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天下末年 – 第729章 科舉射策

小說,小說推薦
天下末年
“汝等也看到了,此院落有房室者三,爾等自行分配。入其內後,擅自出室者,視為棄考,一律驅趕出城,十年內不得再次參與科舉。”
憲兵一到三人身前,雙手背握,孤冷的目光直視眼前,口中厲厲言道。
三位考生頓時倒吸一口涼氣,萬萬沒想到國朝給科舉定下的規矩如此之言。先前便有傳告,參與科舉作弊者,悉數罷去學籍,永生不得參與射策。現在連出個室門,都是十年不得參與射策,好生嚴厲。
“謹遵官長之命。”
三人撫禮應下,心中亦是再度叮囑了自己一番。
憲兵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回科舉的考生,都是太學生和上林學子,頑劣桀驁之人少之又少,還算好管理。不過,該安排的還是要安排的。
於是,又言道:“爾三人莫要擔心,室內寬敞,有床榻、桌案、香爐。更有茶水、點心,供汝使用。另有側間,以便如恭。三日內,奉以三食,以金鑼為號,軍士叩門送入。若有要事,可擊室內小鼓,不得大聲喧鬧,不得無故鳴鼓,其後果吾不言,想必爾等也知曉。明白嗎?”
“官長放心,吾等謹遵教誨。”
一人拱手應下,另外兩人遲疑了一兩下後,也無力反駁這個既定事實。
“好了,爾三人且去休憩吧。午膳過後,軍士以口語作示,切勿與吾等添麻煩!”
“諾!”
安排完,憲兵闊步走到院中端放的一張桌案,安然坐下。
三名考生也各尋房室,進入其內。
室內的佈局顯得簡單清簡,安靜非常,倒是很適合射策。畢竟,考試嘛,總歸還是寧靜些,有助於集思作解。
稍坐片刻後,便聞外面一聲驚鑼。
室內三人不約而同的起身,不自禁的邁了下步子。隨即,腦海中就浮現出憲兵的安排,立馬停下腳步,靜候在門後。
三聲叩門。
考生開啟室門,正是軍士拎著一個方正木籃,上扣扣板,不得觀其內。
“此為今日午膳,請!”
軍士開啟扣板,取出一托盤,言道。
一大份慄飯,一碗茶湯,一塊肉脯,一份果蔬。
考生眼前一亮,接過托盤,正欲道謝間。一回頭便發現軍士已經提起木籃,轉身離去。
吱唔了一聲,考生搖頭苦笑,再次閉上室門。
一頓飽餐過後,約莫兩刻,軍士再來收回食具。
再次無所事事的考生,突然間多了一份壓抑。
吃用過後,想必那射策試題,也該下發了。關乎日後前程,沒有一個人還能夠輕鬆寫意的安坐。
監考官似乎知道考生的心理浮動,短短片刻過後。
院中再次響起一聲高呼。
“靜,迎!”
莫名其妙的兩聲,讓考生有些不知所措,不明其意。而室內雖有門窗,卻是在後牆之上,也觀察不到什麼。
焦灼的等待…
“噠噠噠。”
又是三聲叩門,考生當即開啟室門,見到的是一名官吏。
“小郎君,還請出示號牌!”
“官長請檢視。”
考生取出隨身帶著的號牌,遞於文吏。
文吏檢視一眼,並無差錯後,便還於其。而後,自身後隨從手中所託試題,取出一份,交到考生手中。
“小郎君,試題之中不得示之汝姓名,不得肆意塗畫作記,不得有損封卷。待三個時辰後,在下收回之時,若發現異常,一律以舞弊作處,還請自重。”“多謝官長叮囑,小子謹記於心。”
文吏微微一笑,轉身離去,直奔對面屋舍。
又是一番同樣的叮囑,文吏將三份試題發下後,也一併隨著憲兵端坐在院中。
試題,自然是不是簡單的試題。
尤其是當初第一次升國學的射策題目,內涵軍政之要,國略軍機,民生匠藝,皆有涉及。這一次的試題,自然不會脫離了畫出來的規矩。
三位考生,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題目,突然間全無思緒。
取出空白試紙,略作解題,久不能答。
….
時間匆匆而過,眼看日頭漸落,夕色愈滿。
在屋舍之中的考生,也是百態盡出。有舒氣心鬆者,有怡然作憩者,有撓頭騷耳者,亦有埋頭下筆者……
院中的憲兵和文吏,也在注意著時間,目光直盯著院外。
門口的兩名衛士,更是時不時都會瞅一眼旁邊不遠處高聳的臺閣。上面正懸掛著一張黑色闊布,深幽晦暗。
過了一會兒,黑布突然緩緩升起,被臺閣上的軍卒捲了上去。緊接著,四張赤色紅綢,嘩啦披下,覆蓋四面。
“止,收!”
士卒快步入院,高呼一聲。
憲兵及文吏匆忙起身,相視一眼。一同來到正中舍前,叩門欲入。
屋門緩緩開啟,考生已經放下手中的筆,靜靜的看著走進來的兩人,拱手默言一禮。
文吏二話不說,來到案前,將放在封捲上的試題及答卷取走,粗略一觀,無異樣後放入封卷之中。而後,又命身後隨從,將桌案上的所有紙張,悉數收走。
接著走出屋室,向另外兩個屋舍而去。
而憲兵則是衝著考生抱拳一禮,言道:“小郎君,且雖某出室稍後,待軍士檢查過後,再行歇息。”
“諾!”
看著答卷被收走,考生輕吐了口氣。心下也放了開,不再考慮答卷的不足之處,拱禮折身出室。
接著,軍士入內,翻找各方。
憲兵就在一旁緊緊盯著,以免出現疏漏。
很快,軍士一無所獲,報了上來。憲兵手一揮,帶著人走出,直奔下一個考生所在。
悉數搜查一遍後,沒有異常狀況,憲兵也不由大鬆了一口氣。這其中若是發現了什麼東西,自己少不了要背上監管不力的名頭。可憐自己區區一小卒,竟也有今日之遇。
一份份試題及答卷收回,匯聚到各區監考處。四區的監考官,再度一一查探一番,無異常後才命憲兵送至府衙。
府衙中等了一個下午的楊懿,也打起精神,領著手下諸曹,檢查試題答卷。最終,封入木箱,以木條封死,置之車駕,出城向長安而去。
沿途,甲騎拱衛,環伺左右。
城外之人,更是悉數驅出五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