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 ptt-第2580章 醞釀【爲3000票加更】展示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PS:月底双倍求月票,咱们杀进前百名!
………………
田枸翸芷一行人欢天喜地的回去准备,虽说娄押司吐了口,但人手方面他们还需要自己解决;押司说得很清楚,只以个人身份去假黄龙,不会带着他那一大票追随者,但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求到护天会,看中的是护天会的整体实力,看中的是那四名道碑之主。求到分天会,其实目标就只有一个-娄押司!
娄老爷抱歉的看着朋友们,“时间太短,来不及和你们商量,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去!
我以为,我们的行事理念不应该是针对人,而是应该针对事!
这些家伙心存侥幸,希望剑走偏锋,蒙混过关,不值得帮助;但在这件事上,我不能沉默装瞎子哑巴!
假黄龙的存在,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没威胁是不是代表未来也没威胁?他们有没有权利随便拘禁修士?玩盗版都能玩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老子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
最重要的是,我有一个理念,不能让盗版大道猖獗,这是维持大道进步的最后底限!否则未来谁还辛辛苦苦的钻研道境?大家都去剽窃就好,没的乱了新纪元的规矩!”
青玄一旁冷冷道:“你还漏了一点没有讲!这些人虽然都来自小势力小道统,结构松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但如果单从体量,以及道统覆盖面上来说,却是宇宙修真界最为庞大的一群!
那些保守势力看不上他们,因为他们不能起到什么实际的作用!人弃我取,你娄押司通过这么一个简单的事件就能获得他们的好感,认为分天会永远站在劳苦大众一边,自然就在人心向背上得到了支持。
不求实际参与,取的就是一个势!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你少在那里拿大道理糊弄我们,讲什么正版意识,骗小孩子么?你敢说我冤枉了你?”
娄小乙就尴尬的笑,“你这狗头军师,瞎说什么大实话?
唉,其实吧,我就一直在想,天道最终会选择什么样的大道成为新纪元的先天?
那些自然大道不可或缺,咱们不去说它,就只说这些生灵大道!
大道深度是一方面,既然牵扯到生灵,联系到人类,那么这个大道是不是就必须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衷心拥护的?这个关口你偏去搞那些高冷的东西就是自找没趣,不合时宜!
人心,不是一次哗众取宠就能得到的,也不是排名就能給你的,需要长时间不懈的努力,不懈的坚持!从小处做起,不抛弃任何人,才能让人感觉到这就是自己追随的大道,追随的人。
大道,也是需要经营的,既然那帮老爷们不要,那咱们就取过来,何乐而不为呢?”
娄小乙说得很实在!别看他们现在过得风风光光,在黄龙之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有一点,在修真界这样的职业体系中,你永远也不能小看传统的力量!
当你以为顺风顺水,春风得意,一切尽在掌控中时,翻船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翻得你自己都莫名其妙!明明都尽在掌握啊,怎么就出局了?这就是轻视传统的恶果!
现在的修真界中,有三类群体,保守群体,改革群体,中间群体!选择极端的毕竟只是少数,没主意的永远是大多数,怎么争取到他们的支持才是重中之重!
就是娄小乙现在做的,机会都送到眼前了,还能推出去?
“这是我个人的决定,你们……”
“呸!”青玄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你少说这些屁话,你是个人么?你早就不是了!像我们这些人,现在就是想另立门庭都没人敢收留我们,就怕我们是你娄押司派过来的卧底!
那就大家一起过去,起个声势,也算是日后和护天会较量前的一个热身,先狠狠打一次脸,得了便宜再说!”
神级战兵
……大道在独,斯人独专!专利之前,修者底限;今闻这世间还有另外剑道等四碑,心中惶恐,毕生心血,便如此轻贱被人践踏?我司将于近日前往黄龙反空间,此纯属私人决定,不胁友朋。
这是娄小乙发在朋友圈的消息,瞬间传遍黄龙之地;他现在的身份还不好就说领-袖人物,但最显眼的话题人物是当得起的,他自己的朋友圈本来就十分的广博,内外景天,四象之天,分天会,道碑盟群精英群,发个信息出来,立刻就能引起黄龙震动。
关键是,他每次搞点事,事情都很不小,不是鸡毛蒜皮的惹是生非,而是事关每一个修士根本的大事件,挑选屎坑的本事十分了得。
他本人是有意真的一个人前往反空间假黄龙之地的,因为在这种事上其实不好胁迫他人,毕竟很多人在内心里并不拒绝仙种的帮助,就不好道德绑架他人。
逃婚王妃 一抹初晴
一个人去,就代表自己一个人的态度,能帮就帮,帮不了至少我去了?
但青玄不同意!用他的话将,你现在都来到了这个高度,哪里还有私事可言?一举一动皆在人注视之下,你以为是为朋友们着想,但有些人却认为你行事不照顾大家的感受呢!
鵝 是 老 五
即使不好号令,也必须对身边的人公示他的去处和用意,因为这件事其实也涉及到了大家的感受!
剽窃让人愤怒!但现在有些人并不愤怒反而窃喜,只是因为剽窃的人地位要比他们高!
就像是凡世中文人发现市井中有酸丁剽窃自己的作品就狠不得揪出来打杀,但如果是婓声文坛的大文毫剽窃了你,心中反而窃喜?
在修真界中同意如此,真君偷了你的东西你会毫不犹豫的打杀,但如果偷你的是仙人……再加上你也可能在仙种的支持下有所长进,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明明是修真界最恶劣的不劳而获行为,却反而有很多人默认并沾沾自喜。
本来是一场应该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现在却变成了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
娄小乙要改变的就是这样的风气,他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剽窃就是剽窃,谁窃也一样,都是同样的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