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夜的命名術 愛下-524、鎮壓式神的宮殿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神代云午已死。
一代天选之子,神代家族中寄予厚望的天才阴阳师,就这么陨落在了表世界。
他心口上插着的那张扑克上,被鲜血染红的Joker还在无声的嘲笑。
可是,他的死亡,不如那一句“跪下”来的震撼。
传承了上千年的阴阳师,是神代家族祭祀的权柄。
每到春季,神社里的阴阳师大祭酒会在樱花之下,以式神起舞的方式来祭祀神明。
阴阳师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虽然很少参与联邦内的战争,但谁都知道阴阳师的强大,他们是神代家族的根源所在。。
然而,就是这支神秘且古老的传承。
就是那些隐秘而又强大的式神。
竟然在一个凡人的“跪下”中,真的以“土下座”的参拜大礼跪下了。
卑微。
恭敬。
不远处,神代云觉呆呆的怔立当场,此时他内心中的惊骇,甚至比刚刚被人以手指弹断刀身更甚。
他只觉得自己内心里有黑色的潮,在不停的拍打着心脏,而心脏如礁石般僵硬。
神代云夜也出神的看着,连那条被扑克牌切割成两条的手臂,都不觉得疼了。
他只觉得心里某个东西正在崩塌,不再那么神圣。
某些神圣的东西,随着这一跪,也跪下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天生便克制式神的存在?!
楼顶天台之上,神代空屿喃喃道:“云罗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神代云罗静静的俯瞰着下方的人间:“神代云一传回来消息说,有人能够震慑式神,我先前还在想,会不会是他战败的借口,没想到是真的。这样的人,决不能留在世上,他会摧毁阴阳师的根基,那是名为‘源’的东西。”
神代空屿面色坚定:“云罗哥哥,让我出手吧。”
神代云罗摇摇头:“放心,会有人出手的。不过不是现在,这柄刀还有用。”
……
……
事实上,庆尘所做的这一切也十分极限。
神宫寺真纪的血液震慑范围只有十米,而他在蜃气楼的影响下,根本看不见神代云午和式神到底在哪里。
只能用听觉。
所以他一往无前的发起冲锋,完全是以玩命的态度冲过了彼此之间的上百米,然后直到十米之内才说出“跪下”二字。
这一切天衣无缝,所有人都以为是跪下二字让式神跪下的,其实不是。
奶 爸 小说
让它们跪下的,终究还是小真纪的血。
不过,庆尘让所有人都以为是他那一声敕令的作用,目的便已经达到了。
从此以后,他将是神代家族的眼中钉、肉中刺,神宫寺真纪则可以继续安稳的生活。
足够了。
这就是师父的作用啊。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然发生。
当神代云午死亡之后,那三名无主的式神像是嗅到了什么似的,纷纷化作一缕红色的烟尘进入庆尘手腕。
庆尘手腕处,那没人看见的一抹殷红,对式神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它们顺着那手腕上的血迹进入庆尘身体,一路奔向庆尘的脑海,寻找着应该存在的神桥。
真正的神桥。
看到这一幕。
熾魂
苍穹之上的神代云罗也皱起眉头,不再像先前那般平静。
他紧紧盯着庆尘:“寻常人脑海里没有归宿之地,根本承受不住式神的反噬!强行收纳式神,结果只会是死亡!”
三位式神在进入庆尘脑海之后,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它们需要的地方!
这里没有归宿之地!
蜃气楼的楼船开始震动颤抖,影女在庆尘脑海里发出凄厉的哀嚎,雪女挥手间,想要将这里的所有意识都冰封起来。
式神皆为生灵死后的精神意志幻化,而这三位式神均是怨灵。
当它们开始失去理智时,那一切怨念几乎要毁天灭地。
庆尘只感觉脑子里无比混乱,连身体都失去了平衡,半跪在地上。
长街的霓虹光影之下,神代云觉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动手!”
他身躯弯垂下去,合刀入鞘。
那仿佛是一尊雕塑,一身的劲力与精气神都随着断刀一起,收敛进了刀鞘之中。
拔刀斩,养神!
“杀!”神代云觉怒吼一声,他整个人如炮弹般轰向庆尘,那紧握的刀柄从刀鞘处弹起,一条银色匹练由鞘中迸发倾泻着。
待到太刀抽出,断刃之处却不知何时被银色的光辉续上了刀刃!
而此时,庆尘的意识仍旧被三名式神纠缠着。
听到风声,他下意识躲避,可脑海里的昏沉让他根本没法尽全力。
这神代云觉的第一刀,硬生生在他胸口又留下了一条绵密的血印,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向后退出几步,可失去平衡的身体却踉跄的半跪在地上。
但刀势未止。
拔刀、居合、切舍御免,这本就是一套连杀之技。
寻常岛国剑道中,居合便是拔刀,可在神代家的剑道里,居合却是收刀。
拔刀讲究的是快准狠,以出鞘的无匹气势来斩断仇敌。
居合讲究的是收刀时的决绝,刀入鞘,人必死。
此时,雪亮的太刀已经砍了回来,可庆尘还没清醒。
这样下去,他会死。
庆尘感受着脑海里式神们暴躁的元气。
他还不能死。
没人知道一名骑士会为了自己的徒弟,决心付出多大的代价!
庆尘不仅要帮神宫寺真纪洗脱嫌疑。
不仅要杀神代收利息。
还要活着回去。
那个小女孩在摩天轮上,站在烟花的背影里泪眼摩挲的说,奶奶告诉她,她的人生里一定还有值得期待的事情。
小女孩从那时就开始盼,她趴在冬季的窗户上,隔着厚重且遥远的积雪,想看看那个期待的事情何时会来。
如今她终于等来了自己人生里值得期待的事情,这盼了九年的美好,不能那么短暂。
千钧一发之际,那脑海中响起庆尘宏亮的怒吼声:“够了!都给我滚进去!”
影女正凄厉哀嚎着,却突然发现一座宏伟的宫殿镇压而来。
那宫殿骤然敞开三扇大门,黑洞洞的门里,有着无匹的吸力将三名式神全都拉扯进去。
轰隆。
三扇门重新关闭,庆尘的脑海也重新归于平静。
那三名式神,竟是真的就这么被记忆宫殿给镇压了!
太刀已至。
神代云觉人在近处挥刀,可一瞬间,却发现那原本昏昏沉沉半跪在地上的凶徒,不知道何时拿出了一支黑色长狙。
暴躁!
轰鸣!
12.7口径的子弹在枪膛中旋转,精密的螺纹膛线让它彻底疯狂!
那位本以为能够捡到便宜的神代云觉,竟是在这么近的距离被轰碎了心脏。
以他的速度,如果不是这全力拔刀斩,完全有机会躲避弹道。
他没想到庆尘会随身拿出狙击枪,也没想到庆尘会把这超远距离的反器材狙击枪,当做近距离火炮来用!
今晚原本是一场猎杀,结果却以三名天选之子两死一伤收场。
……
……
不。
还没有收场。
真正的猎人,总是最有耐心的。
随着神代云觉死亡,那借刀的人,要毁刀了。
就是神代云觉身死之际,半跪的庆尘背后有刀光迸现!
这一刀的刀势长如星河倒垂,天上的银河河床决堤,有一条瀑布奔腾而下。
切舍御免!
邪王毒妃:別惹狂傲女神
可迎着那银色瀑布而去的,不是庆尘的身躯,而是地面骤然沙化后卷起的数丈土墙!
刀光!
烟尘!
混杂在一起碰撞的是杀机。
天选之子神代云秀的十多米银芒刀势如秋日之惊鸿一瞥,生生倒挂下来将土墙劈开。
劈在了庆尘身上。
好在那土墙坚实,刀势只是将庆尘震出一丈有余,并没有摧毁他的生机。
庆尘一抬头,赫然看见土墙上有字。
“投名状,+1!”
一时间,庆尘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Zard倒是什么时候都能如此的不正经。
思索间,土墙再次生长,将身穿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神代云秀给牢牢锁在其中。
庆尘转身就跑,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
虽然他成功镇压了式神,可刚刚那三名式神暴走时所带来的影响,也让他有些昏沉。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全盛的状态了,胸口长达二十厘米的外伤也开始疼痛。
“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这一次,神代空屿看着庆尘快速逃逸的背影,有些无法镇定了。
如果算上神代云一的红叶狩、狐火、山童,再加上此时的影女、雪女、蜃气楼,阴阳师传承便有六位式神失踪。
这是阴阳师无法承受的损失,因为式神的数量,在千年前就没再增加过了!
神代空屿看了神代云罗一眼:“云罗哥哥,怎么办?”
神代云罗说道:“我亲自出手,我来拦住那个觉醒者,云秀就能腾出手来杀这位白昼之主。”
今夜的所有计划,都如期进行,可现在,意外出现了。
他想借刀杀人,刀却伤到了自己。
马面罗刹、骨女已经在他背后具现,可就在神代云罗要派出两名式神时,却突然看向隔壁天台,那本是他要袭杀斯年华的位置。
夜幕苍穹下的天台上,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的年轻人,手里拄着黑色的权杖,正笑眯眯的看向神代云罗与神代空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