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白蛇進化 – 第六百零二章 鴻蒙紫氣

小說,小說推薦
白蛇進化
望舒聽到白妃雪的這個疑問。
有些不確定的張口迴應道:“你或許會徹底湮滅掉自己的真實起源,也或許不會,但絕對沒有那麼舒服輕鬆,晉級如同吃飯喝水般簡單。”
“反正你有著鴻蒙紫蓮的蓮子鎮壓己身,誰也無法推算出你自己的一切,就算是道祖鴻鈞也不行。”
“有了你的這番話,我就放心了,我還真怕突然蹦出來一個可怕強者,一指頭戳死我,就是為了強搶走鴻蒙紫蓮的蓮子。”白妃雪的九張蛇臉上,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
看的望舒啼笑皆非,隨即出聲簡單提醒了一下。
“如今那顆鴻蒙紫蓮的蓮子,早已經與你自己完成了伴生牽連,自此之後,無論過去現在和未來,無論發生什麼樣的意外情況,你最終一定能夠獲得這顆鴻蒙紫蓮的蓮子。”
“當然了,事情也不是真正絕對的,前提是那些證得大道無極無量的唯一源頭們沒有親自出手。”
“不然的話,一切都只是枉然虛幻。”
說到這裡。
望舒又從自己識海內部的小鴻蒙紫蓮的本源投影當中,取出了一個紫瑩瑩的小光團,伸手遞向給白妃雪:“拿著吧,這個東西是我給你特意準備的。”
“這是什麼東西?”白妃雪好奇出聲問道。
同時她的右側第四顆蛇頭,在她自己的意念控制下,重新進行變換重組基本結構,變成了一隻雪白纖秀的女子手掌,接過了望舒遞給她的那個紫色小光團。
“這是鴻蒙紫氣,來源於十階世界洪荒世界,曾經乃是道祖鴻鈞賜給紅雲的那一道,可惜紅雲祂自己的命格不夠硬,扛不住這道鴻蒙紫氣所帶來的莫名影響,才使得紅雲隕落,其大羅真靈陷入到了大羅失我劫當中,轉生成為了人族的倉頡。”
望舒出聲給白妃雪簡單解釋了一下。
隨即輕輕的感嘆了一聲,也不知道是在感嘆著什麼。
“這個東西是鴻蒙紫氣?怎麼看起來這麼奇怪?”白妃雪忍不住驚疑出聲道。
她微微低頭望去。
只見被她重組變換出來的那一隻纖秀小手中所緊握著的紫色小光團,自信變換著各種各樣的外形,彷彿永無止境,從不停息。
就這麼一小會兒時間。
白妃雪就已經看到這道鴻蒙紫氣,變換出了幾乎數之不盡的形態,沒有一種是相同的。
如同其中容納著世間的所有一切。
“這鴻蒙紫氣對我有什麼用?我現在這麼弱小,可用不上這種頂級寶物,說不定還會被別的強者在知曉之後,給強行搶走。”
白妃雪不解問道,臉上充滿了求知慾。
“這道來自於十階世界洪荒世界的鴻蒙紫氣,雖然是我給你準備的,但可不是讓你自己來用的,而是給與你伴生為一體的那顆鴻蒙紫蓮的蓮子準備的。”
“你不會真的天真到認為,就憑藉你自己,就足以讓那顆鴻蒙紫蓮的蓮子正常生長髮育吧?”
望舒口中說著這番話語,眼神怪異的瞅著臉色微微有些尷尬的白妃雪。
“當然不是,我只是還你為是你給我自己準備的……!”
不過白妃雪的臉皮可不薄。
她神情淡定,很是自然的將這一道變幻莫測的鴻蒙紫氣,向著她自己的眉心識海區域轉移而去。
“轟隆隆!”
下一個剎那間。
隱匿在白妃雪心靈識海深處的小鴻蒙紫蓮的芽孢,頓時輕輕顫動了一下,像是活了過來。可給白妃雪的感覺,卻是彷彿大道誕生又毀滅的可怕景象在上演。
若非她自己已經與這顆鴻蒙紫蓮的蓮子互相伴生,兩者有所緊密牽連。
她早已經就此隕落,灰飛煙滅。
與此同時。
白妃雪她自己才剛剛貼在眉心區域的那一道鴻蒙紫氣,當即不受控制的自行飛起,徑直沒入到她的眉心區域,深入其中。
直奔她的識海下方的心靈海洋。
“嗤嗤嗤!”
那一顆紫瑩瑩的小光團,忽然間彷彿是一顆紫色永恆烈日炸裂開來,化作數之不盡的紫色霧氣絲線。
隨即在一陣陣極為細微而又充滿大道道韻的奇怪聲音當中。
這些崩碎炸裂開來的紫色霧氣絲線,紛紛湧動翻滾,徑直向著那一朵誕生出一片紫色蓮葉的小鴻蒙紫蓮而去,恍若一片無邊無際的紫色霧氣汪洋在波動,浪濤重重。
最終被其完全吸收,吞噬殆盡。
此時,白妃雪的自我意識可以非常清晰的感受到,這一朵才剛剛生長髮芽的小鴻蒙紫蓮,變得越發生機活躍,紫色葉片晶瑩剔透,光華點點。
美麗到近乎夢幻。
就連那一片已經生長出來的紫色蓮葉的根部末端,都再次浮現出了兩個極為稚嫩幼小的蓮葉芽孢。
看起來小巧而又精緻,神祕無比。
在白妃雪的對面位置上。
望舒靜靜的看著白妃雪眼眸微閉,像是在感悟探查著什麼東西。
她不言不語,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一起保持沉默,隨手又拎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月桂仙酒,小口小口的輕輕品嚐起來。
等到白妃雪重新睜開九雙眼眸的時候。
望舒這才出聲提醒著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她們三個,別浪費了她的一番好意,畢竟月桂仙酒來之不易,極為珍貴稀有。
其原料之一。
乃是她在洪荒紀元時期,那株紮根生長在永恆太陰星上面的先天神木月桂樹,在歷經極為漫長的時間,才孕育綻放出的第一批先天月桂花。
被她給採摘下來,與其它同樣極為珍貴的原材料,混合釀製。
然後窖藏了許多個紀元的時間,才終於成功。
“就這麼一杯小小的月桂仙酒,哪怕是那些大羅金仙見到,也會為之心動不已。”望舒眼眸微眯,紅潤晶瑩的小嘴微微張開,一點一點的輕抿著酒杯中的月桂仙酒。
同時,她的神念進行群體傳音,繼續與白妃雪和神月夢璃以及白魅笙她們三個交談著。
“飲下月桂仙酒,若是生命本源有所損傷殘缺,無論是先天而生,還是後天造就,均可得到極為明顯的改善彌補,若是生命本源完整無缺,那將會得到強化和淬鍊。”
“使之進行極為玄妙的蛻變,變得更加渾厚與高階,也更加的強大。”
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聽到望舒如此話語,頓時心動不已。
一個個連忙舉起擺放在自己面前的華麗精美酒杯,學著望舒的樣子,小口小口的耐心品嚐著,脣齒剛剛觸及到月桂仙酒的清澈酒液。
完全內斂於其中的先天月桂花香以及一股醇厚無比的特殊酒香,忽然間在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的口腔中瀰漫開來,讓她們三個為之痴迷沉醉,難以自拔。
自我意識有些昏昏沉沉,像是要睡著了,神態極為安詳自然。
恍若重新迴歸母體,重新強化孕育。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白蛇進化 – 第六百零一章 隻手遮眾生

小說,小說推薦
白蛇進化
望舒口中話語不斷,神情淡然自若,聲音空靈而縹緲,將一些白妃雪與白魅笙以及神月夢璃所不曾知曉的訊息,娓娓道來。
“除了以上所說的之外,這種編寫修改出來的數量眾多的穿越重生經歷,你可以將其當做是不同的他我,在互相融合歸一,雖然他只是虛假的。”
“而在證道大羅金仙的過程當中,就有一個劫難,需要從無窮無盡的他我融合干擾裡面,尋找出唯一的真靈真我,才能渡過大羅真我劫這種證道劫難之一。”
“給你這麼編寫安排一下,就相當於是讓你提前稍微適應一下,雖然威能非常的渺小,遠遠比不過真正的大羅真我劫劫難。”
這種一舉多得的安排與謀算,聽的白妃雪暗自點了點頭,忍不住讚揚起望舒:“果然不愧是我分離出去的一道黑暗元魂的轉生體,這腦瓜子就是好用。”
也不知道究竟是在讚揚望舒,還是趁機反誇讚她自己。
聽的望舒有些啞然失笑。
“行了,最為重要的事情,我已經向你叮囑的差不多了,對此萬萬不可粗心大意,你也是時候該去突破至不滅金仙的修為境界了。”
“可是……我現在還被寒霜主宰抽魂分身,鎮壓封印著。”白妃雪微微皺了皺眉,冷聲平靜低語道:“一旦到時候我進行相繇層次的本源血脈進化晉升,一定會驚動寒霜主宰,也不知道到時候會引來什麼樣的意外情況?”
“說不定,還會因為這些被吸引來的某種意外,從而導致我自己的本源血脈進化晉升失敗。”
坐在白妃雪對面的望舒聽聞此番話語,絕色完美的俏臉上,忽然間露出了一絲絲莫名的神祕微笑,她微微揚起自己的雪白右手,五根修長白皙的五指稍稍張開。
緊接著,絲絲縷縷的絢爛彩色絲線,從望舒的右手五指和手掌心中凝聚浮現而出。
一眼望之。
像是一張囊括了所有的神祕大網。
“妃雪,你且看看這是什麼東西?”望舒語笑嫣然,淡然說道。
“嗯!這些熟悉的氣息!還有這些熟悉的大道規則秩序!”白妃雪敏銳感知到這些氣息和大道規則秩序,一臉驚愕,隨即九顆不同蛇頭紛紛凝視著望舒的眼眸。
又低頭瞅了瞅望舒的纖纖玉手,低聲喃呢起來。
“我察覺到了氣運線、因果線、命運線、時間線等等諸多大道規則秩序的存在,如今全部都被你給一隻手拿捏在手掌心裡面,就像是操控萬靈眾生的傀儡控制線。”
隨著白妃雪的眸光轉移。
她在望舒的纖秀右手手掌心的某些大道規則秩序絲線的末端,看到了一隻通體幽暗漆黑的九幽冥蛛,極為熟悉的氣息感知,讓她非常確信,這隻九幽冥蛛就是阮星峰。
也看到一隻長相清秀美麗的女夷。
她第一次知道,這隻美麗的女夷名叫凌月,曾經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面,就潛伏隱匿在她的身軀內部,與她自身融合為一體。
並在曾經的某一條同胞弟弟摩羅天的控制下,還將她的所有外來融合特性,全部都複製到這隻美麗女夷的身上,進行謀算一些事情。
以白妃雪之名,然後嫁禍到她的身上。
她也看到這一世的生母賽麗月的身影,看到了風雷鷹赫拉卡的身影,看到了老烏龜龜大業的身影,看到了宋青山和帝天、上官燕的身影。
還看到了巡天使骨傲嬌的身影以及餘青一的身影。
就連寒霜主宰的身影,和一個渾身上下繚繞著邪靈黑霧的奇怪陌生身影,也是凝聚顯化在望舒的右手手掌心當中,處於某些條大道規則秩序絲線的末端。
還有著各種各樣的身影,或知曉名字,或不知曉,都連續不斷的凝聚顯化而出,數量太多了,宛若漫天繁星。
一眼望之。
彷彿是這些所有的身影,都被望舒的一隻手操控拿捏,只是她手中的玩物傀儡。
一念決生死,隻手遮眾生。
“這些小傢伙兒,各有各的用處,不過互相配合起來,都是我用來磨礪你的棋子而已。”望舒微微低頭,神情平靜的凝視著她自己右手手掌心當中浮現出來的諸多身影。
口中話語不斷,空靈響起在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的耳旁。
“所謂主角,不過是強者手中的玩具和傀儡棋子,連自己的生死都不能掌控。”
“若無我的允許,一群小小螻蟻,又怎麼可能獲取複製走你的外來融合特性,然後給你栽贓嫁禍,在暗中搞事。”
“至於之所以要以這樣的方式對待你,純粹是你自己將那些外來融合特性的層次,給超級進化的太高了,一般的許多辦法,根本就無法限制住你的一絲一毫,只得以這種辦法來進行。”
“以此而為,強行逼迫你的完整生命本源資訊概念,遁入未來時空,轉生誕生出過去道花神月夢璃,不然三道花缺一,可不是什麼好事。”
說到這裡。
望舒微微抬起頭來,紅潤晶瑩的嘴角噙著一縷笑意,淡然自信出聲道:“所以說,你只管進行你的本源血脈進化晉升便是,有我在,他們翻不了天。”
“甚至還會在某些程度上,以意外或巧合,來不由自主的主動來配合你的行動。”
“這樣嗎?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白妃雪暗自鬆了一口氣,心中頓時恍然大悟,忍不住低聲自語道:“我就說嘛,我長得這麼可愛,還有著幸運命格,怎麼會遇到那麼多的破事。”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搞事!”
“也不能說是我一個在背後搞事,還有著一些敵人在搞事,就是為了尋找到你的真實起源,抹殺掉你自己的過去,讓未來證道大羅超脫者之後的你,陷入到大羅失我劫當中。”
望舒微笑著說出了這麼一件隱祕事情。
對於那些強敵,能否真的尋找到白妃雪的真實起源,她其實並不是非常的擔心。且不說她自己留下的許多佈置和後手,足以混淆視聽,混亂一切。
單單只是那一顆鴻蒙紫蓮的蓮子存在,就足以庇佑住白妃雪自身,讓她安然無恙。
桌子旁。
白妃雪聽到望舒的這一番話語,心中若有所思。
回顧往昔歲月。
她心中的本能越發覺得有些奇怪,曾經的過去,像是許多殘缺不全的經歷片段,互相拼湊在一起。然而此時此刻,她心中終於明瞭。
那是望舒在修改調整著她自己的不同時間支線和維度空間。
與某些神祕的強敵在周旋較量,同時隱匿她的真實起源。
“若是你沒有這般插手修改過,任由一切自然演變,那我又會如何?”白妃雪忽然心中一動,抬頭凝視著望舒,好奇問出了聲。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白蛇進化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嫦娥奔月的內在真相

小說,小說推薦
白蛇進化
嫦娥奔月的古老神話故事,初時聽起來很是悽美,讓許多傾聽者為大弈感到惋惜。可卻少有傾聽者知曉,真正悲傷而心痛的嫦娥,當初又是多麼的難受痛苦。
被抹除了曾經的所有記憶,湮滅了曾經的真實起源。
高貴無比的月御天后常羲,轉世成為了人族帝嚳的女兒姮娥,卻又在算計之下,滿懷開心與喜悅之情,嫁給了曾經親手擊殺她十一個親生女兒的凶徒大弈。
同床共枕不知多長時間。
當曾經屬於月御天后常羲的所有記憶以及真實自我回歸復甦之後,面對這一世深愛著的夫君大弈,當初嫦娥心中的複雜悲痛,又有誰能夠感同身受?
一邊是殺死十一個親生女兒的悲憤殺意。
一邊又是在抹除記憶與真實起源之後而誕生的全新深沉愛意,這種互相對立的情緒衝擊,差點兒讓嫦娥的大羅道心崩潰。
最終悲痛難受之下,她選擇了獨立離開。
重新飛昇到永恆太陰星當中。
整日懷抱著她的最後一個親生女兒太陰玉兔,在清冷空曠的廣寒宮中以淚洗面,獨自黯然神傷。
後來,大弈同樣被算計致死,同樣被抹除了所有的記憶與真實起源。
隨之一同飛昇到永恆太陰星當中,化身為吳剛,沒日沒夜的劈砍著先天神木月桂樹,以先天神木月桂樹本身所具有的恐怖特殊威能,反噬吳剛的大羅本源。
讓他無時無刻不在受到痛苦的折磨,一點一點的走向真正的死亡,永遠不會復活的那種。
試圖讓妖族與巫族的仇恨,凝結的更加深刻,難以化解。
這才是真實的嫦娥奔月故事。
表面看似悽美純真,實則隱含著諸多陰險惡毒至極的血腥意味。
“美好的愛情故事,始終只會存在於虛假的幻想當中,而現實的故事,永遠是那麼的冰冷無情,殘忍可怖。”白魅笙輕輕感嘆了一聲,眸光有些深邃,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事情。
“想必現如今天帝帝俊破而後立,成功證道為混元大羅金仙之後,會改變一些事情吧?”神月夢璃忍不住出聲向望舒問道,眼眸中充滿了好奇之色。
“是改變了一些,但是不多,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望舒隨口迴應了一句,她同樣心中稍稍有些疑惑不解:“他只是幫助嫦娥走出了幾乎永無止境的悲痛,化解掉她心中的憤怒悲傷。”
“然後嫦娥自毀她那一世的人類仙體與仙魂,在帝俊的幫助下,重新凝聚出自己的三足冰蟾先天神魔之身與先天神魔之魂,重新以常羲之大羅真名為稱呼。”
“恐怕那幾個敢如此算計的洪荒聖人也不好過吧!”白妃雪很是肯定了點了點長相外相與能力完全不相同的九顆蛇頭,她對自己的猜測非常有信心。
“你沒有猜錯,以天帝的威嚴,怎麼可能會忍受如此奇恥大辱!”望舒聽到白妃雪的猜測話語,同樣微微點頭回應道:“據說那幾位洪荒聖人被暴打的很慘,傷勢極為嚴重,以至於到現在都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個紀元時代,始終不曾見到過那幾位洪荒聖人再次露面。”
“說不定都被帝俊給打爆了,重新進入到極為漫長的復活階段也說不定。”
“還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一個個整天在瞎算計什麼!”白妃雪稍稍感嘆了一句,十八顆眼眸中流露出好奇疑惑之色。
“當然是與證道的事情有關,不然你以為那些洪荒聖人是吃飽了撐的?”望舒收斂心神,快速收起了腦海中的其它回憶思緒,繼續給白妃雪交代著一些重要事情。
“目前來說,以我這種特殊的存在狀態,只能夠藉助那一朵小鴻蒙紫蓮的本源投影,來隱祕感知外面的一些事情,但是並不算很全面,還有許多的遺漏。”
“至少我自己已經探查鎖定了幾個可愛小侄女的大羅真靈轉世身,其中一個已經轉生成為后羿的妻子洛神,一個轉生成為白曉霜肚子裡面的小女孩。”
“至於我所探尋到的最後一個小侄女,則是轉生成為了妃雪你見過的葉凌天,剩下的我目前還不曾探查清楚,恐怕到時候還需要你幫忙。”
白妃雪聽到望舒的這番話語,右側第二顆蛇頭翻了翻白眼,忍不住出聲說道:“你還真成了一個宅女神了,都不知道你的妹夫帝俊和妹妹常羲,已經找全了所有當初隕落的十一位玉兔公主的大羅真靈轉世身了。”
“你怎麼知道他們全部都尋找到了?”望舒有些不解的問道。
“當然是你的弟弟太陰的大羅真靈轉世身許仙許漢文,當初在與我在一起的時候,以講故事的方式,曾經簡略提到過一句。”身旁,神月夢璃隨口解釋了一句。
又調笑的瞥了一眼白妃雪,語氣幽幽,表情奇怪。
“當然了,那個時候某條蠢蛇,還以為許漢文說的是別的神的事情,還在那裡傻乎乎的安慰許漢文來著。”
“夢璃,你是不是有些皮癢了?欠揍?”白妃雪最右側的那一顆蛇頭,猛地扭過頭去,眼神不善的凝視著神月夢璃,試圖用眼神看到她羞愧。
神月夢璃見到白妃雪的這種小眼神,很是傲嬌的輕哼了一聲。
“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嫵媚多姿的修羅女神啊!”
望舒見此情況,大感頭痛,無奈出聲勸解起來。
“行了,你們兩個就別拌嘴了,我的時間可是非常緊迫的,這個比較安全的時空節點,可不是那麼好尋找的。畢竟那些洪荒聖人可還對我的伴生寶物先天至寶星辰印覬覦著。”
此番話語一出。
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她們三個,立即安靜下來,不在互相拌嘴。
孰大孰小,孰輕孰重,她們心中分得清。
望舒看到她們三個的神情姿態,心中暗自點了點頭,腦海中不禁想道:“雖然她們三個目前還尚且年幼,與小女孩沒有什麼區別,但也不算愚蠢,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她稍稍稱讚了一下這三個與她關係非比尋常的超凡存在。
然後這才扭頭注視著白妃雪,完美至極的絕色俏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一副非常嚴肅的表情,忽然出聲對她們三個問道:“你們心中認為,大道所包含的所有規則秩序法則道理,是否真的是無窮無盡?”
“或許吧,本帝並不怎麼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不過你此時提起這個問題,究竟是什麼意思?”旁邊,白魅笙第一個張口出聲迴應道。
眼眸中閃過一絲絲好奇思索的情緒眸光。
望舒聽到白魅笙的迴應話語,沒有直接言明,而是扭頭望向神月夢璃與白妃雪。
“既然你能夠如此反問出來,那就說明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是有限的,而非真的無窮無盡。”
“附議,我的猜測結果也是如此。”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白蛇進化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白蛇傳說

小說,小說推薦
白蛇進化
望舒那略顯清冷空靈的天籟嗓音,響起在太陰神宮內部。
旁邊待著的白妃雪與神月夢璃以及白魅笙她們三個,在聽到望舒的弟弟太陰的大致經歷,眼眸中微不可察的閃過一絲絲異樣之色。
“我果然沒有猜錯,許仙許漢文對我的態度有些奇怪,原來是因為你!”白妃雪忍不住低聲喃呢了一句,腦海中閃過許多的猜測與推論。
這一時刻。
曾經她心中的許多疑惑與不解,此時都差不多自己想明白了。
原來那個傢伙之前給她說的那些事情的角色之一,就是她自己的一部分,也就是先天神魔望舒,而在許仙的眼中,她就是他的姐姐望舒的轉生體。
想到這裡。
白妃雪腦海中閃過一些思緒,凝視著望舒,好奇出聲詢問道:“既然許仙是你的弟弟太陰的大羅真靈轉世身,那麼想必白素貞與小青和法海,也非比尋常吧?”
“不錯,她們三個同樣來頭不差。”望舒微微頷首點頭,隨即出聲簡略提及了一下:“白素貞與小青的真靈,同樣為大羅真靈轉世,而且與太**系極為親密,乃是太陰的兩個貼身侍女。”
“她們兩個在得到太陰的大羅真靈轉世身許仙,被洪荒聖人再次算計之後,為了能夠想辦法救回他,不惜以身犯險,結果同樣遭到了洪荒聖人的算計。”
“她們三個的所有曾經的記憶與大羅認知和真實起源,都被徹底抹除掉了,使得許仙心中認為他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男子,而白素貞與小青認為她們自己只是兩條稍微有點兒道行的小蛇妖。就這麼陷入到了大羅失我劫當中。”
“後來她們三個能夠恢復過來,多虧了我的妹夫天帝帝俊親自出手,以更加強大的混元大羅手段,強行逆轉大羅失我劫的抹除湮滅過程。”
“不過在這段經歷當中,我弟弟也認清了他自己的兩個貼身侍女與他之前的羈絆深厚感情,終於算是修成正果,互相結為雙修道侶,也預設了他們許仙與白素貞和小青的新身份。”
“洪荒聖人為什麼要算計她們?”白妃雪忍不住出聲問道。
她腦海中隱約有了一些猜測結果。
望舒聽到白妃雪的疑問,輕輕一聲嘆息,道:“太陰與常羲以及那兩個小侍女,之所以會遭到洪荒聖人的算計,全是因為她們與我關係最為密切,最為親近。”
“因為洪荒聖人想要得到與混沌鍾同級別、且相生相剋的先天至寶星辰印。”
“可我有著那一朵小鴻蒙紫蓮的本源投影護佑自身,洪荒聖人根本就找不到我在哪裡,只得將算計的目標放在了與我親近的親朋好友身上,試圖引誘我出來,從而強搶星辰印。”
望舒說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絲絲冷笑。
隨即口中話語一轉,繼續說道:“不過星辰印的原因,只是其中之一,至於這第二個重要原因,則是因為太陰與常羲以及我自己,都是太陰星靈。”
“而太陰的那兩個貼身侍女,又因為太陰的關係,得以長久生存在永恆太陰星上面,使得她們兩個的大羅生命本源當中,也沾染上了極為濃郁純粹的永恆太陰能量。”
“實際上,無論是永恆太陰星上面長久生存和誕生的生靈,亦或是永恆太陽星上面長久生存和誕生的生靈,都是世上最為極致而恐怖的雙修物件,也是效果最好的採補爐鼎。”
“而後一種因素,就是法海始終糾纏著白素貞和小青的真正緣由。”
“因為法海乃是西方教大威天龍的大羅真靈轉世身,而大威天龍又是長耳定光仙的親傳弟子,也就是現如今西方教歡喜佛的親傳弟子,他得了歡喜禪的真傳,極為精通雙修採補之道。”
“這份不死不休的仇怨算計,總有一天,許仙和白素貞與小青她們三個,會親自上西方教討回來,尤其是大威天龍和歡喜佛。”
望舒簡略給白妃雪和神月夢璃以及白魅笙解釋到這裡,腦海中回憶的思緒翻滾波動著。
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憤恨和悲慼。
“然而,相比起我的弟弟太陰的被算計結果,我的妹妹常羲,被洪荒聖人算計的更加悽慘。”
“她原本貴為太陰星靈之一,後來又與太陽星靈之一的天帝帝俊結為夫妻,成為妖族天庭的月御天后,他的妹妹太陽星靈羲和,則是日御天后。”
“帝俊與羲和相結合,誕下了十位金烏太子,生而為大羅金仙,大羅之道分別相合大道十大天干,而帝俊與我的妹妹常羲相結合,誕下了十二位玉兔公主。”
“這十二位玉兔公主,同樣生而為大羅金仙,她們的大羅之道分別相合於大道十二地支。”
“玉兔公主?太陰玉兔?”神月夢璃微微挑了挑眉毛,眼神有些詫異。
“不錯,我那十二個小侄女的先天神魔本體,就是太陰玉兔。”望舒微微頷首,繼續出聲解釋道:“後來在妖族與巫族的爭鬥過程當中,那些洪荒聖人再次在暗中搞事算計。”
“使得日御天后羲和與月御天后常羲、天帝帝俊、十二祖巫、先天妖神、諸多大巫等等,幾乎都同歸於盡,陷入到重新復活的過程當中。”
“在此期間,洪荒聖人抹除了好多大羅金仙和準聖的真實起源,讓她們陷入到大羅失我劫當中,其中就有我的妹妹常羲。”
“而我那十二個可愛小侄女,亦是在聽聞她們的九個哥哥被巫族大弈用射日弓與射日箭射殺之後,想要為自己的哥哥們報仇,在洪荒聖人的暗中蠱惑之下,紛紛偷偷溜出來自己行動。”
“結果被大弈再次連續擊殺了十一尊玉兔公主,同樣是只剩下年歲最為幼小的玉兔公主成功逃走。”
“再後來,當我的妹妹月御天后常羲知曉此時之後,已經為時已晚,含恨戰死在與巫族的廝殺當中,而她的大羅真靈在重新復活的時候,又被洪荒聖人算計,抹除記憶與過往,使得她轉生成為了人族帝嚳的女兒姮娥。”
“然後又在暗中算計引導之下,使得轉生成姮娥的常羲,與殺死自己十一個親生女兒的凶徒大弈,互相結為夫妻,姮娥隨之改名為嫦娥。”
酒桌旁邊。
白妃雪與神月夢璃和白魅笙不曾隨便出聲打斷望舒的話語,神情專注,就這麼耐心傾聽著這一段堪稱複雜恩怨情仇的古老洪荒事情。
望舒也不曾在意她們三個的好奇眼神,繼續出聲簡略講述了起來。
“在嫦娥與大弈結為夫妻之後,未來的某一天,也不知道是哪位強者出手了,悄悄化解了嫦娥那被洪荒聖人抹除的曾經記憶與大羅失我劫,讓她恢復了身為月御天后的所有記憶。”
“也記起了她現在的夫君大弈,就是曾經殺死她十一個親生女兒的血腥凶手。”
“於是,便有了嫦娥奔月的神話傳說。”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白蛇進化 – 第五百九十三章 三生三世三道花

小說,小說推薦
白蛇進化
在場的這幾尊超凡存在,聽到望舒說自己的超脫之路的唯一最終結果,只會讓自身轉變成為一朵非常神祕的道花,其大道真名名稱為過去道花。
曾經探查過自己未來的白魅笙,頓時心中一動。
忍不住出聲說道:“本帝曾經在證道不滅金仙的時候,也看到了本帝自己最終的超脫結果,同樣是一朵神祕道花。”
“只不過這朵神祕道花與你的並不相同,祂叫現在道花。”
旁邊的神月夢璃聽到望舒與白魅笙她們兩個的話語,心中忽然間生出了一種莫名預感直覺。
不等她自己繼續深想下去。
注意到她臉色與眼神變化的望舒,直接張口說出了一句話語,打破了神月夢璃心中的某些幻想。
“夢璃,想必你也已經猜測預知到了吧,你的未來超脫之路的最終結果,只會有一個失敗的下場,因為你將會轉變成為一朵未來道花。”
“過去道花望舒,現在道花白魅笙,未來道花神月夢璃!”白妃雪聽到身旁那三位絕色佳人的話語,心中一動,猛然回想起了她自己的規則系統天賦上面的某種特殊必需物品。
三生道花!
“難不成……你們三個是……!”白妃雪忍不住驚撥出聲來,眼眸中露出若有所思之相。
望舒聽聞此言,臉上的神情稍稍有些複雜,聲音依舊平靜淡然,輕聲迴應著白妃雪:“你沒有猜錯,當我們三個都達到太乙金仙大圓滿的層次,即將跨越超脫之力的第一步的時候。”
“我們三個將會各自轉變成為一朵完全不同、但又互相存在特殊緊密聯絡的道花,到時候,過去道花與現在道花和未來道花,將會互相完全融合為一體,誕生出一朵真正的三生道花。”
“而且這一朵三生道花,只屬於妃雪你自己,你有著那一朵小鴻蒙紫蓮鎮壓己身,誰也動不了。”
“到時候,三生道花將是你蛻變成為大羅金仙的重要必需物品。”
說到這裡。
轉生時間尚且短暫的神月夢璃,還算心態平靜,對於她自己的未來下場無動於衷。
至於望舒她自己,則是因為存活的時間足夠久遠,心中想開了,也看破了,不再繼續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下去,因為毫無任何意義。
也不會改變任何結果。
反倒是轉生時間既不算長久、又不算短暫的白魅笙,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做一個完全獨立的生靈。
與做某一個強者的化身或分身,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太過於巨大。
稍微有點兒野心的生靈,都想要做完全獨立的自己,而非某一尊強大存在的化身或者是分身,對於因為各自的經歷不同、種族不同,而已經生出其它心思的分身或者化身而言。
這種結果,將代表著自己並非完全的自己,甚至說都不能算是自己。
而現如今。
誕生於深淵魔界當中的八翼魅笙族的唯一始祖白魅笙,就是一個野心極大的始祖女帝。
受到自身生存環境以及自身種族等等,多重因素的影響。
白魅笙的野心,變得越來越大。
她想要帶領整個八翼魅笙族,晉升成為與妖族、巫族與凶獸族等等極少數超級智慧種族同等地位與勢力的存在,永恆稱霸無盡寰宇時空。
她更想要自己證道為大羅超脫者,永恆逍遙自在。
可是現在。
這一切都隨著她自己只是白妃雪的一朵現在道花的結果,而被無情打破,摧毀了她的夢想與期待。
“本帝該怎麼辦?還有別的選擇嗎?”
原本端坐於椅子上的白魅笙,忽然眼眸微眯,心緒劇烈起伏變化,一雙雪白如玉的手掌,輕輕的環抱住了她自己的螓首,腦海中仔細思考推算著與之相關的一切。
一時之間。
整個太陰神宮內部的動靜,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
許久之後。
沉默不語的白魅笙,終於是放開了環抱住自己腦袋的雙手,重新抬起頭來。
一雙充滿仁善神聖的水靈眼眸,此時微微有些異常,看起來像是偷偷哭泣過,那種我見猶憐的柔弱姿態與身上霸絕寰宇的女帝氣勢,兩相矛盾影響之下。
更加襯托的此時的白魅笙,是那麼的引人矚目,風采無限。
“本帝已經決定好了,本帝可以在修成太乙金仙之後,主動轉化獻祭自身成為一朵現在道花。”白魅笙面容看似平靜,好像是看開了一切既定的最終結果,不再糾結於此事。
可是那一雙微微發紅的眼眸。
還有那一雙微微下意識緊握五指的如玉雙手,都表明了白魅笙心中並不是那麼的平靜淡然。
做出這種決定。
那就意味著白魅笙她自己選擇主動放棄現在的完全獨立的生命,徹底失去獨立自我,雖然這個結果她自己根本就無法反抗。
但若是她自己主動去配合,效果只會更好,所需要的時間也會變得非常短暫。
旁邊,白妃雪聽到白魅笙的話語,自然知曉她話中有話。
果不其然。
下一時刻她就聽到白魅笙繼續張開雙脣,強自保持著心態的平靜,繼續說道:“但是,本帝還有一個條件,希望你能夠答應下來。”
“沒問題,無論你說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反正你我原本為一體,你的條件,也就相當於是我的條件。”白妃雪毫不猶豫的出聲保證迴應道。
白魅笙聽到白妃雪說出的話語,眼眸死死的凝視著白妃雪,很是嚴肅的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到時候,本帝希望你在成功證道之後,能代替本帝,庇佑住整個八翼魅笙族,不要讓他們受到別的強者的隨意欺負,如此而已,你可願意?”
“自無不可,你可莫要忘記了,我還是機械神族的唯一始祖呢。”白妃雪同樣神情嚴肅的迴應了一句,忽然感嘆著出聲說道:“你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始祖,在這一方面,你比我要強。”
“至少,我可不會為了一些族群的成員,而選擇自我犧牲。”
“有了你的這句保證話語,本帝已然放下了,就當是從哪裡來,重新回哪裡去。”白魅笙顫聲說出了這麼一番話語。
她的眼角區域,不由自主的流出了一滴悲傷的淚水。
懸浮凝聚於她腦後的神聖仁善四種大道規則秩序光環,變得越發璀璨明亮,玄奧複雜。就連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神魔氣息,也是變強了許多。
坐在白魅笙旁邊的神月夢璃與望舒,見到白魅笙眼眸中的堅定與悲傷,最終又重新快速恢復為平靜,變得古井不波,她們兩個就莫名的有一種感同身受。
因為她們兩個的最終結果,與白魅笙一般無二,都將會不由自主的走向犧牲完全獨立的自我。
去成全白妃雪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