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一百八十一章 學校(最後一天求月票)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这么大啊……”坐在副驾位置的龙悦红望着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由衷感慨道。
这和“盘古生物”内部属于每个楼层的高中形成鲜明对比。
——商见曜、龙悦红、杨镇远、孟夏他们这个年级也就十来个人。
同样的,不管是野草城、最初城,还是乌北的学校,都和这没法比。
至于其他城市废墟里的高中,“旧调小组”之前并没有去过,无从比较。
商见曜跟着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这一个年级得有多少学生啊!”
“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这么大,寻找异常点会相当麻烦!”蒋白棉白了那家伙一眼。
白晨点了点头:
“确实。”
之前三次的经历告诉他们,佛门圣地不是所有地方都值得探索,异常点往往只有一个。
——长河市联合钢铁厂的异常点在家属2区4号楼302室,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的异常点在有员工介绍栏的那个楼层,霍姆生殖医疗中心的异常点在生殖材料冷冻库里。
而比起只有一栋楼且层数不多的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和霍姆生殖医疗中心,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无论占地面积,还是建筑数量,都远远胜过。
这让“旧调小组”排查异常点的难度呈几何级数上升。
虽然这还没法和钢铁厂废墟比,但“旧调小组”那个时候已提前掌握了范文思病历这个重要资料,能有的放矢地直奔疑似异常点的地方。
格纳瓦眼中红光闪烁了几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可以让喂拿着小玉佛,最大程度地利用自己的感应能力,一片区域一片区域地做筛选。
“如果中途有发现异常,那目标就锁定了,不行再缩小范围,继续排查。”
蒋白棉想了想:
“只能这样。”
这是笨办法中相对节约时间的一个。
当然,要是不顺利,天黑之前的时光都得交代在这里。
“进去吧。”蒋白棉随即下达了命令。
白晨迅速将车开到了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门口。
铝白色的电动伸缩门拦截在那里。
“我来!”商见曜兴奋地扛起了单兵作战火箭筒。
蒋白棉瞥了这家伙一眼:
“对佛门圣地礼貌一点。”
“嗯,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普渡禅师替换了鲁莽的商见曜。
长河市联合钢铁厂、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表示不服……龙悦红腹诽起组长和商见曜的对话。
“旧调小组”探索过的佛门圣地只有霍姆生殖医疗中心没被彻底破坏。
商见曜推门下车,招呼起格纳瓦。
两人经过一番检查和试验,确定铝白色的电动伸缩门已经坏掉,即使恢复供电,也无法自行开启。
于是一碳基人一硅基人依靠蛮力,强行打开了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大门。
吉普随之驶入,进了水泥砌成,被教学楼、办公楼包围起来的一个广场。
蒋白棉将脑袋探出车窗,对商见曜和格纳瓦道:
“先上车,我们绕广场一周,贴着那些楼外面的花坛开,喂握着小玉佛,利用觉醒者的感应能力,做初步的筛查。”
“好!”商见曜高声回应。
就在这时,光线突然黯淡了下来。
格纳瓦抬起脑袋,望向天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有一片乌云飘来,遮住了太阳。
冰原的夏天也经常有骤雨?缺乏相应数据和气候模型的格纳瓦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在冰原的经历,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收回视线,重新望向前方。
突然,格纳瓦眼中闪烁的红光凝固了。
原本就停在不远处的“旧调小组”吉普车不见了!
上面的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统统不见!
转瞬之后,格纳瓦看向了侧面。
本来和他待在一起的商见曜也不见了!
与此同时,由于乌云密布,天色变暗,那些教学楼、办公楼里亮起了一盏又一盏日光灯。
或纯白或偏黄的光芒在昏暗的环境下仿佛夜晚璀璨的繁星。
而散发出灯光的不少窗口,一道道人影呈现了出来。
他们都穿着蓝白配色,式样古老的学校制式服装,或认真地听着老师讲课,或三五成群,沿楼梯往下,进入格纳瓦当前所在的水泥广场。
警告!警告!格纳瓦主模块内闪过了一连串的提醒。
他已经分析出,眼前是旧世界的景象,并且距离毁灭那个节点有好些年的时光,而不知为什么,它出现在了今日的灰土。
“扭曲环境制造的幻象?”格纳瓦经过计算、对比和分析,有了初步的判断。
然后,他学起商见曜,张开嘴巴,高声喊道:
“喂!大白!小白!小红!”
没人回应他。
按照“旧调小组”预定的,最危急情况下使用的方案,格纳瓦停止呼叫,将另外两件事情排入了特别队列,随时准备调用。
那两件事情是:
一,使用指令,远程启动吉普后备箱内的核弹头;
二,拨打阿维娅给的那串乱码,寻求未知存在的帮助。
紧接着,格纳瓦迈开步伐,启用了所有探测设备,走向一位穿着蓝白配色校服的男性学生。
他缓慢伸出右手,试探着拍向对方的肩膀。
啪!
他就像真的拍在了一个人类的身上。
但那名男性学生毫无反应,自顾自地和身边的同学说笑,走向广场某处。
格纳瓦收回铁掌,眼中红光闪烁了起来。
他随即走向最近那栋教学楼,逆着往下的学生们,一阶阶向上。
抵达五楼的时候,格纳瓦看见一名穿着休闲西服,疑似老师的中年男子悄无声息地走到一间教室的后方,透过相应的窗户,观察起内里的情况。
突然,这男子摸了下头发,冲着教室里面喊道:
“你们两个!
“早自习不认真,说什么悄悄话,站起来,到走廊上来!”
格纳瓦停下了脚步,不算太疑惑地注视起这幕场景。
——他的存储设备里有商见曜托管的大量旧世界娱乐资料。
吳笑笑 小說
很快,被逮到说话的两名学生走出教室,来到走廊上。
格纳瓦眼中的红光急剧闪烁了起来。
这两名学生是白晨和龙悦红!
他们都“换”上了蓝白色的校服,而且看起来年幼了不少!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谈恋爱?”那名疑似老师的中年男子板着一张脸孔问道。
“没有。”白晨非常坦然,镇定自若。
“没有。”龙悦红眼神躲闪,脸庞见红。
格纳瓦不再犹豫,两个大步奔了过去。
他压着嗓音喊道:
“小白!小红!”
龙悦红和白晨都没有理睬他,表情不同地听着那名中年男子训斥,一个诚惶诚恐,一个倔强淡漠。
格纳瓦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拍了拍龙悦红:
“小红。”
龙悦红没有反应。
经过分析,格纳瓦猛地推了龙悦红一把。
龙悦红一下踉跄,扑到了老师怀里。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那老师吓了一跳。
龙悦红又慌又急地说道:
“地震了!地震了!”
“地震你个鬼!”那老师一脸“这种谎话都撒得出来”的表情。
白晨动了动眉毛:
“确实地震了。”
那老师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
格纳瓦同样如此。
他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游荡在旧世界的幽灵,能触碰他人,却无法被看到。
而眼前的龙悦红和白晨可能只是长得像的另外两个人。
他向后退了两步,选择暂时不启动更有刺激性的方法,准备做更多的观察。
思考了片刻,格纳瓦沿原本的路线回到了广场上。
这时,不少学生已经以班级为单位,聚集了起来。
格纳瓦打算静观其变,寻找当前幻象的破绽。
没过多久,几乎所有学生都下到广场,排列成队,整齐站立。
这包括也不知是不是龙悦红、白晨的两人。
又过了两三分钟,轻快的音乐声里,一个套着西服,身材走样,头顶反光的五十多岁男子走上了队伍最前面的半高水泥台。
他拿着话筒,中气十足地说道:
“请这周接受表扬的同学上来。”
七八名学生走出队列,往前方的半高水泥台而去。
格纳瓦一下锁定了某道身影。
那身影属于蒋白棉。
蒋白棉扎着马尾,同样套着蓝白色的校服,身高相当引人瞩目。
細胞 監獄
就在这时,轻快的音乐突然改变:
“我去炸学校,天天不迟到,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
PS: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