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禁區之狐 愛下-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還想參加世界盃嗎?鑒賞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虽然我们赢得了比赛,但我还是想要表达自己的歉意……以为我只在比赛中进了一个球……是的,我知道那个球是绝杀,但我没有能够在面对塞维利亚航海家的时候再次完成帽子戏法……我原以为那是我在遇到航海家的一种‘传统’……这实在是太可惜了,我也对此感到沮丧……很抱歉,我虽然在对阵航海家的时候进了球,但我也只进了一个球……”
李青青在网上看到胡莱赛后接受采访的视频后,笑得前仰后合,然后扭头对“罪魁祸首”说道:
“胡莱你好坏啊!你这么说,就不怕被塞维利亚航海家的球迷们记恨在心啊?”
胡莱撇撇嘴,摊开双手:“难道不是早就被他们记恨在心了吗?在抢了他们的‘航海家杯’之后……”
李青青闻言感慨:“真是羡慕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有些时候我明明很不爽,也不能像你这样阴阳怪气对方……”
胡莱懂。
虽然大家都很喜欢她,但这种喜欢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无形的束缚和枷锁。
让她没办法随便做出那些可能会违背大家期待的事情。
因为那不符合她的性格。
这个“性格”倒不是李青青刻意打造出来的“人设”,而是她本身的性格。
尽管她有些时候也会对别人对她的不公正对待而感到生气,也会因为对手在场上对她的侵犯而不满,但她也做不出来像胡莱那样的事情,能够把对方气得牙痒痒,或者直接破防。
可做不出来,不代表就会讨厌胡莱这种做法。
阴阳怪气有很多人都不喜欢,认为太LOW,这也是胡莱有“黑粉”的原因之一。
黑粉们认为胡莱的做法和他的地位不匹配,说严重点这叫“德不配位”。哪有像他这样在世界足坛已经拥有这么多荣誉和地位之后,却还喜欢阴阳怪气恶心人的?
这种做法只有街头小混混和泼妇才用,大球星怎么能如此下贱呢?
但李青青却还挺喜欢的,每次看到胡莱这么做,她都觉得很爽。
她是不觉得胡莱这么做有什么“手段下作”的,她反而很享受胡莱把对手弄破防。
可能正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她才会格外羡慕胡莱这样自由自在的洒脱做法——最开始在大家还不知道胡莱真面目的时候,他可能还会刻意遮掩一下。
现在自从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人之后,胡莱就越发放飞自我了。
反正他是个什么人,大家都知道了,自然也就没必要装。
而这种洒脱和放飞自我本身,也是李青青羡慕的一点——胡莱能够始终如一的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说话和做事,而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也不用委屈自己去满足别人的道德洁癖。
多好啊!
哪怕这种做法会让他损失一些商业利益。
但胡莱也从不在乎——如果有企业提出希望胡莱维持什么什么样的形象,在公众场合只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的话……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这种商业代言的合同。
但李青青就做不到胡莱这么洒脱和无所谓,有些事情一方面是她做不出来,另外一方面大家也不希望她做出来。
“其实无所谓的,如果真的让自己很不爽,那就发泄出来。如果怕因此让喜欢自己的人失望,也不要管他们。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不管做什么,如果让自己很难受,那为什么还要继续那样?”胡莱安慰道。
“但我确实也不希望让喜欢我的人失望……那样的话,我也会很难受。”李青青皱眉道。
“所以说无所谓嘛。最终还是看你自己,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觉得现在这样可以接受,那就继续这样。有些话你不方便说,我帮你说。有些事情你不方便做,我帮你做。如果实在是觉得不能忍,想要放纵自我也可以……反正不管你选择什么,做了什么,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支持你。”
听见胡莱这么说,李青青脸上露出了笑容,她用力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永远可以靠我!”
李青青皱起眉头:“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靠?”
“对啊,靠!”胡莱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快来靠!”
李青青脸色绯红:“流氓!”
“哎呀你想哪儿去了?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依靠我!靠在我的怀里、肩头……流氓的是你吧,你把靠想成什么……哎呀!”
李青青抄起枕头砸在了胡莱的头上。
※※※
“加油,亲爱的。”
在院子的门口,索菲雅·凯里俯身给了坐在车内的丈夫轻轻一吻。
今天对她的丈夫来说很重要,是他体检的日子。
自从受伤之后,其实凯里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体检了。
每次体检之后,医院都会出具一份详细的伤情恢复报告,然后根据这份报告来调整后续的恢复计划。
但今天这次体检情况不同。
因为这次体检结果决定的是马克西·凯里能否重新回到球队进行恢复性训练。
对于他来说,这算是本次受伤中一个里程碑事件,意味着他距离重回球场又近了一大步。
但如果他没有通过体检,那重回训练场就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
所以妻子才会专程出来,以吻送别,同时也给予丈夫祝福。
她比任何人,甚至比丈夫都还希望他能够顺利通过体检。
面对有些紧张的妻子,凯里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然后经纪人吉姆·卡斯蒂安就把车子开出了院子。
当他们拐上公路的时候,通过后视镜,卡斯蒂安都还能看到索菲雅站在大门外目送他们离开。
“索菲雅有些紧张。”卡斯蒂安说道。
“她有些患得患失了。对我来说,体检没过也无所谓。”
经纪人扭头看了这么说的凯里一眼:“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马克西。”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吉姆。现在的球队并不需要我,没有我,他们也踢得很不错。联赛排名第一,十五轮……不,是十六轮不败。欧冠提前一轮锁定小组第一……既然如此,我那么着急复出做什么?我甚至希望这次体检没过,这样我好再多休息一段时间,让我的身体恢复的更好。”
卡斯蒂安又看了他一眼。
凯里则继续说道:“我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座摇摇欲坠的高塔。像这样的危楼应该怎么处理?当然是围起来,避免有人靠近,不要增加负担。虽然主刀医生说我三个月后就可以进行恢复训练,但我却觉得或许我应该再多等三个月才保险一些。我可不想看起来伤愈了,结果上场又受伤……吉姆,我这样的身体和年龄,如果再受一次伤,你就真可以考虑退役宣传稿要怎么写了。”
听见凯里这么说,卡斯蒂安没有用一些场面话来安慰凯里,因为他知道马克西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去年世界杯前他重伤,伤愈复出之后信心十足,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摆脱了伤病的影响,可以卷土重来。
空間小農女 夏日輕雪
结果这个赛季又来了一次大的。虽然受伤的不是同一个部位,但医生说还是上次受伤的影响。换句话说,这次重伤其实就是上次重伤的延续。
任谁在如此短时间内经历两次缺阵半年以上的重伤,都会有这样的心理阴影。
“上次帕罗蒂给你提的建议呢,你觉得怎么样?”
在凯里接受完手术后不久,帕罗蒂来看过一次他,然后把自己的那套想法重新提了一遍。
就是希望凯里改变踢法,把位置后移,从以前的箭头人物变成一个组织进攻的角色。
这样既可以让凯里远离对抗更激烈的禁区,也可以让他不再依赖自己的速度,从而减少再次受伤的风险。
不过那次谈话虽然不至于说闹得不欢而散,但也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结果。
因为凯里并没有答应帕罗蒂的建议,他对主教练的提议保持了沉默。
最后还是卡斯蒂安打了圆场,表示马克西会认真考虑这个建议。但他刚刚做完手术,情绪还不是很稳定。而改变踢法对于马克西来说又如此重要,所以他没办法马上给出答案。
这事儿就这么搪塞过去了。
可现在不能再搪塞下去了。
因为如果体检合格,凯里就得重回球队,去面对主教练帕罗蒂。到时候帕罗蒂再次提起这事儿,凯里难道还能一直沉默下去?
末日
听了经纪人的提醒,凯里说道:“这意味着我变成给别人做嫁衣的了……”
“不管你同不同意,马克西。海盗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支海盗了,你也不不是之前的你了。”卡斯蒂安说得稍微有点不那么客气,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一直拖下去的。
连续两次重伤之后,如果凯里还是不能转变心态,恐怕真就只能被这支海盗越抛越远。
而帕罗蒂至少还愿意给凯里一次机会,但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
凯里哼了一声:“既然他们现在这样也能踢的这么好,那我对他们来说还有什么必要?”
“因为帕罗蒂说了,你是他心目中海盗最至关重要的一块拼图。有了你的海盗,将会变得更强。他那些话你也听到了,他说过,其实就算你不在世界杯前受伤,他也打算改变战术,让你利用技术来串联球队进攻。但受伤打乱了他的计划……”
“那还真是抱歉啦——”凯里拖长了声音,但依然没有对主教练提出的建议给出他的回答。
经纪人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凯里了,车厢里陷入了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卡斯蒂安突然问道:“马克西,你还想参加世界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