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 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口冰棺

小說,小說推薦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砰!”
一直到現在,羅恩都還不清楚對方這件所謂的“禮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它只是蓋著一條黑色的細絨布,看輪廓似是長長方方的,由幾名羅恩所沒見過的高階活屍抬著,輕緩卻又沉重地落在了大廳的地板上。
在它們抬著這件東西經過身旁時,羅恩還很是直觀地感受到了一陣徹骨的寒意——這讓他著實不是很想靠近。
但是,他沒有動,有人卻先動了。
就在那幾名高階活屍放下“禮物”,並保持著靜默低調地重又退出了殿內之後,羅恩便萬分警惕地看到,那慵懶地安坐於高高臺階之上的黑色身影,今天終於第一次從王座上起身、一步步走了下來。
“不過來‘拆禮物’嗎?我聽說,禮物只有在被親手拆開的那一刻,才能展現出它最大的價值……難道不是嗎?”惡魔緩緩邁步走到那禮物旁邊,看著不遠處的羅恩道,“而且,我說了不用擔心、你就不必再擔心了——要是我想對你、對‘你們’做些什麼,可不需要任何的花招。”
這是一句大實話,至少在面對著區區一個羅恩·韋斯萊時,這位惡魔的確不需要動些沒什麼必要的小手段,就連羅恩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
而就算再退一步來說,哪怕對方現在就要強迫羅恩接受這份“禮物”,羅恩也絕對是無法作出什麼抵抗的。不論願不願意,只能乖乖就範。
這是實力的差距,也是形勢的差距,誰都無法否認。
所以……
“好。”
羅恩暗暗一咬牙,也不知道究竟做了多少無比艱苦的心理準備,他終於往前邁了幾步,探出自己的右手向那蓋在“禮物”之上的黑絨布慢慢抓去。
寒意,的確是寒意,冷得羅恩本就沒什麼力氣的手禁不住地打起了顫,冷到他竟覺得自己的骨頭都在錚錚地發疼。
這是無比的緊張所導致的心理作用嗎?還是先前一路上的痛苦折磨所殘留的症狀?
不,都不是!羅恩很清楚,這些因素就算是有,也絕不會是主要原因。
他抖,只是因為他冷!是真的冷!
刺骨的寒氣透過了黑色的絨布,悄無聲息地籠罩了它附近的一小片空間,使得站在近前的羅恩下意識地縮起了脖子。
難道這下面蓋著的就只是一個大冰坨子嗎?
羅恩這麼想著,卻也明白事到如今便再沒有了退縮的餘地,所以他乾脆就不再想了。他只是再往前跨了半步,破罐子破摔般地加快了自己的速度,然後用他那凍得跟雞爪似的右手一把抓住了改在上面的黑布、猛然向一邊揭開。
“嘩啦——”
黑色的絨布在半空揚起,而後隨著羅恩撒手兀自飄向了一旁,靜靜地飄落在了地板上。於是,那被掩蓋著直到現在的那所謂“禮物”,也終於露出了它神祕的真容。
然後,羅恩一下子便怔住了。
“真的……只是一塊冰坨子?”
那是一塊長方形的大冰塊,看起來似乎被切割得非常整齊,每一條邊、每一個角都完整無比,沒有任何的缺損與裂紋。
不過大概是因為空氣中的水汽的關係,無比的寒冷,使得它平滑如鏡的表面蒙上了一層厚實卻鬆軟的寒霜。剛才它是被幾名高階活屍親手搬進來的,所以在這大冰塊的下緣,還能看到幾處被觸碰過的清晰壓痕。
不知怎麼的,羅恩心中忽然對它生出了一股莫名的似曾相識的感覺。
而就當羅恩瞪著這塊冰,在那裡兀自愣神之際,卻聽得另一側的惡魔又開口了。
“‘冰坨子’?哦,當然不——重要的可不是冰,禮物還在冰裡面。”
對方這話剛說完,羅恩心下的那份熟悉感覺,卻又陡然轉變成了一種極為不妙的預感。這不是因為眼前這塊冰坨子有什麼危險,而是……他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明白心裡那股子熟悉的感覺是從何而來了!
這是一口冰棺!就如那位永眠於霍格沃茲湖畔的偉大巫師阿不思·鄧布利多,他就也正沉睡在和眼前這個差不太多的特殊冰塊當中。只是比起鄧布利多的那一口來,這個明顯就相對要小上了一圈。
當然,這還不是眼下最關鍵的事情,關鍵的是,這一口冰棺裡面……睡著的又會是誰?
思來想去,羅恩始終想不到一個自己能夠肯定下來的答案——可能性太多了,可同時也太少了。最起碼,能躺在這裡頭讓眼前這位惡魔當做“禮物”送出來的,起碼肯定不會只是一個無辜死在活屍手下的無名之人。
於是說實話,羅恩有些不敢再伸手了,他害怕當自己抹開那層霜後,會看到一個令自己痛徹心扉的身影。
所以,羅恩突然間又抬起了頭來,眼中帶著一股怒意狠狠地瞪向了對面的惡魔。什麼恐懼,什麼憂慮,一時間都不見了,因為對他來說,眼前這口冰棺之中所隱藏著的未知大概才是此刻最令他害怕的東西。
然而,站在冰棺另一側的那道高大身影,卻依舊顯得那麼淡然而從容。
“噢,別這麼看著我……我好像一開始就說了,這是一份我希望對你們傳達善意、以示友好才拿出來的‘禮物’。而事實上,我也是花了很大一番功夫、冒了很大一番風險,才從某個十分危險的地方‘偷’出來的……韋斯萊先生,你要明白,它實際上可和我沒有太大的關係。”
話至於此,也許對方也是再不想任羅恩這麼浪費時間地拖下去了,忽然便主動一伸手,“刺啦”一下在那佈滿了冰晶寒霜的冰塊上表面用力抹了一下。
霎時間,一片冰霜被抹到了一邊,露出了一道光潔透明的寒冰冰面。
不管羅恩自身願不願意,對方這一舉動,也瞬間就令他下意識地跟隨著那隻手的動作,將視線投向了那一抹冰面上。
寒冰之中顯得稍有些昏暗,這應該是由於除了這一片以外,其他幾面都仍舊正被寒霜所覆蓋著,並不能透進去太多的光線。
但是,夠了……這就已經足夠了,因為羅恩已經在那裡頭看到了一張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面孔。
“這……怎麼……可能?”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 第二千二百一十四章 死或生

小說,小說推薦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對於此時此刻的羅恩來說,他能夠挑選的選項其實已經非常地有限了。
要知道,眼下站在他面前的是活屍,而活屍這種玩意兒,與人類可以說是有著天生的敵對關係的。
即使它們原本是人,是以人類為基礎轉變而來的。可是那惡魔召喚術令它們發生的改變實在是太大了,大到幾乎將它們改造成了一個與人類截然相反的新魔法物種的程度。
至於這個新物種群體的內部情況,那就更是目前的人類社會所無從瞭解的了。
所以不得不說,這次羅恩是真的運氣很好!
“……你這傢伙,懂個什麼!”
當他就像是已經完全豁出去了一般,衝著那大個子吼了一聲之後,就見對方立馬就揚起了碩大的拳頭想要一拳錘爆他的腦袋。可就在這時,那名叫“死風”的高階活屍忽然間便反手一揮,將大個子“鋼臂”拍到了一邊去。
“‘智慧’……是的,智慧很重要,非常重要!要是沒有主人教導我們,我們就只能被那幾個惡魔當做戰鬥的工具使喚,又怎麼能像現在這樣為我們自己的未來而拼搏?”
在這麼說了兩句之後,它才看著羅恩繼續道:
“好,既然你願意跟隨我去見主人,那就再好不過了!”
如此說罷,它隨即扭頭朝著大個子瞥了一眼,然後一擺手道:
“帶上他,第二任務的目標找到了,我們也該走了!抓緊時間去和‘吞噬’匯合。”
“好。”
那大個子悶悶地應了一聲,而後又瞪著羅恩撇了撇嘴,這才突然伸手過去一把揪住了後者的後衣領,將其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下一刻,死風便操控著一股強勁的氣流飛向了高空。而大個子也提溜著羅恩雙腿微屈了一下,緊隨著老大死風猛然朝著東方絕塵而去。
羅恩在那粗暴無比的大個子手裡如風中柳枝般狂亂地甩動著,只覺得自己說不定就要死在半路上了。
……
“格蘭傑小姐,偵查人員來報,後方已經沒有活屍追趕了!”
實際上,羅恩因失血而昏迷的時間並不太長,以至於當他被那兩名高階活屍帶離據點廢墟的時候,赫敏所率領的撤退隊伍距離目的地海邊還有近一半的路途。
不過,情況也正如這位前來彙報的女巫所說,那些一直跟在他們隊伍後方的活屍群,其實倒是已經不再繼續追趕他們了。
雖然目前大家都還不太清楚那些活屍為什麼退去,可至少,他們似乎已經能在這場倉促的撤退過程中,稍微休整一下了。
沒辦法,就因為撤退時大家為了強行突圍、已經消耗了很大的體力與精神,而在撤退之前則更是一直都在施咒奮戰,整個隊伍都已經很累了。再加上據點中的飛天掃帚本就不夠所有人分配,這次奔逃,起碼有一般人都是需要靠自己的雙腿,這自然更是會讓大家精疲力盡。
哪怕是有魔藥支撐,很多人也已經走不動了。
“休息!原地休息!不過千萬不要徹底放鬆警惕……有掃帚的巫師分批負責巡邏警戒,包括我自己。”
在這般下達了休整指示後,赫敏才也稍稍吐出了一口濁氣,隨即又左右望了一圈。
可以看到,之前在據點那邊全力突圍,雖說是有薩芬娜、戴爾菲、布洛瓦、以及她事先就佈下了的重力陷阱協助,卻還是有不少巫師都被永遠地留在了身後。而更重要的則是,負責在最後為大家爭取逃亡時間的莎拉,也到現在都還沒有過來,都不知道她此刻有沒有事。
看著眼前這支因為人手缺損而變得略有些稀疏的隊伍,她想了想,緊跟著便又朝金妮、漢娜她們招了招手道:
“我知道你們也很累了,不過我還得讓你們幫我做一件事……趁著這點時間,去清點一下傷亡人員吧!按照名單,儘量不要漏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英雄!”
“嗯,我們明白的,我們這就去。”
金妮當即便點了點頭,只是等她和漢娜應下之後,卻又微微一頓,然後望著這邊抿了抿嘴道:
“赫敏……在我們撤走的時候,你有看到羅恩嗎?”
赫敏聞言,就見那本就凝重的臉上,更是多了幾分黯然。在遲疑了一下後,她才衝著金妮輕輕搖了下頭。
羅恩是金妮的親人,可也是赫敏自一入學就交到的摯友,她當然早在撤退的時候就已經在不停地留意著對方的身影了。
只可惜,據點被攻破的時間比她預想中要早太多,為了能讓更多的人活著撤離,身為總指揮的她已經沒辦法單獨去顧及羅恩的情況了。
在沉默了幾秒鐘後,她才深吸了一口氣道:
“等莎拉追上我們、並且我們整個隊伍都抵達了海邊之後,我會去求戴爾菲和布洛瓦先生和我一起返回據點一趟的。在沿途搜尋可能還存活的反抗軍成員的同時,或許也能找到羅恩——他有得自鳳凰灰燼的自愈能力,還有符文臂盾在手,活下來的可能性……應該要比其他人更高一些的。”
說到最後,其實赫敏自己也沒什麼底氣了。因為要知道,先前羅恩就已經在承受著惡魔“傲慢”的蠱惑力量的困擾,要靠用匕首扎自己大腿的疼痛才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清醒,而現在……
說實話,有些事情連赫敏也不願去多想了,她只寧願相信,羅恩一定還活著!
“嗯,我知道了。”
金妮沒有鬧什麼彆扭,雖然心裡早已經亂成了一團,可她還是非常乖巧地將那份焦急深深埋進了心底。看到一旁的漢娜和剛剛過來的納威都有些擔心地望著自己,她還勉強朝著兩人露出了一絲微笑。
“走吧!我們去統計一下傷亡情況,一會兒到了海邊赫敏就要用的。”
瞧著金妮等人漸漸走向大家的背影,赫敏輕咬著下脣雙眼微闔,片刻之後才復又睜開,騎著掃帚也開始加入了巡邏的行列。
這次以陋居為中心建設據點,試圖在這片遭逢災禍的大地上重新紮根的計劃,終究是失敗了。不過,由於籌備得還算是充足,大部分戰力還是得以儲存了下來。
而現在,在真正撤出英國之前,她顯然決不能夠鬆懈。至少也要將這些經過了戰場歷練的巫師成功帶回去了,下一次才能以更為強盛的狀態捲土重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 第二千二百一十三章 羅恩是老大

小說,小說推薦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住手!別嚇唬人家。”
當羅恩真的以為自己就要被殺掉了的時候,就是這麼一句話,保住了他一條小命——就眼前那健碩無比的大個子活屍,他毫不懷疑對方是可以隨手就將自己的腦袋擰下來的!而就靠自己的那點自愈能力,可沒辦法把掉下來的頭再接回去。
聽得聲音從自己背後響起,羅恩稍稍往後瞥了一眼,卻仍舊不敢真的回頭。不過他至少知道了,來者正是那名能夠操控氣流與惡魔交戰的活屍。
“還不快過來。”
那聲音又說了一句,羅恩還沒弄明白對方到底是不是在對自己說話,卻見面前的大個子在低著頭瞪著他又多瞧了幾眼後,便繞過了他大步地往同伴那邊走去。
對此,羅恩的精神仍是絲毫不敢鬆懈。他逃是不敢逃了,因為知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鐵定是逃不掉的,所以也就只能跟隨著對方的身影,一點點轉過了身去,視線一刻都不敢從那大個子身上離開。
而就在這時,卻見那能控制氣流的活屍再度開口道:
“可別忘了,你已經‘長了腦子了’,別再像那些低階的同類那樣,整天都想著屠殺人類!我們是‘高階’活屍,明白嗎?還有,主人說了,平時的交流盡量多用嘴巴說——到時候回去要是被主人懲罰了,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就好像那大個子剛才已經說了什麼話似的,它這時只是在回答和勸告,這邊令羅恩聽得有些奇怪,因為他確實沒有聽到那大個子開過口。
而直到現在,那大個子才勉強點了點頭,甕聲甕氣地道:
“知道了。”
“知道了就滾一邊去!”
那曾與“傲慢”戰鬥過的高階活屍身上其實還帶著一些不輕的傷勢,不過它的地位明顯要比那大個子高,在它面前,那個身形高大健碩的大傢伙一點兒都不敢違拗。
在大個子被隨手撥開之後,羅恩才很是有些忐忑地看著對方又往前走了兩步,親自來到了自己的跟前。
“人類……嗯……你好?”
老實說,羅恩在眼前這傢伙身上是完全感受不到什麼善意的,而且就對方那長相——凌亂枯萎的頭髮、蒼白如死屍的面板、還有那半張佈滿了青黑色血管經絡的臉,近看著實很是嚇人。
這傢伙明顯也不是很習慣與人類交流,可以看得出來,它也只是在強迫著自己來嘗試適應這份對等的關係。
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圖謀些什麼。
可無論如何,願意交流、能夠溝通,這總是好的。
“呃,你好。”羅恩在愣了愣之後,便也趕忙點了下頭道。
“嗯,”對方見狀,不由扯了扯嘴角,大概算是笑了笑,然後往身旁的那個大個子那邊一攤手道,“他是‘鋼臂’,而我,叫‘死風’——主人說了,有個名字更方便一些,你也可以這麼稱呼我們。然後……願意留下來和我聊幾句嗎?”
羅恩聞言,不禁撓了撓頭,表情有些微妙地道:
“這……我可以說‘不願意’嗎?”
然而話音未落,那就站在一旁的大個子頓時便揚起雙臂互相一敲,竟發出了金鐵交擊般的“鏘鏘”聲。
這下羅恩算是明白這傢伙為啥會得個“鋼臂”的名字了。
“好吧好吧!鋼臂……呃先生,還有死風先生,我明白了——我們可以坐下來聊一聊。哦,對了,我叫羅恩·韋斯萊,兩位叫我羅恩就行了。”
“那就太好了,羅恩……先生?”
活屍死風當即便再次點了點頭,似乎很是滿意。而緊接著,羅恩就看到那個“鋼臂”也跟著一點頭,然後立馬就一屁股坐在了這被雨水浸溼了的泥濘地面上。
“砰!”
死風一見,隨即便毫不猶豫地給了它一腳。
“起來!別弄得渾身髒兮兮的,主人最討厭不愛乾淨的傢伙。”
“乾淨了又能怎麼樣……”
那大個子嘟噥著,卻也不敢真的反駁,只能又從地上站了起來,像是座鐵塔似的重新站到了老大的身後。只是看著他屁股後頭那泥水滴滴答答往下淌的模樣,就好像內急的人沒趕上廁所一般,讓羅恩看著不禁有些泛噁心。
不過到了這會兒,那“死風”大概是也懶得再去理會它了,就乾脆視而不見地繼續扭頭看向了羅恩這邊。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它就這麼看著羅恩道,“原本我們被主人派來這邊,主要是有兩個任務——第一就是從那個惡魔的手中搶回本應該屬於主人的‘財產’,也就是那支活屍大軍。這個任務,目前已經算是完成了,我的同伴正在將它們帶回去。而第二個任務,就是要與你們這個人類據點的‘老大’進行一場……那個詞怎麼說來著……哦,是‘談判’。”
“談……談判?”
“也就是‘請’你們中能負責的人去見一見我們主人。”
那死風似是擔心自己搞錯了詞,令羅恩沒聽懂,還特意解釋了一下。隨後,它才又繞回話題上去接著道:
“但是,惡魔確實很厲害,就算有我們出手、甚至還損失了兩個我們的同伴,你們的據點還是沒了……我原本是想在這裡休息一下,然後去追你們的隊伍的,卻沒料到這裡還留下了一個你沒有走。”
說到這裡,它不由將羅恩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就是這裡的負責人嗎?嗯……看起來不像,你太弱了,當時那兩個和我一起攻擊惡魔的人類明顯要強得多——你要帶我去見他們!”
“呃。”
被一名高階活屍看不起的感覺,其實很奇妙。畢竟這傢伙確實非常強,就算是被罵無用,羅恩也實在是生不出多少憋屈感來。
只不過,若是要他將這麼危險的傢伙帶去撤退的隊伍那邊找赫敏……不,絕對不能這麼幹!要是真那麼做了,恐怕連梅林都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不用這麼麻煩!”羅恩在心中遲疑了一下,隨即乾脆就豁出去了似的道,“我跟你去見你主人就行!我……就是這個據點的‘老大’!”
“你?”
剛說完,一旁那個大個子“鋼臂”就瞪著他,極度輕蔑地哼了一聲。
“看我幹什麼!能不能當據點的負責人,看的可不是戰鬥能力,而是‘智慧’!你這傢伙,懂個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