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九章 暗渡謀上乘鑒賞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元上殿内,黄司议情绪很高,向着兰司议言道:“下殿那边已是传回来消息,人已经安排到天夏了,东西也已经是送过去了。顺利的话,快则一月,长则百日就会有回报过来。”
兰司议道:“那我就等着了。”
黄司议这时却又是拿出一封书贴,递了上来,道:“黄某认为不能把所有筹码都压在这等计较之上,故是决定又拟定了另一番策略。还请兰司议过目。”
兰司议看他一眼,之前可没有说起还有另一番计较,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接了过来翻看了下。
其中写的是,这是黄司议打算安排一个专门修持神魂的修道人,利用现有的机会,将神魂附着到某些人的身上,再藉此打入天夏内部。。
计划很简单,表面看上去,还显得十分粗糙。
黄司议在旁解释道:“兰司议,那些送去天夏的人中,有一名正是我待要安排之人的后辈,只要找到机会,他的神魂可以很轻松的附着在其人身上。”
兰司议道:“天夏会这么信任送过去的人种么?肯定是会反复查验,而且这等出身,恕兰某直言,几乎没有去到天夏上层的机会。”
那些人种再怎么可被天夏,到底都是一群外来人,天生不受信任。只这一条就天生卡死了此等上进之路。
更何况,一个人修道想要成道,那至少要千百年为计数的,等功行之后,那天夏与元夏的决战早就打完了,那又有何用?
黄司议却是颇有自信道:“黄某也考虑过此事。”
兰司议道:“那黄司议,便说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黄司议道:“向司议提出的那个计较,那只是下殿的,但是我们上殿也要有自己的安排,这个事情黄某琢磨已久了。
兰司议一定是想,我们就算投入了人手,到时候不会那么容易被天夏所接受,成了也挤入不到上层,是不是?”
他呵了一声,“但是有一个办法,却是绕开这一关隘。被俯身之人若是直接是那些送去天夏本土的生人,那是不行的,可若是去到那些被天夏化演出来的世域呢?”
“化演世域?”
兰司议被他这么一提醒,思路也是活泛起来了,道:“黄司议,请继续说。”
黄司议谨慎振作了些,道:“让那人去天夏附身后辈只是第一步,是为了第二步做准备。这第二步么,就是设法让其神魂沉入天夏所演化的世域之中,投附到某一个合适的生人的身上。
黄某用某些手段查过了,那些演化出来的世域,一旦有人突破到上层力量,那么有很可能会被天夏上层所吸纳,因为这些人根底干净,而且还可能得了某些天夏上层直接传授,那样就能混入其中……”
“等等,”兰司议看着他道:“这等情况,黄司议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他们此前用了不少办法,都没法了解到天夏的内情。可是黄司议今天抛出来的这些,虽然也不是什么紧要消息,可也不简单。
黄司议道:“这也是一个偶然,黄某那日利用镇道之宝推算了一下,想知道那些演化世域的情况,却是探到了此事,因为不涉及什么关键,所以几次反推之后,最后才有所确定,但再深入就不成了。”
兰司议见他说得含糊,知道他定然是拿镇道之宝去修炼了,所谓推算只是为了动用此物找的借口,可能也是凑巧才发现了这个线索。
因为与天夏数度交战,现在元上殿人手虽然从各世道抽调填补了,但是比之原来有所不足,这个时候,正是上进的好机会。一些寄虚司议都是想着摘取上乘功果,摘取上乘功果的人则想着求全道法,从而占位向上。
然而前一步还好说,后一步不是那么简单的,这就需要镇道之宝相辅了,但镇道之宝通常是不给人修行运使的,这就需要找些借口了,一般也不会有人来追究。
兰司议也没有追着这一点不放,只道:“能确定便好。继续说。”
總裁總裁,真霸道 二十九
黄司议道一声好,继续道:“兰司议,这个转生如果成功,一旦那方世域与天夏的上层力量交接,那么成就上境之人极有可能借此顺利被天夏接纳,这样我们就将一枚楔子打入了天夏内部。”
神級透視
至于为什么只有神魂投附,而不是直接篡改记忆,那是因为虽然后者看起来简单,其实比前者更难操作。
因为你上辈子都不是修道人,哪怕改了记忆,你又凭什么修炼超过他人?
就算真有资质出众的,在一个演化世域中寻到这般人的可能也太低,还有可能暴露,反不如直接投入一个神魂来的简单。
兰司议考虑了一下,道:“虽然有些地方也很粗陋,但的确有几分可行,凡事也不可能尽善尽美,我们也不可能提前都想好,但做了总比不做来的好。”
主要是这等事投入较小,失败了也没什么可惜的,成功了,那么他们就能收获更多。
他道:“这里我也黄司议提醒一句。”
黄司议道:“兰司议请说。”
兰司议道:“就算你的谋划都是成功了,天夏对演化世域出来的人也不可能完全不设防备,天夏虽然没有我元夏之天序,可有更为复杂的东西,神魂俯身,终究是一个破绽,怎么避过去,还是要想一想的。
黄司议神情也是略显严肃,道:“黄某知道。”天夏那里变数无穷,他们推断这方世域背后藏着很深的东西。
兰司议稍作沉吟,道:“还有,你近来若是与下殿联络,那么顺带告知,诸世道中,最近有些人似是有些异动。”
黄司议道:“可那些前去天夏玩乐的弟子么?”
兰司议缓缓道:“倒也不是,这些小辈并不值得我们看重,而是有些人可能有了更上一层的想法了。”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海鷗
黄司议马上理解了他的意思,元夏天序稳固,找不到上境之路,有些人选择了接受,有些人则是可能会更为激进,他心头一凛,想了想,又道:“这事也不易,天夏岂会给他们这等机会?”
兰司议看着他道:“要是天夏给了呢?”
黄司议皱了下眉,琢磨道:“那还真不好说。”
三十三世道是维系元夏天序的重要部分,是一个整体,哪怕是排名再末世道的也有自己的作用,至少在摘取终道前作用不小。
他道:“就算真有这等事,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现在也不适合我等伸手到诸世道中,我明白兰司议的意思,我会设法与下殿那里知会一声,加以留意一下的。”
兰司议道:“黄司议所安排之事,我会和过司议和万司议说的,有什么少缺,也可与我言,若能成功,你的功劳自也少不了。”
桑田人家
黄司议心下一振,执有一个道礼,道:“黄某定会尽力谋划好此事的。”
天夏上层,守正宫之内,张御元印分身收到了一封从底下送来的书信。这书信上面用了法力封禁,若不是他本人收到,那么会在当中自行毁弃。
不过通过目印回溯,他还是能看到送书之人乃是元夏的一名世道弟子,不过这本身并不说明什么问题。
但是打开书信后,却是有些意外,那送书之人竟是说是自己愿意为天夏出力。而且为了取信于他,甚至直接写明了自己来自明觉世道,似乎一点也不怕暴露自己,并且愿意送渡一缕气意过来与他见面,以显诚意,解释还会带来一个重要消息。
张御转了下念,对于这等事,不管真的假的,他都不会去主动揭穿,若是假,虚与委蛇就是,假设为真,那么留着这个人明显是有用的。
他又想了想,唤出训天道章,并在其中唤来了风廷执、戴廷执二人,说了下此事。
风廷执诧异道:“投靠我天夏?这个人是什么目的?”
张御道:“信中虽未说清楚,但是意思是明白了,此人渴慕上境。应该是元夏天序稳固,其人在元夏寻不到上层之路,故而想来天夏寻求上进之门。”
戴廷执对此倒是能够理解的。
有些人一辈子求道,明明上面有路,却是怎么也走不上去,若还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人为约束的,那定然是不甘心的。因为不成道修道也就没有意义了,这是一生之坚持,没这么容易好放下的。
且以元夏的体量,这等人应该不少,那么总会有几个是会试图以身犯险的。
风廷执道:“此人有这等同行,还能带来重要消息的,即便不是宗主,也至少也是宗老一流了吧?愿意背元夏而投我么?”
情深未晚,總裁的秘密戀人
张御道:“元夏世道是不会叛逆天夏的,也叛逆不了,但是作为世道中的某一人,却是有可能做此事的。其人既然要求见一面,那么我可给他这个机会。”
戴廷执道:“若是安排下月的话,那么正好是接近元夏又一年轮转之期了?”
张御颔首道:“此人极可能就是想趁此机会躲过元夏的探查,不管其中真假,此事并不影响双方定约,我们可以在这里稍加配合,戴廷执,此事便劳烦你了。”
戴廷执肃然打一个稽首,道:“戴某遵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