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理想的人不傷心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这一次,“盘古生物”的回复相当快:
“拿齐所有物品,按照‘救世军’的方案做。”
“这说了等于没说啊。”向来都对公司忠心耿耿的龙悦红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说实在的,他也没期望公司能给予实质的帮助,毕竟离了十万八千里,除非“盘古生物”掌握有空间折叠、曲率航行、虫洞穿梭等幻想科技,否则只能干看着。
龙悦红原本希望的是,公司好歹给一些可供利用的“新世界”强者信息,或者让潜伏在“救世军”的情报人员做一定的辅助。
结果,什么都没有!
转念之后,他为“盘古生物”找好了理由——公司掌握的“新世界”强者信息也不多,没有可以让“旧调小组”能对抗“新世界”回归者的,而“救世军”审查严格,公司没有情报人员能够成功潜伏,或者即使加入了“救世军”,也只能在边缘徘徊,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这时,龙悦红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侧过脑袋,看见商见曜拿出了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
“这是?”龙悦红发出疑惑的声音。
商见曜回以笑容:
“另外的准备。”
另外的准备……蒋白棉隐约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商见曜展开了那张纸,露出了上面描绘的种种图案。
“诸天执岁庇佑图”!
白晨、龙悦红和蒋白棉全部陷入了沉默,眼睁睁看着商见曜把“诸天执岁庇佑图”放于桌上,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这算什么准备?”老实的格纳瓦开口问道。
“祈求庇佑。”商见曜正色回答道,“俗话说得好,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你也知道是临阵磨枪啊!蒋白棉在心里吼了一句。
不过,她对此还是有点期待的:
“旧调小组”受到了多名执岁的注视,身上或许承载着祂们之中某位或者某几位的筹码,理论上来说,或多或少会受到一定的庇佑。
当然,不排除执岁们都在广散网的可能,那样的话,“旧调小组”如果撑不过“博士”这一关,走不到预定的“地方”,肯定也不会得到额外的帮助。
等商见曜拜完“诸天执岁庇佑图”,收起了那张纸,蒋白棉边示意龙悦红等人把无线电收发报机塞入箱内,并将装有军用外骨骼装置、仿生智能盔甲的板条箱背上,边微皱眉头道:
“我现在只担心黄委员的计划达不到目的。
“你们还记得那名‘刺客’吗?她是‘博士’的手下,擅于隐藏自己,现在说不定正躲在附近某个地方,为‘博士’搜集情报,到时候,我们和乌北沉睡的那位分别加入了哪支队伍将不是秘密,‘博士’无需去赌,轻松就能锁定目标。”
“关于那名‘刺客’的能力特点和相应代价,我们之前就告诉过黄委员,他应该有所提防。”白晨倒是不太担心这个,“‘救世军’应该有办法也有能力规避这样的刺探。”
那名“刺客”的代价是对称性强迫症。
“是啊是啊。”龙悦红飞快附和。
蒋白棉轻轻点头:
“也是。
“等下可以再提醒黄委员一句。”
早就做好了准备的“旧调小组”很快收拾好了物品,负于身后,打算等会下楼,直奔吉普,将东西全部塞进去,接着按照黄委员的安排,混在一路人马里,沿月鳞河离开乌北。
没过多久,他们听到了巨大而嘈杂的哒哒哒声。
蒋白棉抬眼望去,看见七八架深黑色的武装直升飞机由远及近,飞了过来。
它们相继落在了“灰土大酒店”空旷的停车场内。
“这样啊……”蒋白棉心中一动,大概明白了黄委员的策略。
这些直升飞机都涂掉了标识,外表几乎没有区别,等会几支队伍各自上去之后,它们一飞到半空,来回穿插完毕,地上的“刺客”就分辨不出“旧调小组”和乌北沉睡的那位究竟在哪台直升飞机上了。
她没法像跟踪汽车一样,缀在直升飞机后面,这是速度的限制,也是高度的问题。
而且,直升飞机空间有限,塞满人员和装备之后,没法再挤下一个“隐形人”,排除了对方混入正确队伍的可能。
嗯,“刺客”还可以抱着直升飞机的起落架,跟着升到半空,但黄委员应该会预防这一点……蒋白棉舒了口气,对几位组员道:
“好了,我们下去吧。
“看来我们得暂时和我们的吉普告别了。”
很显然,“旧调小组”将乘其中一架直升飞机撤离,等到了安全地带,他们的吉普会由“救世军”的人开过来会合。
“是,组长!”商见曜等人异口同声地做出了回应。
然后,他们跟随蒋白棉,挎着战术背包,负着不同的板条箱,出了房门,沿楼梯下至底层。
此时此刻,“灰土大酒店”停车场内已多了不少台车,数以百计的“救世军”战士穿着黑色制服,纵横有序、身姿笔挺地立在靠近酒店后门的地方。
除了他们,还有差不多数量的、穿着蓝色笔挺衣物的政务官和工作人员。
蒋白棉一眼望去,看见了两名熟人,一是乌北入境处处长洪光明,二是酒店经理沈康。
这些人站的不是那么整齐,表情各异,难以言喻。
“洪处长,黄委员为什么突然让我们也到这里聚集?”沈康认识洪光明,压着嗓音,询问了一句。
在他看来,洪处长是黄委员的老部下,应该知道点内情。
身高不到一米七,左臂和右腿都接受了机械电子化改造的洪光明摸了摸自己稀疏的白发,脾气不是太好地回答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沈康依旧惴惴不安:
“不会是要查我们吧?没问题的跟着大部队走,有问题的当炮灰……”
洪光明刷地转过身体,怒视着沈康道:
“什么问题?能有什么问题?
“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多拿点好处有什么问题?
“拯救全人类?这年头谁还信这个啊?喊喊口号而已!你看上面的人,大部分自己都不信了,他们家的孩子过得怎么样,所有人都看得到!”
沈康看了看洪光明机械电子化的左臂和右腿,不敢回应,只能在心里嘀咕道:
你当初不也信得死心塌地?
两人对话间,黄委员带着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安全警卫走到了台阶上。
他对着穿黑色制服的年轻战士和一身蓝色的政务人员们,嗓音异常洪亮地说道:
“各位,现在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将从你们之中挑人。
“这个任务非常危险,但请放心,我会亲自参与!”
见一双双眼睛望向了自己,黄委员点了点头,表情严肃地补充道:
“我不能欺骗你们,按照我们‘救世军’的传统,类似的任务都要提前交代清楚。
“其中,涉及保密条例的,我不能讲,我只可以告诉你们,这个任务关系重大,会影响我们‘救世军’的根基,而它的危险程度是……”
说到这里,黄委员顿了一下才道:
“十死无生!”
他没提只有其中两到三批是这样,其他还有生还的可能,毕竟谁也说不准是哪两到三支队伍将覆灭。
听到十死无生,整个停车场忽然有些哗然。
原本纪律良好的那些“救世军”战士,年轻的脸庞上都露出了惊慌恐惧的表情。
他们愿意接受命令,和敌人血战,但不表示他们面对一个必死的任务时不会害怕,不想退去。
脱离一线战斗多年或者从未经历这些的政务人员们更是不堪,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些战士,仿佛在说这是你们的事情,不要牵连我们。
黄委员的目光从这一张张脸孔上扫过,无声叹了口气道:
“这一次,我们以自愿为主,愿意站出来的,都将按照最高规格奖赏,你们的家人同样会得到相应的优待。
“好了,愿意参与这次任务的,向左出列!”
整个停车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许多人你看我我看你,却都双腿发软,难以迈出那一步。
几十秒过去,只有几个人表现出了愿意加入的想法。
就在这时,有人大声喊了一句:
“老黄啊,不要为难这些年轻娃子了,交给我们这些老不死吧!”
蒋白棉、龙悦红等人循声望去,看见二三十个戴着不同款式铝锅的人走入了停车场。
为首者正是一身“救世军”制服浆洗到发白的张老。
张老一步步走到了队伍最前方,转身朝向了黄委员。
然后,他取下了头上的铝锅,露出白发苍苍满是皱纹的脑袋。
他望着黄委员,自嘲一笑道:
“很多人都觉得我们这些老家伙保守、固执、僵化、有心理问题,恨不得我们早点去死,现在正好如他们的愿,发挥一点余热。”
说完,张老表情一肃,双脚并拢道:
“黄团长,二营张望远报到!”
追随着他,那一个个戴着铝锅的“救世军”老战士相继取掉了挡住他们眼睛、“保护”着他们头部的铝锅,各自挺直身体,大声喊道:
“黄团长,团部刘明报到!”
“黄团长,三营四连周凯奇报到!”
……
站在政务人员队伍里的洪光明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孔,表情突然变得颇为恍惚。
他仿佛回到了当初,回到了那个血还在烧的年代。
黄委员同样有了一瞬间的恍惚,接着感慨万千地点了点头。
他本就很挺的身体愈发笔直,双脚收回,两腿并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洪光明脑海嗡了一下,只觉心头有股热血再也难以压制。
他一瘸一拐走出了队伍,郑重向黄委员行礼道:
“黄团长,二营一连洪光明报到!”
黄委员欣慰地吐了口气,接着表情肃穆地伸出右手,按到了左胸。
然后,他环顾了一圈,声音洪亮地喊道:
“为了全人类!”
张老、洪光明等人跟着抬起右手,按向左胸,用最庄严最虔诚的态度齐声回应:
“为了全人类!”
年轻的“救世军”战士和那些政务人员们表情呆愣地看着这一幕,短暂难以回神。
就在这时,穿着黑风衣、戴着黑墨镜的商见曜脚旁,一个蓝底黑面的小音箱声嘶力竭地唱道:
“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勿忘兔
“他不伤心!”(注1)
注1:引自《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新裤子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