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第二百四十三章:護龍山莊,鐵膽神侯,四大密探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京城。
西郊。
护龙山庄。
山庄占地极广,庄严辉煌。
一头仿佛白玉雕琢,闪烁莹莹白光的石龙立与山庄中心,鳞爪飞扬,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可以破空飞去,俯瞰苍生,搅动风云。
在山庄中不知暗藏了多少机关陷阱和高手,就算八大派倾巢围攻,只怕除了自讨苦吃,留下一地的尸体外,也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拾级而上,九十九石阶后,就是雄伟壮阔的山庄主殿,也便是传说中的——护龙堂。
此时,一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上方宝座之上。他的面容肃穆,目光如电,睥睨之间,不怒自威。
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难言的威严和尊贵气度,叫人情不自禁的生出敬畏感。
此人正是威震天下的——“铁胆神侯”朱无视。
当年先皇驾崩前,唯恐皇帝年少,易被奸人操控,或无力主持朝政,不懂分辨忠奸,于是便特令皇弟朱无视创立“护龙山庄”,权力可凌驾所有朝廷机构之上,并赐予他“丹书铁券”与“尚方宝剑”这两样至宝。可以“上斩昏君,下斩谗臣”,与东厂相互制衡。
在下方还卓立着三人,正是朱无视最得力的三个手下,天、地、玄三大密探。本应该还有一位“黄”字密探,但却因寻不得合适人选,不得不暂时空置。
“不知义父召我们三人前来,所为何事?”
说话的是一个浊世公子打扮的美少年,面容俊美,风度翩翩,正是玄字第一号密探,上官海棠,亦是当今天下第一庄庄主。
朱无视拍了拍手,已有两个大汉抬着块很大的木板上走了过来,木板上躺着一具尸体,正用白布盖住。
“你们看看吧。”
“是!”
白布被掀开,三人立时就看奖了一双惨白的脸,还有那恐惧扭曲的表情,似乎死前遇到了莫大的恐惧。
上官海棠惊呼道:“易长空!”
“海棠师承无痕公子,又掌握天下第一庄,果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朱无视点了点头道:“不错,此人就是才上任不久的魔教教主易长空。”
“除胸口有一拳印,浑身没有一处伤害,不但胸骨碎裂,而且五脏六腑只怕也被震碎了,好强的拳法。”
那面容英俊,一身黑衣,眉宇间似乎带着几分郁郁之色的男子皱眉查看了一番,皱眉道:“据说易长空修炼魔教‘不灭神罡’已有九成火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力大无穷。纵然比不过古三通的‘金刚不坏神功’,但也是天下顶尖的横炼功夫,竟被人一拳打碎了骨头内脏。来人的拳力之强横,天涯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此人唤作段天涯,正是天字第一号密探。他十六岁时被朱无视送到东瀛,伊贺派学习忍术,后因缘际会,跟了东瀛著名剑客眠狂四郎学成“幻剑”。
“这样的高手,我的‘霸刀’能一刀斩之么?”最后一个面容冷峻的男子露出一抹肃杀之意,他已不由紧紧握住了掌中之刀。
他就是“地字第一号”的归海一刀了。
归海一刀身世神秘,自幼师承于霸刀门下,其刀法不但尽得霸刀真传,且青出于蓝,已在霸刀之上。据说正是他在出师之日,一举击溃霸刀,才让霸刀生出退隐之心,并从此不再碰刀。
上官海棠皱眉道:“二十年前,太湖一战后,八大派高手死伤殆尽,魔教亦是元气大伤。更重要的是,当时的魔教教主也死在这一役中。魔教群龙无首,山头林立,甚至还几个护法天王出走,自立门户。直到一年前,易长空练就‘不灭神罡’,才终于坐上教主的位置。”
段天涯抬头看向朱无视道:“义父,这究竟怎么回事?”
朱无视又拍了拍手:“司空无极,出来吧。”
笃、笃、笃、笃……
一阵奇异的敲击声响起,带着阴森诡秘之意,一条人影缓缓自右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三大密探悚然一惊,他们年龄最长的段天涯也不过二十来岁,却具是当世一流高手,方圆十丈的风吹草动都难以逃出他们的感知,可这人就在护龙堂中,他们竟没有发现。
这虽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被这具尸体吸引了心神,另一方面却也证明这人的隐匿之术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只见这这人蓬头垢面,白发苍苍,一条腿齐根断去,杵着一根龙头拐杖,看起来也并无奇特之处。
上官海棠眸光一闪,道:“莫非……莫非这位老前辈就是魔教四大护法长老的‘飞龙神拐’司空无极。”
“庄主好眼力,不错,正是老夫。”那白发苍苍的老头用嘶哑的声音回答道。
铁胆神侯道:“‘飞龙神拐’是我安排在魔教中的探子,这一具尸体也是他带回来的。”
“原来如此。”
三大密探点了点头,虽有些惊讶,却并不太过意外。
护龙山庄收集情报的能力绝不在东厂和锦衣卫之下。江湖八大派中,乃至于东厂、皇宫,都有护龙山庄的探子。
铁胆神侯道:“薛老,你将当日的情形,再复述一遍给他们听听吧。”
“是。”司空无极点了点头,悠悠道:“半月前,教主易长空在‘神魔殿’中召集我们一众长老、护法商讨‘百草千叶万花堂’的事……”
三大密探纷纷凝神细听,他们也很好奇,究竟是何等高手,才能一拳击杀易长空。
“……可就在我们讨论之际,前厅中传来打斗声。我们都很诧异,谁敢到魔教总坛放肆,就有一弟子匆匆跑了进来,告诉我们有人擅闯总坛,直往‘神魔殿’而来。”
司空无极叹息道:“常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魔教虽已分裂,但势力也不容小觑。起初我们听到这个消息,以为是另外七大派联手攻上总坛,或者是朝廷派兵围剿,后来才知道……”
上官海棠忍不住道:“莫非杀上魔教的只有一个人?”
“不错。只有一个人,赤手空拳的一个人。”
司空无极眼中带着惊恐之色:“那是一个黑衣青年,浑身好似带着奇异的魔力,令人挪不开眼。他只身一人,视成百上千的魔教弟子若无物,直接闯入了神魔殿中。”
“他说现任魔教教主是个废物,不如让他来坐上这个位置,定然能将魔教发扬光大。易长空当即大怒,当即催动‘不灭神罡’,向那人杀过去。至于后来的事,诸位想来也能猜出了。”
“那人只出了一拳,后发先至,一拳将易长空的护体罡气击溃,余劲不绝,轰在了易长空的胸口上,然后易长空就如同一滩烂泥般倒了下去。”
地府神醫聊天羣
小說
三大密探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即使早有预料,可当亲耳听到此事,却依旧惊讶至极。
上官海棠心头暗自猜测:孤身杀上魔教,一拳击杀易长空。义父武功天下无敌,那人就算不是义父对手,只怕也逊色不了多少。
九陽神王 寂小賊
司空无极又道:“此人武功实在高深莫测,我们一众长老、护法都已被吓住。那人又道,我要坐教主的位置,不知还有谁反对,站出来就是,我这人平和得很,万一杀错人就不好了。”
可以想象,当时的景象给这位老江湖带来巨大震动,是以到现在对那人的一言一语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除了两个长老想要偷袭,被此人一人一掌拍死外,其余长老都不再敢反对,奉那人为魔教教主。那人说,他叫玉连城,白玉无瑕,价值连城。又说‘魔教’这名字不好,重新改名叫做‘天外天’,而他就是‘第一天尊’。”
“而后两日中,有不少魔教高手想要暗杀此人,但这人手段神秘莫测,而且精通暗器、下毒、机关等旁门之术,这两天里,他毫发无损,反而暗杀他的魔教高手,下场一个比一个惨。”
“我瞧他似乎是想要把魔教整个高层都清洗一遍,故而带着易长空的尸体逃往护龙山庄。”
一口气将所有事全部说完后,司空无极长长吐出一口气。
“天外天、第一天尊、玉连城。”上官海棠精致的脸蛋露出疑惑之色:“此人究竟是何来历?我掌管天下第一庄,根本没有听过如此年轻,如此厉害的高手。”
“魔教守卫森严,高手如云,莫说年轻高手,纵观整个江湖,除了义父和那被打入天牢九层的不败顽童古三通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独闯魔教,拳杀易长空。”段天涯眉头一皱。
归海一刀冷冷道:“我曾见过易长空,霸刀未必不能破他的‘护体神罡’,但想要一刀斩杀……”
“啊!!”
就在三大密探讨论之际,司空无极发出一声惨叫。只见他面露痛苦扭曲之色,身子蜷缩在地,不停颤抖,似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铁胆神侯也不由面容一变,身形一掠,已出现在司空无极面前,显示出高超的轻功。他探手一抓,刚触及对方皮肤,只觉肉掌中传来一股刺疼。
还未等朱无视仔细探查,司空无极惨叫声更加凄厉,而整个人也在顷刻间好做一摊血水。
“好!好!好!好手段!”朱铁胆站起身子,那仿佛泰山崩于面前,也不能令他稍改颜色的面容露出一抹寒意。
“义父,这是怎么回事?”上官海棠等人面露惊讶之色。
朱铁胆双手背负在身后,一步步向殿外走去,步伐沉稳有力,待走到门口,他抬头看向天穹道:“若我没有猜错,这是那‘第一天尊’玉连城做的手脚。”
“请义父明示。”段天涯道。
朱铁胆道:“在你们到来前,我曾仔细询问过薛老情况。他在逃走之前,那玉连城找到他,向他询问魔教的情况,还顺手拍了拍他的肩头,应该就是那时打下了一道阴柔腐蚀的掌力。”
上官海棠道:“类似于‘化骨绵掌’、‘蚀肉消骨爪’的武功?”
“不错。”朱铁胆点头道:“那一股劲力精妙,一直潜伏在薛老体内,他没有察觉,直到今天才彻底爆发出来,顷刻间取走薛老的性命。”
上官海棠皱眉道:“莫非玉连城已察觉到薛老是义父安插的卧底?可他为何不当场杀死薛老,或者严加审问?”
“那玉连城未必知道是薛老是天下第一庄的人,但或已知道薛老是卧底。至于为什么会放薛老走,只怕就是想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朱铁胆冷哼一声,似动了怒火,忽然转过身子,目光中闪过一丝精芒:“天字第一号段天涯、地字第一号归海一刀、玄字第一号上官海棠听令。”
“请义父吩咐。”
段天涯等三人连忙抱拳到道。
朱铁胆道:“本神侯准你们三人调动护龙山庄、天下第一庄的一切人力物力,务必调查清楚这玉连城的底细。若他有任何威胁朝廷,祸害百姓之举,你们三人可先斩后奏。”
“是!”
三位密探得了命令,匆匆离开护龙堂。
“下去吧!”
……
“我们三人已很久没有同时执行一次任务,看来义父对玉连城颇为在意。”上官海棠说道。
他们是铁胆神侯最得意的三个手下,无论武功、智慧都非同凡响,一起起朝廷、江湖的大案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
平日里三人都是独当一面,而今日却被神侯派来执行同一件事。
“魔教远在千里,不知那玉连城现在究竟在做什么,一定要谋而后动,不然就要打草惊蛇了。”段天涯道。
“大哥说的不错。”上官海棠微微一笑:“我们要先弄清楚那人在哪里,在做什么。”
“他在杀人!或者正在杀人的路上。”面容冰冷的归海一刀说道。
“哦,一刀为何会怎么想?”上官海棠问道。
归海一刀眼中闪烁着刀一般的锋芒道:“以那人的手段、武功,定然是不满足与一个四分五裂的魔教,他一定会将整个魔教统一整合。但分出去的魔教势力,却绝不愿意头上多出一个‘第一天尊’出来,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