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線上看-318、煉丹練炸藥(求全訂)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或者说……”
“主世界的丹砂,都是下品中的下品,上品和中品丹砂早就被这群服饵派的道家之人采的绝迹了,就像我和金仙,可是调集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做这件事,遍搜群山,才找到这么一点好的丹砂。”
“好的丹砂或许会再次自然生成,但相比较于人类的摧毁,自然形成的速度绝对比不上采集的速度……,下品丹砂被采集,然后以此法炼丹,得到的才是毒物……”
白贵内忖道。
他觉得自己的猜测,不一定正确,但有一定的合理性。
从化学的角度去进行分析,不同状态下的元素分子,可以组成不同的物质,例如石墨和钻石,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物质。
上品、中品丹砂比下品丹砂多了灵机,性质变化绝对不一样!
“炼丹之前要清醮、辟谷,等为师辟谷三日后,在着手炼制此丹。”
“足足一百二十日……”
“虽可在炼丹过程中吃饭喝水,去做其他事情,但于丹成之后的品质而言,难免会降低一些。”
侯少微解释道。
“文玄,你也是修行紫云妙旨的人,待会随同为师一道辟谷,给我打一个下手。”
“炼丹途中,对你的修行亦有好处。”
他又看了一眼大弟子周文玄,吩咐道。
这里他有一点私心。
白贵和金仙公主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才搜罗到了这么多名贵丹砂,耗费的精力和财力不可计量。宗圣观虽说是皇家道观,或许财力比金仙观要多一些,但这是宗圣观整个道场的财产,他作为掌门,能动用,但若为了一己之私,动用这么多财力,是不可能的事。
而一颗上品光明砂……,这已经是普通的财力不能搜罗到的了,得讲究缘分。
凭借他炼丹的实力,这外丹若成,绝对是宝丹无虞!
二弟子白贵拜托他这个师尊炼丹,事成之后,稍微懂得规矩的人都知道,会给他分润不少。同理,这炼丹的事不好避开周文玄,也会给周文玄这个师兄一些外丹。
但……理是这个理,真这么做的话,即使白贵这个师弟没有怨言,周文玄也会受之有愧!
故此,侯少微让周文玄打下手,今后接受丹药,就合情合理了许多。
另外,紫云妙旨这修行功法所练出来的法力,在炼丹的途中,亦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是!师尊!”
周文玄点头称是。
他虽然没见过他师尊炼丹,但长安城道观不少,一些道人都会偶尔炼丹,炼丹的时候,他也旁观过,有仙童打下手。
而白贵尽管一向见微知著,但对侯少微内里心思的判断,显然是不甚明了。
不过这点小事他即使知道了,也只会爽朗一笑,视而不见。
今日侯少微能对他师兄如此,那么改日,说不定亦会对他如此。他既然将这些好不容易搜集到的丹砂托付给师门炼制,那么师门从中收取一些好处是理所应当的……,总不能当个铁公鸡,一毛不拔。
他又不是杨朱学派的人。
“师尊,师兄,我对炼丹也有一些兴趣……”
“你们炼丹的时候,不知道可否让我在旁观摩,至于我……,并不会擅自插手炼丹事宜……”
白贵想了想,开口询问道。
炼丹途中,最忌怕外人打扰。不过普通的观摩,并不会造成什么恶劣影响。只不过按照规矩,是要先请示一番的。
哪怕是师尊炼丹。
“你在旁观摩也好,为师刚才给你讲解丹经和服饵法,就是意在让你多听多练。”
侯少微点了点头,自无不可。
白贵是他的入室弟子,品性亦是不错,如果连徒弟都不信,那么这师尊当着也没什么意思。
“多谢师尊。”
白贵打了个道家稽首礼。
他观摩炼丹,可不仅是为了学习炼制外丹的方法,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那就是借此机会,炼制炸药。
工业化社会,就是改变自然。而想要改变自然,必不可缺的就是炸药。
药王孙思邈虽然发明出了黑火药,但黑火药用在爆竹中还行,若用在采矿、修路等方面上,就捉襟见肘了。
他一个道士,继往圣绝学,练出威力更大的黄火药,应该很合理吧。
太古至尊 小说
而有了黄火药,再加上科学练兵,登上雪域高原,灭掉大唐的敌人吐博,那再也不是什么难事。
……
时间缓慢度过。
到了开元三年,初春。
距离昊天观炼丹炉开炉还有一些时日。
白贵偕同两位公主,还有一些仆从、贵胄子弟、达官贵人,一同出长安,到南郊踏春。
他骑马到了游仙观。
“法师。”
他走进道观,对游仙观的观主陈法师施礼道。
陈法师尽管没能成为他的度师,但他在游仙观居住的这几年,对他的照顾不曾比真正弟子长吉短缺,所以他亦以师礼待之。
“贫道见过林邑候。”
陈法师连忙避开,退让到了一旁。
虽白贵执弟子礼,但陈法师可不敢太过逾越礼制。要是白贵真是他的弟子,他端着师长架子还行,不会有人多说,可他不是,如果慨然受之,恐会遭人非议。
如果是世俗达官显贵如此,他做高人模样还行。
然而……白贵亦是游仙观上观宗圣观侯少微的弟子,他在宗圣观的地位,比不上。
“我在观中,多受法师照顾……”
“只是平日里繁忙,难以抽出时间,回到游仙观探望故旧,还请法师见谅。”
白贵劝了几句,陈法师这才一脸笑容的受礼。
“林邑候年少成名,公务繁忙,情有可原。”
陈法师点了点头,释然道。
虽然白贵在成为状元后,回过一两次游仙观,但后续的次数就少了不少,尽管他猜测是公务的原因,但谁知道白贵是不是厌烦了游仙观……。
两人交谈了一会。
跟在白贵身后的两位公主,泱泱来迟。
陈法师一一见礼。
入观,照例进行醮法,祈福。
“这少年名为王维,字摩诘,去年来的,在观中已经借宿了几个月。”
等祈福完后,从斗姆殿走出的时候,陈法师如原先介绍白贵一样,介绍跟随在他身后,一身白衣的翩翩少年。
听到这里,白贵大致明了。
他因为靠“傍上”金仙公主,一举成功,成为无数后来者努力学习的对象。
故此,来长安游历的王维,在知道游仙观有机会接待达官贵人后,就待在游仙观借宿、读书,以待明年的科举,顺便撞撞运气。
不仅仅是王维如此,不少来长安的士子基本上有钱的都住进了道观、佛寺之中,就是因为在道观和佛寺中能撞见达官显贵。
而游仙观中,显然寄宿的不仅王维一人,但王维的才学和门第是数一数二的,所以陈法师才会趁此机会,当先推荐王维。
“这是林邑候、金仙公主、玉真公主。”
陈法师给王维引荐道。
“摩诘见过林邑候、金仙公主、玉真公主。”
王维眼睛一亮,连忙上前将自己近日所得的诗赋躬身递到白贵手中,深深一拜道:“此乃摩诘拙作,还请林邑候赏鉴……”
林邑候虽是以军功封侯,但王维却知道,林邑候的才学绝对是当世顶尖。
若他的诗赋能入林邑候的法眼,那必定会在长安一举成名。
林邑候现在亦是长安城中,炙手可热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