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深空彼岸 愛下-第四百七十五章 前所未有推薦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虚无之地,王煊被那红色物质“千烧百锻”,“魂儿”差点烧焦,在痛苦中迎来新生与蜕变。
所谓“灵魂糟粕”那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杂念,与复杂的人心思绪,他的记忆太斑驳了。
比如,那些化身,那些无用的经历,比如一些负面情绪等,都藉此被可怕的红色物质一把火烧干净了。
古代的修道者,讲究的是心神纯净,人到暮年,却有赤子之心,道心坚固,或许就与此有关。
灵魂的融合,记忆的吸收,心神纯净的煅烧,这是一个复杂而又自然的过程,心神圆满,唯我唯一,这就是此时的他。
但是,经历红色物质的洗礼,他真的无比疲累,险些被烧死!
“我现在和红色物质的亲和力,交融程度,远胜从前了,这是个好现象,没白焚烧精神体。”
每一次到来,他都在这里被烧的死去活来,现在他的元神逐渐有些适应了,长此以往,当他到了逍遥游、养生主时,能进红色汪洋中神游吗?
对此,他颇为期待,因为他有一次看到过,红色物质的光海中似有什么东西在沉浮,绝对不简单。。
终于,他坐在银光蒸腾的池子中,以这里的生命仙液洗礼精神,感觉到了质的变化,全身舒泰。
一层被烧焦的“元神老皮”裂开,脱落下来,蜕变后的元神充满勃勃生机,格外的坚韧和强大。
“要去闯一次陨石通道吗?”王煊盘坐池中,身心都放松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踏足十二段领域了!
他和那些分身共击光神时,联手之力有准十二段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了,但是,那终究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
现在不同了,所有力量归一,融合在一起,各条分身的精神力,还有他们对各种不同经文的研究方向,都被他继承了,皆属于他了。
此时,他比那些分身联手更强!
“这就是十二段吗?实力到位了,但是,总觉得有点不踏实,什么原因吗?冥冥中的恶意吗?那些至强的不朽者、顶尖的神明要对付我下手?还是说,大结界的中诸神、列仙都要出来了?”
王煊并未过于担忧,因为,那种感觉很模糊,并不致命。
此时,坐在粗糙的池子中,被银色的仙液浸泡,全身放松,看着池畔的命土堆成的土山,九劫天莲化成的九劫天藤,现在长势良好,攀爬在那里,现在已经有十几片叶子了。
另一边,第一仙茶树郁郁葱葱,叶片上满是露珠,绽放霞光,各种不同颜色的茶果一簇簇,如同玛瑙般。
难得放松,他以炉盖接引来露珠,摘了几枚拇指大的茶果,有的鲜红,有的银白,有的乌光缭绕,有的紫气袅袅,煞是好看。
水烧沸后,茶香弥漫,他慢慢品茶,精神思感越发的敏锐,静心体悟的自己的变化。
满嘴都是茶香,他的精神在缓慢升华,自语道:“我现在很强!”
“厌倦了打打杀杀,如果每天喝喝茶,泡个舒服的仙池澡,然后研究下新神话路,悠闲的在都市度日,那应该很不错。”
此时,他的口鼻间尽是茶果的清香,心静神安,超脱红尘外,悠然自得,这是一种难言的享受。
然而,偷得浮生半日闲,这种体验注定很短暂,他还在回味中,就突然警醒了,快速起身,拎旗,持盖,严阵以待。
这地方还有入侵者不成?那种不踏实的感觉愈发强烈了,他以精神天眼四处扫视。
“上次,我在陨石通道中听到了若隐若无的凄厉嚎叫声,该不会真有什么鬼东西要出现吧?”他来到池外,向黑暗中前行。
下一刻,他遭受了重击,双耳轰鸣,精神耳鼓险些炸开,手臂更是发麻,全身被震的要碎裂了,致命的威胁,颇为恐怖。
甚至,连他的斩神旗,和那炉盖都脱手飞了出去,他的双手在痉挛。
王煊的眼前,一片鲜红,如同血液般,那是妖异的光,将他吞没,阻挡他接近炉盖而旗子。
砰!
下一刻,他被击飞了,浓烈的光,极高的温度,要将他的元神“烤熟”,对他这样的精神体杀伤力太大了。
外界,因此在剧烈动荡!
原先就有至宝在共振,现在养生炉被刺激了,跟着轰鸣,颤动,让某些至宝彼此呼应,剧震得越发猛烈。
陈永杰刚才有了新的体悟,以王煊溢出的红色物质炼体,纯化了自身的精气神,感觉未来十段可期。
他本就潜力惊人,许多老辈人物对他的评价是,若是放在古代,注定成佛作祖,成为一教之祖没问题。
现在,有各种资源,加速了他的修行进程,提升了他的道果。
最強升級系統 大海好多水
然而,在未来可期,心怀愿景时,他被一道刺目的光击中,有淡淡红霞蔓出,让他翻飞了出去。
“又……震上了,格外的凶,无比的猛烈!”陈永杰知道坏事了,王教祖引发的大地震终于开始上演。
而且,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他守在王煊身边,跟着吸收了各种有益物质,但是依旧不够看,刚开始而已,他就强烈不安了,该不会又要被打回八段去吧?
咚!
现世中,像是有惊雷在轰鸣,新的至宝在诞生,旧的至宝在交战,剧烈共振,所有超凡者都脸色发白。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间大地震,愈发的猛烈了,我……想哭啊,又要掉境界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一日间,连着掉境界,什么见鬼的情况,地狱级的灾难,谁受得了?”
诸多超凡之地,无数人哀嚎,这种可怕的境况,没有人经历过,这是大宇宙在审判吗?恨不得将所有超凡者都打回原形。
各地,所有修行者都面色发白,对他们来说,这种恐怖的大地震,简直如同超凡世界的末日到来。
腐朽的结界中,向地下渗透精神力的至强神明,都一阵心悸,除却被徐福发觉,带给他们压力外,最为重要的是,这天地间的剧震影响到了他们!
怎么可能?满头金发飘舞的不朽者雷拓抬头望天,新至宝诞生了吗?竟导致这样可怖的波动,他居然又要掉境界了。
“不!”他低吼,上一次大意了,这次说什么都要坚守住,绝对不能再让道行下降了,不然的话,他就要到逍遥游一层去了!
想做就做了的故事
黑发银瞳,身穿赤金甲胄,身材火爆的顶尖神明元蕾,她也无比吃惊,美丽的面孔失色,她上一次抵住了,但现在……要掉境界了!
大方士徐福也是满脸乌云,他也要守不住了!
虚无之地,王煊被猩红的光淹没,身体剧震,数次都要炸开,被袭击多次后,他才回过神来,意识到那究竟是什么。
“天劫?!”
不是他迟钝,而是这个地方太特殊,属于枯寂之地,飘渺而虚幻,但目前为止,只有他自己在这里,和红尘大世隔绝,居然有天劫劈他?
再有,一般来说,正常的修士到了羽化登仙时,才会遭遇天劫,那种大场面很凶险,难以保住肉身。
甚至,很多人连元神都会被劈没了。
天劫这种东西,对精神提的杀伤力格外强大与吓人,天生克制,动辄就会被劈的灰飞烟灭。
“我在这种地方,和肉身分开,居然也要挨雷劈,遭天劫轰杀?”他难以置信,感觉不可思议。
王煊思忖,难怪他早先心中不踏实,有所预感,居然是因为有这种凶险,没有肉身守护,元神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我没有羽化登仙,也遭遇天劫了,说明十二段领域,超出超凡理论范畴后,有些不可思议了!”
他不知道,有些东西没有记载于书中,正常来说,立足神话尽头,十一段果位,一旦破关,进入逍遥游大境界,也有可怕天劫。
而他更为特殊,还没有晋升大境界呢,在十二段就遇到了一场大劫!
“来吧,既然无法躲避,那就能好好享受了,沐浴雷光,洗礼元神,不亦乐乎,嗷,真他姥爷的疼啊!”
王煊想苦中作乐都不行,人世间这个大境界的十二段,从无人立足,前所未有,冥冥中的雷霆给予了过多的关注。
可以说,他现在是一路火花带闪电,被从头劈到脚指头,从精神凝聚的毛发劈到骨髓中,精神血液和五脏六腑都快熟了。
王煊被劈的死去活来,元神有很多次都要原地爆炸了。
若非他练斩道剑,将元神都锻炼的如同混元神金般,现在早成灰烬了,现在他奋力抗争,挣扎着,化成剑轮,斩出心灵之光,和天劫对着干。
“杀不死我,就灭了你,有本事最后你不熄灭,我看着呢,没见过从古劈到今的雷霆!”
他死鸭子嘴硬,一边对抗,一边闻着自己的焦糊味儿,在雷霆中洗礼精神体,千劈百轰,雷光“灌顶”,闪电“伐毛洗髓”。
神魔养殖场
外界,至宝剧震,大结界发光,至高规则交织,轰鸣,让现世中一片鬼哭狼嚎声,谁都挡不住。
连大方士徐福都盘坐在那里,用大巴掌拍地,身上背着的钓竿乱颤不已,在这种大地震中,就是钓鱼佬也吃不消,无言地望着上天。
至于至强的不朽者雷拓,早就炸毛了,在那里嘶吼,对抗,有些发狂了。
外太空,青木被震的想哭,从大宗师巅峰一路下滑,最后终究是没能承受住,掉到宗师境界去了。
“我他……二爷的,我的超凡路啊,太坎坷了,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青木被刺激的差点魔怔。
“我现在成马二了!”马大宗师也跳脚了,现世“去超凡化”很明显,再来两次,它也完了,回到不能言的怪物行列中去。
吴茵也想哭,和青木一样,成为凡人了。
虚无之地,王煊艰难对抗,拼死渡劫,元神之坚韧得到的验证,落雷无数,他都挡住了,自身没有消散。
主要是,他练的精神功法太多了,几部至高经文都有涉猎,此外还有精神棺椁大法、魔胎大法等,都和元神有关。
生死磨砺,他浑身焦黑,元神冒烟,最后,漫天的雷光消退了,他挣扎着起身,感觉到了一股新生的气息在体内蔓延。
这次,他不是借助银色的池子,而是自身就在蜕变,雷劫过后,大毁灭之下,有勃勃生机酝酿。
最终,他在这里新生!
“十二段,这才圆满啊!”他若有所悟,拎旗,持盖,想回走去,道:“该回归了,会一会儿那些牛鬼蛇神,依然在打我主意的,不管是至强的神明,还是顶尖的不朽者,一样要让你们熄灭生命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