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五百九十九章學問大着呢展示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主仆两人一起回到了府里后,柳明志便把马缰交到了柳松的手里。
“小松。”
“少爷,你有什么吩咐?”
“待会你把马送到了马棚后,你换身衣服后就在府门等着我。
这段日子本少爷一直在忙碌大军出征的问题,咱们俩好久都没有去摆摊了。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咱们俩就去摆摆摊,挣点茶水钱。”
“少爷,小的是没有问题,可是你不是说自己有些乏了吗?要不你先回房休息一两个时辰咱们再去摆摊吧?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小的再去喊你如何?”
柳明志高举双臂伸了个懒腰,直接朝着柳府的内院走去。
“无妨,没有客人的时候本少爷在躺椅上休息也一样。
就这样说了,你先去安置马匹吧,咱们待会府门汇合。”
“哎,小的明白了。”
柳明志一路赶到了齐韵的庭院中,尚未行至门前便扯着嗓子吆喝了起来。
“韵儿,韵儿,你现在在房中吗?”
齐韵在房中听到了夫君的吆喝声,小跑着走出了自己的闺房,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夫君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在呢,夫君你回来了?”
柳明志看着满面笑容的齐韵,抬手取下了自己的头盔递到了佳人的手里。
“回来了,十万大军已经在半个时辰之前正式拔营出征了。
这段日子为夫为了大军出征的事情,为夫我是吃不好睡不好,现在十万大军已经启程了,为夫总算是可以放心下来了。”
女帝直播攻略(舊)
齐韵一边整理着头盔上有些散乱的红缨,一边跟着夫君走进了闺房之中。
“出征了就好,出征了就好。
这段日子夫君你辛苦了,接下来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柳明志解下腰间的天剑放到了桌案上,张开双臂走到了齐韵的面前停了下来。
“韵儿,快帮为夫卸甲,好多年不穿甲胄了,今日乍然一穿甲胄为夫只觉得又重又累,多少感觉到有些不太习惯了。
当年为夫我年轻的时候,身着甲胄十天十夜不卸甲也不觉得有什么。
有时候战事紧急的时候,为夫更是一个月都不卸甲一次,而且还要统领着弟兄们转战南北,那个时候完全不觉得会有多累。
看来为夫我现在是真的已经老了。”
齐韵将手里的头盔放到了桌面上,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瞎说什么,夫君你现在才四十出头,正值春秋鼎盛的年纪,才不老呢。”
“得嘞,娘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为夫全都听你的。”
齐韵轻轻地解着柳明志身上的甲胄,美眸妖娆的凑到柳大少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坏夫君,你老不老妾身还不清楚吗?姐妹们还不清楚吗?
让妾身姐妹说,你现在比年轻的时候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柳大少愣了一下,看着齐韵娇媚的俏脸瞬间明白了佳人话中的深意。
“哈哈哈,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韵儿你说这一点为夫不给你抬杠,为夫现在确实不老,一点都不老。”
齐韵看着柳大少自豪不已的表情,浅笑着翻了个白眼。
“臭德行,夸你两句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要不是仰仗着那位神秘道人卖给你的那两本道家无上秘典,早就不知道藏到哪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去了,安有现在的底气?”
“韵儿,你这说的什么话,为夫这也是实事求是嘛!
为夫虽然是因为阴阳和合大悲赋与益气经才能力敌你们这群大妖精才能不落下风的,但是那也是为夫我自身的福缘深厚啊!
否则的话,那位道人为何不把两本道家秘典卖给别人,偏偏卖到为夫的手里了呢?
自身的福缘,那也是为夫实力的一部分嘛!”
“就知道臭美,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柳明志解下了自己护腕丢到了桌案上,笑眯眯的朝着齐韵凑了过去。
“韵儿,商量件事情呗?”
“什么事情?”
“晚上把雅姐,珊姐,筠瑶,蓉蓉,灵依她们几个叫你这里来打麻将呗?”
“可以啊,不过再加上妾身的话也才只有七个人,这也凑不够两桌……两桌……”
齐韵说着说着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夫君一脸舔笑的模样,顿时使出二指禅神功在柳大少腰间的软肉上狠狠的问候了一把。
“德行,个不高,心还挺大,你怎么不上天呢?”
柳明志随手在佳人的翘臀上拍打了一下,笑嘿嘿的朝着屏风后的衣柜走了过去。
“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为夫就让你们姐妹几个知道,为夫我可不仅仅只是心大那么简单。”
齐韵娇颜嗔怒的暗啐了一声,水汪汪的美眸泛起层层涟漪朝着柳大少跟了上去。
“知……知道了。”
柳明志拉开衣柜翻找了一下,面带疑惑的转头看向了身后跟过来的佳人。
“韵儿,为夫那件绣着云纹的浅白色儒袍呢?为夫记得是放在你这里了啊!”
齐韵直接走到衣柜前蹲下来在衣柜里翻找了起来,片刻之后她便将柳大少所说的儒袍从衣柜里取了出来。
“衣袍的袖口上沾染了很多的墨汁,妾身洗过了之后就叠起来放到衣柜下面了,来,妾身服侍你穿上。”
柳明志大笑着点点头,张开双臂直接走到了齐韵的面前。
“好。”
齐韵服侍着柳明志穿上了衣物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夫君,你刚才不是说你穿着甲胄太累了吗?
现在十万大军都已经出征了,你回来了不在家里面好好的休息休息,还换上衣物干什么去?”
柳明志挥舞着双臂活动了几下腰肢,走到齐韵的梳妆台前将桌面上的万里江山镂玉扇拿到了手中。
“这阵子总忙大军出征的事情了,好久没有去卦摊上挣点茶水钱了。
如今总算是轻松下来了,为夫就想着与柳松去碧竹和灵依她们姐妹俩的酒楼外摆摆摊,挣点茶水钱。
说到茶水钱,为夫还有点口渴了,韵儿你给为夫倒一杯凉茶润润喉咙。”
“哎,妾身这就去。”
齐韵提壶倒了一杯凉茶,递到了已经走出屏风外的柳明志面前。
“夫君,挣茶水钱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功夫。
你都那么累了,今天不如在家里好好的歇一歇,等养足了精神再去摆摊也不迟啊!
你至于这么着急去摆摊吗?就你算卦挣得那几个铜板,还不够碧竹妹妹和灵依妹妹她们管你的饭钱呢!
一天天的那么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日进斗金呢!”
医圣 小说
柳大少呵呵一笑,从袖口里掏出几个铜板在佳人的面前抛了抛,然后捏着一枚铜板在佳人的眼前示意了几下。
“傻娘子,你真以为为夫我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光想着去挣几个茶水钱啊?”
“啊?那夫君你是?”
逆剑狂神 小说
“韵儿,你可别小看这一枚小小的铜钱,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
它可以反映的东西太多了,它可以告诉为夫的东西也太多了。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你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吧,为夫先跟柳松去摆摊了。”
“好吧,夫君你早去早回。”
柳大少离开了齐韵的闺房,直奔柳府的府门而去。
“小松。”
“少爷,你来了。”
“走,摆摊去。”
“好的,少爷请。”
柳明志主仆二人出了柳府府门之后,有说有笑的一路直奔蓬莱酒楼而去。
“少……少爷。”
“嗯?怎么了?”
“你快看前面那个站在首饰摊前的人,是不是有些眼熟?”
“哪一个?”
“就那一个,拿着玉簪把玩的那一个。”
“嘶,是有些眼熟啊!哪里见过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