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監國換人了分享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青莲道观依山而建,远处白云飘飘,宛若仙境一样,景色优美,加上罗真人名声的加成,使得观中的香火很旺盛。
“师兄,事情进展的情况怎么样?周王可曾答应为我等说项,龙虎山等地都派人送来书信,询问我等何时能去天竺。”青莲道人刚刚回到观中,就有道人前来询问道。
“甄师弟,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陛下一向是不怎么支持宗教的,而且这是民间的事情,想支持很难。”青莲道人双目中寒光闪烁,他摇头说道:“世人都说师尊有两百岁了,可是我看,朝廷的那些人不相信,毕竟世上从来就没有两百岁的人。”
“哼,那是他们见识浅薄,古代有彭祖寿八百,师父活个两百年,也没什么惊讶的。”甄师弟不屑的说道:“至于相信不相信,难道那些药效有错误吗?”
花村同學與滿島同學
“听说宫中贵人服用之后,气色很不错,想来已经有了效果,否则的话,他们是不会让我等继续献药的。”青莲道人摇摇头。又说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请师尊出山,让朝中的那些文武大臣看看,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延年益寿。”
甄师弟听了摇摇头,说道:“师尊都已经两百岁了,他是不在乎什么名利的,这次让师尊献出药方,也是看在陛下这些年治国有方,才会将药方献出来,想要师尊下山,恐怕得陛下亲自前去迎接。”
“这种可能性就更小了,陛下是不可能答应的,朝中的大臣也是不会答应的。”青莲道人忽然叹息道:“只是这样一来,恐怕只能是看疗效了,若宫中贵人都服用之后,想来陛下高兴之下,也许能帮助我们前往天竺传道。”
“哎,我们只是想发扬道门,并没有其他的心思,而且去的是天竺,朝廷为何不能允许呢?听说佛门的玄奘和尚在天竺很受欢迎,甚至陛下都接见了他们。”甄师弟脸上露出一丝愁苦之色,他面色清秀,骨骼清奇,倒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青莲道人摆摆手,说道:“算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反正那些药方真实有效,宫中的贵人们服用之后,肯定会有效果的,到时候陛下自然会知晓的。”
“也只能如此了,也不知道朝中的大臣们是怎么想的,难道我们还有胆子害了宫中的贵人不成?”甄师弟摇摇头说道。
“师兄,霍先生来了。”外面又有一个道人走了进来说道。
“哦,速请霍先生进来说话。”青莲道人双目一亮,说道:“好久有没有见过霍先生,他帮助我们兴建了青莲观,就不见了踪迹。”
“哈哈,青莲道长,霍某可不是不见了踪迹,而是有事出去了。”一个相貌儒雅的中年人缓缓而来,让一身锦衣,让人看上去就绝对不凡。
“哦,霍先生,贫道有礼了。”青莲道人见状,双目一亮,迎了上去。
“去了一趟苗疆,景色优美,好地方啊!”霍先生脸上浮现出笑容。
“苗疆?”青莲道人面色一动,忍不住说道:“地方是很不错,可惜的是,贫道没有机会前往苗疆,路途太远了。”
“道长虽然不能去苗疆,但我却为道长带来一件宝物。清灵茶,道长请看,这才是苗疆的至宝。”霍先生笑眯眯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来,随着盒子的打开,一股清香传来,瞬间弥漫周围。
“好茶,好茶。”青莲道人双眼一亮,说道:“此茶不下于白云翠兰。”白云翠兰乃是青莲观中特产的上等茶叶,青莲道人一看就知道眼前之物,的确是上等的茶叶。
“道长认为此茶可能在燕京城贩卖,是否能得到那些达官贵人们的喜爱?”霍先生询问道。
“那自然是可以的,自然是可以的。”青莲道人伸手就朝茶叶抓了过来。
霍先生见状,也无所谓,任由对方抓取,只是轻笑道:“此物虽然很好,饮用之后,浑身清香,但有个缺点,不能和何首乌一起服用,否则的话,那就是剧毒之物。”
“何首乌?又有多少人能够服用的起的。”青莲道人忍不住轻笑道:“而且,何首乌也并非常用之物,就算拥有,也只是会藏在家中。”
“的确是这样的。”霍先生连连点头,说道:“既然道长都这么说,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走,借助观中泉水,来尝尝鲜。”
青莲道人不敢怠慢,也连连点头,他让甄师弟主持观中之事,两人朝后院而去,等进了后院之后,青莲道人关上大门。
“霍先生,能得到此物,你让我在这里建了青莲观,还借了罗真人的名声,不会就是为了你的茶叶吧!那就有些小题大做了。”两人坐下之后,青莲道人忍不住摇头说道。
“道长这段时间在燕京如何?我可是听说了,道长现在可是周王的座上宾了,我还没有恭喜道长呢!”霍先生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泉水烧开,面色幽幽的说道。
“嘿嘿,不过是世人抬举而已,算不得什么。现在天下太平,那些百姓们才会是如此模样,信奉佛道,那些达官贵人们也是如此,贫道不过顺势而为而已,算不得什么。”青莲道人摇摇头。只是他眉宇之间还是有些自得之色,毕竟,自己在燕京城中的名声还是有的。
“有道长名声加成,想来我这茶叶能畅销了。”霍先生略显得意的说道:“弄不好,还能送入宫中,当做贡品呢!”
“霍先生放心,回头我就见周王殿下,殿下也是一个好茶之人,见到此茶之后,肯定会喜欢的。”青莲道人想了想,说道:“此物若是能借罗真人之口说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世上都说我青莲观,实际上,还不是冲着罗真人来的吗?”
霍先生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说道:“还是道长想的周到,不过,若是如此,就不能说此物是南疆所出了,只能说是罗浮山所出,这样一来,更有说服力。”
“那是,那是,霍先生所言甚是,若是世人都在传言此茶乃是罗真人所饮用,必定会在燕京城畅销。”青莲道人听了之后,忍不住拍手说道:“难怪霍先生生意做的大,遍及南北,这一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到的。”
先捧出一个罗真人,建造了一个青莲观。使得青莲观香火鼎盛,然后借了青莲道观之名,推广自己的新茶,当然,现在是新茶,日后或许还有其他的东西,这一手算盘,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若是此茶能够入了皇宫,所得到的钱财将会更多。
霍先生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目光深处露出一丝莫名之色。他想要的东西,又何止钱财,只是这些东西他是不会告诉眼前之人,天下之大,眼前之人不过是自己的棋子而已。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青莲道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将敲门的人喊了进来,就见一个道人急急忙忙走了进来。
“师兄,燕京传来消息,陛下已经下旨立齐王为监国,周王另有任命。”道人脸上露出一丝慌乱来。
“什么?换了监国?”青莲道人听了之后,面色一愣,忍不住说道:“怎么早不换,晚不换,为何在这个时候换?”
他都是和周王联系的,周王礼贤下士,也很好讲话,对于他的计划是很有帮助的,没想到,自己刚燕京归来,监国就换了一个人。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换了监国?”霍先生脸色也不好,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监国忽然换了人,一下子就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市井传言,说这是皇帝陛下在考察诸多皇帝,以前是周王,现在应该是齐王了。以后还会是其他的皇子,每个皇子多是一到两年,现在周王的时间到了。”报信的道人赶紧说道。
“是了,是了,贫道怎么就忘记了这点呢?这个时候,的确是轮到齐王殿下了。”青莲道人听了连连点头,只是很快就想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问题,脸上露出愁苦之色。
“这下好了,换成了齐王殿下,这下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霍先生眉宇之间多了一些阴霾,周王孝顺,长孙皇妃身体不好,周王曾经命人四处求药,天下传扬,自己谋划一番,好不容易才有了进展,现在换成了齐王,难道自己又要谋划一番吗?
他心中十分不甘。
“齐王那里,道长有门路吗?”霍先生忍不住说道:“这下换了一个人,想要让这清灵茶入皇宫,成为皇宫特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的确如此。”青莲道人连连点头,他受了霍先生的恩惠,建立了偌大的青莲观,自然是要为霍先生考虑,想对方关心的是钱财,自己在这方面也可以报答一二。
“霍先生放心,明日贫道就去燕京城,看看能不能通过朝中的某位大人见到齐王殿下。”青莲道人大包大揽的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霍先生听了之后,只能是点点头,事情到了今日这种地步,还能怎么办呢?这不是任何人能够改变的事实,谁也不曾想到,在万里之外,一道圣旨就打破了大夏朝堂上的局势,大夏的监国再次更换,高高在上的周王换成了齐王。
刀劍神皇 小說
周王府,李景桓和长孙无忌隔案而坐,李景桓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任何人从监国变成了普通的王爷,心中都是有所失落的,李景桓更是如此。
他自诩为贤王,朝野上下,名声还可以,在他看来,自己这个监国之位,应该等到天下返回燕京之后,才会更换,没想到,在万里之外,皇帝陛下一道圣旨传来了。
“舅舅,哎,父皇可是连一句褒奖都没有,景桓心中不甘啊!”李景桓喝了一口美酒,忍不住长叹道。
“没有褒奖,就是最大的褒奖了,你还要怎么样?”长孙无忌瞪了李景桓一眼,说道:“你若是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住,干脆就藩算了,迦毕试行省那边也是可以立国的,你干脆去那里算了。”
李景桓听了连连点头,苦笑道:“舅舅,这不是有些失落吗?”
“想想秦王,想想赵王,乃至唐王,他们当初就不失落?成就大事者,一定要沉的住气,不能因为外物的变化而受到影响,在朝堂上这么长时间,你也应该有所进步了。”长孙无忌叹息道:“陛下的心思你也是明白的,就是想找到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当然也不排除,陛下心中已经有人选了。”
“二哥吗?”李景桓面色一愣。
长孙无忌摇摇头,说道:“是谁,谁也不知道,或许是秦王,但或许也有可能是朱雀王,陛下的心思,谁也猜不到,所以说,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舅舅,下一步该怎么办?”李景桓双目中一丝迷茫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询问道。
“那个青莲道人倒是一个路子,我总感觉此人背后或许有大阴谋,此人在燕京城内名声很响亮,和当年的楼观道很像。只是,那些方子?”长孙无忌摇头,说道:“若是普通的传道,或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但现在不一样,这里面加上一个罗真人,事情就有些不一样了,一个活了两百年的人物,现在将长寿的方子送入宫中,不求任何东西,你觉得可能吗?”
李景桓摇摇头,说道:“景桓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啊,这件事情很奇怪,索性这段时间,你也卸了差使,我看在陛下班师之前,你都是在燕京城中呆着,不如将这件事情查清楚,或许还是大功一件。”长孙无忌安慰道:“他们若是真的有问题,下一步就是去见齐王,只要他们见了齐王,说明对方心里面肯定有其他的谋划,你盯着他们是绝对不会错的。”
“舅舅高见。”李景桓连忙说道。
长孙无忌摸着胡须,眼睛深处多了一些莫名。他想的事情可不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