驚懼的看著林陌,並擺出了防守的姿態!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五章 附身白髮雄霸!(最近的訂閱量直線下滑,大佬們求訂閱!)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叮,檢測天霜拳的領悟已超過80%,符合附身條件,扣除積分10000點,附身五星級雄霸十分鐘。】
林陌暗道:‘現在附身真是越來越貴了。’
隨即他的身後出現一道虛影,身穿紫衣黑袍,眉宇間透露著桀驁的梟雄之氣,一頭白髮更讓其再添三分威嚴,一雙如鷹隼的瞳眸好似一眼就能探查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祕密。
三縷長鬚微微飄揚,霸道的壓迫感讓人無法直視,只覺站在此人面前,已經低了三分。
一邊應付文玉堂的陸仁賈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破口大罵道:“誰特麼給的情報說林陌已經不能再用這種祕術了!
本來是想防備他那驚天地的一刀,結果沒成想這還藏了一手!”
一旁的美婦顰眉微皺道:“這下麻煩了,原本的林陌就有秒殺一般天人合一境的實力,雖然剛才在我們的觀察下,他的右手好似已使不上力。
但現在又有這祕術的加持,戰局更加難以預料了!”
文玉堂只是瞟了林陌那邊一眼,手中的浩然之氣更強三分,以一敵二將兩人直接壓著打!
在他來看,林陌已經是自己人了,自然越強越好!
玄哀的臉色則更加複雜,自己剛才的約戰算什麼,就連林陌的祕術都沒逼出來就被擊敗了。
隨即他發了發狠,雙手合十,再現無上佛國領域,在一拳爆了一個意圖偷襲他的殺手的頭顱後,便瘋狂的向那隱殺所的帶頭人貼身肉搏!
而此時,雄霸的虛影已完全融合到林陌體內,林陌發覺體內的真氣瞬時間已完全充斥圓滿。
這正是雄霸的《三分歸元氣》中三元歸一的效果!
但同時林陌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魔氣浮現,還好自己的元神之力足夠強大,才沒有完全陷入瘋狂。
這時他才想到,白髮雄霸的最巔峰時期,正是碰了下龍脈而變成混世魔的時刻!
陰陽境中期,陰陽境後期,陰陽境圓滿,天人合一境初期!
林陌萬萬沒想到憑藉五星的雄霸,竟然能借此提升至天人合一境,這恐怕也是有魔氣的因素。
隨即他仰天大笑道:“哈哈哈,一群螻蟻,來戰吧!”
其言語盡顯霸道張狂之意,但此時面對林陌的眾多圍殺者,卻沒有一人敢出言反擊!
只因林陌那強大的氣魄,這種絕世梟雄的氣質,讓他們不由就低了一頭。
直至林陌一擊天霜拳·傲雪凌霜!
無盡的拳勁化為冰雪,迎面幾人直接被其轟成道道冰渣!他們才反應過來一齊衝向林陌!
風神腿·風捲樓殘!
身形急速旋轉,前來攻向林陌的幾人,都被其狂暴的風勁捲入其中,隨後被攪至粉碎,漫天的鮮血化為道道洪流,直接轟入人群!
林陌見此再使一掌!排雲掌·排山倒海!
掌勢攜裹著鮮血,已化為道道巨大的血掌印,在血掌印的壓迫下,那些所謂的高手只成為掌下的一個個肉泥!
林陌有些瞭然,自己或許低估了這三絕的威力,它們早已超出了原本的星級範圍!
原本的幾十人在林陌的三招下,就已近乎損傷了三分之一,他們沒有因為同伴的死亡而露出膽怯,反而其眼神更添了三分瘋狂!
林陌大笑道:“好好好,小輩,憑此膽氣當得老夫下面這一招!”
這些年紀比林陌父親都大的武者,聽到林陌的話後,鼻子都快被氣掉了!
各種武器一齊襲向林陌,其勢更添三分瘋狂!
林陌見到這種圍殺,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其眼神不屑的環顧四周!
剎那間!便使出了雄霸的看家本領,三分神指·十萬火急!
此乃三分神指之殺招,無數指影立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無孔不入!
雖其目前只能使用左手,但密密麻麻的指勁瞬間便衝破四周的封鎖!
距離最近的幾人,全身已出現無數的指洞,整個人如同一個破篩子一般,只來得及哀嚎一聲,便都已命喪黃泉!
見此後面的圍殺者有了些許猶豫!
林陌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風神腿·風中勁草!
整個人如同一道虛影已衝出包圍圈,並將兩人的頭顱瞬時踢成粉碎!
排雲掌·烏雲蔽日!
林陌引動天地之力,和自己的魔氣融為一體,如烏雲直下。
天霜拳·霜雪紛飛!
在其遮掩下,又有幾人被其直接轟碎內臟,且強烈的寒氣將其完全凍至僵硬,轉眼便已化為一具具冰屍!
場面實在太過恐怖!太過血腥!
圍殺者成了被殺者!他們來對付林陌時,自然詳細研究過其資料,結果一點都沒用上!
目前林陌使用的招式,完全聞所未聞,且殺傷力十足!
林陌有著三分歸元氣,一直不斷地補充自身的真氣,此時也不再顧忌什麼!
天霜拳!排雲掌!風神腿!
三絕殺招頻頻使出,只留下一地的屍體!
那邊與玄哀和文玉堂對峙的三位天人合一境高手顯然也注意到了這點,當即手上招式都爆發出十成十的威力,試圖用自身的領域來間接削弱林陌的實力!
林陌雙眼微眯,眸底閃過一道精光,風神腿在此使出,轉眼便脫離了此處戰場!
瞬時出現在那名天人合一境的隱殺所帶頭人身後!
在玄哀的無上佛國的籠罩下,自身的三絕和三分歸元氣都被削弱至只有一成威力。
不過只見林陌單手合十,一道佛影出現在林陌上空,只見這佛影的雙目瞬間睜開!
突如其來的元神衝擊,將那隱殺所的帶頭人直接將其重傷!
此招正是《如意禪》第二式!萬法唯識!
純精神的昇華境界,宇宙萬法都不能脫離識。亦只有識才是宇宙萬物的最終根源,可包容納取!
那帶頭人感覺到自己的元神之力似乎在不斷被吸取,剛想要反抗時,又被玄哀一擊強而有力的鞭腿擊中腹部!
在他又噴出一口鮮血時,只見林陌身後的佛影已被無盡烈火覆蓋!
而其左掌好似一團赤炎,可灼燒萬物!
《如意禪》第三式!大日虛空!
佛法通達,自心清明,勁道如烈陽當空高照,光耀萬丈,亦具焚滅萬物的威力!
在其無上佛國的加持下,僅此一掌就將這帶頭人轟至炭渣!
而林陌也不可避免的吐出一口鮮血,《如意禪》的第三式本就不是如今的他所能使出的,這還是藉助了雄霸附身後境界的提升,以及玄哀的領域加成。
不過在看了看系統的支線任務後,林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試探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PS:感謝在下你猜的2000起點幣打賞。額我算了算目前還欠舵主三章和月票一章,三天內還上問題不大。
林陌看到此不由嘆了口氣,自從自己加入唯我道宮之後,也算是屬於正道人士了。
為什麼就那麼多人想要搞死自己,更麻煩的是,這些人一直隱於暗處,找到機會就跳出來咬你一口。
隨即他定了定神,一邊加快恢復自己的真氣,一邊打量這三方人馬。
其中一方標準的黑衣裝扮,且從其剛才的身法來看,應當是屬於一個組織的,而且這種縹緲無聲的步法大概率是隱殺所的人。
另一方則是衣裝五花八門的,有看起來憨厚的農夫,亦有風度翩翩的中年公子哥,更重要的是,其面容都極為陌生。
要知道林陌身為唯我道宮的少教主,可是狠狠地惡補了一下江湖上那些有名有姓之人的畫像,為了避免以後見面時,而不相識的尷尬場面。
可是這方人馬,有重塑三境,有陰陽境,甚至還有兩位天人合一境的高手,其面容讓林陌細細回想,都毫無任何符合之人。
至於第三方,則是一個人,他或許是不屑於掩飾自己,衣著裝扮已表明了他的身份,更關鍵的是,林陌曾經在地榜上見過此人的畫像。
正是六劍之一,地榜排名第六十二位,浩然山莊的正氣劍·文玉堂。
隨即林陌想起了自己和浩然山莊的恩怨,貌似自己當時在寒冰嶺時,殺了一個浩然山莊的弟子,時間太久已讓林陌都記不清那人的名字了。(詳情見第三百六十五章到第三百六十六章。)
林陌看著這三方人馬的帶頭之人的眼神在互相交流,心中暗道不妙。
於是先發制人開口道:“諸位來此,顯然不是為了恭賀本少教主取得約鬥勝利的吧。
我有些好奇,想要問問幾位,我們之間可有什麼深仇大恨。”
那一夥黑衣人的帶頭者率先說到:“隱殺所,任務所致,請林少教主見諒。”
林陌下意識的眼角微微顫動,特麼的都要來殺我了,還讓我見諒,看樣這年頭殺手、刺客這一行也不好乾昂。
不過有人吭聲就好,這樣更利於林陌拖延時間加快恢復自身的真氣。
隨即他問道:“這點我自然理解,我不會問你釋出任務的人是誰,因為你們肯定也不會回答。
我想知道的是,你們這些刺客什麼時候這麼正大光明的現身了。
你應也看出另外兩方顯然和我之間恐怕也有什麼深仇大恨。
坐收漁翁之利不好嗎?”
那隱殺所的帶頭人下意識的瞟向另外兩方,然後道:“第一批刺客已死在林少教主的刀下。
而我們這一批人馬,本就是擅長正面作戰。
至於他們嘛,隱殺所的任務,自然需要隱殺所的殺手來完成。
藉助他人之手,那麼這個任務的報酬,也不會屬於我們。”
林陌有些不解,不過當他看向地面時,發現其中好幾處刀痕下已滲透出一些血水,顯然是剛才的那一刀,將隱於地底的刺客一併解決了。
然後他點了點頭,看向第二方的帶頭人,此人是一平平無奇的中年男子,他正一手攬著身旁的美婦,饒有興致的等待林陌的發問。
這一男一女讓林陌眉頭微皺,因為此二人都是天人合一境。
目前在場的一共有四個半天人合一境的強者。
分別是隱殺所的帶頭人,第二方的中年男女,浩然山莊的文玉堂,和現在還一臉懵逼,已經起身站在自己身側的玄哀。
而玄哀被自己打了個半殘,所以只能算半個。
林陌搖了搖頭後,直接略過第二方,看向文玉堂。
這讓那帶頭的中年男子神情有些不好看,但也僅僅只是一瞬,他就又恢復到原本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陌對文玉堂開口說道:“文大俠的名號,林某也是如雷貫耳,特別是文大俠的為人,在江湖上沒人敢不說個服字。
只是文大俠如今的舉動,是不是有些以大欺小,倚強凌弱了?”
文玉堂僅憑一身外貌就讓人新生好感,不是因為他的五官多麼精緻俊秀,而是他看起來就是一副標準的正派大俠的面容。
再加上一身蘊養的正氣更是驚人。
他聽到林陌的話後,眉頭微皺,他看了看隱殺所的一眾黑衣人,其神情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厭惡,隨後他又看了看第二方人馬。
這讓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他修煉浩然山莊的《正氣訣》,能看穿一人身上所謂的孽,那一方人馬的每個人都是冤孽纏身,血氣沖天。
他最後看向林陌,其雙眉近乎擠成一塊,因為他竟然從林陌身上看到了半邊血氣和半邊金光。
雖然那遮天蔽日的血氣中充滿了無數冤魂的哀嚎,但那與之近乎等同的金光中,卻讓他看到了無數生靈因為林陌而得到了救贖。
這種詭異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似正似邪,非正非邪,亦正亦邪。
他認真的看著林陌道:“林少教主,我此來自然是為了門下的弟子王知命報仇,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我雖被稱為大俠,但也免不了被仇恨所擾。
當然乘人之危的事我也不會去做,來此只是想和林少教主進行下一場約戰,也可以說是生死之戰。
林少教主剛才以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那麼自然也不會有所謂的倚強凌弱一說。”
林陌笑了笑道:“那麼文大俠,那兩夥人很明顯是要來殺我的,他們殺了我,我又怎麼和你進行生死之戰呢?”
文玉堂顯然也不傻,坦然道:“那隻能說明林少教主的時運不濟了。”
說到這,他後退了幾步,明確表明接下來的事情,他不會插手。
這時第二方的那中年男子突然道:“鄙人陸仁賈,林少教主為何不問問我們究竟是哪一方人馬,也許我們並不是想要殺你,反而是助你的呢。”
林陌瞟了這自稱陸仁賈的男子一眼後,再次看向文玉堂道:“文大俠,敢問,什麼才是真正的正義?”
陸仁賈對於林陌的第二次無視,更加不滿,不過其臉上的表情依舊未變,好似對林陌的無視,絲毫不覺得有什麼難堪。
而文玉堂看了陸仁賈一眼後,面對林陌道:“林少教主,你不需要再多說什麼,此事我是不會插手的,能保持中立,已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試探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PS:感謝在下你猜的2000起點幣打賞。額我算了算目前還欠舵主三章和月票一章,三天內還上問題不大。
林陌看到此不由嘆了口氣,自從自己加入唯我道宮之後,也算是屬於正道人士了。
為什麼就那麼多人想要搞死自己,更麻煩的是,這些人一直隱於暗處,找到機會就跳出來咬你一口。
隨即他定了定神,一邊加快恢復自己的真氣,一邊打量這三方人馬。
其中一方標準的黑衣裝扮,且從其剛才的身法來看,應當是屬於一個組織的,而且這種縹緲無聲的步法大概率是隱殺所的人。
另一方則是衣裝五花八門的,有看起來憨厚的農夫,亦有風度翩翩的中年公子哥,更重要的是,其面容都極為陌生。
要知道林陌身為唯我道宮的少教主,可是狠狠地惡補了一下江湖上那些有名有姓之人的畫像,為了避免以後見面時,而不相識的尷尬場面。
可是這方人馬,有重塑三境,有陰陽境,甚至還有兩位天人合一境的高手,其面容讓林陌細細回想,都毫無任何符合之人。
至於第三方,則是一個人,他或許是不屑於掩飾自己,衣著裝扮已表明了他的身份,更關鍵的是,林陌曾經在地榜上見過此人的畫像。
正是六劍之一,地榜排名第六十二位,浩然山莊的正氣劍·文玉堂。
隨即林陌想起了自己和浩然山莊的恩怨,貌似自己當時在寒冰嶺時,殺了一個浩然山莊的弟子,時間太久已讓林陌都記不清那人的名字了。(詳情見第三百六十五章到第三百六十六章。)
林陌看著這三方人馬的帶頭之人的眼神在互相交流,心中暗道不妙。
於是先發制人開口道:“諸位來此,顯然不是為了恭賀本少教主取得約鬥勝利的吧。
我有些好奇,想要問問幾位,我們之間可有什麼深仇大恨。”
那一夥黑衣人的帶頭者率先說到:“隱殺所,任務所致,請林少教主見諒。”
林陌下意識的眼角微微顫動,特麼的都要來殺我了,還讓我見諒,看樣這年頭殺手、刺客這一行也不好乾昂。
不過有人吭聲就好,這樣更利於林陌拖延時間加快恢復自身的真氣。
隨即他問道:“這點我自然理解,我不會問你釋出任務的人是誰,因為你們肯定也不會回答。
我想知道的是,你們這些刺客什麼時候這麼正大光明的現身了。
你應也看出另外兩方顯然和我之間恐怕也有什麼深仇大恨。
坐收漁翁之利不好嗎?”
那隱殺所的帶頭人下意識的瞟向另外兩方,然後道:“第一批刺客已死在林少教主的刀下。
而我們這一批人馬,本就是擅長正面作戰。
至於他們嘛,隱殺所的任務,自然需要隱殺所的殺手來完成。
藉助他人之手,那麼這個任務的報酬,也不會屬於我們。”
林陌有些不解,不過當他看向地面時,發現其中好幾處刀痕下已滲透出一些血水,顯然是剛才的那一刀,將隱於地底的刺客一併解決了。
然後他點了點頭,看向第二方的帶頭人,此人是一平平無奇的中年男子,他正一手攬著身旁的美婦,饒有興致的等待林陌的發問。
這一男一女讓林陌眉頭微皺,因為此二人都是天人合一境。
目前在場的一共有四個半天人合一境的強者。
分別是隱殺所的帶頭人,第二方的中年男女,浩然山莊的文玉堂,和現在還一臉懵逼,已經起身站在自己身側的玄哀。
而玄哀被自己打了個半殘,所以只能算半個。
林陌搖了搖頭後,直接略過第二方,看向文玉堂。
這讓那帶頭的中年男子神情有些不好看,但也僅僅只是一瞬,他就又恢復到原本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陌對文玉堂開口說道:“文大俠的名號,林某也是如雷貫耳,特別是文大俠的為人,在江湖上沒人敢不說個服字。
只是文大俠如今的舉動,是不是有些以大欺小,倚強凌弱了?”
文玉堂僅憑一身外貌就讓人新生好感,不是因為他的五官多麼精緻俊秀,而是他看起來就是一副標準的正派大俠的面容。
再加上一身蘊養的正氣更是驚人。
他聽到林陌的話後,眉頭微皺,他看了看隱殺所的一眾黑衣人,其神情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厭惡,隨後他又看了看第二方人馬。
這讓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他修煉浩然山莊的《正氣訣》,能看穿一人身上所謂的孽,那一方人馬的每個人都是冤孽纏身,血氣沖天。
他最後看向林陌,其雙眉近乎擠成一塊,因為他竟然從林陌身上看到了半邊血氣和半邊金光。
雖然那遮天蔽日的血氣中充滿了無數冤魂的哀嚎,但那與之近乎等同的金光中,卻讓他看到了無數生靈因為林陌而得到了救贖。
這種詭異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似正似邪,非正非邪,亦正亦邪。
他認真的看著林陌道:“林少教主,我此來自然是為了門下的弟子王知命報仇,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我雖被稱為大俠,但也免不了被仇恨所擾。
當然乘人之危的事我也不會去做,來此只是想和林少教主進行下一場約戰,也可以說是生死之戰。
林少教主剛才以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那麼自然也不會有所謂的倚強凌弱一說。”
林陌笑了笑道:“那麼文大俠,那兩夥人很明顯是要來殺我的,他們殺了我,我又怎麼和你進行生死之戰呢?”
文玉堂顯然也不傻,坦然道:“那隻能說明林少教主的時運不濟了。”
說到這,他後退了幾步,明確表明接下來的事情,他不會插手。
這時第二方的那中年男子突然道:“鄙人陸仁賈,林少教主為何不問問我們究竟是哪一方人馬,也許我們並不是想要殺你,反而是助你的呢。”
林陌瞟了這自稱陸仁賈的男子一眼後,再次看向文玉堂道:“文大俠,敢問,什麼才是真正的正義?”
陸仁賈對於林陌的第二次無視,更加不滿,不過其臉上的表情依舊未變,好似對林陌的無視,絲毫不覺得有什麼難堪。
而文玉堂看了陸仁賈一眼後,面對林陌道:“林少教主,你不需要再多說什麼,此事我是不會插手的,能保持中立,已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試探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PS:感謝在下你猜的2000起點幣打賞。額我算了算目前還欠舵主三章和月票一章,三天內還上問題不大。
林陌看到此不由嘆了口氣,自從自己加入唯我道宮之後,也算是屬於正道人士了。
為什麼就那麼多人想要搞死自己,更麻煩的是,這些人一直隱於暗處,找到機會就跳出來咬你一口。
隨即他定了定神,一邊加快恢復自己的真氣,一邊打量這三方人馬。
其中一方標準的黑衣裝扮,且從其剛才的身法來看,應當是屬於一個組織的,而且這種縹緲無聲的步法大概率是隱殺所的人。
另一方則是衣裝五花八門的,有看起來憨厚的農夫,亦有風度翩翩的中年公子哥,更重要的是,其面容都極為陌生。
要知道林陌身為唯我道宮的少教主,可是狠狠地惡補了一下江湖上那些有名有姓之人的畫像,為了避免以後見面時,而不相識的尷尬場面。
可是這方人馬,有重塑三境,有陰陽境,甚至還有兩位天人合一境的高手,其面容讓林陌細細回想,都毫無任何符合之人。
至於第三方,則是一個人,他或許是不屑於掩飾自己,衣著裝扮已表明了他的身份,更關鍵的是,林陌曾經在地榜上見過此人的畫像。
正是六劍之一,地榜排名第六十二位,浩然山莊的正氣劍·文玉堂。
隨即林陌想起了自己和浩然山莊的恩怨,貌似自己當時在寒冰嶺時,殺了一個浩然山莊的弟子,時間太久已讓林陌都記不清那人的名字了。(詳情見第三百六十五章到第三百六十六章。)
林陌看著這三方人馬的帶頭之人的眼神在互相交流,心中暗道不妙。
於是先發制人開口道:“諸位來此,顯然不是為了恭賀本少教主取得約鬥勝利的吧。
我有些好奇,想要問問幾位,我們之間可有什麼深仇大恨。”
那一夥黑衣人的帶頭者率先說到:“隱殺所,任務所致,請林少教主見諒。”
林陌下意識的眼角微微顫動,特麼的都要來殺我了,還讓我見諒,看樣這年頭殺手、刺客這一行也不好乾昂。
不過有人吭聲就好,這樣更利於林陌拖延時間加快恢復自身的真氣。
隨即他問道:“這點我自然理解,我不會問你釋出任務的人是誰,因為你們肯定也不會回答。
我想知道的是,你們這些刺客什麼時候這麼正大光明的現身了。
你應也看出另外兩方顯然和我之間恐怕也有什麼深仇大恨。
坐收漁翁之利不好嗎?”
那隱殺所的帶頭人下意識的瞟向另外兩方,然後道:“第一批刺客已死在林少教主的刀下。
而我們這一批人馬,本就是擅長正面作戰。
至於他們嘛,隱殺所的任務,自然需要隱殺所的殺手來完成。
藉助他人之手,那麼這個任務的報酬,也不會屬於我們。”
林陌有些不解,不過當他看向地面時,發現其中好幾處刀痕下已滲透出一些血水,顯然是剛才的那一刀,將隱於地底的刺客一併解決了。
然後他點了點頭,看向第二方的帶頭人,此人是一平平無奇的中年男子,他正一手攬著身旁的美婦,饒有興致的等待林陌的發問。
這一男一女讓林陌眉頭微皺,因為此二人都是天人合一境。
目前在場的一共有四個半天人合一境的強者。
分別是隱殺所的帶頭人,第二方的中年男女,浩然山莊的文玉堂,和現在還一臉懵逼,已經起身站在自己身側的玄哀。
而玄哀被自己打了個半殘,所以只能算半個。
林陌搖了搖頭後,直接略過第二方,看向文玉堂。
這讓那帶頭的中年男子神情有些不好看,但也僅僅只是一瞬,他就又恢復到原本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陌對文玉堂開口說道:“文大俠的名號,林某也是如雷貫耳,特別是文大俠的為人,在江湖上沒人敢不說個服字。
只是文大俠如今的舉動,是不是有些以大欺小,倚強凌弱了?”
文玉堂僅憑一身外貌就讓人新生好感,不是因為他的五官多麼精緻俊秀,而是他看起來就是一副標準的正派大俠的面容。
再加上一身蘊養的正氣更是驚人。
他聽到林陌的話後,眉頭微皺,他看了看隱殺所的一眾黑衣人,其神情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厭惡,隨後他又看了看第二方人馬。
這讓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他修煉浩然山莊的《正氣訣》,能看穿一人身上所謂的孽,那一方人馬的每個人都是冤孽纏身,血氣沖天。
他最後看向林陌,其雙眉近乎擠成一塊,因為他竟然從林陌身上看到了半邊血氣和半邊金光。
雖然那遮天蔽日的血氣中充滿了無數冤魂的哀嚎,但那與之近乎等同的金光中,卻讓他看到了無數生靈因為林陌而得到了救贖。
這種詭異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似正似邪,非正非邪,亦正亦邪。
他認真的看著林陌道:“林少教主,我此來自然是為了門下的弟子王知命報仇,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我雖被稱為大俠,但也免不了被仇恨所擾。
當然乘人之危的事我也不會去做,來此只是想和林少教主進行下一場約戰,也可以說是生死之戰。
林少教主剛才以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那麼自然也不會有所謂的倚強凌弱一說。”
林陌笑了笑道:“那麼文大俠,那兩夥人很明顯是要來殺我的,他們殺了我,我又怎麼和你進行生死之戰呢?”
文玉堂顯然也不傻,坦然道:“那隻能說明林少教主的時運不濟了。”
說到這,他後退了幾步,明確表明接下來的事情,他不會插手。
這時第二方的那中年男子突然道:“鄙人陸仁賈,林少教主為何不問問我們究竟是哪一方人馬,也許我們並不是想要殺你,反而是助你的呢。”
林陌瞟了這自稱陸仁賈的男子一眼後,再次看向文玉堂道:“文大俠,敢問,什麼才是真正的正義?”
陸仁賈對於林陌的第二次無視,更加不滿,不過其臉上的表情依舊未變,好似對林陌的無視,絲毫不覺得有什麼難堪。
而文玉堂看了陸仁賈一眼後,面對林陌道:“林少教主,你不需要再多說什麼,此事我是不會插手的,能保持中立,已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三方來襲(月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任月軒漫不經心的答道:“應該就是了,斬斷領域是因為無相之意本就一切都毫無行跡,那麼自然可以將其化為虛無,在加上那種近乎一瞬的快,又有些佛教無相的味道。”
鬼尊·無魂有些羨慕的看著任月軒道:“要不把你家少教主讓給我吧,我有一整個影衛宮需要人繼承。”
任月軒頓時怒了,一個閃身就要上前給無魂兩巴掌,還好無魂早就預料到這點,及時躲了過去。
“我讓你外祖父家的香蕉皮,我這剛種好的白菜,你就想拔走!”
鬼尊·無魂一邊躲閃任月軒的攻擊,一邊道:“這是你種的嗎,明明是他自己長的,我只是覺得他這種無相之意很適合我這鬼武一道,反正都已經三修了,四修也無妨。”
看著任月軒好似要來真的了,無魂連忙道:“好了好了,我就說說你至於嗎,再動手下面的人就好發現了。
你家少教主要是知道是你故意坑他,說不定轉身就叛教了。”
任月軒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撇了撇嘴道:“你知道個屁,我家小陌子對我唯我道宮可忠心了,你怎麼不去挖造化教的牆角。
要知道那冷初洛本就修煉鬼武一脈,且之前的那執念破除後,接下來的修煉速度恐怕會迎來一次暴漲。”
鬼尊·無魂還真認真的想了想後,搖頭道:“算了吧,他太重感情了,想要把他挖走難度太大。”
任月軒一聽又不樂意了,這意思就是自家的小崽子容易挖走是吧。
隨即他認真的想了想,好像林陌的性格確實比起冷初洛來說,更容易一些。
他摸了摸下巴後,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對自家少教主再好一點,省的現在外面那麼些虎視眈眈的野豬不懷好意的老盯著自家的白菜。
鬼尊·無魂突然說道:“有趣,下面那些人有動靜了。”
在林陌使出無相·殺絕·千刀萬剮後,眾多吃瓜群眾就統一保持著,張著大嘴的震驚表情。
(ΩДΩ)(ΩДΩ)(ΩДΩ)。
他們一開始談論了那麼多,把玄哀都快吹得舉世無雙了,結果,就這?
但眾人還偏偏要承認玄哀敗的不冤,就連在場幾個天人合一境的高手也是眉頭皺起,在考慮如何破除林陌的這一刀。
主要以他們的見識,還無法搞懂,林陌是怎麼連領域帶人一同解決的。
玄哀的無上佛國很明顯的壓制除了佛武外的所有武道,在被其佔據了域的掌控之後。
林陌的那一刀卻能看似無視一切,這就讓眾人極為不解了。
這群吃瓜群眾中近乎九成的人,在面臨這一刀時,恐怕只能閉目等死,這才是最為可怕的。
“該說不愧是林陌嘛,果然最強人榜還是最強人榜,僅憑這一刀林陌就足以踏入地榜,甚至還能處於地榜不低的位置。”
“這一刀太過可怖,關鍵還是太快,看似一刀,實則千萬刀,你們看林陌的四周早已被刀痕佈滿,實在難以想象他是怎樣達到這麼快的出刀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僅僅快還不夠,此刀的殺傷力亦屬同級別的頂尖水準,我現在都能感受到那片交戰處,被無數的刀意所充斥著。
一旦踏入,恐怕就如同進入刀山地獄一般。”
“林少教主應該是留手了,看那玄哀在吞服了一顆丹藥後,一身的外傷已好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內傷,只要花費些許時間靜心調養即可。
可見那一刀避開了玄哀的所有要害,快刀並不可怕,可怕得是這種精微的控制力。”
同為觀戰者的雲睢和何禹則是一臉複雜。
何禹好似也適應了林陌這種動不動出來一亮相就把眾人驚得說不出話的舉動。
他原本也以為此戰林陌必敗,可是等到林陌贏了,又覺得一切都超乎尋常的合理。
更讓他複雜的是,這麼驚才絕豔之人,確是自己的同輩。
當一個人超越你一點時,你或許會嫉妒,但超出你太多,你能做的就是仰望他。
何禹隨即取出通訊令牌道:“林兄,小心!在這些圍觀的武林人士中,有大部分都是陌生面孔,他們的目標恐怕是你。”
林陌還在戰場中央負手而立,在不著痕跡的吞服了幾顆丹藥後,右手的傷勢漸漸穩定,他突然感覺到懷中令牌的震動。
在聽到何禹的留言後,眉頭微皺,便開始聯絡棋童,可是卻得不到任何迴應。
此時的棋童正如臨大敵的看著面前的黑衣人,他原本是隱於暗處保護林陌的,可是在到達現場後,便被施以元神祕術暗算。
被強行控制著遠離了約戰的位置,而等到棋童解開控制後,早已距離原本的地點很遠了。
當他想要回去時,卻被這黑衣人牢牢拖住。
‘這是同境界的高手!’棋童心裡暗道。
於是出言試探:“地榜第一的魘皇?不對你身上沒有鬼之一脈的氣息,地榜第二的顧騰雲嗎?再或者是第三的葉敘白?”
那黑衣人嗓音格外沙啞,顯然是在隱藏自己的身份:“棋童不必再猜了,這個江湖很大,地榜並不代表記錄著所有的高手。
我雖不一定能勝你,但是拖住你,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為了避免一些無意義的爭鬥,不如你和我暫且停止戰鬥,在這裡耐心等候如何?”
棋童冷哼一聲,從懷中掏出幾顆棋子扔向對方,瞬時間四周出現濃郁的霧氣,將一切都隔絕,甚至連元神之力都無法查探其中的方向。
而在棋童準備轉身離去時,那黑衣人的身影恰好出現在棋童前方,四周的迷陣依然在,只不過其中好像發生了些許變化。
這次將棋童和黑衣人同時包裹其中。
在林陌那邊,隨著林陌掏出令牌時,吃瓜群眾中相繼竄出數十道身影。
這些身影分成三方,將林陌牢牢的圍在中央,當然中間還有依舊躺在地上,一臉懵逼的玄哀。
這三方人馬並不是一路人,他們圍住林陌的同時,也在互相忌憚。
當然他們看向林陌的眼神更為警惕,或者說他們在警惕林陌的那一刀!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三方來襲(月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任月軒漫不經心的答道:“應該就是了,斬斷領域是因為無相之意本就一切都毫無行跡,那麼自然可以將其化為虛無,在加上那種近乎一瞬的快,又有些佛教無相的味道。”
鬼尊·無魂有些羨慕的看著任月軒道:“要不把你家少教主讓給我吧,我有一整個影衛宮需要人繼承。”
任月軒頓時怒了,一個閃身就要上前給無魂兩巴掌,還好無魂早就預料到這點,及時躲了過去。
“我讓你外祖父家的香蕉皮,我這剛種好的白菜,你就想拔走!”
鬼尊·無魂一邊躲閃任月軒的攻擊,一邊道:“這是你種的嗎,明明是他自己長的,我只是覺得他這種無相之意很適合我這鬼武一道,反正都已經三修了,四修也無妨。”
看著任月軒好似要來真的了,無魂連忙道:“好了好了,我就說說你至於嗎,再動手下面的人就好發現了。
你家少教主要是知道是你故意坑他,說不定轉身就叛教了。”
任月軒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撇了撇嘴道:“你知道個屁,我家小陌子對我唯我道宮可忠心了,你怎麼不去挖造化教的牆角。
要知道那冷初洛本就修煉鬼武一脈,且之前的那執念破除後,接下來的修煉速度恐怕會迎來一次暴漲。”
鬼尊·無魂還真認真的想了想後,搖頭道:“算了吧,他太重感情了,想要把他挖走難度太大。”
任月軒一聽又不樂意了,這意思就是自家的小崽子容易挖走是吧。
隨即他認真的想了想,好像林陌的性格確實比起冷初洛來說,更容易一些。
他摸了摸下巴後,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對自家少教主再好一點,省的現在外面那麼些虎視眈眈的野豬不懷好意的老盯著自家的白菜。
鬼尊·無魂突然說道:“有趣,下面那些人有動靜了。”
在林陌使出無相·殺絕·千刀萬剮後,眾多吃瓜群眾就統一保持著,張著大嘴的震驚表情。
(ΩДΩ)(ΩДΩ)(ΩДΩ)。
他們一開始談論了那麼多,把玄哀都快吹得舉世無雙了,結果,就這?
但眾人還偏偏要承認玄哀敗的不冤,就連在場幾個天人合一境的高手也是眉頭皺起,在考慮如何破除林陌的這一刀。
主要以他們的見識,還無法搞懂,林陌是怎麼連領域帶人一同解決的。
玄哀的無上佛國很明顯的壓制除了佛武外的所有武道,在被其佔據了域的掌控之後。
林陌的那一刀卻能看似無視一切,這就讓眾人極為不解了。
這群吃瓜群眾中近乎九成的人,在面臨這一刀時,恐怕只能閉目等死,這才是最為可怕的。
“該說不愧是林陌嘛,果然最強人榜還是最強人榜,僅憑這一刀林陌就足以踏入地榜,甚至還能處於地榜不低的位置。”
“這一刀太過可怖,關鍵還是太快,看似一刀,實則千萬刀,你們看林陌的四周早已被刀痕佈滿,實在難以想象他是怎樣達到這麼快的出刀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僅僅快還不夠,此刀的殺傷力亦屬同級別的頂尖水準,我現在都能感受到那片交戰處,被無數的刀意所充斥著。
一旦踏入,恐怕就如同進入刀山地獄一般。”
“林少教主應該是留手了,看那玄哀在吞服了一顆丹藥後,一身的外傷已好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內傷,只要花費些許時間靜心調養即可。
可見那一刀避開了玄哀的所有要害,快刀並不可怕,可怕得是這種精微的控制力。”
同為觀戰者的雲睢和何禹則是一臉複雜。
何禹好似也適應了林陌這種動不動出來一亮相就把眾人驚得說不出話的舉動。
他原本也以為此戰林陌必敗,可是等到林陌贏了,又覺得一切都超乎尋常的合理。
更讓他複雜的是,這麼驚才絕豔之人,確是自己的同輩。
當一個人超越你一點時,你或許會嫉妒,但超出你太多,你能做的就是仰望他。
何禹隨即取出通訊令牌道:“林兄,小心!在這些圍觀的武林人士中,有大部分都是陌生面孔,他們的目標恐怕是你。”
林陌還在戰場中央負手而立,在不著痕跡的吞服了幾顆丹藥後,右手的傷勢漸漸穩定,他突然感覺到懷中令牌的震動。
在聽到何禹的留言後,眉頭微皺,便開始聯絡棋童,可是卻得不到任何迴應。
此時的棋童正如臨大敵的看著面前的黑衣人,他原本是隱於暗處保護林陌的,可是在到達現場後,便被施以元神祕術暗算。
被強行控制著遠離了約戰的位置,而等到棋童解開控制後,早已距離原本的地點很遠了。
當他想要回去時,卻被這黑衣人牢牢拖住。
‘這是同境界的高手!’棋童心裡暗道。
於是出言試探:“地榜第一的魘皇?不對你身上沒有鬼之一脈的氣息,地榜第二的顧騰雲嗎?再或者是第三的葉敘白?”
那黑衣人嗓音格外沙啞,顯然是在隱藏自己的身份:“棋童不必再猜了,這個江湖很大,地榜並不代表記錄著所有的高手。
我雖不一定能勝你,但是拖住你,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為了避免一些無意義的爭鬥,不如你和我暫且停止戰鬥,在這裡耐心等候如何?”
棋童冷哼一聲,從懷中掏出幾顆棋子扔向對方,瞬時間四周出現濃郁的霧氣,將一切都隔絕,甚至連元神之力都無法查探其中的方向。
而在棋童準備轉身離去時,那黑衣人的身影恰好出現在棋童前方,四周的迷陣依然在,只不過其中好像發生了些許變化。
這次將棋童和黑衣人同時包裹其中。
在林陌那邊,隨著林陌掏出令牌時,吃瓜群眾中相繼竄出數十道身影。
這些身影分成三方,將林陌牢牢的圍在中央,當然中間還有依舊躺在地上,一臉懵逼的玄哀。
這三方人馬並不是一路人,他們圍住林陌的同時,也在互相忌憚。
當然他們看向林陌的眼神更為警惕,或者說他們在警惕林陌的那一刀!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三方來襲(月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任月軒漫不經心的答道:“應該就是了,斬斷領域是因為無相之意本就一切都毫無行跡,那麼自然可以將其化為虛無,在加上那種近乎一瞬的快,又有些佛教無相的味道。”
鬼尊·無魂有些羨慕的看著任月軒道:“要不把你家少教主讓給我吧,我有一整個影衛宮需要人繼承。”
任月軒頓時怒了,一個閃身就要上前給無魂兩巴掌,還好無魂早就預料到這點,及時躲了過去。
“我讓你外祖父家的香蕉皮,我這剛種好的白菜,你就想拔走!”
鬼尊·無魂一邊躲閃任月軒的攻擊,一邊道:“這是你種的嗎,明明是他自己長的,我只是覺得他這種無相之意很適合我這鬼武一道,反正都已經三修了,四修也無妨。”
看著任月軒好似要來真的了,無魂連忙道:“好了好了,我就說說你至於嗎,再動手下面的人就好發現了。
你家少教主要是知道是你故意坑他,說不定轉身就叛教了。”
任月軒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撇了撇嘴道:“你知道個屁,我家小陌子對我唯我道宮可忠心了,你怎麼不去挖造化教的牆角。
要知道那冷初洛本就修煉鬼武一脈,且之前的那執念破除後,接下來的修煉速度恐怕會迎來一次暴漲。”
鬼尊·無魂還真認真的想了想後,搖頭道:“算了吧,他太重感情了,想要把他挖走難度太大。”
任月軒一聽又不樂意了,這意思就是自家的小崽子容易挖走是吧。
隨即他認真的想了想,好像林陌的性格確實比起冷初洛來說,更容易一些。
他摸了摸下巴後,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對自家少教主再好一點,省的現在外面那麼些虎視眈眈的野豬不懷好意的老盯著自家的白菜。
鬼尊·無魂突然說道:“有趣,下面那些人有動靜了。”
在林陌使出無相·殺絕·千刀萬剮後,眾多吃瓜群眾就統一保持著,張著大嘴的震驚表情。
(ΩДΩ)(ΩДΩ)(ΩДΩ)。
他們一開始談論了那麼多,把玄哀都快吹得舉世無雙了,結果,就這?
但眾人還偏偏要承認玄哀敗的不冤,就連在場幾個天人合一境的高手也是眉頭皺起,在考慮如何破除林陌的這一刀。
主要以他們的見識,還無法搞懂,林陌是怎麼連領域帶人一同解決的。
玄哀的無上佛國很明顯的壓制除了佛武外的所有武道,在被其佔據了域的掌控之後。
林陌的那一刀卻能看似無視一切,這就讓眾人極為不解了。
這群吃瓜群眾中近乎九成的人,在面臨這一刀時,恐怕只能閉目等死,這才是最為可怕的。
“該說不愧是林陌嘛,果然最強人榜還是最強人榜,僅憑這一刀林陌就足以踏入地榜,甚至還能處於地榜不低的位置。”
“這一刀太過可怖,關鍵還是太快,看似一刀,實則千萬刀,你們看林陌的四周早已被刀痕佈滿,實在難以想象他是怎樣達到這麼快的出刀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僅僅快還不夠,此刀的殺傷力亦屬同級別的頂尖水準,我現在都能感受到那片交戰處,被無數的刀意所充斥著。
一旦踏入,恐怕就如同進入刀山地獄一般。”
“林少教主應該是留手了,看那玄哀在吞服了一顆丹藥後,一身的外傷已好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內傷,只要花費些許時間靜心調養即可。
可見那一刀避開了玄哀的所有要害,快刀並不可怕,可怕得是這種精微的控制力。”
同為觀戰者的雲睢和何禹則是一臉複雜。
何禹好似也適應了林陌這種動不動出來一亮相就把眾人驚得說不出話的舉動。
他原本也以為此戰林陌必敗,可是等到林陌贏了,又覺得一切都超乎尋常的合理。
更讓他複雜的是,這麼驚才絕豔之人,確是自己的同輩。
當一個人超越你一點時,你或許會嫉妒,但超出你太多,你能做的就是仰望他。
何禹隨即取出通訊令牌道:“林兄,小心!在這些圍觀的武林人士中,有大部分都是陌生面孔,他們的目標恐怕是你。”
林陌還在戰場中央負手而立,在不著痕跡的吞服了幾顆丹藥後,右手的傷勢漸漸穩定,他突然感覺到懷中令牌的震動。
在聽到何禹的留言後,眉頭微皺,便開始聯絡棋童,可是卻得不到任何迴應。
此時的棋童正如臨大敵的看著面前的黑衣人,他原本是隱於暗處保護林陌的,可是在到達現場後,便被施以元神祕術暗算。
被強行控制著遠離了約戰的位置,而等到棋童解開控制後,早已距離原本的地點很遠了。
當他想要回去時,卻被這黑衣人牢牢拖住。
‘這是同境界的高手!’棋童心裡暗道。
於是出言試探:“地榜第一的魘皇?不對你身上沒有鬼之一脈的氣息,地榜第二的顧騰雲嗎?再或者是第三的葉敘白?”
那黑衣人嗓音格外沙啞,顯然是在隱藏自己的身份:“棋童不必再猜了,這個江湖很大,地榜並不代表記錄著所有的高手。
我雖不一定能勝你,但是拖住你,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為了避免一些無意義的爭鬥,不如你和我暫且停止戰鬥,在這裡耐心等候如何?”
棋童冷哼一聲,從懷中掏出幾顆棋子扔向對方,瞬時間四周出現濃郁的霧氣,將一切都隔絕,甚至連元神之力都無法查探其中的方向。
而在棋童準備轉身離去時,那黑衣人的身影恰好出現在棋童前方,四周的迷陣依然在,只不過其中好像發生了些許變化。
這次將棋童和黑衣人同時包裹其中。
在林陌那邊,隨著林陌掏出令牌時,吃瓜群眾中相繼竄出數十道身影。
這些身影分成三方,將林陌牢牢的圍在中央,當然中間還有依舊躺在地上,一臉懵逼的玄哀。
這三方人馬並不是一路人,他們圍住林陌的同時,也在互相忌憚。
當然他們看向林陌的眼神更為警惕,或者說他們在警惕林陌的那一刀!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一章 系統的連環獎勵(求訂閱,可憐我這均訂數)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玄哀此時雖然還活著,但他寧願馬上死去。
林陌的一刀之後,他被任月軒施以的精神暗示已自動解除,他沒有心思去想當時的那個神祕人。
他只知道自己敗了,一刀敗了。
甚至他能感覺到林陌留手了,否則現在的自己早就該死去了。
那一刀避開了所有要害,但又在所有不是要害得部位,留下了一抹刀痕。
僅僅一瞬,就是一瞬的時間。
這已經不能用快來形容!
被任月軒施以的執念消失了,但他此時又增添了新的執念,擋住這一刀!
大量的失血使他頭腦發昏,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從懷中取出一枚丹藥,有些心疼的看了看後,直接服下。
隨即全身的外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但體內依舊有著無盡的刀意肆意橫虐。
他努力起身,看向身前負手而立的林陌問道:“那一刀叫什麼?”
林陌深深看了玄哀一眼答道:“無相·殺絕·千刀萬剮。”
玄哀再次露出笑容:“好名字,這一刀有林少教主血殺千重刀的影子。”
林陌也不隱瞞道:“這是我自創的刀式,結合了《拔刀斬》《血殺刀》《斷情七絕》《魔刀五式》和《創刀》,這只是第一式,目前還不夠完善。”
玄哀看了看四周地面上顯露的無數刀痕,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拱手道:“林少教主,多謝不殺之恩,此戰玄哀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林陌點了點頭,依舊保持著負手而立的姿勢,看似使完這一刀後沒有絲毫影響。
實則目前林陌的右手已近乎廢掉,體內的真氣瞬間清空了九成五。
要知道林陌修煉了《九霄真經》,並且凝練了六個竅穴後,自身的真氣儲存量已近乎陰陽境的六倍。
但就是如此,一刀之下,一切都被耗空。
甚至自己目前能夠擺好這個姿勢,已經用了全力。
至於天刃刀在使出這招後,反而好似有了些許晉升的跡象,不過那把精心打造的刀鞘則是完全化為了粉末。
不過總體來說,林陌對這一招還是很滿意的。
【恭喜宿主,自創刀法,《無相刀式》,因這門刀法沒有完善,系統難以判斷當前星級,暫定為成長級武學。】
【特獎勵積分100000點以及一次裝備晉級的機會。】
見到系統的突然獎勵,林陌自然心裡一喜,然後問道:“裝備晉級的機會是?”
【系統會賦予裝備內的靈性一次成長的機會,並讓其獲得某種特性同時進行一定的改造,會加快這件裝備以後的成長速度。】
林陌想了想後問道:“動靜不會太大吧。”
【系統改造,只需要一瞬間就可完成。】
林陌點頭道:“既如此,給我加強天王面具。”
【……?】
“沒錯,天王面具,這也算是裝備吧。”
【經檢測天王面具符合裝備要求,改造中。】
【改造完成。】
【天王面具,成長級物品,由墨門長老車延川打造,並經由唯我道宮教主任月軒施以幻術認知和幻術遮掩。
經系統的改良後,面具材質強度大大提升,幻術認知略微加強,幻術遮掩略微加強。
面具內已蘊有靈性,並附加特性加強元神威壓,並且可吸收他人的精神力和元神之力以及陽神之力來進行裝備晉升。】
林陌滿意的點點頭,他又不傻,他才不會加強天刃刀,首先天刃刀金黃金黃的就不符合他的審美,再就是一個天王面具都能被其加強到這種程度。
要是加強天刃刀,還不知道強到哪兒去,要知道這種凶刀從來不會真正的臣服一個主人,你能指望一頭狼忠心嗎。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自己一身黑衣,拿著一把金黃的刀,確實不好看啊。
好吧,其實問題還是歸於冷初洛所說的誅魔大會,到時或許會出現陽神境和天地境的強者,林陌也不知道天王面具的幻術遮掩,能否幫其瞞過這些人的探查。
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不會過於暴露,還是先把小號的裝備提上去更重要一些。
【叮,支線任務,任月軒的師門任務完成,已擊敗玄哀,現獎勵超限人物功法轉盤一次。】
抽獎肯定現在不能抽的,鬼知道到時候會出現哪位大佬。
【叮,連環任務,刀之路第四環刀心圓滿已完成,現獎勵六星級轉盤抽獎三次。】
林陌長舒一口氣,其實在演練無相刀式時,自己的刀心已趨於圓滿,直至剛才使出那一刀之後,終於達到完全圓滿的程度。
不得不說,這一戰真是賺大發了,自己原本的積分只有一萬出頭,現在一下子到了十一萬多,還有三次六星轉盤和一次超限轉盤,嗯,皆大歡喜,可喜可賀。
隨即林陌一邊加快真氣的恢復,一邊看著現在仰躺在地面上,衣裝破破爛爛,一身血漬佈滿了全身,依舊一臉木然的玄哀。
玄哀在得知了那刀法的名字後,智商重新恢復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輸給林陌還不算什麼。
更關鍵的是,這段時間方丈曾經數次聯絡他,都被他置之不理。
還有那個黑袍人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讓自己千里迢迢的來挑戰林陌。
玄哀雖然有些莽,但還是有點腦子的。
他頓時想起木皇佛寺和唯我道宮的關係,甚至佛教和道教的關係。
越想他的臉色越白,自己這一戰的影響恐怕會導致很多事情發生。
不過幸好自己輸了。
額,想到這玄哀又不開心了。
一個天人合一境被一個陰陽境給打敗了,還是開了領域,連領域帶人都被一刀給解決的那種慘敗。
隨即,他嘆了口氣,只能呆呆的躺在地上,他有些不想面對接下來後續事件的發生了。
要說更不開心的恐怕就是任月軒了。
他本想讓林陌接受一次挫折教育,因此自己千挑萬選了一個和林陌年紀算是相近的對手。
結果這對手上來胡吹一陣,一副穩勝的局面,然後就是被林陌一刀帶走。
輸的乾脆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而一旁的鬼尊·無魂確是嚴肅的說道:“你家少教主這一刀,是道教的無相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