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重生只想搞錢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解決了

小說,小說推薦
重生只想搞錢
“解決了?”
第二天,何漣溪看到邵帥安然無恙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有些難以理解的問道。
邵帥輕輕點了點頭:“解決了。”
“你沒受傷?”
“沒有。”
“怎麼解決的?”
“就把他們打了一頓。”
“他們是誰?”
“就是他們。”
何漣溪:“…………”
…………
其實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當時邵帥一人面對十個身材魁梧的大漢,首先排除了拉扯的打法,因為他覺得那樣的打法沒有威懾力,不夠嚇人。況且自己的真的跟人拉扯起來,可能體力不夠容易打不過,於是就選擇了剛正面。
退伍之前他就有一腳踢死人的力氣,現在面對的雖然是身材魁梧的壯漢,但一拳一腳打斷他們的骨頭還是能做到的。
還是那個道理,邵帥不是電影裡的主角,混混們也不是電影裡的配角。
現實中人都是怕疼的,而且一旦疼起來,渾身都會沒有力氣。不管疼的是哪個位置,所以當邵帥打斷他們的骨頭時,即便斷掉的只是手腕,甚至是手指,受了傷的壯漢也一樣會失去戰鬥力,只能躲在一邊慘叫。
所以一場想象中會打很久的戰鬥,邵帥幾下就把他們解決了。
一個覺得自己拉扯起來打不過對方的人,最後用剛正面的方法輕鬆獲勝了………
刪了,這都不重要,只要知道最後邵帥贏了就可以。
壯漢們倒地的倒地,躲開的躲開。邵帥緩緩走向李巨集軍,像單手抓籃球一樣,抓著李巨集軍的腦袋,強迫李巨集軍看向自己。
他說:“現在我可以對你提條件了吧?”
李巨集軍倒地是個老大,即便這種情況,他仍然沒有表現出哪怕一絲的恐懼,他十分冷靜的問道:“除非你殺了我,不然就打我一頓,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我又不是沒捱過打。如果你沒有其他辦法了,趁現在趕緊滾,別讓我看到你。”
邵帥愣了一下,沒有答話,只是手裡的甩棍突然悄無聲息的砸在了李巨集軍的一條胳膊上。
從骨骼裡發出的清脆響聲,跟李巨集軍的慘叫和痛罵同時響起。
等對方安靜了,邵帥才說道:“以後不要再來找傾澄電競的麻煩,以後只要我聽到北溪區的傾澄電競被人騷擾了,或者裡面的顧客被人騷擾了,我都會直接找到你。這次是一條胳膊,下次可能是一條腿。
這條胳膊是普通的骨折,下次就有可能是你腳踝粉碎性骨折,那你就變成瘸子了。
不要覺得今天之後我就找不到你了,這裡大部分夜店都是你罩著的。如果我去鬧事,你肯定要出現的。如果你不出現,這個老大可能也就做不下去了。
你當了這麼久的老大,應該能想明白。”
聽了邵帥的話,李巨集軍沉默了。
其實邵帥還有話沒說,如果李巨集軍真的當縮頭烏龜自己不出來,他的手下也終歸會把他出賣的。就比如這家店的剛哥,只要一直盯著剛哥打,最後剛哥肯定會受不了帶著邵帥去找李巨集軍的。
如果剛哥不知道,那就去找一個知道的老闆……總之方法要比困難多,只要邵帥能保證自己在武力方面可以碾壓對面就行了。
至於要不要考慮對方有槍這種事情………
怎麼說呢,畢竟這裡只是溪城市,一個三線都算不上的小城市。而且李巨集軍還不是整個溪城的老大,就他那點資源人脈,肯定是弄不到的。
就算現在是2006年,但這裡也是華夏。
李巨集軍眼神陰沉的盯著邵帥看了一會兒,忍著痛,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我……只能保證……自己手下的人……不去鬧事。別人我……管不了。”
“北溪區都是你的地盤,只要你一句話放出去,就沒人敢動了。”邵帥說道:“這家KTV,應該就沒人敢來鬧事吧?”
李巨集軍表情微微一愣,原本陰沉的眼神漸漸透出一絲幽怨。他本來想質問邵帥:“你不就來鬧事了?”
但他沒有說出口,而是默默的藏在了心底。
確實,自己剛才有點把對方當傻子了。北溪區都是自己的地盤,像夜店,網咖,遊戲廳這種地方。只要提自己的名字,就沒人敢鬧事的。如果真的有人敢,都不用邵帥質疑,自己就主動去擺平了。
於是他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先忍下來。
“好,我保證,以後北溪區所有的傾澄電競,我都罩著。”李巨集軍說道。
邵帥總算放開了他,默默的站起身來,走出大門口。
門外面還站著五六十號人,面對這些人,如果真的動起手來,邵帥可能就要拉扯著打了。剛正面人牆也能把自己堆死。
但是這些人沒一個動手的,不論是剛剛大家發出的慘叫,還是不斷響起的骨頭碎裂的聲音。都讓他們對邵帥產生了畏懼。
這些人只是混混,他們可以把別人的骨頭打斷,但絕不想自己的骨頭被打斷。
很疼的。
所以這些人都自覺的給邵帥讓了一條路出來。目送著邵帥走下臺階,緩緩的坐上了賓士,然後開車離開。
過了十分,也可能是二十分,總之對於李巨集毅來說是一段非常漫長的時間。他終於鼓足了力氣大喊:“都他嗎愣著幹啥呢?送我去醫院啊!”
這下門外的那群混混才回過神來,想起了老大還在裡面趴著,便一窩蜂的衝進去,爭搶著要把老大抬去醫院。
…………
以上,就是邵帥這次的全部經歷了。
但是他沒把這些詳細的說給何漣溪,只是粗略的講了個大概,告訴何漣溪事情擺平了。可何漣溪還是聽了個心驚膽戰。
她只是個生意人,完全想象不到做生意還要面對這樣的打打殺殺。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都想直接撤退走人了。留在這裡幫蘇澈幹活,保不準哪天都要有生命危險的。
好在這種想法也僅僅持續了一瞬間,邵帥人光是站在那裡,都會讓人覺得安心。
當時蘇澈是怎麼形容邵帥的來著?
好像是說,邵帥這人自帶主角光環,只要他願意,就沒有擺不平的事情。甚至一怒之下,召喚十萬北地將士前來助陣也不是不可能…………
總之,不管怎麼說,至少表面上傾澄電競是暫時安全了。
邵帥說對方肯定不會報復,但何漣溪卻覺得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簡單的結束了。如果換成自己是一個能夠呼風喚雨的老大,也肯定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
所以她現在必須想辦法在短暫的平靜期內,徹底把問題解決。
雖然沒什麼經驗,但對付混混她還是大體能夠想到兩種解決方法的。一種是以毒攻毒,在北溪區發展自己的地下勢力,當上北溪區的老大,這樣北溪區就不會有人再敢到傾澄電競鬧事了。
但這顯然是不現實的,何漣溪自己肯定不會砰這些違法的事情。
那麼她能選擇的就是第二個方法……黑道不能利用,就只能利用白道了。
讓一座城市發展起來,最好的方法就是推動經濟,可以是任何形式的。比如外來投資,或者本地明星企業。
而對於領導層面來說,扶持出一個本地的明星企業,顯然比引進外資更好一些。
至於為什麼,就不好細說了,說多了容易被河蟹巨獸吃掉。
總之,何漣溪現在想到的方法就是,把傾澄電競打造成溪城市的明星企業,讓它不僅能夠帶動本市的經濟,還能成為本市的標誌,擴大溪城市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這樣一來,都不用公司自己提,上面都會下達命令對所有傾澄電競有關的產業進行保護了。
到那個時候,什麼混混老大的,還敢跟官方對抗不成?
只是想要做到這一點,對於現在的傾澄電競來說,還是任重而道遠的。畢竟這個年代的網咖和網遊,都還是上不了檯面的東西,是家長們眼中的洪水猛獸。
不過沒關係,有挑戰的事情做起來才有意思呢,沒有挑戰的事情,何漣溪都懶得做。
…………
之後的時間,邵帥又分別去另外兩個區搞定了網咖經常被鬧事的麻煩。傾澄電競徹底進入了安全期。
何漣溪很充分的利用了這段時間,她首先做的事情是鞏固傾澄電競在溪城市的通知地位。分店從二十幾家開始,一直持續增長,到了2007年的二月份,溪城的分店已經達到了四十家。
在市區面積沒有變的情況下,分店數量增長了一倍,也就意味著傾澄電競的密集度增長了一倍,能夠輻射到的角落也更加徹底了。
而反射給網友們的直觀感受就是,走到哪都能看到傾澄電競,其他網咖則是近乎絕跡了。也就有一部分稍微偏遠的地方還有五毛錢,或者一塊錢一小時的便宜網咖在苟延殘喘著。繁華一些的地段,可能走個兩三條街就能碰到一家傾澄電競。
這樣一來,傾澄電競的會員就成為了人們更加認可的硬通貨。甚至使用者們想充電卡,口袋裡又沒錢的時候,彼此之間都拿傾澄電競的會員來抵賬了。畢竟大家都是經常上網的人,給錢或者給網費的區別也不是很大了。
況且還是傾澄電競的會員,那是真的硬通貨。
當然了,何漣溪也沒有為了鞏固地位而盲目的開分店。每一家分店的地段都是公司專業人員認真分析後挑選出來的,並且網咖的基本網費也從1.5元提高到了兩元。為這段時間的資金回籠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生意就是這樣越做越大的,用錢生錢,然後把生的錢再投進去生更多的錢。所以才會有很多身價幾十上百億的公司或者老總,實際手裡的流動資金可能就幾千萬的現象。因為他們的錢都在自己的產業裡了,如果把產業賣掉確實可能值很多錢。但如果維持現狀的話,他們大都配不上外界評價的身價。
一座城市,一個品牌的分店達到了四十家,正常情況這足以得到領導們的重視了。都不用培養,這已經是當地的明星企業了。照理說,何漣溪應該被邀請去談傾澄電競進一步的發展,以及接下來領導會給予傾澄電競怎樣的優惠政策。
但現實卻是有些冰冷的,直到二月中旬,何漣溪也沒有接到任何邀請。
她並沒有因此而感到沮喪,因為網咖這個東西在當下本來就是很敏感的。領導們也不敢貿然扶持,他們更害怕承受流言蜚語。
所以傾澄電競接下來要走的,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塑造正面形象。
可網咖又能怎樣塑造正面形象呢?
就一個字,捐。
還不能是捐錢,要捐一些有意義的東西,目的不是得到領導的認可,而是得到絕大多數學生家長的認可。
於是從蘇澈那裡徵得了同意之後,何漣溪就開始了她的新一**作。
…………
而與此同時,終於從林邁克那裡出師的蘇澄,也來到了湘南衛視的大本營,常沙。
當初《快樂男聲》節目組聽說要安插一位少女評委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
蘇澄是誰?
業內的人或許有耳聞,圈外也可能有一批蘇澄的粉絲。之前那首告白氣球確實火遍了大江南北,不論是實體音像店,還是網路的音樂網站,到處都能聽到這首歌的旋律。
論實力,論熱度,讓蘇澄入選今年的最佳新人也不是不可能。
但最佳新人也是新人,評委需要的卻是資歷啊。
尤其是被蘇澄頂掉的那個楊二車娜姆,那可是資深的音樂人,是樂壇的前輩…………結果就這麼敗在了資本的力量下?
剛剛得知這個結果的時候,其他的評委差點都集體罷工了。他們覺得節目組這樣的安排不僅是對他們的侮辱,更是對音樂的侮辱。
但最後他們還是妥協了,因為快樂男聲給的錢確實多,節目熱度也確實高。
在這檔節目當評委,不是他們給節目帶來熱度,而是他們可以蹭節目的熱度。好讓自己愈發暗淡的樂壇生涯,能夠再迴光返照一段時間。
至於蘇澄當評委是不是對音樂有侮辱了…………
其實這小姑娘唱功很好的,大家要善良,不應該對人抱有太大的惡意。