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外科教父笔趣-471章 大海撈針推薦

外科教父
小說推薦外科教父外科教父
徐志良虽然结巴,但此人异常聪明。
他能够加入杨平的团队,全赖杨平慧眼识珠,否则他还在急诊科打酱油。
对于什么出国,徐志良没有兴趣,他目前只想安静地呆在病房,跟着杨平认认真真学习。
就像武林新人,跟着绝世高手闭关学习,数年后便可以独步江湖,而这位绝世高手就是杨平。
杨平外出飞刀,宋子墨才是最佳助手,徐志良还需要磨练,更适合留守。
尤其杨平这次去日本飞刀,手术风险极高,如果配合欠熟练,会给手术增加巨大风险,徐志良非常有自知之明。
人贵有自知之明。
这样才能不被蒙蔽双眼,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路在何方。
“我留守,你们放心出去,家里有我和李国栋呢。”
研究生李国栋也是勤学之人,两人带领几个研究生和规培生,几天时间,科室完全可以运转,不再会出现韩主任亲自上阵的窘迫局面。
“有什么事随时保持联系,不要觉得打扰我们。”杨平叮嘱。
都是聪明人,都是一个团队,坦诚相见,直来直去,无需转弯抹角,无需浪费时间。
医疗上的事,下级遇上难题,第一时间就是请示上级。
哪怕三更半夜,此时上级医生正在干造福人类的大事,也不要心软,果断拨通电话汇报。
凡是正经的外科医生,有二线三线任务在身的,不用担心电话无人接听。
手机满电,放在枕边,震动加铃声,那都是常规操作。
而且多年的磨炼形成条件反射,手机铃声一响,保准立刻醒来,数秒之内头脑异常清醒,可以快速投入战斗。
“都出去见见世面,我来值班,国栋,你辛苦点。”韩主任出现在综合骨科医生办公室。
杨平赶紧去倒茶。
“平时挺忙,一年难得出去一趟,几天时间,没什么事,我和国栋能应付。”韩主任大马金刀地坐下,往椅背上一靠,手指习惯性的敲打桌面。
杨平将茶双手奉上:“那怎么行。”
韩主任不乐意:“嫌我老了?不是吹牛,现在就是通宵几台手术,绝对没问题。”
“这段时间,综合外科有你们,华侨楼那边田园撑着,创伤骨科谭博云主持,运动医学高远如鱼得水,脊柱关节慢慢已经打开局面,我已经被你们打入冷宫快一年,前几天,半夜电话一响,我一骨碌爬起,心里那个乐呀,你们这帮小子,总算求我老头子的时候了,正准备穿衣大干一场,结果—不是医院的电话。”韩主任慢悠悠地喝茶。
大家被他逗得都笑起来。
“挂断电话,心里那个落寞呀,好久没有做台像样的手术,你说,这心里难过呀。”韩主任难受的样子。
“这次,说什么也给个机会,国栋,将科里的干粮备足,咱们好好干两天。”
韩主任吩咐李国栋。
“你们都去吧,平时想插手做个手术,没机会,正好,这两天让我过过瘾。”
韩主任摆摆手。
话说到这份上,杨平也不好再劝,只能私下叮嘱李国栋照顾好主任,毕竟奔六十的人,不能当年轻人一样整。
“小杨,你要的麻醉医生,我帮你挑好了,南都医大的博士,正好这几天让他来试试,现在胖子一个人忙不过来。”
胖子一直都是一人挑起综合外科的麻醉重任,好在身体素质还行,平时也没病没灾,没有请假。
但是长此以往肯定不行,科室以前刚刚起步是作坊式发展,现在需要升级。
在三博医院,有夏院长和韩主任做支援,好像杨平想干啥都能干成。
这也是杨平拒绝去301和协和的原因,就算秦教授和梁教授再怎么器重他,他们也不能代表整个医院,不可能有三博这样自由。
只要杨平开口,三博医院一定会竭尽所能。
杨平不开口,夏院长和韩主任也会绞尽脑汁,做好服务。
整个骨科,现在发展势头非常猛,这次一口气招了十几个博士,以补充新鲜血液,而且这些博士,轮完骨科几个病区之后,必须到综合外科工作一年。
按照夏院长的部署,以后不仅骨科博士,所有新进的外科博士,全部要去综合外科特训一年。
几年之后,三博医院就会拥有一批优秀的外科医生。
杨平也理解韩主任的心态,想过过瘾是真的,想给大家创造出去交流机会,也是真的。
安排好科室的事情,杨平将宁琪弟弟的影像图片调阅出来,跟韩主任一起讨论,张宗顺教授也被请上来。
世界上没有一个完全重复的病例。
每个人的经验都是宝贵的,像张宗顺教授,行医五十多年,经验丰富。
杨平即使自带系统,也非常谦虚地向他们学习,学无止境,在一个人身上,哪怕只学一件事,也是非常可贵的。
系统只是提供海量的病例,并没有教你如何思考,如何去做决定。
这些都要靠杨平自己去学习,去锻炼。
桃 運 神醫
张教授来到办公室,卸下背上鼓鼓的运动包,这包往办公桌上一放,感觉沉甸甸的。
“张老,你这是?休假?”韩主任问道。
张教授坐下来:“休什么假,约了苏不同决斗,这是我的训练装备,等下要去训练。”
“小杨,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带上几个人,到三博酒店的员工之家,给我们当场地保健医生,我约了苏不同决斗,时间待定。”张教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苏不同,就附一苏青云教授的父亲,苏宜璇的爷爷。
去年张教授和他玩太极推手,用力过猛,互相摔倒对方,张教授髋部骨折,苏教授脊柱压缩骨折。
“张老,你髋部的髓内钉还没取的吧,这么快就干上了?悠着点!都八十的人,玩什么不好,搞这么暴力的东西。”韩主任劝他。
张教授可不吃这套:“就这么点业余爱好,要是不让玩,活一百岁又有什么意思?”
“你这—”韩主任被呛得没话说。
这老头倔强呀!
“韩主任说得对,悠着点。”杨平也劝他。
张教授哼了一声:“你们看我上次摔倒骨折,以为我不行是吧,告诉你们,上次不一样,两人杀红了眼,都使出了狠招,所以才出事,这次文明规范决斗,三博酒店员工之家的正规场地,有软垫子,请了正规裁判,再说,请你去做保健医生,万一出事,直接拉手术室再开一刀,多大的事。”
“行行行!”韩主任摆摆手。
尘缘暗殇 小说
“苏不同,你没看到他嚣张样,说他弄倒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嗨,明明我弄倒他,我不小心摔倒的,不行,不行就再来一次。”张老说着就来气。
麻烦!两个八九十岁的老头太极推手。
说白了,也是一种打架。
这随便扭到哪,不是伤筋就是断骨。
“什么时候有空?你什么可以给我们做保健医生,我们就约什么时候。”张教授等杨平回话。
杨平算了算时间,能往后推就推吧,推久了,两老头气消,那股倔强劲就过了,或者,说不定干脆忘得一干二净。
先稳住他们,缓冲一下,到时候两边劝劝。
照上次那么搞,都下死手,不出事才怪。
“这段时间不行,太忙,等我从日本回来再说。”杨平语气很认真,不能被张教授识破在拖延他。
“行!那定下时间提前跟我说,这事一定要记在心上,裁判我们都已请好。”张教授提醒杨平。
“看片子,看片子!”韩主任赶紧将张教授拉上正题。
“大的本身就麻烦,关键还有两小的肿瘤,长的位置非常刁钻,你看,上颈髓和延髓都有,两颗,都很小,一个直径才1毫米,一个才两毫米,延髓这个就在神经核团里面。幸运的是,PETCT未见转移,如果此时能够完整切除,真的说不定可以根治,这个病例,比老冯的更加棘手,定位难度太难,这是卫星找蚂蚁,大炮打蚊子。”张教授眯着眼睛,一针见血,说出了手术最难的问题。
显露本身就非常困难,深入险境之后,很可能找不到肿瘤。
一两毫米的东西,你历尽艰险,进入上颈髓和脑干内部,最后没办法找到如此小的肿瘤。
天上的卫星找一辆汽车可能比较容易,但是要找一只蚂蚁,恐怕还是没法实现。
“术前一定要想办法给肿瘤染色,找一种对此类肿瘤亲合的染色剂,—”张教授取下眼镜,擦了擦。
韩主任摇摇头:“谈何容易,现在不能等太久,没时间来筛选染色剂,有时间筛选也不一定成。”
“荧光显象技术,恐怕也难以发挥作用,吲哚菁绿、5-ALA、荧光素钠,恐怕都没有办法实现,肿瘤太小。”张教授虽然年龄大,但是对国际前沿技术一直紧密跟踪。
“即使有优秀的显像物质,也很难找到肿瘤,这些显像剂,在定位肿瘤的边界很有用,用来寻找这么小的肿瘤,恐怕很难。”宋子墨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这定位,简直是大海捞针,纳米探针技术、多光子激发荧光,是否可以一试?”韩主任转头看杨平。
“关键不能试呀,一试人就没了,显露是高风险,定位是高难度,两者混合到一起,难度指数增加。”杨平摇摇头。
韩主任觉得杨平说得没错,这种手术成功概率这么低,如果使用不成熟的实验性技术,更加增加不确定因素。
“你摇什么头,上次你太师父的手术,你不照样拿下来,这个手术,你应该有办法吧,没八成把握,你会这样兴师动众去日本?”
韩主任喝口茶,气定神闲。
张教授本来还十分担心,现在听韩主任这么一说,也不着急:“直接说有把握没?”
杨平想了想:“把握还是有点。”
“行了,散会!我还要抓紧时间去训练。”张教授起身,拉起自己的背包。
“用纳米探针技术,可以弄一弄,人体任何组织结构都是有排列的,研究研究神经核团的排列间隙,从间隙进入,记得我的事呀,不要我来催。”张教授临走时不忘补充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