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707、死亡車廂【二合一章】閲讀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这特么是不要命了吗?这么高就这么跳下去?”何俊超上一次看到如此劲爆的动作场面,应该还是在龙叔的动作电影中。
可这次却是在监控画面中。
画面中,面对警方的突然逼近,廖忠凯似乎是有所察觉。
只见他从容的打开三楼窗户,直接朝着窗外一棵大树跳了过去。
在经过树枝的各种缓冲,廖忠凯稳稳落地,起身之后,竟然还能跑动起来。
这波操作,愣是将守在外头的黄尊龙惊得目瞪口呆,感觉这家伙不会是个特技演员吧?
待黄尊龙反应过来,廖忠凯早已逃之夭夭。
即便丁亮后来带着辅警追捕过去,也已经为时已晚。
周围便是一片老旧社区,几乎都是四通八达。
何俊超有些为难道:“廖忠凯钻进的这片社区,没有监控支持。”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卢薇薇问。
何俊超摇摇脑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没有监控,我也没办法。”
“不过我可以调取周围附近的监控看看,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听着何俊超的说辞,顾晨赶紧拿起电话,提醒丁亮说:“丁亮,你跟黄尊龙他们,原地待命,等待我们的通知。”
“行吧。”追丢了廖忠凯,丁亮也有些沮丧。
毕竟这到手的鸭子,说飞就飞,难免让人猝不及防。
要知道,抓人这种活,丁亮也不是第一次干。
但这次确实很丢脸,在这种动作灵敏的家伙面前,大家显得十分狼狈。
挂断电话,顾晨依旧站在何俊超身后,静静的观察屏幕中的各种情况。
尽管何俊超各种操作,不断排查,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任何廖忠凯的踪迹,这让大家十分懊恼。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也都疲惫不堪。
顾晨低头看表,时间也已经来到凌晨。
眼看追查无望,顾晨给丁亮打去一个电话,让丁亮带人先回去休息。
而自己这边也准备结束追查工作。
因为顾晨知道,在这片老旧社区,四通八达的道路,许多道路都没有监控。
即便何俊超依靠外部的监控,勉强可以捕捉到一些画面,倒却无法找到廖忠凯的踪迹。
想必廖忠凯也早已逃离,于是顾晨叫停了工作,让所有人回去休息。
晚上回到宿舍。
由于丁亮和黄尊龙,今晚即便不去追捕廖忠凯,也要值夜勤,因此宿舍房间内,只有顾晨一人。
所以顾晨一个人安静的躺在床头,利用大师级想象力,瞬间打开了虚拟空间。
眨眼之间,顾晨的眼前天旋地转,很快画面来到了自己与罗伟见面的餐厅。
餐厅内,顾晨和卢薇薇依旧待在二楼的位置,而一楼的罗伟,此刻正好在点餐。
“难道从这时候开始,罗伟的命运就注定要遭此劫难吗?”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周围多余的人影全部消失。
而顾晨此刻也已经来到了罗伟面前。
但是餐桌旁的罗伟,并不能看见自己,只是目光呆滞,等待着服务员的点餐。
顾晨选择在虚拟空间内的罗伟面前坐了下来,继续打上一记响指。
此时此刻,女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来,开始与罗伟进行交流。
还是当初的对话,罗伟告知女服务员,自己今天刚还清债务,所以想独自庆祝一下。
女服务员也表达自己的看法,让罗伟可以邀请亲人和朋友一起分享快乐。
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而顾晨的目光却始终看着面前的罗伟。
罗伟的眼神,似乎变得空洞。
待女服务员离开后,罗伟幽幽的叹口气,目光投向窗外。
此刻的他,内心似乎都在煎熬,完全看不出半点高兴的样子。
没过多久,女服务员再次来到罗伟的身边,并指了指楼上方向,与罗伟沟通起来。
女服务员告诉罗伟,楼上有两位客人,邀请罗伟上楼。
罗伟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等等。”顾晨似乎发现了什么,赶紧打上一记响指。
这是自己当时邀请罗伟上楼的画面,而此时的罗伟竟然变得紧张起来。
从面部特征来看,似乎还带着一丝惊恐。
“他在害怕什么?”顾晨不由疑惑起来。
按理来说,受到陌生人邀请,最多表现出好奇的样子,但绝对不是惊恐。
“难道说,罗伟此刻已经知道危险就在身边?”
想了想,顾晨继续打上一记响指。
此时此刻,画面继续由定格状态,变成了活动状态。
虚拟空间内,女服务员领着罗伟,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直到顾晨看见虚拟空间内的自己和卢薇薇,坐在那儿与罗伟打起招呼。
顾晨重点关注罗伟此刻的面部变化。
从上楼梯开始,罗伟的脸色就极为诡异。
“这次吃饭,是罗伟这些年来,第一次喝酒,虽然可以肯定,这是这些年负债压力释放之后的第一次放纵,但似乎也是罗伟绝望中的一种解脱。”
从这段虚拟空间内的上帝视角,顾晨看出了罗伟表情的微妙变化。
似乎这次的用餐,罗伟的庆祝似乎并没有那么开心。
按理来说,那天罗伟的对面,应该坐着许娟,但是却并没有。
许娟甚至都不清楚罗伟回来的事实。
顾晨再次打上一记响指,面前的虚拟空间画面,顿时又再次发生了变化。
此时此刻,罗伟提着几袋咸鱼,目光无神的来到公交站台。
而此时此刻,廖忠凯也出现在罗伟的附近。
但是罗伟似乎对廖忠凯并不认识,否则在几次目光的对视中,罗伟就已经发现异常。
随着二人来到公交车上,两人分别坐在不同方位,这时候,廖忠凯似乎与罗伟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
罗伟在前,廖忠凯在后。
随着画面继续进行,顾晨加快了虚拟空间的各种进度。
罗伟神色慌张的来到芙蓉分局,问得自己跟卢薇薇的座位后,便将含有金属牌的几袋咸鱼,直接丢在桌上,随后迅速离开。
此时此刻,虚拟空间内的画面来到了芙蓉分局门口。
由于顾晨动用了大师级想象力,虚拟空间内,可以将多余人员有效屏蔽。
因此,整个画面中,虽然还原了当时的场景,但是人物却只有罗伟跟廖忠凯。
至于周围的人员则全部消失。
顾晨之所以在脑海中建立一个还原现场的虚拟空间,只保留罗伟跟廖忠凯,也是想在最佳条件下,观察两人的具体情况。
罗伟在送往咸鱼之后,整个人显得如释重负,似乎没有来芙蓉分局之前那样紧张兮兮。
相反,罗伟此刻似乎是得到释怀一般,走路也变得轻松许多,嘴角甚至还挂着笑容。
而此时的罗伟并不清楚,在身后的不远处,廖忠凯将两面外头,由蓝色换成了黑色,直接跟踪在罗伟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公交站台。
在罗伟登上回去的公交车时,廖忠凯此刻也快速跟进。
由于公交车拥挤的缘故,罗伟跟廖忠凯都没有座位,但两人却站在一起。
此时此刻,廖忠凯掏出一根毒针,趁着车内拥挤的瞬间,忽然刺向罗伟。
罗伟只感觉身体被人扎了一下,一阵酥麻,但是左右观察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带着疑惑,起先罗伟并没有发觉哪里不对,但是随着车辆到站,罗伟随着下车乘客一道,挤下公交。
然而就在罗伟落地的瞬间,顿时感觉脚步一软,险些就要跪在地上。
这点反应,与之间顾晨在监控中所看到的画面一致。
“呼……呼……呼……”
虚拟空间内,罗伟面容憔悴,大口喘着粗气。
此刻的罗伟,已经明显感觉情况不对,拖着沉重的步伐,罗伟艰难的返回仓库。
可就在罗伟来到仓库的瞬间,眼前顿时一黑,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上。
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突然走来,廖忠凯在倒地的罗伟身上踢了两脚,见罗伟毫无反应,随后便检查了罗伟的生命体征。
当发现罗伟此刻已经没了气息,这才将罗伟拖到咸鱼堆里,并用周围的散装咸鱼,将罗伟的尸体掩盖起来,进行伪装。
完成操作之后,廖忠凯则匆匆离开。
看到这里,顾晨打上一记响指,顿时一道彩虹划过眼前,顾晨从虚拟空间内回到现实。
“能在公交车上行凶,难道凶器真的是毒针?”顾晨只能在虚拟空间内,利用当时的客观条件,推理出凶手廖忠凯的凶器。
但真相是否如此,顾晨目前也不好判断。
……
……
时间来到第二天清晨。
顾晨早上六点左右,就已经给何俊超打去一通电话,让何俊超联系那班公交车所在站点的调度室,希望调取当时公交车上的监控画面。
上午八点,大家已经齐聚在何俊超的座位前。
而顾晨则坐在自己的座位,并没有过去凑热闹。
一通观察之后,卢薇薇这才带着惊讶,来到顾晨身边。
“怎么样卢师姐?”顾晨扭头问她。
“顾师弟,从监控画面来看,当时的罗伟跟廖忠凯,两个人都站在一起,廖中凯站在罗伟的身后。”
“罗伟是不是在车厢内,突然有一段时间,出现左顾右盼的动作?”顾晨拿起一杯水,轻轻抿上一口问。
卢薇薇目光一呆,忙问顾晨:“顾师弟,你怎么知道?没错,画面里是有一段时间,罗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表情复杂,左顾右盼的在寻找什么。”
“廖忠凯可能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下毒,而且我断定,廖忠凯使用的凶器是毒针。”
这跟顾晨昨晚利用大师级想象力建立起来的虚拟空间内容,几乎是高度吻合。
卢薇薇也是一脸疑惑:“毒针?你是说,廖忠凯在罗伟身边,趁其不备,利用毒针扎伤了罗伟?”
见顾晨默默点头,卢薇薇也是不可置信:“这也太离奇了吧?廖忠凯竟然使用这种方法?”
“难怪罗伟从公交车上下来之后,整个人的状态就变得十分怪异,就连步伐都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那如果是按照顾师弟这种说法,那的确,罗伟可能是在公交车上,遭遇了毒针的袭击。”
顾晨给出的解释,其实从常理来看,十分符合作案手法。
因为公交车厢内,罗伟在前,廖忠凯在后。
而期间,罗伟曾经左顾右盼,且表情复杂,明显是在公交车上,遭到了某种侵害。
从车厢内的监控也可以看出,当时的罗伟,表情复杂,似乎还带着一丝痛苦。
而这之后没多久,罗伟便和廖忠凯,一前一后的走下公交。
王警官听见二人的谈话,也是走过来道:“不管这个廖忠凯,是不是使用毒针伤人。”
“就从昨天他从三楼窗台跳下,并且成功逃脱抓捕,就可以看出,这家伙显然是个练家子,而且警惕性很强。”
“这种人,目前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危险人物,我建议,立刻对他实行全城抓捕,可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我同意。”顾晨也是默默点头,也是提议说:“我现在就去找赵局,让赵局帮忙,全城布控,力求找到廖忠凯。”
顾晨话音落下,又瞥了眼何俊超方向,问道:“何师兄。”
“你说。”何俊超扭头看向顾晨。
从昨晚丁亮他们抓捕失败,到现在为止,你帮我把附近有监控的区域,都帮我排查一遍。”
“能找到廖忠凯的行踪最好,找不到,我再想办法,带人过去排查一遍。”
“明白。”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突然重了起来,何俊超深呼一口气,继续开启自己的工具人模式。
而另一头,顾晨则带着王警官和卢薇薇,一起来到赵国志办公室。
此时此刻,赵国志正在办公桌前翻阅资料。
听见门口三声敲门,便通知让对方进来。
房门打开,见来人是顾晨,赵国志也是放下手头资料,问顾晨道:“顾晨,有事吗?”
顾晨将准备好的资料,放在赵国志面前,也是提醒着说:“有名海产批发商昨日被害,行凶嫌疑人我们已经锁定,但是昨天晚上在抓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小意外。”
“嫌疑人逃走了对吗?”赵国志问。
卢薇薇默默点头:“对呀,说来也真是气人,这家伙神通广大,丁亮他们去抓捕,这家伙直接从三楼窗户跳到外头一棵大树上。”
“从树上一直落地,都是一气呵成,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
“还有这种人才?”听着卢薇薇在这讲解,赵国志也是颇有兴趣,调侃着说:“这人什么来头?”
“也就是个混混。”王警官一脸无奈,补充着道:
“我们调查过这个人,之前曾经因为故意伤人,坐过牢,去年才刚放出来。”
“那你们想让我做些什么?”赵国志问。
“给我人。”顾晨说。
赵国志默默点头:“能不动用市局的资源,就尽量别用。”
“我把咱芙蓉分局巡逻队和治安队的人,都借给你,另外,你带着三组能够调动的警员,都行动起来。”
“这个人的确是个危险人物,要抓到他,估计也不是这么容易,但你有没有信心?”
话音落下,赵国志抬头看向顾晨。
顾晨则是狠狠点头:“只要给我足够的人,那我就帮你把他抓回来。”
“很好。”赵国志向来相信顾晨的办案能力,于是便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跟巡逻队与治安队的负责同志联系起来。
一阵简单的沟通,赵国志放下电话,也是提醒着说:“治安队和巡逻队能够抽调的警员,我都让他们现在去大院集合,他们现在归你调度指挥。”
“谢谢赵局。”得到赵国志的帮助,顾晨也是长舒一口重气。
赵国志默默点头,又问:“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有。”顾晨说。
两人简单寒暄几句,顾晨立马带着卢薇薇和王警官,迅速来到刑侦队。
在从三个刑侦队抽调了部分警力之后,大家一起来到大院停车场附近。
此时此刻,包括治安队,巡逻队和刑侦队抽调的警员,都已经在大院集合。
顾晨将装备穿戴完毕后,直接和王警官与卢薇薇一道,来到众人跟前。
“都别吵了,赶紧集合。”王警官提醒了一句说。
先前闹哄哄的众人,顿时随机排成三列队形。
包括辅警在内,总共有40人左右。
顾晨瞥了眼卢薇薇。
卢薇薇默默点头,立马将手中廖忠凯的彩色照片,开始分发给众人。
见众人还在纳闷之际,顾晨则是提醒着说:“这次把大家叫过来,是要抓捕这个叫廖忠凯的家伙。”
话音落下,顾晨来回走在众人跟前,也是继续解释:
“这个家伙,之前有过前科,坐过牢,而且可能是个练家子,身上或许藏有某些毒针暗器。”
“所以大家在抓捕搜查过程中,一定要小心谨慎,切不可大意。”
“顾队,抓这个人,需要动用这么多警力?”一名治安队的老同志问。
顾晨还没开口说话,王警官则是赶紧接过话语权说:“这个人非常危险,昨天丁亮他们带人过去抓捕,结果这家伙从三楼窗户,直接跳到外头一棵大树上,就这么在丁亮他们眼皮底下逃脱。”
“而且这个人是杀人嫌犯,对于这种暴徒,大家一定要小心。”
“因为当他面临穷途末路的时候,或许会孤注一掷,我们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还会伤害其他人,但一定要抱有最坏的打算。”
“没错,王师兄说的一点没错。”顾晨走到大家面前,也是继续补充。
“这个人,目前不太清楚,他手上的凶器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如果任由他在外头到处乱窜,免不了会有群众受到伤害,所以必须要将他尽快捉拿归案。”
“行吧,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人多,抓他没毛病。”一名巡逻队的老同志,也是一脸不屑。
这些年,大家面对各种复杂警情,早已练就一身过硬本领。
对付这种暴徒,那就得用他听得懂的方式来对付。
由于丁亮昨晚夜班,所以今天并没有参与抓捕行动。
而剩下抽调的警员,也都跃跃欲试。
顾晨见所有人都穿戴好各自的装备,并且人手一张廖忠凯的彩色照片,这才提醒着说:
“这个廖忠凯,最后消失的地点在罗家桥附近的老旧社区,我们必须要以这片地区作为搜查重点。”
“而且我也相信,他肯定就藏匿在这片老旧社区里,大家在搜索的同时,一定要注意保护好周围老板姓的安全。”
“放心吧顾队,我们都是专业的。”见顾晨继续交代,一名治安队的新同志,也是表明自己的决心。
顾晨低头看表,随后抬头说道:“出发。”
随着顾晨的一声令下,所有人快速蹬车,朝着罗家桥方向快速驶去。
……
……
经过40分钟左右的路程,大家来到昨天丁亮几人抓捕的区域。
罗家桥,实际上是一座环形立交桥。
由于是周围的交通枢纽,车辆众多。
并且在这一代,是许多外地人口的聚集地,因此人口众多。
要想在这种复杂环境中找出一名嫌犯,压力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是,附近的一些道路,正处在翻修状态,因此许多道路的监控,也处在瘫痪状态。
顾晨虽然带着40多号警员,但是面对这种复杂环境,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最主要的就是人员不足,这点顾晨非常清楚。
在前往罗家桥的路上,顾晨已经将部署信息,发送给各车。
所以当大家来到现场的同时,立马分别在不同路段分散开来。
按照顾晨的要求,有监控的路口,由何俊超重点盯防。
没有监控的路口,则派出一名警员值守。
这样分散开来,40多名警员,顿时只有18名警员可以机动。
在顾晨的安排下,将这片老旧区域,迅速划分成若干个小块区域,每两人一组,分别展开地毯式排查。
而卢薇薇跟顾晨一组,两人沿着一条小巷,开始展开排查任务。
“老人家,你见过这个人吗?”顾晨将廖中凯的彩色照片拿出,问一名白发老太太。
这一路问来,二人也都开始显得有些疲惫。
老太太眯了眯眼,光是看上一眼,顿时便点点头道:“认识,这不是廖忠凯吗?”
“您认识他?”见终于有人认识嫌犯廖忠凯,卢薇薇也是长舒一口气。
(C92)東、周刊連載被腰斬啦
感觉这几片区域搜查下来,总算能有所收获。
老太太见顾晨和卢薇薇穿着警服,也是好奇问道:“这个廖忠凯,是不是又犯事了?”
“这么跟您说吧。”顾晨没有说的很直接,也是语重心长道:“我们有些事情想要找他了解一下,但是这人见到我们警察,直接就跑。”
“昨晚跑到这片区域便不见了踪迹,所以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不清楚。”白发老太太摇摇脑袋,但又回道:“不过这个家伙,我倒是挺讨厌他的。”
“怎么说?”卢薇薇有些不解,也是好奇问她。
老太太不紧不慢道:“当初他在古董街那头卖假货,我儿子只是稍微提醒那买家一句,让他挑仔细,可别看走眼。”
“结果那家伙上来就给我儿子一拳,后来竟然玩起刀子,我儿子就是在那时候,腹部被他捅了一刀,重伤住院。”
“而那家伙,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才被警方抓获,送进了监狱。”
“这不,从去年出狱开始,我就挺担心这家伙找我儿子报仇,所以每天都是提心吊胆。”
“这您不用担心。”见老太太的儿子,就是当年的受害者,卢薇薇表示理解的同时,也是安抚着说道:
“如果他敢报复您,您可以直接选择报警。”
“对于这种有前科的人,一旦犯罪,那么法院将重判,他自己心里有数。”
“我当然知道。”老太太犹豫了一下,又道:“犯罪他出狱之后,我倒是见过他几次,也暗中打听过关于他的一切。”
“主要是害怕他对我儿子不利,所以经常会关注这家伙的动态。”
“原来是这样?”见这片老旧社区,还有人如此关注廖忠凯,顾晨也是长舒一口气,赶紧问她:
“那老太太,您对现在这个廖忠凯了解多少?”
“他好像没有工作,整天就是混迹于地下赌场,住的地方也是租的,就是那个罗家桥旁边那栋老建筑,住三楼。”
“我知道。”卢薇薇默默点头,也是实话实说道:“除了那处地点,您还知道他还有其他住所吗?”
“其他住所?”老太太想了几秒,这才啊道:“对了,他有个哥们,好像之前一直玩得挺好,是个在菜市场卖鱼的。”
“那人是个光头,脸上有块刀疤,但凡这个廖忠凯遇到困难,都会去找他,两人之前好像都是混社会的。”
听着老太太的讲述,顾晨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又问:“那您知道那个卖鱼的具体在哪?叫什么吗?”
“叫什么我不知道。”老太太摆摆手,又道:“但是他就在那头菜市场,他家专门卖那种大型鱼类,而且帮你杀好的那种,你问问就知道,但他的店没招牌。”
“好的谢谢。”感觉老太太这头,已经提供了太多信息。
顾晨和卢薇薇在道谢之后,便匆匆离开,赶往社区内的菜市场方向。
说是菜市场,其实就是一条狭窄的老街。
街道两侧,都是一些老旧店面,面积相对来说都不大。
顾晨和卢薇薇,在附近商家那头询问了一下,也大概锁定了那名卖鱼的商贩所在的具体位置。
一个岔路口,没有招牌的店面内,放着许多大号脚盆。
而许多十几公斤的大鱼就被放在其中。
而店面外头,则是许多用铁钩勾住的大鱼,早已被开膛破肚,挂在那儿叫卖。
老板穿着一件防水围裙,正叼着香烟,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手机。
可当面前出现两道身影的同时,老板这才缓缓抬头,就发现顾晨和卢薇薇正站在面前。
老板顿时有些诧异,问二人道:“两位警察同志是来买鱼的?”
想了想,感觉好像又不是,想想或许去另有目的,于是店老板又问:
“该不会又是廖忠凯那家伙闯祸了吧?”
“你认识廖忠凯对吗?”见自己还没开口询问,这鱼贩就已经清楚二人的来意,卢薇薇顿时一脸好奇。
鱼贩丢掉手里的半截香烟,也是淡笑着说:“大家都知道我跟廖忠凯关系不错,而且这家伙,之前经常闯祸。”
“但凡有点事情,大家都喜欢来找我,因为只有我能找得到廖忠凯。”
顿了顿,鱼贩又道:“这家伙之前,欠了不少赌场的钱,经常东躲XZ的,债主每次找不着人,就来我这问问情况。”
“原来是这样?”想到这个廖忠凯,人际关系也不会太好,但铁哥们或许有几个。
于是顾晨继续追问:“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个廖忠凯昨晚有没有来找过你。”
“有。”
原本还以为这个鱼贩会否认,但顾晨和卢薇薇却没想到,鱼贩不仅没有否认,还爽快承认。
这让顾晨和卢薇薇有些喜出望外。
于是卢薇薇赶紧问他:“他昨天晚上什么情况,你能说说看吗?”
“那是当然的。”鱼贩一脸淡然,再次抽出另一支香烟,叼在嘴里点燃起来。
深呼一口烟雾,鱼贩也是语重心长道:
“昨天晚上,他跑到我店里找我,说是让我给他找处藏身之处。”
话音落下,顾晨和卢薇薇有些迷茫。
于是卢薇薇继续问他:“所以,你把他藏在哪里?”
“货车里,就停在小区外头,车牌尾号为8867。”鱼贩说。
“是本地车牌吗?”顾晨问。
鱼贩默默点头:“没错,你们往这里一直走。”
说话之间,鱼贩走到路口处,给顾晨和卢薇薇指明方向,提醒着说:“看见那棵大树没?走到大树位置,右拐有块空地,他就躲在那里。”
“你确定?”顾晨问。
鱼贩默默点头:“我确定。”
“你该不会是骗我们吧?”卢薇薇带着怀疑的态度。
毕竟,天底下出卖兄弟的,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吧?
更何况,卢薇薇刚才还听那白发老太太说,两人之间的关系要好。
可这也叫要好?
前脚人家刚来找你帮忙,想办法给他腾出个藏匿的地点,后脚警察过来盘问,你直接就把人家给出卖。
感觉这塑料兄弟情也没谁了。
虽然说,廖忠凯涉嫌犯罪,顾晨和卢薇薇也鼓励群众积极举报。
但是鱼贩的这波操作,着实让人看不懂。
鱼贩见卢薇薇怀疑自己,也是冷笑两声,反问道:“你们不信我?”
“不是不信,只是……只是感觉怪怪的,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过去。”
卢薇薇当然不信,感觉这人说话举止,都透露着一丝诡异。
见男子冷哼一声,卢薇薇顿时又道:“要是我们前脚刚走,你后脚就通知廖忠凯,让他逃走,那岂不是中了你的调虎离山之计?”
卢薇薇毕竟也不好糊弄,感觉这个鱼贩也有嫌疑。
但此时此刻,从店里后头,又走来一名中年胖女子。
见到穿着制服的顾晨和卢薇薇,中年胖女子顿时问道:“是你那兄弟又闯祸了对吧?”
“不清楚,但是看样子是这样吧。”鱼贩说。
中年胖女子也是冷哼一声,冷笑着说:“你说你这些年,都交的什么狐朋狗友?”
“不是打架斗殴,就是走私,到头来,你的那些所谓的朋友,都在监狱待着呢。”
“你要是再跟这帮人走得太近,我们干脆离婚得了。”
中年女子非常强势,似乎对鱼贩的行为颇为不满。
但从两人的交流口气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两夫妻。
女老板对老板的兄弟,似乎颇为厌恶,因此才会喋喋不休。
刚才顾晨和卢薇薇在前方与鱼贩交流,后头的女老板似乎也全都听见。
见两人争论不休,顾晨赶紧制止道:“老板娘,你们先别吵,让你老公带我们去找人。”
“没听见吗?赶紧的。”女老板似乎十分厌恶,也是继续催促。
鱼贩无奈,也是重重的将放水围裙丢在地上,直接朝着刚才自己讲述的方向,快速走去。
顾晨和卢薇薇见状,也都跟在后头。
总感觉这男子行为古怪,但却告知两人,廖忠凯藏匿地点。
这种关系矛盾,让二人十分不解。
没过多久,鱼贩将顾晨和卢薇薇带到一处货车前,指着前方的厢式货车道:“人就在这,你们要找他,我不拦着。”
“卢师姐。”顾晨有意提醒一句。
二人瞬间从腰间抽出机械警棍,随后甩开。
对于廖忠凯,两人都非常谨慎。
毕竟,罗伟或许就是死在他手里,而廖忠凯的身上,或许还藏匿有致命毒针。
一旦跟他正面冲突,如果廖忠凯使用毒针,大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顾晨和卢薇薇,此刻显得异常小心。
鱼贩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静静等待。
似乎廖忠凯一旦被抓,自己不怕廖忠凯报复。
虽然带着对鱼贩的怀疑态度,但顾晨和卢薇薇却并没有放弃行动。
两人先是围着厢式货车绕上一圈,确定没有异常之后,这才缓缓接近厢式货车的门口附近。
“卢师姐,你往后退一点。”顾晨提醒着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顾师弟小心。”
顾晨深呼一口气,缓缓接近厢式货车门口。
车门并没有上锁,属于虚掩。
可就当顾晨将厢式货车大门瞬间拉开时,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一名男子倒在车厢一动不动,似乎早已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
顾晨和卢薇薇面面相觑,感觉气氛有些古怪。
“那是廖忠凯?”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卢薇薇通过昨天的监控可以看出,这名男子与监控中的廖忠凯所穿衣服和身材都十分相似。
顾晨跳上车厢,缓缓接近那名男子,这才发现,此时的廖忠凯,早已没了生命特征。
“死了?”顾晨心头不由一惊,感觉情况有些诡异。
赶紧蹲下身,对廖忠凯的具体情况展开检查。
而此时站在一侧,正等待着顾晨和卢薇薇将廖忠凯抓获的鱼贩,似乎也发现了某些异常。
见卢薇薇一直站在外头若有所思,而进入车厢的顾晨却迟迟没有出来。
甚至都没有打斗的痕迹。
鱼贩眉头一蹙,赶紧丢掉手里的香烟,这才跑到卢薇薇身边查看情况。
可当看见顾晨正在对廖忠凯展开检查的同时,鱼贩也是一脸惊愕,赶紧追问道:
“警察同志,廖忠凯怎么了?”
“已经死了。”顾晨说。
“死了?”闻言顾晨说辞,鱼贩顿时眉头一蹙,整个人脸色惨白,有些不可置信。
还不等顾晨继续发话,鱼贩直接跳上车,主动来到顾晨身边确认情况。
看着倒在地上的廖忠凯,鱼贩赶紧摇晃身体:“廖忠凯,廖忠凯你怎么了?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你醒醒,醒醒啊。”
“不要碰他。”见鱼贩开始剧烈摇晃廖忠凯身体,顾晨也是赶紧制止。
“你赶紧出来。”站在外头的卢薇薇也赶紧催促。
但鱼贩似乎根本不听。
要知道,将廖忠凯藏在车厢里的人是自己,现在廖忠凯突然死亡,鱼贩非常清楚,警方是不会绕过自己的。
可现在,男子也是一脸懵圈。
好端端的,仅仅过了一个晚上,人怎么就没了?
随着顾晨电话通知其他警员,大量警员开始往厢式货车集结过来。
鱼贩也瞬间被卢薇薇控制,让其不得离开。
当王警官和袁莎莎跑过来时,厢式货车已经被其他警员层层包围。
“让一下。”王警官推开几名警员,走到车厢门口问:“顾晨,什么情况?廖忠凯怎么会突然死掉呢?”
“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廖忠凯的死亡特征,跟罗伟是一模一样。”
顾晨在检查廖忠凯尸体后,也得出了初步推断。
王警官目光一呆:“你说什么?廖忠凯的死亡特征,跟罗伟一样?两人都是毒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