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笔趣-第六十九章 不用了推薦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小鲲王走得很安详。
……
在他不算太长的妖生里,如果硬要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大概就是“狂”。
一个狂字贯穿始终。
他之所以狂,当然是因为他有狂的资本。
北冥巨鲲的唯一后代,这个身份令他一出生就站在一个睥睨众生的位置上了。
严格来说,鲲是很难拥有父亲的。
因为鲲就不会轻易繁衍后代,只有当鲲准备化为鹏的时候,才会花力气产出一枚卵。
因为化鹏对一只巨鲲来说,将是此生最大的挑战。若是成功,则吞食天地,炼化一方世界,就此离去。若是失败,付出的代价也往往就是生命。
所以在化鹏之前,它们会预先留下一枚种子,在无尽旋涡中成长为一只新的无人庇护的鲲,继续等待化鹏的一日。
简单来说就是,鲲是一个必然会在孩子出生之前跑路的族群。
可是人间这一只北溟巨鲲,偏偏有些奇怪。
它曾经化鹏,也确实化鹏成功了,但是……吞噬这个世界却失败了,又被重新打回了巨鲲形态。
这在鲲的古老记忆里应该是不曾有过的事情。
毕竟都已经化鹏成功了,又怎么会被人间的力量所阻止?
更多的妹紅炭
很难想象。
这对北溟巨鲲来说自然是坏事,因为它又要多蛰伏几万年,等待化鹏契机。对小鲲王来说,却是一件大好事。
因为他居然成为了一只罕见的、稀奇的、史无前例的、拥有自己亲爹的小鲲鲲。
北溟巨鲲显然也缺乏这方面的育儿经验,所以自从小鲲鲲在无尽虚空中破壳而出,它就没有再多照顾过他一天。
年幼的小鲲鲲直接被丢到人间厮混。
念著愛
多亏鲲就是鲲,即使是出生时长两年半的幼崽形态,也拥有在人间纵横天下的能力。小鲲鲲很快在妖族之中混出偌大名号,号称“小鲲王”。
鲲的种族天赋自然毋庸置疑,他不止能打,还拥有顶尖的智慧,狡猾、残忍、强大……
要知道,它们从出生以来,就是要与整个世界为敌的!
天生要狂。
几乎从未失败过的小鲲王,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成长着,那寥寥几个拥有战胜他能力的存在,也因为敬畏他父亲的实力,是绝不敢对他出手的。
所以小鲲王的脑海中自然养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
我们父子俩,天下无敌!
直到今天。
其实他确实应该多和北溟巨鲲多接触接触的,这样北溟巨鲲可能有机会给他讲一讲,自己当年化鹏以后为何会灭世失败……
但现在显然是来不及了。
因为李楚已然拔出了他的纯阳剑。
刹那间,一股荒谬的死兆笼罩了小鲲王的心头,让他惊惧之余又忍不住有些想笑。
不会吧?
我不会真得会死吧?
这小道士真的敢杀我?
李楚大概是敢的。
他挥动了纯阳剑,并且用上了十成的力道。
因为他担心如果用的力道不够,不仅攻击会被小鲲王吸收,就连纯阳剑都有可能被对方吸走。
那可就血亏了。
一条堪称磅礴的剑气赤龙飞出,朝着小鲲王,碾压而来。
放開那隻妖寵
小鲲王只觉自己的狂妄生涯中从没有这样害怕过,他转过身,瞬间打开了黑色的深渊裂缝,躲闪进去。
他大声喊着吞噬之主,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喊一声爹。
吾爹何在?
可惜没等得到回应,剑气赤龙就已经灌入了裂缝之中,庞大的力量顷刻间爆发开来。
黃金嵌片
轰——
黑色裂缝红了一下,接着就诡异地消失了。
一股经验值涌入体内。
事情比预想的还要顺利一些。
以至于李楚收剑归鞘以后还有一些纳闷。
“奇怪,他怎么不吸了?”
……
十二仙门联军就驻扎在紫月国边境。
深夜,帅帐之中灯火通明。
李茂清和几位联军中资历较深、地位较高的仙门前辈凑在一起,商讨着攻城之策。
“打仗无非就是叫人,现在这些人不够,就再多叫些人。现在的高手不够,就再多找几个高手来。来了还不够,那就是叫得还不够多!”
神霄门的大能显然对战争有着更深的理解。
“说得有道理,但是陛下的意思,可以打,但尽量不要大打……如果真的演变成人妖两族的旷世大战……”李茂清摇头道:“那般后果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了。”
“确实,当年伏魔大战人间生灵涂炭,不管你能杀多少妖魔,那死去的百姓都是实打实的。”又有人道:“还是得靠人间绝顶来解决战斗,若是童掌教肯来出手,哪怕只是稍稍威慑一下,想必那妖王就不敢如此嚣张。”
“童掌教不出手自有他的原因……”白玉京的长老也有些为难,全世界都知道童无敌是人族的牌面,那这种时候你不来,哪有什么威慑力可言?
可没办法,童无敌有自己的考虑,他就是不肯来,他一个长老又能说什么?只能尽量编一些合理点的借口了。
“童掌教身为人间绝顶,虽然号称无敌,但若是与北溟巨鲲交战,还缺乏万全的把握……”那长老拈须道:“这小鲲王自然不足为惧,可人间绝顶都不动他,自然是因为背后的巨鲲……童掌教若是出手,那巨鲲难保不会从出海,届时……才是真正的生灵涂炭啊……”
“要我说,鲲迟早都要出海的,不如就趁它还没……”
这边讨论的正热火朝天,突然有卫兵禀报,一位小道士求见。
“小道士?”李茂清听到这个字眼,敏锐地瞪大眼睛,“英不英俊?”
“英俊。”卫兵颔首。
“比我还英俊?”
“呃……”
卫兵那无法违背良心又不愿放弃前程的纠结神情,顿时坚定了李茂清的信心。
“快请!”
不多时,果然是李楚被带了进来。
“哎呀!小李道长,果然是你!”李茂清大喜,下阶相迎,“先前说你被那妖王所擒,我就有所怀疑,你果然没事。”
“这次真是有劳国师与诸位仙门前辈了,白天我其实一直在下方观战,见诸位为我德云观如此身涉险境,我自然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于是我就去妖国王宫之中,将诸位被夺走的法宝又盗了出来。”
李楚将背后的包袱摊开道:“就在这里。”
“啊?”李茂清又大喜,“小李道长果然厉害,这下拿回这些法宝,明日再上阵去救出余观主也更有把握了。”
“不用了。”李楚云淡风轻地说道:“我去盗宝的时候,顺便也把我师傅他们救出来了。”
“啊?”李茂清再大喜,“不愧是小李道长!这下没有了顾忌,我们对付那小鲲王就更加放开手脚了。”
“不用了。”李楚云淡风轻地说道:“我去盗宝的时候,顺便也把小鲲王斩杀了。”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